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苏迎雪小说猛婿崛起TXT;本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大隐于市,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

2020-12-03 00:18:15美文铺子
苏迎雪小说猛婿崛起TXT;本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大隐于市,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
、苏家门外的绿荫下,停着一辆黑银双色劳斯莱斯幻影。站在车前的一个年轻人,他见韩枫和夏灵儿走出来
苏迎雪小说猛婿崛起TXT;本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大隐于市,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

苏家门外的绿荫下,停着一辆黑银双色劳斯莱斯幻影。

站在车前的一个年轻人,他见韩枫和夏灵儿走出来,忙不迭上前深鞠躬:“谷主,灵儿x j!”

“虎子?”韩枫愣了下。

鬼谷诡秘,社会纵横、自然地理、宇宙天地玄妙。

其诸门无所不入,众学无所不通,弟子无数,翻云覆雨,惊世骇俗,皆大有作为。

发展至今,鬼谷分为六门,商门、权门、医门、军门、探门、名门!

虎子,全名于猛虎。

别看他长得粗枝大叶,却被任命为商门门主!

顾名思义,商门负责打理鬼谷遍布全球的产业,所以于猛虎是个‘生意人’。

“虎子,你怎么来了?”韩枫面色一沉,入赘苏家后,他下过一道禁令,没有他的召见,鬼谷门下任何一人,不得擅自前来江市。

“哥,虎子来江市,一是接到你的指令,安排秦不让等人参加苏家的年度总结大会,二是帝王商会在江市定了一个名额,虎子又是商会会长……”夏灵儿赶忙解释,显然她和于猛虎早就见面了。

是,秦不让等人的出现,是韩枫动用了鬼谷的力量。

可对于鬼谷而言,这等小事,在电话里随便安排一下就可以,于猛虎根本没必要亲自来。

至于另无数商业巨头趋之若鹜的帝王商会,也是鬼谷创建。

“灵儿x j,您别为我开脱了。谷主,我来江市,其实……其实就是想您和灵儿x j了……”于猛虎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眼中满含泪光。

于猛虎是个孤儿,自幼便受尽了苦难,八岁那年的寒冬腊月,他倒在冰雪天雪间,饿的奄奄一息,韩枫的出现,给了他重生的希望。

那时韩枫还是韩家大少,他也就成了韩枫的小跟班。

再后来,韩枫带着他一起拜入鬼谷门下,勤学苦练十载。

于猛虎脑子愚笨,不够灵光,可韩枫从未放弃过他,在韩枫上任谷主后,更是力排众议,把他提拔成商门门主。

救命之恩、培育之恩、知遇之恩、提拔之恩……

于猛虎无以为报!

‘扑通’一声,于猛虎双膝跪地,请罪道:“谷主,我违反了您的禁令,擅自来到江市,见了您,见了灵儿x j,还请谷主责罚我。嗯,就算把我这个商门门主的身份废掉也行,让我留在江市,伺候您和灵儿x j!”

“想得倒挺美!”

韩枫在于猛虎pg上来了一脚。

等夏灵儿上车后,韩枫背对着于猛虎,却也忍不住鼻子一酸,“虎子,我也想你,上车吧,送灵儿回家!”

“哎!”于猛虎yong li点点头,一直强忍的眼泪夺眶而出。

夏灵儿独居在江市郊区的一座小院,倒不是苏迎雪,或是苏迎雪的父母,不愿意跟夏灵儿住在一起,而是夏灵儿自己一再坚持。

小院不大,却种满了花花草草,宁静舒适,远离都市的喧嚣,仿若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房顶漏了,夏灵儿本要打电话找小工,于猛虎却撸起袖子,爬到了房顶上。

夏灵儿和韩枫坐在石凳子上,茶香四溢。

“哥……”夏灵儿端起茶杯,却欲言又止。

“灵儿长大了,跟哥说话,也要斟酌一下。”韩枫打趣道。

“哪有,我是说虎子刚刚好傻,谁都知道你视他为手足,就算他违背了你的禁令,你也不会真的责罚他,可他还是给你跪下谢罪。”夏灵儿莞尔一笑,让人如沐春风。

“你刚想说的不是这些。”韩枫抿了一口茶,若有所思。

“嗯!”夏灵儿不置可否,她瞒得过时间任何人,唯独瞒不过韩枫,“哥体内的阳毒愈发重了,哥和叟子的关系还是停滞不前,灵儿担心!”

韩枫笑了笑,却不以为然。

造化弄人。

三年前他身受阳毒,来到江市后,却意外发现苏迎雪竟是万中无一的极寒之体。

极寒之体可解阳毒!

不过,需要二人……

“自我入赘苏家以来,我本以为不怒不怨,不争不抢,就会让苏迎雪对我日久生情,只是现在看来,我大错特错了!”韩枫自嘲道。

除非苏迎雪自愿,否则他不会强求,这是作为一个男人的底线!

“不然,叟子对哥已经生出了感情,只是连她自己都还未发觉,哥也不够主动。”夏灵儿轻轻摇摇头。

“是么?”韩枫有些茫然。

“之前哥确实错了,没有哪个女人喜欢一事无成的温柔。假如哥早就摊牌,让叟子知道你的能量通天,她早就被你俘获了芳心。嗯,我想今天叟子有在猜测秦不让等人的到来,是不是跟哥有关系。虽说我看不见,但有那么一刹那,叟子看哥的眼神肯定都变了!”夏灵儿无比欣慰,韩枫再怎么细致入微,可终究是一个男人,只有女人才懂得女人。

“哦!”韩枫讷讷点头,心却加快跳动了几下。

随即他摊开左手掌心,因为阳毒所侵,一条发黑的络脉,就像是一条黑色的长虫,无时无刻不在生长,正通向他的心脏。

等到蔓延至心脏,韩枫也不知命运如何,是生,是死,还是……

他只知道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情未做。

伴随着韩枫黑耀般的眼眸,s he出一道道寒芒,周围的温度仿佛也跟着骤降。

夏灵儿能够清晰感受到韩枫的情绪变化,也知道韩枫在想什么,“哥,三年了,你始终放不下,今天你念我的名字时,还在前面加了韩家,可你明明对韩家恨之入骨!”

“不,我恨得不是韩家,我恨得是那些夺走我东西的人!”韩枫眼中攒动着无尽的怒意,仿佛身体里有一只洪水猛兽,即将觉醒一般。

“十二岁那年,鬼谷招收了十万名外门弟子,我为了能够让韩家更上一层楼,毅然决然带着虎子加入其中。十年,我咬紧了牙关,历经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打败了一个又一个对手,最终方才脱颖而出,成为鬼谷谷主,然而当我满心欢喜,满身荣耀归来,爸妈却惨遭毒手,假如……假如我早回去半个月……”

说到这里,韩枫已然哽咽。

就算他是鬼谷谷主,却也做不到让父母死而复生。

“哥……”夏灵儿不知该如何安慰,唯有陪着韩枫一起落泪,祭奠养父养母的在天之灵。

“是,我乃鬼谷谷主,不把韩家看在眼里。可是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拱手让人。一年,一年之后,无论苏迎雪是否爱上我,阳毒解与否,我都要回韩家,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韩枫勾起嘴角,发出‘桀桀’笑声,温文尔雅下,残忍暴戾在隐隐滋生。

无论是夏灵儿,还是房顶上的于猛虎,全都不禁头皮发麻,仿佛被扼住了咽喉,难以喘息。

他们知道,整个华夏的天,要变了!

 

时至傍晚,韩枫也步行回到了海澜苑。

海澜苑,江市最早的别墅区之一,建成三十余年,早已经褪去了往日的奢华光辉。

刚进家门,韩枫就听到苏迎雪在对父母讲着年度大会的过程。

“迎雪,这这这……别说是秦老了,就算是另外那些商业巨头,也不是咱们能攀交的啊,他们怎么就冲着你去了苏家年度大会?”苏光良坐在沙发上,惊诧的张大了嘴巴。

包括苏迎雪的母亲,也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同时,老两口也在质疑,这会不会是女儿为了安慰他们,撒谎了?

“爸,妈,我知道这很难让你们相信,但我没有撒谎,字字句句都是真的。至于为什么,我到现在都还一头雾水,事后秦老他们也没有说明。”苏迎雪绷紧身子,到现在都ch u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

苏光良和王惠对视一眼,他们不该质疑女儿,因为他们的女儿从来都不会撒谎!

所以,这都是真的!

“也可能是迎雪身边某个朋友暗中推波助澜吧。”苏光良只能这样认为。

“可是……”苏迎雪也想过这个可能,可是她身边哪有如此能量之大的朋友。

除非!

是哪个不起眼的朋友,隐藏了自己真正的实力?

“爸,妈,迎雪,我回来了!”韩枫假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漫步走进了客厅。

“韩枫,今天你也在场吧,无论如何,咱们迎雪终于在苏家扬眉吐气了一回。对了,我包了你最喜欢吃的酸菜水饺,你快去洗下手!”王惠很是亲切。

“嗯!”韩枫心里一热,虽说苏家对他百般看不起,但yue父和yue母从来都是把他当成一家人对待。

只是苏光良偶尔会叹气几声,对韩枫还是略有失望!

等韩枫洗完手,苏迎雪父女又聊起了另外一个话题。

“爸,n ain ai说,帝王商会在江市暂定了一个名额,因为今天的事情,所以n ain ai想让我争取一下,n ain ai为此还拜托了秦老。”苏迎雪自嘲地笑了下。

原本她没想把这件事情告诉爸妈,因为她觉得希望渺茫。

放眼江市有多少豪门权贵,她在其中,就像是尘埃入海,怎么可能轮得到她。

就连秦老德高望重之辈,当年为了加入帝王商会,也是费了不少周折。

“秦老怎么说?”苏光良眼前一亮,马上振奋起来。

假若苏迎雪有机会加入帝王商会,他们一家何止是在苏家扬眉吐气,在整个江市,也会高人一等。

“秦老什么也没说,就算秦老答应,我也没希望的!”苏迎雪抿了一口茶,继续自嘲道:“今天的我是很风光,可也只是昙花一现罢了。柏木城当场表示,柏家为了让他加入帝王商会,已经提前做好了工作,据说光是送礼,就送了近一个亿。要是柏木城真的加入了帝王商会,我始终还是要被苏澜踩在脚下。”

听到这话,苏光良胸口就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一个亿啊,柏家还真是下了血本,不过柏木城要真是能够加入帝王商会,一个亿也值了。

那将会给柏家带来数十倍的回报不说,还能让整个家族的地位更进一步!

沉默之中。

韩枫忽然开口:“迎雪,你想加入帝王商会?”

帝王商会乃鬼谷创建,韩枫身为鬼谷谷主,想让苏迎雪加入其中,无非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这还用问,我当然想了,可我想是没用的,这辈子都没什么指望了!”苏迎雪努努小嘴儿。

“也不一定!”韩枫笑道。

“得了吧你,说的好像你能让我加入帝王商会似的!”苏迎雪有些没好气。

苏光良也是有些哭笑不得,那可是让多少豪门权贵都趋之若鹜的帝王商会啊,到了他这个女婿嘴里,却说的轻描淡写。

想当初,他和韩枫的父亲韩远山同窗,韩远山那是多么的意气风发,才华横溢。

只可惜,他这个女婿没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被逐出了韩家。

罢了!

挚友已故,他不该嫌弃挚友之子,该视如己出才对!

“对了,我有些日子没去灵儿那边了,她缺不缺什么东西?”苏迎雪放下茶杯问道。

“不缺,我来之前还专门去了一趟超市,把她的冰箱全塞满了!”韩枫心里又暖暖的。

三年时间,苏迎雪隔三差五就去夏灵儿那边,每回都恨不能把超市搬过去。

这个叟子做的非常称职!

“吃饭了!”王惠端着煮好的饺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一家人刚坐到餐桌上,苏光良都没来得及拿起筷子,手机就响了。

几句话后,苏光良放下手机,说道:“是老张打来的,喊我去喝酒,韩枫啊,你跟我一起去吧,帮我开车!”

苏光良说着,就起身穿上了外套。

“家里饭都做好了,你就不会跟老张说改天再喝嘛!”王惠有些不高兴。

“改天?咱们家的公司最近想外销,而老张这小子又是翰林国际贸易集团的副总经理,有事相求,我能不对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嘛!”苏光良也很是无奈。

他和张大海认识了十几年,张大海为人奸猾,两人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奈何这阵子有用到张大海的地方,他也不得不阿意取容。

“好!”韩枫站起身,拿了车钥匙跟在后面。

“等一下!”王惠端着一盘水饺,追到韩枫跟前,又夹着一个水饺送到韩枫嘴边,“你跟着去了,免不了端茶倒水,吃不好饭,你吃几个水饺再去,免得饿坏了肚子!”

“妈,我自己来吧!”韩枫鼻子一酸,从小到大,也唯有去世的母亲这位喂过他。

“谁来不都是一样,快张嘴!”王惠直接把水饺塞进了韩枫嘴里。

“妈,真好吃!”韩枫一边吃,一边憨笑。

苏光良和苏迎雪却是打翻了醋坛子,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可王惠简直把韩枫当成了亲生儿子一样。

出了门,苏光良坐在车上,语重心长地说道:“韩枫,老张那个混小子,对咱们家里事情知道一些,他嘴巴毒,到时候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你就当他放了几个屁!”

“爸,有我在,老张不敢耍混!”韩枫笑了笑,这貌似还是苏光良第一次关心他。

“嗯?”苏光良大笑几声,心说今天这女婿是哪根筋不对了,竟然变得这么理直气壮了。

只是……

刚才那话说的有些肉麻啊。

不多时,二人驱车来到了龙腾酒店,又来到天字号包房。

推门而入,张大海已经到了,除了旁边坐着一个艳丽妖娆的小情人之外,还有五六人。

“哟!老苏,跟你来的这是谁啊?该不会是你家的那个上门女婿吧?”张大海嗓门极大,有些刺耳。

“呵呵!老张,咱们喝酒,喝酒!”苏光良有些尴尬,当他看到只剩下门口一个座位,又有些难堪。

生意场上的饭局,坐在什么位置,都是有讲头的。

比如说张大海给苏光良留的这个位置,代表着身份最低。

连张大海的小情人都不如!

不过,谁让他有求于张大海,只能硬着头皮坐下来。

可苏光良马上想到韩枫还站着,便要招呼服务员,再加把椅子。

“爸,我站着就行了!”韩枫说道。

“对对对!年轻人嘛,站着就行了,只管负责端茶倒水什么的。”张大海摆摆手,一个上门女婿,也配跟他们共进晚餐?

接着,张大海介绍道:“老苏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土地局的……这位是升龙集团的……”

直到张大海介绍到最后一位,也就是坐在最上座的那位,立马肃然起敬,满脸堆笑道:“这位就厉害了,是咱们天元集团赵董事长,韩枫,有点儿眼力价,没看见赵董事长的茶杯空了吗?还不赶紧倒上?!”

韩枫觉得这位赵董事长有些眼熟,天元集团?今日去苏家的那些商业巨头当中,貌似……

韩枫端起茶壶,走到这位赵董事长身后。

可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赵董事长忽然挡住茶杯,脑门上莫名溢出了豆大的汗珠,仿若诚惶诚恐,却又马上冲着张大海脸色一沉:“张大海,这不合适!”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