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山野风情 叶辰宋小玲叶红线/夫君的大东西

2020-12-08 00:23:32美文铺子
山野风情 叶辰宋小玲叶红线/夫君的大东西
圆月散发着皎洁的光芒,温和的散落在女人的光洁的身上。 章河村还没有通自来水,所以大家基本上都是靠去章河挑水吃,或者是在院子里挖
山野风情 叶辰宋小玲叶红线/夫君的大东西
 

圆月散发着皎洁的光芒,温和的散落在女人的光洁的身上。

 

章河村还没有通自来水,所以大家基本上都是靠去章河挑水吃,或者是在院子里挖一口井。

 

张若兰家的条件还算不错,有着一口自家的小井。

 

此刻的张若兰将一瓢井水从头浇了下去,可能是因为井水温度的问题,使得她昂着脖子,檀口之中发出一声诱人的喊声。

 

门外的叶臣本就被这忽然出现的情景弄得有些吃不消,现在听到张若兰这诱人的声音,他只觉得小肚子里有着一团火,让他下身一阵激动……

 

张若兰显然没有意识到院子的门缝里正有一双眼睛在偷偷地看着她。

 

井水哗啦啦的撒在她的胸**口,虽然已经生过孩子,但是张若兰的身子一点儿都没有走形,至少在她的胸**口浑圆饱**满,不知道的人根本不会相信这个女人已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用水冲了一下身子,张若兰拿起一块香皂,细细的将身子涂抹着自己的身子,她仿佛像是在擦拭一件艺术品一般,每一下都是那么的轻柔。

 

终于,当香皂滑入那里的时候,一声微弱的轻哼声传进叶臣的耳中,随后,张若兰便轻轻地用手在两腿之间摩挲了起来……

 

不过出乎叶臣的意料,张若兰并没有让自己达到最快乐的点,叶臣心里清楚,张若兰是跟她闺女李彤彤一起住的,所以,她并没有在院子里做出自我安慰的事情。

 

冲洗完之后,叶臣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他小肚子里的火气却冲的他有些吃不下,那玩意儿一直没消停过!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叶臣才恢复了正常,他轻轻地敲了敲张若兰家的门。

 

谁啊?院子里传来张若兰有些淡淡地声音。

 

听到这个冷冰冰的声音,叶臣不由得想到之前张若兰发出的轻哼声。

 

张姨,我是叶臣。

 

哦,有什么事么?已经很晚了,你要是没事的话,就明天再说?

 

显然,张若兰并不是很乐意这个时间点还让男人jr自己的家。

 

可是叶臣心中无奈,他想尽早的将承包章河的事情给办妥了,因为他知道村里还有别人想要承包章河。

 

随即,又硬着头皮说道:张姨,我这事儿有点急,您看,是不是可以现在跟我谈一谈?

 

张若兰听叶臣这么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朝院子大门走了过来,可是当她准备开院子大门的时候却楞了一下,因为她发现之前紧闭着的院门此刻居然成了半掩的状态。

 

折让张若兰心头一惊,虽然她刚才并没有做出太过的事情,可是在用香皂清洗那地儿的时候,手指触碰到那里的时候,那种感觉还是让她有些吃不消……

 

可是现在院门出现这样的情况,张若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么?张若兰收拾了一下心情,打开门看着叶臣。

 

随即,叶臣便将想承包章河的意图给说了一下。

 

张若兰沉默了一会,让叶臣进来说话。

 

从张若兰身边走过的时候,叶臣可以嗅到她身上刚刚沐浴过的香味。

 

走到客厅之后,张若兰自己坐在一张小竹椅上,让叶臣随便。

 

叶臣找了个小竹椅坐在了张若兰的对面。

 

此刻的张若兰穿着一身杏hu ang色的睡袍,她丰硕的鼓囊将睡袍撑得满满当当,甚至叶臣发现她里面是真空的,两个调皮的点随着张若兰的呼吸而欢愉的跳动着。

 

睡袍也并不是很长,只是堪堪达到膝盖ch u,那白皙的小腿肚子一览无余。

 

张若兰一头乌黑的卷发湿漉漉的模样,看上去更加的风情万种。

 

这种充满成熟风韵味道的女人对于叶臣这样的年轻小伙子来说,无疑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叶臣,你还是个学生,怎么会想有要承包章河的想法呢?张若兰眯着眼睛看着叶臣。

 

被这个女人盯着,叶臣觉得自己仿佛浑身都被看透了似的,再加上之前偷看了张若兰洗澡,有些心虚,更是不敢去直视她的眼神。

 

不过对于自己的来意叶臣却并没有忘记,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全都给说了出来。

 

村里的很多人对于章河并不看好,但是叶臣却知道,现在到了夏季,马上就要到城里人吃小龙虾的季节了,只要能过把夏季这一段时间给撑过来,那么肯定能够赚大钱!

 

至少学费这块不用再担心了!

 

听完叶臣的话,张若兰一直板着的脸总算是露出了一抹微笑。

 

章河村一直都是文涂县的扶贫村,每次去开会的时候,她也脸上无光,而叶臣的想法她其实也知道,但是村里人都想着外出打工赚钱,能够有叶臣这样想法的也确实不多。

 

好,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就去村委会开会,把这件事情落实下来。张若兰给了叶臣一个肯定的答复。

 

对于这样的答复,叶臣很是激动,这也敢再次将目光转移到张若兰身上,可是他这目光刚一转过来,就愣住了。

 

两人本就是相对而坐,张若兰也因为叶臣的提议有些赞许,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许多,可是现在叶臣正好可以瞧见那杏hu ang色的睡袍里藏着的那一抹黑漆抹乌的地方……

 

今天中午刚瞧见过宋小玲那女人腿叉子里的风景,此刻瞧见张若兰那若隐若现的漆黑,他的脑孩子不由得幻想起张若兰那地儿到底长的啥样,是不是会和她红润白皙的小嘴一般,白里透红!

 

张若兰说完发现叶臣一直在愣神,她有些诧异的顺着叶臣所看的方向看去,当她发现叶臣所看的地方,顿时羞恼不已。

 

之前她用香皂清洗身子的时候就有些吃不消了,为了避免被自己女儿看见,便决定去厨房解决一下,可是还没有将hu ang瓜倒腾进去,便听到门外有喊声,以至于她还没有来得及穿里面的衣服,直接真空跑了出来……

 

此刻叶臣盯着她下边儿,她刚想要发火,可是当她的余光扫在叶臣身上,瞧见那大货子昂然的时候,忽然愣住了。

 

这……这,好大啊!

 

丈夫去世好些年了,张若兰一直以冰冷严厉的面容对人,这也保住了她不被欺负,可是这些年一直都是一个人,她已经很久很久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滋味了……

 

要是,要是可以被这个臭小子那货子给弄一下,那……那会不会舒服死?

 

妈,你在和谁说话呢?

 

正当张若兰寻思着大不了豁出去,好好地感受一次被叶臣撞击的快乐的时候,里屋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愣神的叶臣和张若兰同时醒了过来,叶臣却是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将目光有些不舍的从张若兰美好的身子上挪开。

 

叶臣哥哥,你怎么来了呀?

 

见到来人居然是叶臣,李彤彤立刻扑到了叶臣的身上,叶臣刚准备站起来,那大货子立刻抵在了李彤彤的身上,让他好生尴尬。

 

彤彤,干什么呢?女孩子这样想什么样子?!

 

本来心思有些乱的张若兰看到女儿居然朝一个男孩子身上扑去,立刻皱眉轻斥。

 

李彤彤听到母亲的呵斥,嘟着小嘴哦了一声,不情不愿地松开叶臣。

 

她这么一松开,叶臣得救了之后便是立刻躬起了身子,仿佛大虾一般,红着脸尴尬地喊道:张姨,我……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话还没有说完,叶臣便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叶臣逃走的背影,张若兰心中又好气又好笑,她哪里会不知道叶臣是身体有了反应觉得尴尬逃走了啊。

 

不过想着叶臣的大货子,她觉得,如果可以的话,被这个臭小子的东西狠狠地捅一下想来肯定很舒服吧?

 

逃出张若兰家之后,叶臣低头看着小弟兄一脸的苦笑,这一天之内都被折腾两次了,他真怕小弟兄会被折腾坏了。

 

忽然,他眼珠子一闪,一拍手,对呀,小玲婶儿不是说晚上给我留门么?

 

一想到宋小玲,叶臣脑海里便想起了白天看到的那两个白花花的pg蛋子,他咽了咽口水,三步并作两步地朝宋小玲家跑去……

 

宋小玲家在村里的东头,此刻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村里人大部分都已经窝在家里睡觉或者看电视啥的,偶尔只能够听到几声犬吠的声音。

 

小玲婶儿,你在家呢么?

 

来到宋小玲家,叶臣发现她家卧室的灯还是亮着的,左右环顾了一下,确定没人,这才瞧了瞧宋小玲家的玻璃窗……

 

宋小玲早就已经洗好澡了,特别是白天响起叶臣那大货子,心里头更是躁动不安,可是等了又等,她发现叶臣还没有来,便拿出今天摘菜的时候留下的一根小手臂那么粗的hu ang瓜准备安慰一下自己解解馋算了。

 

此刻忽然听到叶臣的声音,她立刻惊喜不已,叶臣,进来吧,门被栓,你一推就好。

 

听到这话,叶臣心中暗笑,这娘们还真是饥渴啊,居然连门都不关,这万一有别的男人冲进她家,那还不得被强行搞一下啊?

 

确定没人发现之后,叶臣这才去推门,果然,宋小玲家的房门果然没有上锁,吱呀一声推开门。

 

立刻,叶臣便感觉到一阵香气袭来,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软绵绵的身子紧紧地将自己给搂住了。

 

叶臣,你可算来了,婶儿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快,快点儿给婶儿!

 

之前宋小玲这娘们就已经被自己给折腾的有些受不了想要用hu ang瓜来解决了,现在期待已久的大宝贝总算是来了,她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听到这娘们这么急,叶臣心里也激动不已,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女人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尝到女人是啥滋味的时候,他这呼吸也加重了许多。

 

手顺着宋小玲的香背一直探索到宋小玲的鼓囊上,感受着这弹软十足的浑圆,叶臣猛然这么一捏吧。

 

哎哟喂……

 

一声轻呼声响起,宋小玲眉头紧皱,听到她的惊呼声,叶臣心里头也有些尴尬,不过宋小玲显然没有生叶臣的气,反而是在叶臣身上磨蹭了一下,妩媚的眸子嗔怪地白了叶臣一眼,腻声说道:小坏蛋,是不是还没有和女人做过这事儿啊?

 

叶臣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咋回答。

 

咯咯,小坏蛋,对女人可要温柔一点呢。说着,宋小玲轻轻地抓着叶臣的手,朝自己丝质睡袍的裙底摸去,哦……地一声长吟,宋小玲昂着脑袋,脸上满是快乐的表情。

 

可是叶臣却感觉有些不舒服,因为他摸到了宋小玲这娘们下边儿居然湿哒哒、黏糊糊的,让他觉得有些不卫生。

 

婶儿,你,你这咋还让我摸你的niao呢?叶臣抱怨道。

 

听到这话,宋小玲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咯咯娇笑不止,看着宋小玲这笑的花枝乱颤,胸脯也是上下浮动的模样,叶臣有些不乐意了,宋小玲也发现叶臣有些不高兴了,这才说道:傻小子,这可不是niao呢,这个呀,是女人快乐的汁儿……来吧,小坏蛋,今个晚上婶儿就好好的教教你咋做一个男人。

 

说着,她便拉着叶臣朝房间走去,临进去的时候还把门栓给栓了起来。

 

走进宋小玲的卧室,叶臣便发现宋小玲的床头有着一根粗hu ang瓜,叶臣立刻嘿嘿坏笑了起来,婶儿,咋地?之前在用hu ang瓜呢?嘿嘿,我这可不比hu ang瓜细呢。

 

此刻,叶臣早就已经被勾出火了,那玩意儿也达到了最佳状态。

 

小坏蛋,婶儿知道你厉害,来吧,抓紧时间,咱们多倒腾几次。说着,宋小玲直接撩起真空的丝质睡袍,双手撑在床沿边上,立刻,那一对白花花的pg蛋子便呈现在了叶臣的眼前。

 

看着宋小玲如此模样,叶臣也早就已经架不住了,扒拉下裤头便要朝宋小玲捅去……

 

哎哟,不是这里!

 

正自摇晃着腚子的宋小玲以为这事儿成了,可是却不曾想叶臣居然捅到了她的抠门上,这么一下子直接捅的她白眼直翻。

 

不过前面那张嘴强烈的渴求让她没时间折腾,直接用手引导者叶臣捅了进去……

 

啊……好……好……

 

当那大货子直接捅入身子,宋小玲整个人一阵颤抖,叶臣也感觉到一股收缩的感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