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贾二虎和温如意小说;都说好玩不过嫂子,好吃不过饺子

2020-12-12 15:31:49美文铺子
贾二虎和温如意小说;都说好玩不过嫂子,好吃不过饺子都说好玩不过嫂子,好吃不过饺子,可我怎么感觉好像温如玉一直在玩我?不过话说回来,老是这么被她在桌子底下撩拨着,除了心里觉得对
贾二虎和温如意小说;都说好玩不过叟子,好吃不过饺子

都说好玩不过叟子,好吃不过饺子,可我怎么感觉好像温如玉一直在玩我?

不过话说回来,老是这么被她在桌子底下撩拨着,除了心里觉得对不起贾大虎,而且又担心随时随地被他发现,至于说到我生理和心理上的反应,还是十分愉悦的。

如果不是因为陈灵均的出现,此时此刻的我,绝对会伸出手去,抚摸着温如玉又白又健硕的小腿肚。

吃过晚饭之后,贾大虎回到楼上看着他的书籍,我也回到房间预习了一下未来的课程,过了一会儿听到主卧的卫生间传来洗澡的声音,这才提醒了我。

明天是军训的第一天,我应该早点休息。

我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衣服,一溜小跑的来到楼下的卫生间,哗啦一声把门打开时,一下子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卧槽!

这——

我做梦都没想到,正准备洗澡的温如玉,刚刚把衣服脱完,没想到门被我拉开,吓得浑身一哆嗦,正要张嘴尖叫的时候,才看清楚是我。

她的嘴张成了一个o型,但却没有叫出来。

我片刻地惊愕之后,两眼迅速的在她身上扫了一眼,那小巧玲珑的胸部,高翘的tun部,使我像碰到电门似地浑身打了个激灵。

我赶紧哗啦一下把门又拉上,正准备朝转身就跑的。

“二虎,”温如玉轻轻地喊了一声“你在外面等下,我一会儿就洗好了。”

我“哦”了一声,还是悄悄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自己也太莽撞了,明明看见卫生间亮着灯,为毛直接去拉门?

不过这也不怪我,我听到主卧的卫生间有人洗澡,原以为他们夫妻都会在那里洗,没想到温如玉居然跑到一楼来了,给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打开客厅的电视机,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

温如玉洗完澡后,身上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声音非常温柔地对我说了一句“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哦,好的。”

我不敢看着她的眼睛,低着脑袋冲进了卫生间,听到她上楼的脚步声后,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我把卫生间的门拉上的那一瞬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随之扑鼻而来的,就是卫生间里弥漫着的温如玉身上的香味,让我心旷神怡。

我居然有种徜徉在她温柔怀抱里的感觉!

我脱下衣服拧开水龙头,花洒中飘出的水珠,仿佛氤氲着温如玉的体香,细雨般滋润着我的身体。

我一边沐浴着芬芳四溢的水珠,一边臆想着温如玉洗澡时的情景。

我继续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意念却仿佛行走在温如玉高挑挺拔身上。

“笃笃笃——”

门外突然传来了三下敲门声,吓了我一跳。

我赶紧关闭水龙头,竖着耳朵听着。

我还没开口问,门外已经传来了温如玉的声音“二虎,架子上黑色瓶子装的是洗发露,白色瓶子里是沐浴露,你尽管用好了。”

“哦,谢谢叟子。”

“换下来的衣服就放在盥洗盆里,等会儿我一块洗。”

“那啥,叟子不用了,我的衣服自己洗。”

“听话,哪有大小伙子自己洗衣服的?”

说完,温如玉走到沙发上坐下,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电视。

我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洗发液和沐浴露的时候,才发现这种香味儿,和温如玉身上的香味一模一样。

平生第一次用洗发液和沐浴露洗了一次澡,那种淡淡的清香和光滑的感觉,真的让我无比惬意。

洗完澡穿好衣服后,我拿着脏衣服来到盥洗盆前,发现温如玉换下的衣服在里面。

我悄悄地拿起来一看,最上面的是一件白色的体恤,干净得连一丝汗渍都没有。

我下意识里凑到鼻子上闻了闻,真特么的香。

接着是她的文胸。

就在这时,我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我赶紧把衣服往盆里一扔,拉开门走了出去。

温如玉是听到水深停了半天,才朝这边走来,我匆匆忙忙低着头往外走,看见她挡在面前,我赶紧让开。

没想到我让她时,她也在让我。

我们两个人左右晃了几下,结果还是撞了个满怀。

温如玉被我撞得向后一仰,眼看着就要倒下,我赶紧伸手把她抱住。

她也是条件反s he的伸手勾住我的脖子,整个人往我怀里一扑。

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她的嘴chun刚好碰到了我的嘴chun。

没想到的是,我的初吻已经给了陈灵均,可被她这么轻轻碰了一下之后,竟然还是打了一个激灵,吓得双手立即松开,赶紧朝后退了一步。

温如玉盯着我看了一眼,伸出舌头,在嘴chun上舔了舔,却撩了我一句“故意的吧?”

“啊?不是,我……叟子,我……”

“那么紧张干什么?你换下来的脏衣服呢?”

“哦,在盥洗盆里。”

“嗯。没事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军训呢!”

“好……的。”

我忐忑不安地退身让到一边,等她走进卫生间之后,慢慢朝前迈了几步之后,立即拔腿朝楼上跑去,但——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温如玉可是个有洁癖的人,我连短裤和臭袜子都一块儿放进了盥洗盆,要是被她闻到了那股腥臭味,还不得活活被熏死?

我赶紧转身朝卫生间跑去。

可刚刚跑到门边上,却惊愕地发现温如玉左手拿着我的汗衫,右手拿着我的短裤,左边闻了闻,右边闻了闻。

或许连她都没想到,我袜子的汗臭味那么重。

刚刚把鼻子凑过去,被熏得往后一撤脑袋,眉头紧锁,但却又忍不住凑过去再次闻了闻。

她好像很快就适应了那种味道,居然嘴角上扬,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紧接着,她又拿起我的短裤,两只手在裤裆上捏了捏,接着又放的鼻孔下闻了闻,然后再放进盥洗盆里打开水龙头。

狂晕!

我做梦都没想到,看上去雍容华贵,气质高雅,而且有洁癖的温如玉,竟然会喜欢我身上的那种味道。

尤其是我的袜子,逆风都能臭出几百米远。

我悄悄地一转身,踮着脚尖跑回了房间,一下子钻到毛毯里,脑海里拂之不去,是她刚才闻着我臭袜子的情景。

 

温如玉洗完衣服,从卫生间端着脸盆走上二楼,路过我的门前上了阳台,在那里哗啦哗啦地晾晒衣服。

我心里突然有种热切的期盼,她要是能推开我的窗户,从阳台上翻进来就好。

然而令我感到失望的是,晒完衣服之后,她从阳台上走进过道,直接回到了卧室。

我皱着眉头,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想不明白。

吃饭的时候当着贾大虎的面,她能够那么的肆无忌惮,可真正我们俩有机会单独相ch u的时候,好像又并不是那么主动。

妈蛋的,就是撩我好玩吗?

没过多久,昨天晚上的那种声音,又从主卧里传了出来。

卧槽,天天晚上办事呀?

我本不想过去,可那动静越来越大,鼓噪着我体内的热血一浪高过一浪地涌起。

实在是忍禁不住,我又光着脚丫子溜了出去。

嗯,几个意思?

他们的门居然没有关上,还留了大约五公分的缝隙,一道亮光从门内s he出。

我靠在墙的边缘摸索过去,听到贾大虎的声音越来越大,温如玉却悄无声息。

我悄悄地把脑袋探了过去,只能看见床上的一半情景,但这已经足够。

贾大虎光着膀子趴在温如玉的身上,脸朝里,不停地拱着。

温如玉则躺在那里面朝外,上身伴着贾大虎的节奏晃动着,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光彩。

我不敢确定她是否能够看见我,赶紧把头往后一撤,没一会儿又忍不住再把头探了过去,毕竟这种场景我是第一次目睹,根本无法抗拒。

就在这时,温如玉突然拍了一下贾大虎问道“还能快一点吗?”

“我……我已经尽力了。”

“真没用!”

温如玉突然一下翻身起来,直接坐在了贾大虎的腿上。

不行,不能再偷窥了。

我感觉自己全身的毛细血孔都要爆炸,立即转身回到房间,却没注意到自己的裤子已经湿了一块。

妈蛋的,人家打仗老子流血,这是什么事儿?

他们鸣锣收兵之后,我才换一下短裤,悄悄地跑到楼下的卫生间洗了洗,然后晾晒在阳台上。

原以为这样做可以瞒过温如玉,没想到第二天吃早点的时候,她又问了一句“怎么,昨天晚上又自己解决了?”

我胀红着脸赶紧摇头否认“没有哇!”

“是吗,那你深更半夜自己洗短裤干什么?”

噗——

我特么彻底无语了。

好在今天军训开始,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呆在家里任由温如玉撩拨,看到贾大虎下楼之后,我立即拿着包子和n ai跑了出去。

将近一千人的新生在co场上训练,没想到还碰见了两个中学的同学,一个叫李明亮,一个叫刘怀东,他们不算太渣,但却有点污。

休息的时候,我们三个凑到一块,他们指着这个妞说不错,那个妞也还可以。

可我的脑海里,满满都是温如玉和贾大虎co练的情景,剩下的就是陈灵均那一记长吻,和她小胸部的柔软度。

“嘿,二虎,你也在我们学校呀?”

我正坐在那里发愣,被人从背后踢了pg一脚,扭头一看,我去,居然是曹丽芳。

她不仅是我们的同学,还是李明亮的马子。

只不过我不明白,她跟李明亮在一起的时候,究竟是中学生之间的瞎**,还是真枪实弹地干过。

“卧槽,你也考上了这个学校,这下彻底跟亮子成双成对了,牛呀!”

“切!就他这德忄生?友尽!”说完,曹丽芳扬长而去。

我一脸疑惑得看着李明亮问道“几个意思,这是打情骂俏,还是分道扬镳了?”

“别扯犊子,看见她就烦!”

刘怀东扑哧一笑“你小子也是没谁了,人家追求浪漫,你只想着打泡。”

“浪漫个叼!”李明亮四下扫了一眼,然后低下头,悄声对我们说道,“马勒戈壁,老子花了七八百块钱,开了间五星级宾馆的房,一泡下来你们猜怎么着?她丫的不是ch u的!”

“啊?”我瞪大眼睛看着李明亮。

刘怀东更是一脸惊讶道“不可能吧?”

“骗你们干什么?”李明亮又扫了四周一眼,再次压低声音说道“那可是五星级的宾馆,我开始还怕弄到床上赔不起,故意带了一条白毛巾垫在下面,结果除了几滴水之外,别说是红了,连黑的都没有。”

“卧槽。”

“最气人的是,不是ch u的也就算了,可特么还装着跟ch u的似的,咿咿呀呀地叫个没完,还特么喊疼,疼个叼呀?”

我去!

我特么大一了还没碰过女人,曹丽芳高中时代就不是ch u的,这到哪去说理去?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曹丽芳一眼,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机会把她给办了。

“哎,你们要真的分手了,回头我上呀?”刘怀东碰了李明亮胳膊一下。

“爱谁谁?不过我警告你们俩,从今以后别拿我跟她说事,我有了新的目标。”

“谁呀?”我和刘怀东异口同声地问道。

李明亮用眼睛朝边上一瞟,我和刘怀东有过头去一看,一个身材曼妙的女生正坐在不远ch u,只不过身穿迷彩服,还戴着军帽,看不真切。

但从她的侧后背影,不难看出一定是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

接下来训练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个女孩子,真的长得非常漂亮,如果换上便装的话,恐怕也是校花一朵。

没想到第一天的军训,其他方面收益不多,却被李明亮给刺激到了。

中学时代他就办了曹艳芳,嘴里嫌弃人家不是ch u的,谁又知道他办过多少个?

现在他又瞄上了另外一个美女,而我连女人味都没尝过,这事越想越窝囊。

不过好在我有陈灵均,而且是脱了裤子办事,穿上裤子走人,不用事后负责的那种。

问题是手机号码已经留了,她要不主动联系我,我拿她也没辙呀?

军训结束的时候,我们三个互通了一下qq号,约好晚上加个好友。

吃过晚饭,我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加了他们的好友之后,李明亮就给我发来一个网址,还给了我一个神秘的表情。

点开一看,我去,全都是猛片,光看封面图片就能让我流鼻血。

赶紧用鼠标点开一看,却是要我注册。

连续点了几个,都要注册。

我倒不是舍不得那点钱,就担心注册之后暴露个人信息,万一被扫hu ang逮进派出所,这辈子不就完蛋了吗?

就在我全神贯注寻找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阵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

回头一看,温如玉居然一声不吭的站在我的身边,低着头盯着电脑屏幕,她的秀发正好落在我的肩膀上!

狂汗!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