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史上第一密探介绍 沉默的糕点《史上第一密探》精彩片段摘抄

2020-03-25 10:07:29美文铺子
  史上第一密探介绍:
  《史上第一密探》是一部连载于起点中文网的东方玄幻类小说,作者是沉默的糕点。
  内容简介
  x疯人院爆炸,院长云中鹤穿越,29个天才精神病人进
  史上第一密探介绍:
  《史上第一密探》是一部连载于起点中文网的东方玄幻类小说,作者是沉默的糕点。
  内容简介
  x疯人院爆炸,院长云中鹤穿越,29个天才精神病人进入大脑,使他拥有29个诡异天赋!
  加入大内密探卧底敌国,三年又三年,再不恢复身份,我就要成为敌国皇帝啦!
  作者简介
  沉默的糕点,阅文集团大神作家。
  作品有《机战皇》(已完结)、《九阳剑圣》(已完结)、《灭世魔帝》(已完结)、《太监武帝》(已完结)、《史上最强赘婿》(已完结)、《史上第一密探》(连载中)。
  作品荣誉
  2019-11-13,累积获得三百个收藏
  2019-11-13,累积获得五百个收藏
  2019-11-13,累积获得一千个收藏
  2019-11-14,累积获得三千个收藏
  2019-11-14,累积获得五千个收藏
  2019-11-14,累积获得一万个收藏
  2019-11-14,累积获得两万个收藏
  2019-11-14,累积获得三万个收藏
  2019-11-15,累积获得一万张推荐票
  2019-11-19,累积获得三万张推荐票
  2019-11-22,累积获得五万张推荐票
  2019-11-24,登上了起点首页的编辑文字推
  2019-11-26,累积获得五万个收藏
  2019-11-27,累积获得八万张推荐票
  2019-12-01,登上了起点首页的分类-玄幻奇幻
  2019-12-06,累积获得十五万张推荐票
  2019-12-08,登上了起点首页的新书中封推
  2019-12-15,登上了三江频道推荐
  2019-12-15,登上了起点首页的编辑推荐小封推
  2019-12-22,登上了起点首页的强推
  2019-12-26,累积获得三十万张推荐票
  2019-12-29,登上了起点首页的编辑封推
  2020-01-01,累积获得一张月票
  2020-01-01,累积获得三十张月票
  2020-01-01,累积获得一百张月票
  2020-01-01,累积获得五百张月票
  2020-01-01,累积获得一千张月票
  2020-01-02,累积获得三千张月票
  2020-01-06,累积获得五千张月票
  2020-01-08,累积获得十万个收藏
  2020-01-21,累积获得一万张月票
  2020-02-09,累积获得五十万张推荐票



  沉默的糕点《史上第一密探》精彩片段摘抄:
  整个宫房之内陷入了死一般的静寂,这句话没有人能够为皇帝回答。
  太上皇又问了一句:“皇帝,如果我当时没有记错的话,你也是点头答应过的。这一战周离和敖玉如果赢了,你就退位。”
  在场所有官员全部跪在地上,额头贴地一动不动。
  这个时候,就仿佛头顶上有一道雷霆闪电,随时都可能劈下来一般。
  万允皇帝的脑子疯狂地转动着,这是他这一生最关键的时刻了。
  一定要想好了在回答。
  立刻翻脸?!
  不好。
  装着昏厥过去?
  也不好。
  于是皇帝立刻跪下叩首道:“父皇,等周离和敖玉回来之后,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会给天下人一个交代的。”
  太上皇点头道:“好,好!”
  然后,太上皇挥了挥手道,道:“你们所有人都出去,我和皇帝说两句话。”
  顿时在场的十几个大臣全部退了出去,老太监侯尘依旧站在门口,但是却关上了房门。
  太上皇道:“皇帝,昨天有人来刺杀我,有另外一个人为我而死了,我非常伤心。”
  万允皇帝依旧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就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太上皇道:“我曾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我希望你会是一个好皇帝,但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你说说看,你有多少次想要杀我?当然这些也没什么,如果你能把这个杀伐果断用在治国上,那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你没有,当有人威胁到皇权的时候,威胁到你尊严和颜面的时候,你表现得无比果断。但是当帝国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你却本能地害怕麻烦,想要妥协。作为一个皇帝,你太爱惜自己了。”
  万允皇帝依旧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太上皇道:“周离虽然年轻,但是却有胸怀,而且也有坚韧不拔的意志,他会是一个好皇帝的。如今大周帝国危机四伏,有些事情就需要一个刚毅坚忍的皇帝去做。你这个人太爱惜自己,太自私了。”
  皇帝泪流满面,叩首道:“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有罪。”
  太上皇道:“当然有些时候也不能怪你,皇位是有一种魔力的,正常人来到这个位置上可能都会发疯。绝大部分人的心胸都是比较狭隘的,但作为君王必须要宽广。你可知道你登基之后做得最差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吗?就是罢免了敖心南境大都护之职,有他这个直臣在,你还可以和勋贵群臣之间有一道护城河,你还可以做一个仲裁者。你把敖心给罢免了,放任勋贵豪门去南境吞食利益,瓜分无数田地。这固然一下子收买了人心,短时间内让无数勋贵臣子对你高呼万岁。但是却也直接将他们的胃口养大了,你这个人做事太急切了,太功利了。”
  皇帝再一次叩首道:“儿臣无能,让父皇失望了。”
  “罢罢罢。”太上皇道:“你能做出弑父之事,我却做不出杀子之事。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等敖玉和周离回京之后大朝会上,你主动退位。在这个最后关头,高风亮节一些,这样也能得到一个好名声。”
  皇帝叩头道:“儿臣遵旨!”
  太上皇道:“好了,那你回去吧。”
  皇帝道:“父皇,您绝食了这么长时间,不吃东西怎么行啊,儿臣侍奉您进膳吧。”
  太上皇道:“不用了,那边打赢了,我自然会进膳的。”
  皇帝道:“明日,儿臣来背您去上朝。”
  太上皇道:“不用了,我太虚弱了,没有精力上朝了,养好身体再说吧。”
  皇帝泪流满面道:“请父皇保重龙体,千错万错都是儿臣的错。”
  然后,皇帝重重叩首,退了出来。
  ……………………………………
  很快有人端来了膳食,冲田道长喂太上皇吃粥。
  “你怎么看?”太上皇道。
  冲田道长道:“我认为太上皇做得对,我大周帝国已经病入膏肓了,不用猛药已经不行了,必须要割掉这个大毒疮了。”
  太上皇道:“但是一个年老体弱的人,一旦割掉大毒疮,只怕会血流而死,国家也是这样的。我大周已经是立国几百年了,也算是苍老了。”
  冲田道长道:“按照道理来说,确实是这样的。对于一个病入膏肓的国家来说,不折腾任由败坏下去,可能还能维系几十年。但如果折腾的话,可能立刻就暴毙了。但是我们大周的情形也不一样,等于是一个彻底的大换血,反而能够获得生机的。”
  太上皇叹息道:“但愿如此吧,尽人事,听天命,是非功过,任由后世评说吧。”
  然后,太上皇问道:“那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呢?”
  冲田道长沉默了片刻道:“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太上皇顿时笑道:“怎么这个时候,你反倒是迷茫了?”
  冲田道长沉默了片刻,道:“之前太忙碌了,从来都没有停下来过,也没有闲过。如今闲的时间久了,脑子也有时间胡思乱想了,一时间反而不知所措。”
  太上皇道:“那你觉得敖玉这个人如何?”
  冲田道长道:“聪明绝顶,哪个君主能够得到他的效忠,是天大的福气。”
  太上皇道:“我也这么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任性的年轻人啊,真是让人喜欢。”
  冲田道长道:“我也越来越喜欢敖玉公子了。”
  “如果都像敖玉这样,也就没有叛臣了。”太上皇缓缓道:“这样的人一旦效忠了,几乎是不会背叛的,因为再大的利益也收买不了他,任性和情感就是他最大的利益。”
  冲天道长道:“太上皇英明。”
  …………………………
  皇帝的书房之内,静寂无声。
  “说说吧。”皇帝道:“局面非但已经进入最危险的时刻,甚至已经进入绝境了。”
  这话一出,在场几个人目光又望向了敖鸣。
  在场的大佬都是皇帝的嫡系,一旦皇帝退位了,他们也基本上完蛋了。
  就算没有立刻完蛋,接下来也会被清洗掉,朝堂斗争是无比惨烈的。
  皇帝道:“太上皇的意思是让我主动禅让,等周离和敖玉回来之后,册封周离为太子,接着禅让给他,周离直接登基为皇。”
  “没有人说话吗?”皇帝道:“敖鸣,那还是你说吧,在场几个人中,也只有我们两个人是最决绝的,因为完全没有退路。”
  宰相林弓虽然多次陷害过敖玉,甚至也对付过太上皇,但是他表面的态度从来都不激烈,所以就算周离登基后,还稍稍有缓和的余地。
  但是皇帝和敖鸣却不一样,一个丢掉皇位就一无所有了,一个和敖玉是死敌。
  敖鸣道:“陛下,臣依旧建议您立刻离开京城,前往南方,另立大周。当然您不用主动高呼另立大周,您只是以南狩的名义离开京城南下。这样一来球就踢到太上皇这边了,如果他册封周离为新皇帝,那么分裂大周的罪名就落在他的头上了,您就变成了一个受害者,可以心安理得地做南边大周的皇帝了。”
  皇帝沉吟。
  敖鸣道:“陛下,在京城您已经失去大义了。您南狩的名义都是现成的,虽然大海战失败了,但是史氏家族还在,您南下是为了平叛,彻底削藩,御驾亲征啊。在这个大义下,太上皇难道还能远隔千里废掉您的皇帝之位吗?所以您只要离开京城南狩,那么周离就只能作为太子。虽然大周被事实分裂成为南北,但表面上还是同一个大周。这样一来您掌握了大部分军队,而且也不失大义。”
  皇帝依旧没有说话。
  敖鸣道:“陛下,现在就是一场困兽之斗,您只有跳出这个困局,才有胜机啊。”
  林弓,还有内阁次相依旧没有说话,其实敖鸣说的话就是他们想要说的,只是借敖鸣之口说出来。
  因为这可是分裂大周,未来万一追究起来的话,可是滔天大罪。
  而敖鸣只是区区一个翰林学士,而且还守孝在家,说出来无伤大雅。
  足足好一会儿,皇帝道:“敖鸣,你说的这些话朕都懂,也觉得你国士无双,到了眼下这个境地,依旧能够为朕出这等高明的策略。”
  说真话,敖鸣的这个策略确实很英明。
  皇帝南狩,御驾亲征去剿灭史氏家族地面势力,这是大义。
  虽然把京城和北边三分之一地盘都给了太上皇,但是却得到了完整的三分之二南部疆域,而且被对抗大赢帝国的重任也丢给了太上皇。
  敖鸣道:“一旦您南狩,我大周名义上还是一个帝国。太上皇若另立新君,便要承担分裂大周之罪责。若他不另立新君的话,那他还能活几年?只要熬死了他,未来面对周离您就是父亲了,您就掌握了忠孝的武器了。”
  皇帝闭上眼睛,进行无比艰难地抉择。
  敖鸣说的都是至理名言,也是万全之策。
  但是……皇帝不甘心!
  “这满朝文武有三分之二是效忠朕的,京城的军队超过七成都是支持朕的。”皇帝道:“这么就放弃了,真不甘心。就这么把京城拱手相让,朕不甘心,真明明有巨大优势。”
  敖鸣道:“陛下,您是掌握了京城周围七成以上的军队,超过十几万。真正忠诚于太上皇的军队最多不会超过两万。但是您已经失去大义了,难道您能够发动兵变去消灭太上皇吗?失去了大义,军队还会服从命令吗?这个世界有太子造反,也有臣子造反,哪有皇帝造反的?”
  这话说到皇帝的心中去了,他此时就是感觉到被束缚了,空有兵权,手握利器,却不能施展。
  皇帝冷道:“敖鸣,朕不愿意离开京城。你另外想一个法子,能够让朕反败为胜的法子,最好是彻底解决问题,一劳永逸。”
  听到皇帝这话,敖鸣眼睛微微一颤,内阁次相,宰相林弓,还有两个枢密使,内心也猛地一抖。
  彻底解决问题?一劳永逸?
  归根结底你皇帝就是想要弑君杀父,还不止如此,你还想要杀掉周离,这样才是真正的一劳永逸。
  但是偏偏万允皇帝又不愿意主动说出口,想要让别人说出口。
  所以他想要让敖鸣给出一个计策,能够杀掉太上皇和周离,但是又不让皇帝背负杀父杀子的罪名。
  总不能公开兵变,直接去杀了太上皇和周离吧?!
  敖鸣跪下道:“陛下,臣请您南狩吧,这才是万全之策啊,而且也能保全忠诚于您的官员和军队。”
  皇帝道:“敖鸣,我说过了,这条路朕不走,朕不愿意拱手让出。”
  全场陷入了寂静。
  林弓还有诸位大佬,都想要让皇帝南狩,这样他们依旧是宰相,依旧是枢密使。
  但皇帝不愿意南狩,不愿意御驾亲征,你总不能绑着他去吧。
  而且皇帝心中早已经有主意了,但依旧是要拖着几位大佬一起下水。
  皇帝又道:“敖鸣,你和敖玉是死敌。朕若败了,其他人或许还可以投降,唯独你不可以。”
  敖鸣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足足好一会儿,敖鸣咬牙切齿道:“那……那依旧只能弑杀太上皇了。”
  皇帝二话不说,直接离开了书房,进入隔间之内。
  这是什么意思?脱裤子放屁吗?
  皇帝这是表示不在场的意思,让敖鸣说他的,皇帝不回应,也不在现场,这个弑父的罪名也就和他无关了。
  这简直比掩耳盗铃还要可笑了,但这位皇帝陛下就是这么自私。
  敖鸣继续道:“之前敖玉不是上演过一场天谴吗?流星陨石在光明殿砸出了一个大窟窿,才刚刚修补完毕,那我们也上演一次天谴。”
  天谴?这有意思,而且听上去就很不错。
  说完之后,敖鸣就不出声了。
  隔间里面的皇帝真听得上头呢,怎么不说下去了?顿时皇帝轻轻咳嗽了一声。
  敖鸣继续道:“有一种月亮火的东西,陛下应该很熟悉。当时大赢帝国攻破澹台城,就是用的这个东西。柔兰城里面,井中月这个女疯子,就在整个大殿下面埋了几万斤。这个东西的配方不像是云中鹤神药那么复杂,已经有炼丹师研究过了,这里面就是木炭,硫磺,还有硝。就算我们大周没有,白云城是一定有的。”
  皇帝又咳嗽了一声,你敖鸣别断啊,继续说下去。
  敖鸣道:“现在太上皇不上朝,但是等周离和敖玉回京的时候,他是一定要上朝的,我们就提前在他的黄金宝座下面塞满月亮火。”
  皇帝皱眉,因为上朝的时候,他也是要坐在太上皇身边的。
  如果引爆了火药的话,不但炸死了太上皇,岂不是连他这个皇帝也会被波及?
  敖鸣继续道:“太上皇不是说,让您自己主动退位禅让吗?所以册封了周离为太子后,您立刻离开太上皇身边,来到大殿上跪下向太上皇请罪,并且进行禅让,这应该是合情合理吧,毕竟您是要进行禅让的啊。禅让之后,您就不再是君,而是臣了。”
  这个时候皇帝再也忍不住了,道:“朕一定要进行这个禅让吗?一定要主动退位吗?仅仅只是为了离开太上皇身边,躲避爆炸波及,未免也代价太大了。”
  敖鸣道:“对,陛下您必须要自我退位,并且进行禅让,这不不仅仅是为了让您离开太上皇身边,躲避爆炸的波及,更重要是为了接下来的天谴做铺垫。”
  皇帝道:“说下去。”
  敖鸣道:“您走下皇座,并且把周离推到太上皇身边,然后您来到朝堂中间跪下,自请退位,进行禅让。如此一来,您又把大义挽回了一些。”
  这话皇帝能够听得明白,作为一个皇帝主动禅让了,那就代表着高风亮节,那就代表着道德水准很高。
  敖鸣道:“您要禅让,但是上天不允许啊,所以发生了天谴,天降陨石,砸穿了光明殿。而这个时候太上皇皇座下的月亮火爆炸,太上皇本来就年迈体弱,直接就被炸得粉身碎骨了。但这可不是您弑君杀父啊,这是天谴啊。这个天谴武器,敖玉用得,我们也用得。这样一来,至少表面上,您就完全能够推脱弑父的罪名了。而且周离已经被推到太上皇身边了,所以大爆炸的时候,他也被炸死了,就算不死,也已经半死残疾了。”
  全场静寂,就等着敖鸣继续说下去。
  “太上皇被炸死之后,但这个时候禅让还没有完全结束啊,您依旧是皇帝啊。然后司天监,还有内阁,枢密院的官员纷纷下跪哀求,说就是因为您退位,要进行禅让,使得乾坤颠倒,这才发生了天谴,我们不能违抗上天的旨意啊,所以禅让结束,您依旧是皇帝陛下,而周离也被炸死了,您就彻底一劳永逸。”
  “陛下这一招,叫作置于死地而后生,臣的计策说完了。”敖鸣说完之后,立刻完全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距离敖玉和周离回来,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召集十几万大军,把守住皇宫和京城的每一处地方,关键时刻,可以将周离军队彻底消灭。”敖鸣又补充了几句道:“只要军队在手,京城就翻不了天。”
  全场寂静,望向敖鸣的目光真的是叹为观止。
  还真是毒士无双啊,都到这个关键时刻了,依旧能够想出这么可怕的毒计。
  关键这个毒计可行性非常大,成功概率也很大。
  敖氏家族就那么强吗?一下子出了两个聪明绝顶之人。
  也幸亏是二人为敌,如果敖鸣和敖玉两兄弟联手,那只怕真是要计谋无敌了。
  皇帝没有说话,但是隔间里面的傅皇后却兴奋得浑身颤抖,她正要开口说话,却被皇帝捂住罪。
  皇帝道:“你们觉得敖鸣这个计策如何啊?朕觉得我大周乾坤颠倒的时候,出现天谴也很正常。”
  内阁次相道:“那如何制造天谴?如何天降陨石呢?”
  敖鸣道:“不需要太逼真,因为当时大家都在大殿之内,也看不清楚,用投石机就可以了。至于陨石,我们现在多的是,就用上一次天谴砸下来的陨石。”
  内阁次相道:“陛下,臣也觉得乾坤颠倒的时候,会发生天谴。”
  宰相林弓道:“陛下,臣附议。”
  枢密使道:“陛下,臣附议。”
  另外一个枢密副使道:“陛下,臣附议。”
  在场几位大佬全部都同意了,足足好一会儿,皇帝叹息道:“唉!朕这也是为了大周的江山社稷,乾坤颠倒,定会引起天谴的。”
  皇帝决定了,就这么办。
  虽然离开京城南狩才是万全之策,但皇帝不愿意,当他皇位和皇权遇到威胁的时候,皇帝会比任何人都杀伐果断。
  ……………………………………
  接下来几天时间内,京城的军队开始调动,周围几个大营的军队全部调入京城。
  一时间,京城之内整整十几万大军,如临大敌一般,把守每一个城门。
  与此同时,京城开始宵禁,并且让京城万民准备迎接周离和敖玉,准备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捷庆典。
  然后皇宫也开始换防,增加了两万守卫。
  傅氏家族的私兵源源不断进入皇宫,充斥守卫。
  皇帝从白云城弄到了足够的火药,足够将太上皇和周离二人彻底炸得粉身碎骨。
  所有的陨石也准备好了,投石机也准备好了。
  天谴大戏,也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日全食肯定是没有的,但就不要讲究那么多了,天降陨石这个天谴大戏就够了。
  反正上一次天谴后,大家已经有概念了。
  太上皇,敖玉,上一次你们就是利用天谴夺权的,这次朕就利用天谴杀你们。
  太上皇,您或许是成也天谴,败也天谴吧。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就等着周离和敖玉回京了。
  ……………………………………
  时间如水,岁月如梭,二十几天时间过去了。
  云中鹤这一路上走得招摇过市,恨不得经过每一个郡城,让所有官员都来下跪,让所有百姓都来恭送大军。
  这段时间内,大捷已经传遍了整个大周,天下无数人都已经知道,敖玉再一次创造了奇迹,镇海王的海上叛军已经全军覆灭了,镇海王自己都被俘归降了。
  终于在二月初二的时候,敖玉和周离押送着史卞一家三口判臣,要回到京城了。
  一大早时间。
  皇帝就带着文武百官,京城勋贵,浩浩荡荡出了京城,在南门之外,搭建了凯旋台,等待敖玉和周离的出现。
  真是大场面啊,上千个官员勋贵,全部整整齐齐站着一动不动。
  就算皇帝,也站在高高的凯旋台上等候。不仅仅有勋贵和官员,还有民众代表,整整上万人。
  这一幕,简直要将云中鹤捧上天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太阳越升越高。
  忽然,一个骑士奔跑过来,高声呼道:“殷亲王来了,怒浪侯来了,来了,来了。”
  “奏乐!”
  随着一声令下,几百人的乐队开始奏响乐章,凯旋令。
  就在这凯旋乐中,周离和敖玉出现在道路上了。
  看到了,看到了。
  六千军队护送着周离和敖玉,正在整齐走来。(李华梅的军队回去了)
  三辆囚车里面,分别是史卞,史晨,还有史卞的侧妃。
  “万胜!万胜!”
  “大周万岁!”上万民众大声高呼。
  距离还有一百米的时候,皇帝走下了凯旋台,亲自来迎接。
  而大皇子周离和敖玉赶紧下马,一路小跑朝着皇帝跑来。
  大殿下周离来到皇帝面前跪下道:“儿臣参见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将周离搀扶起来,目光充满了慈爱,道:“皇儿瘦了,也黑了,但是精神了。”
  云中鹤上前拜下道:“臣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好,好,好……”皇帝又将云中鹤搀扶起来道:“敖玉啊,你真是我大周的功臣啊,功高盖世啊,有你这样的臣子,我大周何愁不兴旺发达?”
  云中鹤赶紧谦虚道:“多谢陛下夸奖,但这一战全部都是周离大殿下的功劳,完全和我无关。”
  皇帝道:“你过谦了,周离是帅,你是将,你们两个人都立下了不世之功,朕要感激你们啊,你们解救了大周万民啊。”
  周离和敖玉又一次拜下,表示谦虚,并且说这一切都是太上皇和皇帝陛下的恩德。
  接下来,皇帝来到镇海王史卞面前,道:“镇海王,别来无恙啊。”
  镇海王史卞在囚车里面跪下道:“罪臣参见陛下。”
  皇帝没有理会史卞,心中却在痛骂,真是废物,十几万大军竟然败给了三四万人。
  但他脸上笑容丝毫不减,朝着文武百官和勋贵道:“你们还等什么?殷亲王和怒浪侯剿灭了叛乱,拯救了大周亿万民众,让我大周的万里海疆终得太平,难道你们不该跪下谢恩吗?”
  随着皇帝的一声令下。
  上千名官员和勋贵,上万个民众整整齐齐跪下,高呼道:“谢殷亲王,谢怒浪侯的大恩大德。”
  这真是前所未有的礼遇,文武百官和民众,全部给周离和云中鹤下跪,甚至几个年轻的皇子也不例外。
  接着,皇帝分别握住了周离和敖玉的双手道:“你们这一走就是几个月,太上皇想煞你们了,他老人家都瘦了,今日天不亮就已经醒了,就等着见你们了。”
  周离眼睛通红道:“儿臣也想皇祖父了。”
  皇帝道:“儿行千里母担忧,父亲和祖父也是一样的,现在回来就好啊,回来就好啊。”
  接着,皇帝抓着周离和云中鹤的双手道:“来,你们两个人跟着我一起上御冕,跟着我一起进宫见太上皇。”
  周离几次推迟,但是皇帝还是强行将周离和敖玉两个人拖上了御冕。
  “起驾,回宫!”
  在恢宏的奏乐声中,周离大殿下和云中鹤,皇帝三人,共乘御冕,进入城门,前往皇宫。
  与此同时,皇宫之内,三万守卫全部就位。
  光明殿上的那个黄金宝座,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没有人看得出来,宝座下面整整有几千斤火药。
  几个投石机也准备完毕,几十个陨石也准备完毕。
  随时准备上演天谴大戏,诛杀太上皇和周离。
  大周朝堂最后的决杀,即将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