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山村透视兵王]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导致无人耕种

2021-03-17 22:31:31美文铺子
  “小林村,我林若风回来了!”

  一路长途跋涉,走过满是石子的山路,林若风看着不远处山脚下那个房屋错落的小村庄,眼中满是激动之色。

  四年前,高中毕业,林若风
  “小林村,我林若风回来了!”

  一路长途跋涉,走过满是石子的山路,林若风看着不远ch u山脚下那个房屋错落的小村庄,眼中满是激动之色。

  四年前,高中毕业,林若风毅然决然的参了军,不过前几日,因为在军队里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林若风决定退伍。

  满怀着激动的心情,林若风向着小村庄冲去。

  “咦,这不是大壮家的老大若风吗?不是去当兵了吗?咋回来啦?”

  当林若风经过村庄前的一片农田时,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突然轻“咦”一声。

  “张婶,是我,我现在退役了。”

  林若风笑着说道。

  看到同村的人,林若风心中很是温暖。

  “退役了?这么快啊。”

  张婶笑着摇了摇头。

  “是啊,那张婶你忙,我先回家看看啊。”

  林若风刚准备离开,张婶却是脸色一边,突然出声叫住他,“若风啊,你现在不能回家。”

  林若风脚步一顿,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能回家?为什么?”

  “因为,因为,唉——”

  张婶长叹了一口气。

  “是不是我们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张婶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林若风面色顿时一变。

  “这,这,村西的王秃子去你家了。”

  张婶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王秃子?”

  林若风双眼顿时立了起来,拔腿就跑。

  王秃子名叫王猛,是村西的一个小混混,地痞流氓,在村子里偷j摸狗,因为头顶有一块j蛋大小的位置没有头发,所以大家私下里都叫他王秃子。

  因为帮别人顶包做了两年牢,出来后,人家给了他一笔钱,拿着这笔钱,王猛回到小林村,盖起了一间楼房,汇聚了几名同样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整天横行乡里,将整个村子搅和的j犬不宁。

  他去了自己家里,肯定没有好事。

  五分钟后,林若风看到了自己的家门,此时家门口围满了妇孺老幼,而自家院子里则传来孪生妹妹林曦的抽噎声。

  林若风眉毛顿时立了起来,这个王秃子,这个畜生,竟然敢来欺负自己的妹妹!

  好在自己回来的及时!

  “各位相亲,让开一下啊!”



  林若风挤开人群,jr院子中后,顿时目眦欲裂。

  只见院子中,王秃子正在拽着他的妹妹林曦,而他年迈的爷爷则被两名小混混压着臂膀,动都动不了。

  林若风并没有看到父母的身影,想来父母如果在家的话,王秃子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欺负林曦。

  “王秃子,你特么找死!”

  林若风大怒,一步就出现在王猛面前,抬起拳头直接砸在了王猛的鼻子啊。

  “啊!”

  王猛大叫一声,仰天栽倒。

  “还有你们,放了我爷爷!”

  林若风再次将目光转向压着年迈爷爷的两名小混混,眼中凶光闪烁。

  被林若风那凶残的目光盯着,两名小混混吓了一大跳,赶快松开老头子去将王猛扶了起来。

  “爷爷,你没事吧?”

  林若风走到爷爷面前,满脸担忧。

  “你是,啊,你是若风,若风你回来啦,呵呵,真是太好了。”

  林若风的爷爷林国根老态龙钟,眼睛也花了,直到林若风离他很近,这才认出这个大孙子来。

  “哥!”

  这时,林曦也是大叫一声扑进了林若风的怀中,将这几天所受到的委屈尽数的宣泄出来。

  “谁打我?”

  这时,在两名小混混的搀扶之下,王猛从地上爬起来,摸了鼻子一把,鲜血淋漓,顿时大怒。

  不过当他看到是林若风时,一拍大腿,说道:“哎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

  “谁和你是一家人了?”

  林若风眉头皱了皱,他感觉有些不对劲,虽然王秃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像这种白天公然来抢林曦的事情还是有些太出格了。

  “哈哈,大舅子你刚回来,可能不了解状况啊。”

  王猛颇为得意的来到林若风面前说道,“事情呢,是这样的。”

  “你妈,也就是我未来的丈母娘,她不小心摔山沟沟里摔伤了,现在正在县医院里住院,手术费用需要几十万,你看你家这穷的叮当响的样子,如果不是你/妹妹求我,从我这里借了三万块钱,可能你妈连医院都进不了,现在呢,借我的钱到期了,没钱还,我就只能来抢人了。”

  “什么?我妈摔伤了?”

  林若风大惊失色,拉着林曦急声问道,“小曦,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

  林曦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我也是,我也是没有办法,这才向他借了钱。”

  “你,哎,你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啊?”

  林曦也是为了父母,林若风也无法责备她。

  “打电话给你所在部队了,部队说你出去执行任务,联系不上你。”

  林曦小声说道。

  林若风这才想起来,自己前几日的确出去执行了一项秘密任何,也就是在那次任务中,他掉落山崖,重伤垂死,弥留之际,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白发飘飘、仙风道骨的老人一指点在他的额头ch u,随后他就晕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的伤势竟然神奇的痊愈了,同时脑海中突然多了大量的传承知识。

  那是一种远古的传承,涉及风水、催眠术、透视、医术、兵法、修真、奇门八卦、天文地理方方面面。

  就因为获得了这种神奇的远古传承,林若风这才想到退伍回到家乡发展。

  摇了摇头,林若风不再去想这件事情,而是将目光转向王猛,冷冷的说道:“借你的三万块是吧?行,我还!”

  “你还?你拿什么还?”

  王猛冷笑,“今天就到期了,除非你能拿出三万块,否则今天这件事情没完。”

  “三万块是吧?”

  林若风打开自己的包裹,从包裹里掏出三沓钱,砸向王猛的脸上,冷冷的说道,“巧了,我退伍正好拿了三万块,拿着这些钱,滚!”

  “你——”

  王猛大怒。

  “你什么你?不想被揍,就老老实实的滚!”

  林若风冷哼,“我在部队这几年,什么没学会,打架倒是学了不少,你想再被揍一遍?”

  王猛脸色僵了僵,想到刚才林若风一拳头砸在他的鼻子上时,他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暗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恨恨的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钱,灰溜溜的离开

  王猛带着两名小混混离去后,看热闹的妇孺老幼也纷纷离去。

  直到这时,林若风才有时间问林曦关于母亲的伤势。

  经过林曦的叙述,林若风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一个星期前,他的母亲在田地里耕种的时候,从山上闯出来一只野猪,他的母亲惊慌失措之下摔入一个山沟,身受重伤。

  因为小林村坐落在群山环绕之中,交通困难,太过贫穷,所以村里的男人都出去打工了,包括林若风的父亲林大牛。

  村庄里劳动力稀少,林曦无奈之下只能找王猛帮忙,利用拖拉机将身受重伤的母亲带到县城里的医院,因为要做检查,又要缴纳住院费,这才从王猛那里借了三万块钱,这才有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

  第二天,林大牛听闻噩耗,赶忙暂时辞掉了手头的工作,赶回了县城,目前正在医院中照顾母亲。

  将年迈的爷爷扶进房间,林若风发现屋中的米缸已经见底,而桌子上的碟子中只剩下腌制的咸菜了,想来母亲受伤上,令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再次雪上加霜。

  掏出五百块钱交给林曦,林若风沉声道:“你去买点米和菜回来,好好照顾爷爷,哥回来了,想来王秃子也不敢再来我们家了,我待会就到县里去。”

  “爷爷,你在家好好的,我去县医院看看我妈怎么样了。”

  林若风将嘴巴凑近林国根,说道。

  林国根年龄大了,不仅眼睛看不清楚了,就连听力也严重受损,必须要靠近他说话才能听清。

  “哦,孩子,你去吧。”

  林国根长叹一声,“我这个糟老头子,什么时候才能死啊,就这样半死不活的,只能成为累赘啊。”

  “爷爷,您千万别这么想啊,要是没有您,就没有我爸,没有我爸,就没有我,现在啊,你就等等好好享福吧。”

  安抚好林国根后,林若风走出家门。

  想要离开小林村到外面的世界去,只有一条长长的崎岖的山路,想要步行离开显然不现实,在村里,出发到县城里去,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拖拉机。

  林若风他家里向来贫穷,连个拖拉机都没有,每次耕种时都是借的乡亲们的拖拉机。

  此时,林若风想要去县城,也只能去借。

  在村子里,林若风和王大壮的关系不错,王大壮比林若风大上几岁,目前在外面打工,他的媳妇就在家种地,顺便带小孩上学。

  当林若风来到王大壮家时,发现他家的房门虚言着。

  “叟子在家吗?”

  林若风站在门外问道。

  “啊?”

  就在这时,一声惊叫声突然间传来。

  林若风面色一变,直接冲入房间,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间从上方落了下来。

  林若风闪电般的伸出双手。

  顿时,温香软玉抱满怀。

  由于冲击力实在太大,林若风虽然接住了掉下来的身影,但是在冲力的作用下还是和怀中的身影一同摔倒在地。

  “叟子,你没事吧?”

  林若风紧紧的抱着王大壮的媳妇叶柔水。

  “啊?”

  被林若风抱着,叶柔水只觉得浑身一麻,脸颊顿时火热了起来,心中更是无比的羞涩。

  叶柔水的一声尖叫令林若风顿时惊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忙松手,无比尴尬的说道,“对,对不起,叟子,我不是故意的。”

  “没,没关系。”

  叶柔水俏脸红扑扑的,从林若风的怀中站起来,心中突然有一种失落的感觉。

  他的男人已经有三个月没回家了。

  荒草地都荒了。

  想到这里,叶轻柔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怎么会有这么羞耻的想法?

  于是,她的脸更红了,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了。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小林村的女人虽然都要下地干活,但是林若风发现小林村的女人并不会被太阳太黑,反而一个个白皙细腻,皮肤比城里人还好。

  此时望着白皙的脸庞白里透红,成熟sf魅力尽显的叶轻柔,林若风心中突然间有一种冲动。

  呸呸呸!林若风啊林若风,瞎想什么呢?那可是你叟子!

  为了缓解尴尬,林若风岔开话题道:“叟子,你刚才在干嘛?”

  闻言,叶轻柔指着梯子说道:“家里灯泡坏了,刚才我在换灯泡,结果你刚才在门外突然喊了一句“叟子”,我脚下一软,就掉了下来。”

  村里的房子房梁都很高,爬到这么高的地方,对一个女人来说的确很危险,看来家中没有男人还是不行啊。

  “我来帮你吧。”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