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乡野小村医风流事,这个村有一半都是我的娃

2021-05-20 23:33:00美文铺子
乡野小村医风流事,这个村有一半都是我的娃

  

  尤春花的死去的老公叫赵大军,乡下的邻居虽然不是一个姓,但是也有辈分比着的,按照村里传下来的习惯,陆就喊尤春花婶子。

 
乡野小村医风流事,这个村有一半都是我的娃

  

  尤春花的死去的老公叫赵大军,乡下的邻居虽然不是一个姓,但是也有辈分比着的,按照村里传下来的习惯,陆就喊尤春花婶子。

  看到是陆,尤春花笑着说道:“陆,是你呀,快到屋里坐。”

  “婶子,我来给你送麻袋了。”陆尽量稳住自己的情绪,不让尤春花感觉到自己看她洗澡了。

  “我不是说了,我用不到,你拿去用就可以了,还给我干,什么?”尤春花边说着边把陆拉到沙发上坐着。

  陆边坐下来边把麻袋放在地上,笑着说道:“买都买来了,先还给你了,以后如果需要我再来拿。”

  尤春花关上了房门,她的身上还散发出香皂的味道,陆我给你倒杯茶,说着,她拿起水壶给陆倒茶。

  领口很大,尤春花弯着腰,里面的那座大山全部在陆的眼里了,看的陆的呼吸都有点急促了。

  尤春花倒好了水,就坐在了陆的身边,陆感觉有些嘴干舌燥了,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水,然后放下杯子说道:“婶子,你真漂亮……”

  “老了,漂亮个啥?”尤春花有些害羞第地说道。

  其实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喜欢男人夸自己漂亮,自己嘴里说自己不漂亮,但是心里却认为自己漂亮的一塌糊涂。

  就连风靡网络的什么姐都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所以人人都一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陆的手哆嗦着放到了尤春花的腿上,尤春花的腿哆嗦了一下,她没有躲开。

  自从老公去世之后,她还没接触过男人呢!尤春花虽然是寡妇,她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女人,张小永那样的她根本看不上。

  在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她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是不打算嫁人了,她是怕再婚之后孩子受气。

  毕竟有句俗话说得好,有晚爹就有晚妈,意思是说再婚之后,继父对孩子不好,亲妈也会受到熏陶。

  所以尤春花决定不再改嫁,可是人都是有那种需要的,自己不改嫁完全可以偷偷找个相好,只要不被孩子知道就可以了。

  尤春花长得漂亮,心气也高,张小永那样的她根本看不上眼,如果真的能看上那种人,她也就不会拒绝了。

  尤春花曾经在自己的心里排过,排来排去,这个村也就只有陆能达到自己满意。

  可是陆还是个小伙子,人家也不一定能看上自己呀,自己和他在一起那不就成了老牛吃嫩草了。

  今天陆竟然夸自己漂亮,尤春花心里很激动,那埋藏在心里一种东西也在蠢蠢欲动了。

  当陆的手搭在尤春花腿上的时候,她的心几乎都跳到嗓子眼上了。

  看到尤春花浑身哆嗦了一下,并没有拒绝,陆的胆子也大了,她把手拿了起来,转身抱着了尤春花。

  尤春花想拒绝来着可是又不舍得拒绝,只是象征忄生的推了一下,然后就不再反抗了。

  陆抱得她喘不过气来,尤春花的手也搂着陆,她感觉自己太幸福了,她低着头闻着陆身上男人的气息。

  陆边抱着她,边把手腾出来,手放在了尤春花的*上,刚揉了一把,外面想起了一个老太太的声音:“春花,休息没有?”

  两个人正陶醉在二人世界,外面有人说话,她自然害怕,寡妇门前是非多嘛。

  尤春花松开了陆,惊慌失措地轻声说道:你先到里边藏起来。

  陆点了点头,悄悄地藏到了里间,自己还是个小伙子呢,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和寡妇有染。

  本来就是做贼心虚嘛,其实现在时间也不晚,陆就大大方方的坐在堂屋沙发上也没事。大不了别人进来,自己就说是来还麻袋的就可以了。

  尤春花看着陆藏到了里间,才说道:“婶子,来了……”

  打开了房门,看到是自己老公的本家婶子拎着半篮子hu ang瓜站在了自己的门口。

  尤春花这个婶子和她关系很好,这个婶子心眼挺好,其他姓的年轻人都喜欢喊她赵婶。,她也是年轻人的时候就守寡了,所以对尤春花有些同病相怜,经常给尤春花送一些自己菜园子的菜。

  “我刚才摘了几条hu ang瓜,已经洗好了,给你送过来,省得你再花钱买了。”

  “谢谢婶子了,我也是才刚洗好澡,你进来坐吧。”尤春花虽然心里不想让人家进来,但是嘴里还是要客气客气的。

  陆在里面听到尤春花让赵婶进来,心中说道:你这娘们怎么那么傻,直接把她打发走不就得了。

  陆尽量屏住呼吸,他不敢闹出任何动静,万一被这老太太发现,自己二十年的好名声可就毁于一旦了。

  赵婶进来之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尤春花心中想道:幸亏刚才自己洗好澡之后把里间的灯关上了,如果亮着灯说不定婶子会进里间呢!

  尤春花想让婶子早点走,自己慌忙把篮子里的hu ang瓜倒在了桌子上,然后把空篮子放在了赵婶的脚边。

  她在沙发的外面坐着,把赵婶挡在了沙发里面,意思很明显,怕婶子突然要进里屋就麻烦了。

  赵婶说道:“春花呀,要不你还是再找一个吧,要不会这辈子时间太长了。”

  “没打算找,婶子,你不是也这样过来了。”

  “你和我不一样,以前封建迷信,什么三纲五常,什么一女不侍二夫,现在改嫁很正常了。”

  “哎,为了孩子还是算了吧,现在好男人不多了。”尤春花说道,“万一对孩子不好,到时候还要分开。”

  “说的也是呀,那就等孩子大点再说吧,孩子还在她外婆家吧?”

  “是呀,让她外婆带着我还能多干点地里的话。”

  “说得也是,那你休息吧,我先回家了……”赵婶拿着篮子站了起来。

  尤春花的心里早就想让婶子走了,嘴里却还假装客气地说道:“婶子,你再坐会。”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