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易沁小说:太丢人了,本来想勾引,结果自己先倒了

2021-04-10 11:36:36美文铺子
易沁小说:太丢人了,本来想勾引,结果自己先倒了

  太丢人了,本来想勾引,结果自己先倒了。她在晕过去之前,紧紧抓住了席庭的衣袖。

  霖市最好的中心医院,VIP病房。

  易
易沁小说:太丢人了,本来想勾引,结果自己先倒了

  太丢人了,本来想勾引,结果自己先倒了。她在晕过去之前,紧紧抓住了席庭的衣袖。

  霖市最好的中心医院,VIP病房。

  易沁在床上醒过来,干涩的眼睛瞥向一旁的输液管,同时也瞥到了男人的皮鞋。她头疼欲裂,试探忄生地叫了一声。

  “席庭?”

  室内短暂的寂静后,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手机和文件。

  “太伤心了,易沁,你醒来就对你亲哥喊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易溯倒了一杯温水递过去,语气悠闲,“你有没有想解释的?”

  易沁从小到大带给他的惊喜包括但不仅限于逃课,喝酒,突然玩失踪,但衣衫不整地躺在病床上,而且第二天醒来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还是第一次。

  易沁有气无力地抬起手,轻轻吸了一口气:“我终于对男人感兴趣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咳,烫死了!”

  她呛了一口,chun色发白,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就算你说的对,”易溯双腿优雅地交叠,眸光中含了一丝复杂的情绪,“易沁,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我管他是什么人啊,”易沁打了个哈欠,“我想搞他,他就是个拾破烂的,我也要搞。”

  易溯:“……”

  “这样今晚有个酒局,你陪我去,”易溯在手机上按了几下,没再看他,“如果今晚之后,你还想搞他,那这话就当我没说。”

  易溯可是很容易在她和男人的事情上发火,易沁觉得他今天的反应有点不正常了。她掀开被子,翘起脚碰了碰他的膝盖:“你不是从来不让我参加你那些酒局吗?我今晚可以穿短裙吗?”

  易溯的脸成功地黑了下来,他微笑着上前将被子扯过来盖住她露在外面的腿:“你已经发烧了,今晚不要再穿短裙。”

  “但是今晚我还有业务,”易沁眯着眼笑了笑,“《焚风》的剧本定了,我才刚看了一点内容简介,这个题材我还是挺感兴趣的。”

  “贺敏已经通知我了,剧本还要改,你不用太急,”易溯想说什么,但又止住,“你要是有心好好演戏,就别把心思放在席庭身上。”

  “哥,我是演员又不是什么偶像,可以做到搞男人和演戏两不耽误,”易沁“腾”的从床上坐起来,“你这么拦我,该不会因为你想搞他吧?”

  易溯:“……”

  “我警告你哦易溯,他是我的。”

  易沁输完液被易溯送回了公寓,贺敏发来的短信微信快到了99+。她毕恭毕敬地回复了这两天的安排,顺便卖了一下惨,把自己发烧的事情说的像重症不治。贺敏隔了半个小时才恢复她,冷静地戳穿了她的谎言。

  “易总已经把你的病历发给我了。”

  日,合着她白演了。

  易沁把《焚风》第三稿的剧本从头到尾翻了一遍,等到看完时已经接近傍晚。她从床上滚起来,在衣柜里挑了半天,想起席庭那张冷肃到旁人不敢近身的脸。

  极优越的无关,眸中流露却全是冷意,还隐含着十足的肆无忌惮。还有……他背后那片弥漫着烈火与凶兽交织出的世界。

  怎么能让她不好奇。

  易溯的车停在公寓的地下停车场,她收拾自己一向利落,从不叫人多等,只是一上副驾就闻到了一股烟气。

  “不要在车里抽烟,呛死了。”易沁皱了皱眉,从包里拿出一瓶小的空气清新剂喷了一下,柑橘的香气立刻充满了整个房间。

  “席庭抽的。”易溯面无表情地回答。

  易沁一怔,马上虚假地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开开窗就好了嘛。”

  “我骗你的,是我抽的,”易溯微微一笑,发动了车子。

  “……”有劲没劲啊。

  易沁跟着他从VIP电梯到了顶楼三层,一间大包厢内正传出男人嘻嘻哈哈的笑声。易沁抿了抿chun,跟着走进去。屋内灯光昏暗,她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人。

  席庭穿了一身黑色西装,衬得身材匀称,修长的腿优雅地交叠在沙发前。他手里端着一个红酒杯,目光淡漠地看着桌边的男人喝酒谈笑。一点灯光落到他的眉眼和身体上,映出温柔的剪影。

  明明那么嘈杂的环境,他坐在那里,安静的格格不入,却又理所应当。

  真像一幅画,易沁想。

  还有那么斯文的西装,只有易沁知道,他西装包裹的是一副怎样有力的身体。

  听到开门的声音,所有人都像门口望。她看到席庭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易沁穿了一件黑色吊带长裙,细细的肩带衬得她肩上更加白皙。

  她只化了淡妆却依旧chun红眸明,一双清澈的眼睛里填满了无畏。她长长的发到了腰ch u,软软地落在身侧,在烟气缭绕的黑窟里,她像一朵清丽的栀子。

  怪不得工作之外,易溯都将她藏着,有这样的妹妹,谁也会想藏起来。

  只不过从表面上的确看不出来,她这样眉眼清澈的人,也会一脸媚色地会主动爬上他的床,一而再再而三不怕死地去勾引他。

  他低眸喝了一口酒。

  “他到底是干嘛的?我以为他主业就是道士呢?”易沁小声问。

  那样危险的一个人,脱下了道袍,给人一种随时会被侵犯的感觉。明明他只是坐在那里,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言语。

  桌上人应酬喧闹,却没有一个人敢过来提醒他这样的安静不合时宜。他看起来好像旁观者,却又掌控了全局。

  “这个问题你应该在想搞他之前就弄清楚,”易溯有点头疼,她不分主次矛盾的毛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易沁哼了一声,坐到沙发边上,偷瞄了他几眼。

  越看越馋,她拿着易溯的酒杯,咕咚喝了一大口酒。

  她看着易溯去和桌上的男人应酬,不安地瞥了一眼席庭,想找点说,却总也说不出口。演舞台剧的时候,对方临时改词她都能应对如流,现在却说不出一星半点的话来。

  真没用啊易沁,她叹了口气。

  屋子里开着窗,冷风徐徐地送进来。

  她被吹的打了一个冷战,脸颊微红,拉起了沙发上的薄毯子。只是刚刚盖上,一件西装外套就迎面盖到她脸上。

  她拿下来,看到席庭白色的衬衣以及那张没有表情的脸。

  “易溯托我关照你,要是再敢发烧,戏别拍了。”

  她见他低眸看她,*膛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几乎落荒而逃。

  再晚一秒,她可能就会忍不住在众目睽睽之下踮起脚去吻他的chun。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