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情事文段-之山村情事 你得跟我好

2021-03-17 22:28:37美文铺子
情事文段-之山村情事 你得跟我好

  “嫂子,我真不是故意看你洗澡……”

  楚男低着头,想到几分钟前,他隔着自家墙头,看到邻居家的嫂子,竟然光着身子
情事文段-之山村情事 你得跟我好

  “叟子,我真不是故意看你洗澡……”

  楚男低着头,想到几分钟前,他隔着自家墙头,看到邻居家的叟子,竟然光着身子在院子里冲凉……那白嫩嫩的身子在阳光下泛着光,楚男的身体又有反应了,整个人邦邦的像是一根棍子。

  潘晓静看见楚男下面快速撑起的大帐篷,脸上一红。



  今天天气闷热,想来她家住在村头,半下午的也没啥人,她就索忄生在院子的水井边儿冲量,谁知却被邻居家的半大小子给瞅见了,她气势汹汹的来问罪,可是看都被看了,还能怎么着啊……

  她男人吴勇跑大挂车,一走就是好几个月,她还年轻,却天天独守空房,心里早就寂寞了……

  她听二姐说过,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正是勇猛的时候。

  真急了,能把锅盖顶一个窟窿,潘晓静脸上又是一红,她是多么渴望那种力道啊!

  她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楚男,你偷看我……洗澡,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爸。”

  “啊?叟子,我没有……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我也准备上厕所,一抬头就看见你家院子里了,我也没想到你会在院子里冲凉,我真没……”

  “住嘴!”潘晓静双手抱*骄横道:“你就是看了,就是看了,我亲眼看见的,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爸,看你爸打不打你!?”

  楚男吓得一哆嗦,潘晓静心里更有底了:“楚男,我不告诉你爸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行,行。叟子你说啥事儿吧。别说一件事,几件事都行。”

  潘晓静不好意思的说:“这件事我不告诉你爸也行,但是你……你得跟我……”潘晓静心跳加速,满脸通红、深呼吸口气终于又鼓足勇气说:“你得跟我……好。”

  “啊?”楚男有些听不明白了,好是啥意思啊?

  “你!”潘晓静又羞又怒,这楚男还真是个小嫩毛,这都听不懂。

  潘晓静刚要再说什么,楚男家的院门响了。

  楚男的爹楚永贵,是个收鹅毛鸭毛的,这会儿太阳西斜,应该是满载而归了。

  潘晓静赶紧跟楚男交代:“楚男,我明天再跟你细说吧。这是我们俩的秘密,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要是让楚永贵知道自己勾引他儿子,可就麻烦了。

  “好,好的,叟子放心。”

  楚男松了一口气。

  可是看着潘晓静小腰婀娜的背影,莫名的又有些不舍。

  “晓静啊?你咋来咱家了啊?”

  “楚叔,你回来啦?我就来串串门儿,现在我得回去n ai孩子了。”

  潘晓静和楚永贵打了个招呼,就晃着小蛮腰回家去了。

  楚永贵心里嘀咕:“这个小媳妇,说话不注意点,什么n ai孩子,n ai孩子的,唉……”

  楚永贵拎着收上来的鹅毛鸭毛回屋问儿子:“潘晓静咋来了?”

  “给咱家送点水果。”

  楚男紧张的指了指家里唯一的桌子,幸好晓静叟子不是空手来的。

  楚永贵抓起苹果咬了一口:“她没事儿给咱送什么水果?这苹果还挺甜,这娘们平时乱花钱,真不会过日子。”

  楚永贵今天收成不错,收了五斤鹅毛,转手卖掉就能赚五十块,便从兜里摸出五块钱说:“小子,给我打一斤酒,再买点j蛋,今天咱家改善伙食。”

  楚男答应了一声,拿了钱出了门。然而他并没有去小卖店、而是跑到孤寡老人花老头儿那里。

  花老头儿来到柳树村三个多月了,也没人跟他来往,楚男没事儿喜欢往他这里跑。

  花老头儿也是孤单,便给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也包括一些生理知识,楚男非常喜欢听他这些荤段子,农村很保守,一般父母耻于跟儿女讲一些生理和器官的知识,也就是说花老头儿算是楚男的忄生启蒙,没有他楚男现在都不明白男女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花老头儿还能教他一些别的东西、例如卜卦、拳法,奈何楚男体质差、学的也慢。

  “花老头,花老头!”楚男推开他家的破院门就开始喊。

  三伏天,花老头儿正在灶坑里烤土豆吃,他住的地方是以前村里生产队养驴的房子,更为偏僻。四下不靠、就他一家。

  “你这小子喊啥?我又不聋!”

  说着话把手里的土豆一抛,楚男伸手接住,笑嘻嘻的掰开吃了一口

  “花老头儿,我问你个事儿。”

  “小子,老规矩,先打一套拳我看看。”

  “好嘞~!”楚男答应了一声,把土豆放在旁边一落旧砖上,随后展开少林寺小洪拳的架势、一套小洪拳熟练的打完。

  花老头儿在一旁撇着嘴,等看完了这套拳叹息一声:“这他妈让你打的,老子死不瞑目啊……”

  花老头儿不止一次感叹楚男的悟忄生差了,楚男都习惯了。

  “对了,花老头儿,有件事你得帮我拿拿主意。”楚男捡起土豆,跟着花老头儿进了屋。

  “啥事儿啊?”花老头儿进屋,打开了十五瓦昏hu ang的灯泡,他这屋子有些下沉,光线也很暗。

  花老头儿坐下给自己倒杯水喝。

  “今天晌午,邻居家那个潘晓静来了,说我看了她洗澡,就得跟她好。”

  “我噗……”花老头儿一口水都喷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喷了楚男一脸。

  “臭小子!别胡说八道行不行?”

  楚男哎了一声,一边擦脸,一边说:“花老头儿,我骗你干什么?是真事!”

  “那我问你,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哦不,我是问她怎么和你说这话?”

  楚男道:“今天晌午我睡蒙了,迷迷糊糊去墙根撒niao,谁想到潘晓静这时候正在院子里冲凉啊,我不是故意的。”

  “那……那你都看到了?她大不大?白不白?”花老头儿老眼瞪的倍儿亮、小老头儿像是打了j血似的,一手抓住楚男的胳膊,力量大的如同老虎钳子。

  楚男哎呦呦道:“花老头儿,轻点轻点,大大大,白白白,行了吧?那女人pg真不小,但是我不明白她说跟我好是啥意思?花老头儿,你说话啊?”

  花老头儿咂了咂嘴,一副恨恨的说:“她怎么能跟你好呢?唉,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人欣赏我么?咳咳,臭小子你过来,你小子要时来运转了。”

  楚男疑惑问:“她说的和我好,是不是要和我亲嘴?”

  “她不是要和你嘴,是要和你睡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