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大家的第一次是怎么发生的;白静面露羞涩,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2020-12-10 22:37:56美文铺子
  大家的第一次是怎么发生的;白静面露羞涩,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老刘今年六十三了,退休之前是医院妇产科的医生,老伴走得早,膝下有两个儿子已经结婚了。  早先在妇产科的

  大家的第一次是怎么发生的;白静面露羞涩,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老刘今年六十三了,退休之前是医院妇产科的医生,老伴走得早,膝下有两个儿子已经结婚了。

  早先在妇产科的时候,因为自己的医术高超,所以慕名而来的人也不少,每天看着那些丰满的身体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如果遇到那里有问题的,老刘还可以借助自己医生的身份大饱眼福。

  那些女娃个顶个的娇生惯养,自然生的水灵漂亮,皮肤像是刚做出来的嫩豆腐,胸前的两个头肉团,就像是棉花一样,用手摸下去,老刘整个人都是酥的。

  一想到这里,老刘就忍不住直流口水。

  “咚咚咚……”

  一声敲门声将老刘的糜yin的想法打断了,他起身去开门,原来是白静。

  白静是大学的学生,和自己的男朋友还有闺蜜租了老刘楼下的房子,老刘下去遛弯的时候经常碰到,这一来二去的自然也就熟了。

  “刘叔叔,你在家啊……正好,我有事找你”。

  白静的家是乡下的,但是却一点也不影响她作为女人的诱惑。

  雪白的衬衣紧紧的包裹着高挑丰满的躯体,丰满的双ru高耸入云,似乎只要一个深呼吸就可以绷开衬衣的纽扣;纤细的蜂腰下,及膝的铅笔裙包裹着修长匀称的美腿,将本就丰满的tun部衬托的更加突出。

  老刘招呼着白静走了进来,两人坐到了沙发上,此时的白静面露羞涩,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刘叔叔……你是妇科医生,你能不能帮我看看那里啊……”

  白静的声音是越来越小,老刘自然懂得这是女孩子的羞涩,虽然她和她男朋友早就颠鸾倒凤过,但毕竟自己是个外人,那里有问题,自然不好意思开口的。

  “这个没问题的,小静,你先跟我说说,你那里有什么问题?”

  白静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的胸部,说道:“刘叔叔,就是这几天胸一直在痛,然后那里也很痒”。

  根据多年的经验,老刘初步判断白静应该是y d炎和ru房血液不通,但是具体的还要他上手。

  “这样啊,那小静,你脱了衣服我看看”。

  听到要脱衣服,白静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不过在老刘的劝导下,还是缓缓的脱下了衬衣,躺到了沙发上。

  雪白的酥胸就这样缓缓出现在老刘的面前,在黑色文胸衬托下格外的诱人。

  “刘……刘叔叔……这样可以了吗?”

  “小静啊,我帮你把内衣脱了吧,这样我也按不住什么来”。

  白静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老刘面不改色的解开白静的内衣,那对美胸没了文胸的束缚,瞬间弹了出来碰到了老刘的手,丝滑的触感让老刘顿时下面一紧。

  已经多久没有感受到女人的身体了,老刘极力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欲望。

  老刘缓缓的将那对诱惑捏在手里,十根手指深深的陷入滑腻雪白的ru肉。

  白静被这突如其来的触感弄得全身微颤,她极力的抑制自己,毕竟自己是来看病的,绝对不能在这里丢人。

  老刘一点一点的在那对雪白的玉兔上游移,的确有一些硬块,但是却丝毫不影响手感。

  “小静啊……你平时饮食是不是不注意啊,这ru房有肿块啊……”

  按道理来说,白静而是出头的年纪,又没有生育过,ru房是很少能有肿块的,但是也不排除其他原因。

  听老刘这样说,白静的脸瞬间红了起来,眼神开始有些闪烁,随后唯唯喏喏的说道。“刘叔叔,我前几天打了催ru针,可能是没排干净……”

  “催ru针?小静,你没生孩子打那个干什么?”

  问到这里,小静更加不好意思了,她双手开始微微挡在胸前,俨然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老刘看着白静,ru房上还有些许的爪独家痕,心里大致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哎呦,小静,你是来看病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你不说我也明白,你这个留在里面可不好啊,我给你按*下吧”。

  老刘永远都是那副和蔼可亲的样子,白静也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实际上白静的这样的情况,只要时间一长自然就消失了,但是这到手的鸭子,哪有让出去的道理,更何况白静涉世未深,对老刘的想法浑然不知,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老刘轻轻的按压,然后揉捏,在享受的同时,也在想办法去把里面的ru块慢慢的揉出来。

  突然,老刘感觉到自己的手上有一股液体划过,地下头一看,居然是白静粉嫩的ru头上渗出了一滴n ai水。

  白静也发现了,她害羞的蜷缩起身体坐了起来,低下头不敢看老刘。

  这娇羞的小模样更加让人欲罢不能,老刘笑着坐到白静身边。

  “小静,我是不是把你弄疼了?那我们就休息一会儿吧,现在里面的ru块都被我揉开了,剩下的就需要n ai水吸出来了”。

  “吸?刘叔叔,怎么吸啊?”

  “嗯……如果是在医院,是会有专门的仪器的,但是现在家里没有,我只能用嘴帮你了”。

  白静眨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听着老刘的胡扯,没有任何的怀疑,这几天她的上面下面是又痛又痒,自己也是想了好久才决定找老刘治病的,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往别的地方来想,她现在满脑子都觉得老刘在帮助自己。

  “小静,你这个病不能耽搁,现在已经揉出来了,这要是不吸出来,再次形成ru块之后就更难了,肯定会比现在更痛的,而且很容易得ru腺癌的”。

  “ru,ru腺癌……不行不行,刘叔叔,你快帮我吸出来吧,我还不想死啊”。

  老刘用这招已经吓唬住了很多无知的少女,并且他说的这些话也都是有科学依据的,得了ru腺癌,要么割掉ru房成为一个怪物,要么就是等死。

  他很清楚这些女人的心理,尤其是白静这种小女孩,自己更是手到擒来。

  “那好吧,小静,你躺下来,我帮你把里面的ru汁吸出来”。

  白静顺从的再次躺了下去,这一次她比之前更加放松,老刘并没有着急直接吸上去,而是再次将双手放在那对浑圆上揉捏了起来。

  白静在老刘这样的按*下逐渐开始j ing神恍惚,自己是有男朋友的,但是青涩的手法每次都将自己弄得生疼,完全没有老刘这样的舒服,她稍微动了一下双腿,极力的抑制住自己的欲望。

  “刘,刘叔叔,你快点帮我吸出来吧……我……”

  白静的声音明显有些急促了,老刘见多了这样的画面,自己行医多年,什么样的手法可以把女人弄得如此如醉,他简直轻车熟路。

  “小静,你再等等,在揉一会儿,吸得时候更好出来”。

  白静娇艳的脸颊满脸春色,挺立着一对雪白的酥胸,修长纤细的丝袜美腿也微微敞开,随着老刘的按压不安的蠕动摩擦着。

  “刘叔叔……你……你快点……”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