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温如玉被办是哪一章;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2020-12-08 00:30:42美文铺子
温如玉被办是哪一章;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陈灵均完全懵了。 恐怕她做梦都没想到,我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 她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了似的。 一只手提着塑料袋,另一只手定格在空
温如玉被办是哪一章;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陈灵均完全懵了。

 

恐怕她做梦都没想到,我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

 

她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了似的。

 

一只手提着塑料袋,另一只手定格在空中,整个人靠在防盗门上,微微昂着头,任由我啃猪蹄般疯狂亲吻着,胸部剧烈的起伏着,鼻孔喘着粗气。

 

别说是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扑向她的那一刻,我的理智其实已经完全丧失。

 

原以为她的嘴chun是滚烫的,可当我张开大嘴,把她整个嘴含进嘴里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嘴chun是冰凉的,而且一直都在微微颤抖。

 

我开始只是用嘴chun贴着她的嘴chun,后来觉得有点不过瘾,立即把她整个嘴chun含在嘴里,接着又开始咬起来。

 

陈灵均痛的浑身一哆嗦,立即用一直定格在空中的那小手,握成一个小粉拳,不轻不重地捶着我的腰。

 

我松开她的嘴之后,她另一只手松开塑料袋,伸手在自己的嘴chun上抹了一下,又看了看手掌。

 

估计刚才把她咬痛了,她以为出了血,在确认没出血的时候,她挥动起两只小粉拳,连续的击打着我的胸口。

 

“嗯——,讨厌呀,你把人家嘴chun咬的这个样子,让人家怎么出门见人呀!”

 

晕!

 

别看她三十出头了,这一刻显露出的萌态,绝对比我们中学时代的校花更加撩人心魄。

 

不吹不黑。

 

这一刻的她,绝对不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虽然知道她是故作姿态,但我还是显得十分拘谨和慌张地向她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我有点情绪失控,丧失理智了。”

 

陈灵均瞟了我一眼,看我一本正经道歉的态度,又扑哧地一笑“你这个小坏蛋,看上去一副憨厚淳朴的样子,其实心里坏得很。”

 

“没有,没有,大姐,我……我……”

 

“算了,念你是初犯,就不跟你计较了,这种事情以后可不能再出现了?”

 

我赶紧点头道“不敢了,不敢了。”

 

陈灵均把头一歪,一声不吭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是不是你哥哥和叟子,在背后说了我坏话,所以你才敢在我面前如此肆无忌惮呀?”

 

心里一愣!

 

我宁可让她把我当作坏人,也绝不会让她误会贾大虎和温如玉,别到最后没帮上忙,还毁了贾大虎的前程。

 

“没有,没有,我哥和叟子从来不在我面前说任何人的,因为在他们看来,我还是个孩子。”

 

“那倒是,连我都被你的假象蒙骗了。”

 

“没有,大姐,我……我……我真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刚才那事,我……我……”

 

“算了,那么紧张干什么,不就是亲了个嘴吗?一个大男人,敢做还不敢为?”

 

“那什么,我……我只想说,刚才真是我一时冲动,跟我哥我叟没任何关系。”

 

陈灵均点了点头“话说回来,连个嘴都不会亲,就算是坏人,你也坏不到哪里去!”

 

我一下愣住了,心想这话说的,我要是不会亲嘴,那刚才我亲的是什么,你的pg吗?

 

看到我瞪着一双愕然的大眼,就知道我心里不服。

 

陈灵均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突然把嘴凑了过来,给我上了一堂接吻的实验课。

 

当她嘴chun贴近我嘴chun的一瞬间,突然伸出舌头,在我的嘴chun上画了一个圈。

 

我情不自禁地把嘴chun张开。

 

她的舌头,就像是一尾在鱼缸里畅游的小金鱼,十分滑溜地在我的chun齿之间翻飞着。

 

我勒个去!

 

我倒是看过别人接吻,原以为就是嘴chun深情的贴着,没想到还暗藏着舌头这个机关。

 

最要命的是,她用舌头撩拨着我的舌头,当我的舌头跟着她的舌头,伸进她嘴chun里时。

 

她先是像含着雪糕,嘟着嘴,不断吸允着我的舌头,到后来居然咬着我的舌头不放。

 

除了舒适之外,还有点小疼痛。

 

我用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小蛮腰,意思是让她松开。

 

她搂着我脖子的双手却越搂越紧,始终咬着我的舌头不放。

 

趁此机会我使了个坏,突然伸出双手摸到她的胸前,结结实实的捏了一把。

 

她突然松开嘴,双手使劲把我的手打开,皱着眉头,低声呵斥了我一句“臭小子,得寸进尺了?”

 

说完,她弯腰捡起塑料袋,转身就要离开。

 

看见她真的发火了,我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拽着她的胳膊“大……姐,你……别生气,我……我刚才只是没忍住,下次不敢了。”

 

“什么,你还想有下次?”

 

“不是,不是……”

 

“算了,今天的事可不能跟任何人说,听见没有?”

 

我赶紧点了点头,心想只要你不跟别人说,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去的。

 

之后,陈灵均非常优雅的甩了一下秀发,对我说了句“好了,我回去了。”

 

意犹未尽的我,虽然心里满满的都是不舍,但又不敢再提出过分的要求,只能“嗯”了一声。

 

也许她真正喜欢的,就是我与生俱来的这副憨态吧?

 

她伸手拧动门锁把手的时候,回头又对我说了一句“对了,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说不定以后我家里有什么事,还要请你帮忙呢!”

 

我赶紧把手机号码报给她。

 

她打开防盗门之后,低声啐了我一句“小色鬼”后,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我把门一关,立即兴奋得跳了起来。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c ha柳柳成荫。

 

就在我对温如玉患得患失,既想又怕,甚至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陈灵均却给我来了个投怀送抱。

 

虽然她给我来了个适可而止,可我心里清楚,既然导火索已经点燃,爆炸是迟早的事情。

 

整整一个下午,我来回在客厅里蹦跳的,忍不住还引吭高歌了几句“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下午温如玉和贾大虎一块回家,他们下班的时候,又在超市里买回许多菜,温如玉直接在厨房忙了起来。

 

贾大虎却把我那在沙发上坐下,悄声对我说道“二虎,你来了真好,我终于又找到了家的感觉。”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贾大虎笑道“你没来的时候,我跟你叟子不是在食堂吃,就是跑到外面吃,家里很少开火的,在我印象当中,家里的冰箱今天是第一次被放满。”

 

我无可置否的笑了笑,显得不好意思的说道“哥,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和叟子,等我以后参加工作有了钱……”

 

“别跟我提钱的事!”贾大虎显然知道我要说什么,立即打断我“二虎呀,咱们可是从贾家村走出来的,绝无仅有的两个大学生,我这辈子是得了妻管严,实在是没办法。你将来要是有出息了,一定要回乡好好帮帮大家,别让村里人以为我们都忘了本。”

 

“哥,你放心吧,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姓贾!”

 

吃饭的时候,我们还是跟中午一样坐着,温如玉又主动地跟贾大虎扯扯闲话。

 

与此同时,她的那只脚又从桌子底下伸了过来。

 

不知道是她还是我离桌子太远,她这一次没够着我的身体,只是刚刚碰在了我的椅子边。

 

没想到趁着贾大虎不注意的时候,她居然还瞪了我一眼。

 

我赶紧把头一低,双手把椅子朝前移了移。

 

她的脚掌不停地顺着我的腿往上爬,当停留下来之后,脸色一下好看了许多。

 

都说好玩不过叟子,好吃不过饺子,可我怎么感觉好像温如玉一直在玩我?

 

不过话说回来,老是这么被她在桌子底下撩拨着,除了心里觉得对不起贾大虎,而且又担心随时随地被他发现,至于说到我生理和心理上的反应,还是十分愉悦的。

 

如果不是因为陈灵均的出现,此时此刻的我,绝对会伸出手去,抚摸着温如玉又白又健硕的小腿肚。

 

吃过晚饭之后,贾大虎回到楼上看着他的书籍,我也回到房间预习了一下未来的课程,过了一会儿听到主卧的卫生间传来洗澡的声音,这才提醒了我。

 

明天是军训的第一天,我应该早点休息。

 

我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衣服,一溜小跑的来到楼下的卫生间,哗啦一声把门打开时,一下子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卧槽!

 

这——

 

我做梦都没想到,正准备洗澡的温如玉,刚刚把衣服脱完,没想到门被我拉开,吓得浑身一哆嗦,正要张嘴尖叫的时候,才看清楚是我。

 

她的嘴张成了一个o型,但却没有叫出来。

 

我片刻地惊愕之后,两眼迅速的在她身上扫了一眼,那小巧玲珑的胸部,高翘的tun部,使我像碰到电门似地浑身打了个激灵。

 

我赶紧哗啦一下把门又拉上,正准备朝转身就跑的。

 

“二虎,”温如玉轻轻地喊了一声“你在外面等下,我一会儿就洗好了。”

 

我“哦”了一声,还是悄悄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自己也太莽撞了,明明看见卫生间亮着灯,为毛直接去拉门?

 

不过这也不怪我,我听到主卧的卫生间有人洗澡,原以为他们夫妻都会在那里洗,没想到温如玉居然跑到一楼来了,给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打开客厅的电视机,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

 

温如玉洗完澡后,身上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声音非常温柔地对我说了一句“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哦,好的。”

 

我不敢看着她的眼睛,低着脑袋冲进了卫生间,听到她上楼的脚步声后,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我把卫生间的门拉上的那一瞬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随之扑鼻而来的,就是卫生间里弥漫着的温如玉身上的香味,让我心旷神怡。

 

我居然有种徜徉在她温柔怀抱里的感觉!

 

我脱下衣服拧开水龙头,花洒中飘出的水珠,仿佛氤氲着温如玉的体香,细雨般滋润着我的身体。

 

我一边沐浴着芬芳四溢的水珠,一边臆想着温如玉洗澡时的情景。

 

我继续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意念却仿佛行走在温如玉高挑挺拔身上。

 

“笃笃笃——”

 

门外突然传来了三下敲门声,吓了我一跳。

 

我赶紧关闭水龙头,竖着耳朵听着。

 

我还没开口问,门外已经传来了温如玉的声音“二虎,架子上黑色瓶子装的是洗发露,白色瓶子里是沐浴露,你尽管用好了。”

 

“哦,谢谢叟子。”

 

“换下来的衣服就放在盥洗盆里,等会儿我一块洗。”

 

“那啥,叟子不用了,我的衣服自己洗。”

 

“听话,哪有大小伙子自己洗衣服的?”

 

说完,温如玉走到沙发上坐下,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电视。

 

我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洗发液和沐浴露的时候,才发现这种香味儿,和温如玉身上的香味一模一样。

 

平生第一次用洗发液和沐浴露洗了一次澡,那种淡淡的清香和光滑的感觉,真的让我无比惬意。

 

洗完澡穿好衣服后,我拿着脏衣服来到盥洗盆前,发现温如玉换下的衣服在里面。

 

我悄悄地拿起来一看,最上面的是一件白色的体恤,干净得连一丝汗渍都没有。

 

我下意识里凑到鼻子上闻了闻,真特么的香。

 

接着是她的文胸。

 

就在这时,我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我赶紧把衣服往盆里一扔,拉开门走了出去。

 

温如玉是听到水深停了半天,才朝这边走来,我匆匆忙忙低着头往外走,看见她挡在面前,我赶紧让开。

 

没想到我让她时,她也在让我。

 

我们两个人左右晃了几下,结果还是撞了个满怀。

 

温如玉被我撞得向后一仰,眼看着就要倒下,我赶紧伸手把她抱住。

 

她也是条件反s he的伸手勾住我的脖子,整个人往我怀里一扑。

 

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她的嘴chun刚好碰到了我的嘴chun。

 

没想到的是,我的初吻已经给了陈灵均,可被她这么轻轻碰了一下之后,竟然还是打了一个激灵,吓得双手立即松开,赶紧朝后退了一步。

 

温如玉盯着我看了一眼,伸出舌头,在嘴chun上舔了舔,却撩了我一句“故意的吧?”

 

“啊?不是,我……叟子,我……”

 

“那么紧张干什么?你换下来的脏衣服呢?”

 

“哦,在盥洗盆里。”

 

“嗯。没事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军训呢!”

 

“好……的。”

 

我忐忑不安地退身让到一边,等她走进卫生间之后,慢慢朝前迈了几步之后,立即拔腿朝楼上跑去,但——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温如玉可是个有洁癖的人,我连短裤和臭袜子都一块儿放进了盥洗盆,要是被她闻到了那股腥臭味,还不得活活被熏死?

 

我赶紧转身朝卫生间跑去。

 

可刚刚跑到门边上,却惊愕地发现温如玉左手拿着我的汗衫,右手拿着我的短裤,左边闻了闻,右边闻了闻。

 

或许连她都没想到,我袜子的汗臭味那么重。

 

刚刚把鼻子凑过去,被熏得往后一撤脑袋,眉头紧锁,但却又忍不住凑过去再次闻了闻。

 

她好像很快就适应了那种味道,居然嘴角上扬,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紧接着,她又拿起我的短裤,两只手在裤裆上捏了捏,接着又放的鼻孔下闻了闻,然后再放进盥洗盆里打开水龙头。

 

狂晕!

 

我做梦都没想到,看上去雍容华贵,气质高雅,而且有洁癖的温如玉,竟然会喜欢我身上的那种味道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