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叶君临李子染/他是第一天骄,却遭人陷害,身残入狱,妻子为他受苦

2020-12-10 23:30:11美文铺子
叶君临李子染/他是第一天骄,却遭人陷害,身残入狱,妻子为他受苦不可理喻!看到叶君临还在说大话,李子染三人都快要气疯了。蹲大狱是不是把脑子蹲坏了?李子染直接把手机塞给叶君临:&ld
叶君临李子染/他是第一天骄,却遭人陷害,身残入狱,妻子为他受苦

不可理喻!

看到叶君临还在说大话,李子染三人都快要气疯了。

蹲大狱是不是把脑子蹲坏了?

李子染直接把手机塞给叶君临:“好,你不是一句话能让叶家俯首吗?来,你证明!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一句话让叶家俯首的!”

“我……”

叶君临愣住了。

他一句话能让叶家毁灭不假。

可他给叶家一个月时间。

现在让叶家毁灭,太没意思。

“看看,是不是做不到?做不到以后就不要说大话了!”

李子染愤怒的把手机摔到地上。

李文渊夫妇推搡叶君临:“赶紧走吧,我们家不欢迎你,我们还要去参加家宴!”

“不,爸妈让他进来!”

“子染你什么意思?”

“我不会改嫁,我的丈夫都回来了。”

……

李文渊夫妇拗不过李子染,只能让叶君临回来。

李子染把叶君临带到自己卧室里。

“既然你回来了,你还是我的丈夫!我不在乎那些流言蜚语的!更何况我相信你是清白的,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叶家陷害你!”

叶君临心头一暖。

她相信自己!

这就足够了!

“但你要答应我,从零开始,脚踏实地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会有一番作为的!我给你五年时间!”

叶君临却道:“不用,你给我一个月时间就行,一个月后我让叶家……”

“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这些不切实际的!我们现实一点不好吗?”

“哪怕你现在一无所有,可只要你一步步来,我相信会重现辉煌的!”

李子染怒吼道。

叶君临乖乖闭嘴。

李子染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西服来:“这是六年前给你买的,赶紧换上,跟我去参加家宴!”

“子染你带着他干嘛啊?”

看到叶君临,李文渊夫妇自然不满。

李子染却是抱住叶君临的胳膊:“爸妈,君临现在就是我的丈夫!今晚我也会给爷爷说明的!”

李文渊夫妇两人生气的瞪了叶君临一眼,无奈的叹气道:“造孽啊!”

金港大酒楼。

李家家宴就在这里举办。

李家自然比不得叶族这样的豪门,但在江北也属中等。

他们承包了整座酒楼。

当李文渊四人来到大厅后,一道道怪异戏谑的目光扫来。

以前李子染和叶君临结婚。

李文渊一家成了李族中地位最高的。

可叶君临身败名裂后,李文渊一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在李族中混得最惨,地位也是最低。

每每遇到亲戚,都要被嘲讽。

“嗯?你们看李子染身边的人是不是叶君临?”

“是啊!真的是他!他出狱了啊?”

霎时,一道道目光落在叶君临的身上。

李家之主李天昊见到叶君临四人,冷哼一声,全然不理会。

老爷子如今最喜欢的是老大李文飞一家子。

主要是李文飞的女婿张松是位混血,豪门出生,居住海外。

这次李天昊给李子染安排的婚姻,正是张松的弟弟张弛。

张弛觊觎李子染的美貌很久了。

没人理会,李文渊一家子只能先找位置坐下。

刚要入座的时候,却有声音响起:“不行,老三你们不能坐在这里。”

提醒的是李家老二李文海。

“啊?”

“这次家宴的位置有讲究。”

李文渊一脸疑惑:“怎么?”

“家宴总共分了四桌!按照家族贡献来决定的!”

“比如第一桌是一年为家族贡献超过五百万的,第二桌呢是百万的,第三桌呢是十万的,最后一桌低于十万或者说没有任何贡献的!”

李文海一脸笑意:“我们家今年收益不错,对家族贡献勉强够五百万了。所以坐在这一桌,不好意思了。”

“当然你们家要是有几千万上亿的资产,不给家族贡献,也可以坐在第一桌。”

李文海妻子王美兰冷笑道:“可惜,你们一家子什么情况我们再清楚不过!如今又多了一个劳改犯,你们啊,只能坐到最后一桌去!”

李文海的儿子李松奎举杯走了过来:“爸妈,据我所知,三叔一家过去一年非但对家族没什么贡献,反而公司破产,还从爷爷那里借走了二百多万。

这明明负贡献了,还坐在第四桌,对第四桌的亲戚们不公平啊!”

“要我说再添个第五桌,负贡献!”

“好,同意!”

李家其他人也纷纷同意。

“好,就按松奎说的再安排一桌!这样能激励你们!”

李天昊老爷子也同意。

“赶紧去坐着,别站着丢人现眼了。”

李天昊瞪了李文渊一眼。

李文渊三人不敢说什么,就要走过去。

这时候叶君临拉住李子染,突然问道:“麻烦问下一百亿应该坐那一桌?”

叶君临是唯一的五星战神。

钱财对他而言,只不过是数字而已。

具体多少他还不清楚。

可一百亿还是随便能拿出来的。

叶君临这话一出,全场都愣住了。

“哈哈哈……”

几十秒后,满堂哄笑。

大家笑得肚子都快疼了。

“一百亿开玩笑吧?豪门叶家都不一定有!”

“这小子绝对脑袋生锈了!跑来这里丢人了!”

“李文渊你可是有个一百亿身价的女婿啊,哈哈哈……”

感受到周围一道道怪异的目光以及嗤笑声。

李文渊一家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丢人了!

太丢人了!

李子染也生气了,怒视叶君临。

“在家里说大话也就算了,来这里说算什么啊?叶君临你成心让我丢人吗?这些年我丢人丢的还不够吗?”

李子染两行清泪无声落下,身体颤抖着。

叶君临无奈:“可我真的有一百亿啊!”

这时候,所有人都没心思去看叶君临的笑话了。

因为今天的主角来了。

李文飞的女儿女婿来了。

所有人,包括李天昊都亲自去门口迎接。

张松一脸歉意:“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这飞机晚点将近十个小时啊,出什么事了?”

李天昊关心的问道。

张松笑笑:“爷爷你们不知道吗?江北来了一位大人物,封锁了江北机场八个小时。”

众人:“什么?还有这种事情?”

李天昊一脸笑意:“松啊。这是什么大人物啊?连机场都要被封锁八小时。”

“不仅仅如此,据说哪位大人物的私人飞机有一百架飞机护航,机场有十万人守着呢。”

“嘶!”

“什么?”

众人倒吸凉气。

张松一脸傲然:“这位就是大夏国九大战区总指挥昆仑战神,哈哈,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恰好在国外聚会的时候见过这位大佬一面,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没想到他来江北任职了,找时间我约他出来。随便扶持一下李家,绝对在江北有一席之地了。”

“天哪!太厉害了吧?这种人物都能认识?”

“我姐夫太牛*了!”

“我李家的女婿就是厉害!当然有个人除外!”

众人就跟疯了一样,崇拜的看着张松。

老爷子更是赞叹连连。

看到别人的女婿如此,李文渊夫妇羡慕的不行。

李子染也很羡慕。

但她也相信,给叶君临五年时间,也能做到让爷爷骄傲的地步。

叶君临听得想笑。

这小子是有点本事,竟然知道自己来。

可这编瞎话的能力更是厉害。

叶君临问道:“你说认识昆仑战神?”

张松昂起头:“对啊,一起还喝过一杯,怎么了。”

叶君临笑了:“那我怎么不认识你?”
 

“嗯?”

张松愣住了。

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松皱着眉头:“你的意思你就是昆仑战神?”

叶君临笑笑:“对,我就是昆仑战神,可我从来都不认识你。”

“哈哈哈哈……”

下一刻,所有人都笑了。

尤其张松笑得前仰后合。

甚至连老爷子李天昊都笑了。

见过哗众取宠的,没见过这么哗众取宠的。

小丑!

叶君临活脱脱就是一个小丑。

张松的妻子李梦月嘲笑道:“子染啊,你的丈夫真是搞笑啊!为了好面子,证明自己,竟然说自己是昆仑战神!

昆仑战神是谁你知道吗?九大战区总指挥,一言灭一族。

怎么?合着你蹲的监狱是战区啊?子染啊,摊上怎么一个丈夫,姐姐替你伤心呐!”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子染姐啊,以后千万别带着他出来了,你不嫌丢人,我们还嫌丢人啊!”

“对,以后这样的家宴坚决别让他参加了!我李家要面子!”

“李文渊你们一家子真是摆烂到底啊,我对你们简直太失望了。”

李天昊厌恶的瞪了李文渊一眼。

“哎!我李文渊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

李文渊夫妇低着头,脸色难看到极点。

这是他们最丢人最耻辱的一天!

李子染坐在角落里,面对各种嘲笑,她一言不发,只是两行清泪无声落下。

原来还有更丢人的时刻!

她看着叶君临,甚至有些厌恶。

她不在意叶君临蹲大狱,也不在意叶君临背负骂名。

她在意叶君临的态度。

原以为叶君临出狱后,会踏踏实实从头做起。

可现在的叶君临让她失望了!

不切实际!

哗众取宠!

死要面子!

像小丑一样。

李子染都不想承认这是她的丈夫了。

张松倒是不太想放过叶君临,他冷笑道:“好,你不是昆仑战神吗?明晚江北有个欢迎宴会,就是专门欢迎这位大人物的!我希望能看到你!”

这张松知道的还真不少。

的确有这么一个宴会。

叶君临要在江北长期居住,所以上面让他挂了一个江北的副职。

这样合理一点。

毕竟这样一尊大人物晃荡,目的不定,谁都怕啊!

容易造成恐慌。

为此,江北要举办一场欢迎晚宴。

李天昊一听这话,不禁问道:“啊?松啊,这种欢迎宴会你也能参加吗?”

一听这话,张松挺起身板,笑笑:“刚好接到两张邀请函!”

其实张松为了在家宴上出风头,特地花两百万买了两张晚宴邀请函。

这话一出,全场人都艳羡崇拜的看着张松。

二百万花的值啊!

李天昊小心翼翼的问道:“松啊,这邀请函还能弄到吗?要有的话,我和你爸也去见见世面!”

李文飞也期待的看着张松。

“必须能!”

张松一口答应下来。

不过有点肉疼。

又是二百万啊!

“我一个电话的事情!”

张松拨出去一个电话,又买了两张邀请函。

李梦月凑到李子染旁边:“子染啊,你说明晚晚宴上我能见到你吗?哈哈哈……”

李子染脸都要黑了。

李梦月故意让她难堪的。

没有过多久,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金港大酒店门前。

随后,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走进酒店。

“这不是小吴秘书吗?”

见到男子,李天昊立马迎接上来。

小吴是江北办公大楼里的秘书,每天接触的都是江北高层。

任谁见了都要给面子!

“李老先生您好,我来的目的很简单——送十张明晚晚宴的邀请函给李家!”

小吴秘书留下十张邀请函后,迅速离开。

这是江北第一秘书交代给他的任务。

此刻,江北第一秘书就在外面的车里。

他生怕遇到传说中的昆仑战神……

他清晰记得大老板跟他说的——明晚的晚宴,昆仑战神yue父一家的重要人员必须要参加。邀请函要给,但不要给的太明显。更不要提及哪位的身份。

所以他才会让小吴秘书去给。

叶君临看到这一幕没说话。

不过张松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刚刚不是买了两张邀请函吗?

怎么一下子来了十张?还是什么秘书送的?

下一刻,李天昊哈哈大笑起来:“真是我的好孙女婿啊!一句话,让办公大楼里的秘书一下子送来十张邀请函!松啊,我李家以你为骄傲!真给我们长脸啊!”

李文飞都笑成一朵花了。

“我去,姐夫也太牛*了吧?我太崇拜了!”

李松奎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张松。

“梦月姐嫁了个好男人啊!你是最幸福的女人啊!那像是子染姐啊,嫁给一个罪犯!”

……

李梦月跟李子染道:“子染啊,不好意思,我老公有点厉害!以后需要我们帮忙的话,尽管开口啊。不过我不敢跟你们走得太近,对叟子都有想法,难免对我也有想法……”

李子染简直要气炸了。

这不是明摆着在侮辱她吗?

可又无可奈何!

张松简直太厉害了。

一个电话,办公大楼的秘书亲自来送邀请函了,这关系人脉太硬了吧?

这种级别宴会的邀请函,李家一张都搞不到的。

李文渊夫妇更是羡慕的不行。

要有这样一个女婿,估计睡觉都会笑醒吧?

以后的日子每天数钱就行了。

对了,张松的弟弟不是看上女儿了吗?

但两人执拗不过李子染,所以没说出口。

张松彻底懵了。

在江北自己哪里有人脉啊?

肯定是人搞错了。

但这个节骨眼,他只能承认了。

反正自己更威风了!

张松笑笑:“爷爷不好意思,只弄到十张,毕竟这种宴会名额不多的。”

李天昊笑得合不拢嘴:“简直太厉害了!来,爷爷敬你一杯!”

见状,李文渊更是羡慕的不行。

张松道:“爷爷这十张邀请函你来分配吧!”

“好。”

李天昊总共四个子女,除了李文渊一家都分到了。

最后剩下的几张分给了李松奎几个杰出的小辈。

“谢谢爷爷!”

李松奎几人拿着邀请函在李文渊一家面前晃悠。

李文渊一家人低着头,沉默不语。

在父亲眼里,他们连个小辈都不如。

不过他们也认了,谁叫他们没出息呢?

这时候叶君临突然问道:“邀请函为什么没我们一家的份?”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