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苏迎雪小说全文阅读完整版;韩枫无敌于天下,却入赘为婿

2020-12-03 00:14:30美文铺子
苏迎雪小说全文阅读完整版;韩枫无敌于天下,却入赘为婿
“迎雪,你放心,这次苏家年度总结大会,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临出家门前,韩枫郑重其事地说道。末了,又加了几声咳嗽
苏迎雪小说全文阅读完整版;韩枫无敌于天下,却入赘为婿
 

“迎雪,你放心,这次苏家年度总结大会,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临出家门前,韩枫郑重其事地说道。

末了,又加了几声咳嗽,面色更显病恹。

苏迎雪!

江市苏家大x j,名列中原美人榜前十。

她是女神,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光芒万丈,宛如一颗璀璨夺目的星辰,可望而不可即。

而韩枫,不过是燕京韩家的一个弃子,被韩家弃如敝履。

然而,造化弄人。

韩家把韩枫流放至江市,与苏迎雪结为夫妻。

韩枫成了苏家的上门女婿。

一晃,三年已过。

“是么?”苏迎雪苦笑一下,头也不回地走上车。

要知道这次苏家年度总结大会有别从前,苏老夫人临时增添了一个节目,让苏家年轻一辈邀请各自的朋友前来。

很显然,这是一场人脉考核!

苏迎雪的父亲苏光良懦弱无能,未能在苏家争得一席地位。

她一介女子,能够让分得的产业有一息尚存,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哪有什么人脉

韩枫更加指望不上!

苏迎雪的纤纤玉手拉开车门,伴着一声无奈的轻叹。

罢了。

自己在苏家又不是第一次遭受冷嘲热讽,再多一次也无妨。

“这个时候,那些人也快出发去苏家了吧!”韩枫苍白如纸的脸色,稍稍多了少许红润。

旋即,他将一枚锈迹斑斑的扳指,戴在了右手拇指上。

在阳光的照s he下,看似一文不值的扳指上,两个小篆字体却隐隐散发出金色光辉——鬼谷!

别人只知韩枫是韩家弃子、苏家上门女婿。

殊不知,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华夏古老而又神秘的鬼谷谷主!

苍生涂涂,天下缭燎。诸子百家,唯鬼谷纵横。

若不是他在苏迎雪身上发现了一个秘密,也不会留在苏家忍辱负重三年之久……

嘀嘀嘀——

韩枫正思绪乱飞时,苏迎雪有些不耐烦地按响了喇叭。

韩枫这才回过神来,几步走上车。

在去往苏家的路上,夫妻二人照常如旧,无话可说。

不多时,苏家到了。

站在大门外,苏迎雪yong li吸了一口气,这才抬起玉足走进去。

“韩枫,进了苏家,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少说话!”

苏迎雪都不记得这话说过多少次了,她知道是多此一举,因为无论别人把话说的多难听,韩枫都一笑而过。

这样也好,至少不会给她惹什么事端,让她更加难堪。

苏家所有人都忙活的热火朝天,韩枫和苏迎雪就像是空气一样被忽视。

来到苏家正厅,就见苏老夫人正翻看着今天的来宾名单。

苏迎雪鼓足了勇气,才隔着很远轻轻喊了一声:“n ain ai!”

苏老夫人见是苏迎雪来了,刚要露出慈祥的微笑,却因为又看见了韩枫,瞬间变得满脸肃色。

当年韩枫的父亲韩远山,被选为韩家继承人,苏家能够和韩家联姻,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但是,自从韩远山意外离世后,这一切都变了。

韩枫成了弃子,在韩家没有了任何立足之地,最后又被流放至江市。

苏家为了不被人诟病,更重要的是不得罪韩家,无奈之下,不得不履行婚约,让韩枫入赘。

可恨的是,韩枫一点儿也不争气,到现在都还没做出任何名堂,根本就是废人一个,真是可惜了苏家最好的女儿啊。

苏迎雪能够感受到n ain ai对韩枫的嫌弃,正犹豫着要不要走上前时。

忽然,走来了一对光鲜亮丽的年轻夫妇,正是大伯家的女儿女婿,她的堂姐苏澜和姐夫柏木城。

“n ain ai,我有事要跟您商量一下!”

苏澜径直走到苏老夫人跟前,挽着苏老夫人的胳膊,撒娇似的说道:“我家木城邀请的朋友太多了,超过了预期,有些也就没写在名单上。可是刚才我爸说,座位是有数的,这可怎么办啊!”

苏澜脸上着急,心里却十分得意。

论人脉,不管是质量,还是数量,苏家年轻一辈当中,没人能比得过她和柏木城。

这次人脉考核,她赢定了!

“哟!这不是韩枫和迎雪么!”柏木城挑着眉毛,言语轻蔑至极。

柏家比之苏家有过之而无不及,柏木城还不到三十岁,就已经被选为柏家继承人,在苏家任何一个人面前,他都有资格大模大样,更何况是面对韩枫这个废物!

苏澜也这才看见韩枫和苏迎雪,灵机一动,忙说道:“n ain ai,我有法子了,不如在门口给韩枫和迎雪放两把椅子,让他们腾出空来吧,反正他们也没邀请到什么朋友,坐在哪里都一样!”

苏澜转过脸,假笑道:“迎雪,你说呢?”

“n ain ai,我……”苏迎雪娇躯一颤,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

她是没邀请到什么人,可作为苏家一员,也总不至于被安排在门口。

“迎雪,苏澜说的有道理,你和韩枫就坐在门口涨涨见识就行了。”苏老夫人摆摆手,完全不顾及苏迎雪的感受,就做了决定。

“好……n ain ai!”苏迎雪手脚冰凉,眼眸中泛起了晶莹,可她想不出拿什么据理力争,只能低着头,默默走向门口。

苏澜看着苏迎雪的背影,忍不住冷哼一声,苏迎雪啊,苏迎雪,你名列中原美人榜前十又如何?

当年n ain ai最看重的就是你,可现在呢,你嫁给了韩枫这种废物。

而我,却嫁给了江市豪门之一柏家继承人,柏木城。

注定你这辈子都会被我踩在脚下,永无翻身之日!

尽管苏迎雪没回头,可是她能想象到苏澜鄙夷又得意的眼神,另她如芒刺背。

让苏迎雪来气的是,韩枫坐在门口,看着蓝天白云,笑吟吟地说道:“外面的空气好多了,另外我刚对你承诺过,这次不会让你再丢人现眼,你把心放肚子里就是!”

“韩枫,你能不能安静一点?不要再说了!”苏迎雪气的脸色发白,都到什么地步了,韩枫又在说这种狼烟大话。

人贵有自知自明,可韩枫一点也没有。

韩枫叹气一声,既然苏迎雪不信,那接下来只能让事实证明了。

不多时,那些被邀请来的宾客,也都陆续到场。

直到柏木城邀请的那些豪门大少如约而至,苏家的气氛也开始沸腾了。

“天元集团赵子光……”

“三箭重工集团胡海……”

“利生集团姚翔飞……”

这一个个豪门大少,可谓是让柏木城和苏澜涨足了脸面。

苏老夫人更是满面笑容,虽说这些豪门大少不像柏木城,年纪轻轻就成了家族继承人,但他们迟早会等来这一天。

到了那个时候,苏家也会因为柏木城的人脉,或多或少得到一些资源。

很快,偌大的苏家大厅座无虚席,每位宾客都壁垒分明,各自坐在邀请人那一边。

一眼望去,就属柏木城和苏澜身后的宾客更为意气风发,他们无疑是这场人脉考核的最大赢家。

然而!

就在这时,韩枫看着大门口方向,缓缓起身:“韩家,夏灵儿到!”

 

伴随着韩枫这一嗓子,苏家大厅里所有的攀谈声戛然而止。

只见一个长发飘飘的少女,体态轻盈,翩若惊鸿般走进了苏家大门。

她黛眉杏眼,口若朱丹,极具古典美感。

哪怕是她穿着一件青色素裙,也掩盖不了她那份独有的轻灵之气,宛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颦一笑,都足以颠倒众生。

可惜的是……

“今天可是咱们苏家的年度总结大会,多重要的日子啊,这个瞎子怎么也来了?”

“韩枫和苏迎雪总不能一个宾客也邀请不来吧,摆明是让这个瞎子来撑场面了!”

“哈哈!这是要让人笑掉大牙吗?别人邀请的要么是豪门大少,要么是商界j ing英,可这个瞎子算什么?还韩家夏灵儿?暂且不说这个瞎子是韩家的养女,跟韩家毫无血缘关系,就算她是韩家的亲女儿,又能怎么样呢?像韩枫,还不是被当成垃圾一样扫地出门了?韩枫居然还厚颜无耻的,把她跟韩家联系在一起,想借用韩家给苏迎雪撑场面,人贵有自知之明,这对兄妹也不看看自己现在的ch u境!”

不错,韩枫和夏灵儿是兄妹。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在他们心里,早就把彼此视为至亲。

韩枫不理会背后的讽言讽语,已然迎了过去,眼中满是宠惜:“灵儿!”

“哥,我来迟了么?”夏灵儿嫣然一笑,声音甜美细柔,宛如hu ang莺出谷。

“正好!”韩枫抽抽鼻子。

当兄妹二人走到椅子前,苏迎雪这才反应过来。

当即,苏迎雪很是气愤地斥责道:“韩枫,你怎么把灵儿叫来了?你和我在这里遭人白眼还不够么?为什么还要连累灵儿?”

“叟子,是我自己要来的,不怪哥。”夏灵儿轻声解释道。

“行了,灵儿,你总是这样护着他!”苏迎雪努努小嘴儿,拉住夏灵儿的手,心有不忍。

继而,夏灵儿面向屋内施礼:“苏家n ain ai,韩家夏灵儿来了!”

屋内又是一阵嘲讽,可夏灵儿明明只有十六岁,面对这些冷嘲热讽,甚至有些不堪入耳,她仍旧波澜不惊。

“坐吧!”苏老夫人叹气一声,心里也在骂着韩枫,何苦让这个可怜的孩子,来跟着一起,来面对这悠悠之口。

“谢苏家n ain ai!”夏灵儿站在原地,她眼盲心不盲。

哥哥和叟子都在门口,是什么情况,她了然于心。

“灵儿,你快坐!”

夏灵儿坐下后,抬起小脸儿,享受着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哥哥,叟子,我觉得这个雅座舒服极了!”

雅座……

苏迎雪yong li抽了几下嘴角,这对兄妹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尤其是忄生格相似到了极点,永远都是这样风轻云淡,乐观从容。

“你站着就行了!”苏迎雪瞪了韩枫一眼,自己也坐下来。

要怪就怪韩枫把夏灵儿叫来,只给准备了两把椅子,现在她和夏灵儿都坐下了,韩枫这个‘罪人’自然要站着。

韩枫被苏迎雪骂了一通,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心里暖洋洋的。

从他带着夏灵儿一起入赘苏家到现在,苏迎雪对夏灵儿未曾有过一句嫌弃,反而对夏灵儿格外的好。

这时,屋内又聊到了另外一个话题。

苏澜拿着各家公司的财务报表翻来翻去,Y阳怪气地说道:“n ain ai,我没看错吧,三叔的公司去年只盈利了一块钱?我明明记得三叔接手之前,那家公司还是向上走的趋势啊,怎么到了三叔手里,就变得这么不景气了?”

不提这个也罢,一提苏老夫人就来气,很是恨铁不成钢道:“你也不是不知道,你三叔庸弱无能,没把这家公司亏得血本无归就不错了,还指望他给苏家赚钱?想都别想了!”

“n ain ai,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苏澜合上财务报表,继续说道:“大家每年辛辛苦苦,给苏家上交那么多分红,唯独三叔一分钱的分红也没有。您不能因为他经营不善,就觉得这是理所当然啊,不然大家会也会心理不平衡!”

苏澜的说法,立即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并且全都愤愤不平起来,有甚者,还把苏光良说成是苏家的‘米虫’!

门外的苏迎雪,眼眸中早就泛起了晶莹。

她承认,自己的父亲不争气,可是这些人根本没看见她父亲废寝忘食、不辞辛劳的努力和付出。

另外,在她接任公司之后,也已经从亏损转变成盈利。

奈何去年只盈利了一块钱,让她根本没有底气去反驳这些人。

“那依你们的意见?”苏老夫人问道。

“依我说啊,虽然现在公司交到了迎雪手上,但是您今天也看见了,迎雪一个宾客都没邀请来。商场上的人际关系尤为重要,您觉得迎雪就能够力挽狂澜么?我觉得希望为零,既然这样的话,那不妨让三叔把公司交出来吧。比如说交给我爸,以我爸的能力,再加上我和木城的人际关系,用不了一年,绝对能够让那家公司起死回生。至于三叔和迎雪,咱们苏家有那么多公司,随便给他们安排一个职位就是了!”苏澜说道。

门外的苏迎雪,身子一僵,要是n ain ai答应了,那她和父亲无论被安排在谁的公司,都如同寄人篱下。

而她在苏家,也永无翻身之日了!

苏老夫人思忖再三,正要点头同意时。

忽然,韩枫高声喊道:“谁说苏迎雪没有人脉?!”

屋内哄堂大笑,这个废物今天发了什么疯?

苏迎雪有人脉?

是,旁边只坐着一个瞎了眼的夏灵儿!

有人实在忍无可忍,准备出声让韩枫滚出苏家。

但大门外忽然高喊迭起。

“天虹能源集团董事长侯平量到……”

“陈工集团董事长陈振飞到……”

“如意集团董事长江红业到……”

这一位位在江市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人物,他们的到来,让所有人始料未及,呆如木j!

更好笑的是,刚刚那些另柏木城和苏澜为之得意的大少们,他们的老子也全都来了!

“天元集团董事长赵荣华到……”

“三箭集团董事长胡龙涛到……”

“利生集团董事长姚民建到……”

直到最后一个人的到来,彻彻底底让所有人心都差点儿跳出来,震惊不已。

一名身穿中山装的老者,施施然走进苏家大门,自带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说话更是声如洪钟,掷地有声。

“秦家,秦不让,到……”

秦家可是江市首屈一指的豪门啊。

如果说苏家也算是豪门,顶多就是个三流,可秦家绝对称得上是一流!

这下,就连苏家老妇人也坐不住了,受宠若惊到了极点,生怕怠慢了诸位贵客,尤其是秦不让。

忙不迭拄着拐杖迎到了门外。

“秦老大驾光临,老身有失远迎!”

苏老夫人激动不已,除了秦不让之外,她目光所致,任何一位都称得上是商界巨头,富甲一方。

当即,苏老夫人面向他们深鞠一躬:“诸位莅临苏家,另苏家蓬荜生辉,承蒙厚爱,老身甚是受宠若惊!”

苏家所有的晚辈,也齐刷刷的深鞠一躬,齐声道:“苏家恭迎诸位!”

同时,所有人又在暗自揣测,秦不让以及这些商界巨头,究竟是冲着苏家哪一位来的。

会是柏木城么?

不管了,无论他们是冲着谁来的,都意味着苏家这是出龙了啊。

苏家有了这一条真龙,将来定然是要扶摇直上,跻身江市一流豪门都是指日可待。

苏家,终于要出人头地了!

身为苏家一员,自然是引以为傲,感激涕零。

“木城,你也太厉害了吧,居然把这些大人物都请来了!”苏澜一脸得意。

放眼整个苏家,除了她的丈夫柏木城之外,谁还有这么大的号召力?

没了!

所以她认定这些人都是冲着柏木城来的。

“啊?”柏木城欲哭无泪,他心里很清楚,除了苏澜之外,苏家所有人肯定都在揣测,是不是他请来了这些大人物。

怎么可能跟他有关系!

别说是他了,就算是柏家的老家主,也完全没有这等号召力啊。

“哦?柏木城这是默认了么?默认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那等下他可要丢人现眼咯!”韩枫站在后面一排,小声嘀咕道。

苏迎雪没好气地瞥了韩枫一眼:“就算这些大人物不是冲着柏木城来的,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在幸灾乐祸个什么劲!”

忽然,苏迎雪发现了一件事情,吓得张大了小嘴儿:“韩枫,快把头低下!”

到这时候,苏家所有后辈都还保持着深鞠躬的姿势,唯独韩枫腰背挺直,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这要是被n ain ai发现了,怕是她和韩枫就要彻底被赶出苏家了。

然而,韩枫淡淡一笑,明明听见了,却置若罔闻,更没有把头低下。

苏迎雪还想再说什么,一旁的夏灵儿轻声道:“叟子,这不合适!”

苏迎雪愣住了。

不合适?

连n ain ai都要深鞠一躬,韩枫有什么不合适的?

难道韩枫的地位,在这些大人物之上吗?

苏迎雪权当自己理解错误,还好这时候,秦不让开口了:“苏老夫人,客气,客气了啊,快让这些孩子们起身吧!”

“起身!”苏老夫人笑盈盈地点头,随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秦先生,请上座!”

不想,秦先生摇摇头,一边背着两手,从苏家每个人身旁走过,一边说道:“我听闻,苏家这次年度总结大会,苏老夫人让苏家的后生们,各自邀请自己的朋友,以此考验他们的人际关系……”

果然,秦不让是冲着苏家的年度总结大会来的。

那么接下来,苏家的那位真龙就要揭晓了吧。

所有人屏住呼吸,尽管他们很清楚,自己不是那条真龙,可还是抱有一丝幻想。

可秦不让掠过一个又一个,看似在闲庭信步,实则掠过每个人时,都在细致入微的观察,仿佛是想在某个人身上,寻找某种物件。

忽然,秦不让瞳孔紧缩,似是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停下了脚步。

所有人立即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心跳都停止了一秒钟,这这这……

为什么秦不让停在了韩枫身前?!

难道苏家的那条真龙,是韩枫?!

不,绝对不是。

韩枫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绝对不可能是他请来了秦不让,还有诸多商业巨头!

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秦不让跳动的目光,紧紧锁定在韩枫戴在右手拇指上的扳指数秒后,背负的两手置于身前,竟是一副肃然起敬的神态。

然后,秦不让绕过韩枫,站在了苏迎雪身后:“多谢苏迎雪x j的邀请!”

轰!

所有人瞬间头皮炸裂,不敢置信。

什么?!

是苏迎雪邀请了秦不让?

所以苏家的那条真龙,就是苏迎雪?!

秦不让都亲口感谢苏迎雪的邀请了,这还能有假?

苏迎雪是真龙,同样让人难以接受。

更让那些刚刚恨不得把韩枫和苏迎雪踩在脚下的人,恨不得连死的心都有了。

“多谢苏迎雪x j的邀请……”

“多谢苏迎雪x j……”

“多谢……”

紧接着,就连另外那些商业巨头,也纷纷站在了苏迎雪身后,并且表示自己是受到了苏迎雪的邀请。

这简直就是一记记响亮的耳光,打的啪啪作响!

刚刚是谁嘲笑苏迎雪没有人际关系的?

秦不让,以及众多商业巨头蜂拥而至,放眼整个江市,有几人能够有这般号召力?!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木城,你不是说秦老,还有这些人都是冲着你来的吗?!”苏澜气的咬牙切齿,本应该是她出尽了风头才对,现在却是苏迎雪被万众瞩目。

“闭嘴!”柏木城也是脸色铁青,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分明都是苏澜自己的臆测。

苏老夫人第一个从震惊中走出来,仍旧是缓不下来心跳,带着难以掩饰的错愕,快步走到苏迎雪身前,“迎雪,你……”

这定是她有生以来,经历过最大的一次反转。

本以为苏迎雪嫁给韩枫之后,再不会对苏家有什么用ch u了,却不想苏迎雪给了苏家这么一个天大的惊喜。

至于苏迎雪是如何做到的,苏老夫人已经顾不上去细想了,十分亲切地抓住苏迎雪冰凉的小手:“迎雪,快请秦老他们进去坐啊!”

“啊?”苏迎雪这才回过神来,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可这一切又的的确确发生在眼前。

为什么?

她也很茫然。

以她的人际关系,连苏澜和柏木城都尚且不如,何德何能请来秦老这些人!

“秦老,请……请上座……”苏迎雪诚惶诚恐,声如蚊蝇。

秦不让刚要点头。

这时,夏灵儿却轻声对韩枫说道:“哥,我还是喜欢坐在外面晒太阳!”

“这里没咱们什么事儿了,哥送你回家晒太阳。”韩枫一脸淡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任何表情。

随即,韩枫施施然地走到苏迎雪和苏老夫人身前,“迎雪,n ain ai,我和小妹就先回去了!”

苏迎雪张了张嘴,想要让韩枫留下来,因为秦不让等人带给她的冲击太大了,她有些难以承受。

可苏老夫人一脸嫌弃地说道:“回去吧!”

言外之意,无非就是反正秦老等人是冲着苏迎雪来的,跟你这个废物也没什么关系,你留在这里帮不上任何,还碍手碍脚的。

是也,韩枫便牵着夏灵儿的手,兄妹二人离开了苏家。

“秦老,据说帝王商会在江市定下了一个名额,您作为江市为数不多的帝王商会会员,到时您可要帮着我们家迎雪……”苏老夫人眼光充满了期待之色。

帝王商会,与之普通的商会大有不同。

它覆盖全球,能够加入其中的人,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力。

整个江市加入帝王商会的人屈指可数,秦不让算是一个,不过据说也是费了不少周折。

要是苏家有哪个人,能够加入帝王商会,那苏家才是真的飞hu ang腾达了!

苏老夫人沉浸在美梦当中,可她没发现,秦不让时不时地去看韩枫和夏灵儿离去的方向,尽是敬仰之色。

甚至,他也立马产生了离开苏家的想法。

秦不让对韩枫闻所未闻,只认得韩枫戴在右手拇指上的扳指。

连帝王商会会长对他提及此物时,也都敬若神明,这才是苏家真正的那条真龙。

秦不让看了眼摆在门口的两把椅子,重重的叹着气。

可惜啊,苏家不识真龙。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