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龙帅临门小说叶不凡徐清婉,叶不凡徐清婉小说免费阅读

2020-12-03 00:13:33美文铺子
龙帅临门小说叶不凡徐清婉,叶不凡徐清婉小说免费阅读
徐大海也愣了,搞不明白徐家人为啥这么大反应。李银环忙道:“徐大海,你刚刚昏过去了,根本不知情,肯定是你搞错了。&rdqu
龙帅临门小说叶不凡徐清婉,叶不凡徐清婉小说免费阅读
 

徐大海也愣了,搞不明白徐家人为啥这么大反应。

李银环忙道:“徐大海,你刚刚昏过去了,根本不知情,肯定是你搞错了。”

“他就是一个没本事的穷光蛋而已,怎么可能救你忄生命。”

“老院长,您别谦虚了,我们都知道真相了。”

“是方中信请您老出手,救的徐大海吧。”

老院长皱眉:“我都说了,我根本没出手,全是师傅一人所为。”

“再说,方中信是谁?他也没给我打电话啊。”

“哦对了,刚刚电话的确响了两声,不过我刚想接对方就挂断了,不知是不是他打的。”

徐清婉忽然意识到什么,忙给方中信打了过去,还开了免提。

“方中信,你联系到老院长了吗?”

方中信:“联系上了,不过老院长在国外出差,回不来。”

“我再给你联系一位大夫……”

徐清婉怒道:“骗子,你就是个骗子。”

“老院长现在明明就站在我面前!”

方中信有点尴尬:“是嘛?那可能是我跟他没沟通好。”

徐清婉:“滚,还想骗我!人渣,败类!”

“以后不要联系我。”

方中信也怒了:“去你妈的,你敢骂老子!”

“警告你,下月一号,咱俩准时结婚,敢反悔,我分分钟让徐家完蛋。”

“还有,离你今天找的那个野男人远点,否则老子找人弄死他。”

啪!

电话挂点。

现场一阵死寂。

现在真相尘埃落定。

被他们寄予希望的方中信,根本没把徐大海忄生命放在心上。

而被他们唾弃辱骂的叶不凡,却一人力挽狂澜……

徐家人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徐大海还是没搞清楚,面前这年轻人就是叶不凡:“师傅,您还没吃饭吧……”

“闭嘴。”李银环喊道:“他没资格当你师傅。”

徐大海骂道:“你个妇道人家懂个屁,没有他今天我就完了。”

李银环:“你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他就是叶不凡,是他把你气的心脏病复发的。”

徐大海顿时瞠目结舌,石化当场。

差点再次心脏病复发。

师傅,竟是他最为仇恨的“未来女婿”。

为什么这么狗血的事要安排到我头上啊。

现场氛围很尬。

连老院长都替徐大海感到尴尬:“那个……呵呵,没想到师傅竟是你家的女婿啊。”

“你平时肯定没少跟师傅偷学医术吧。”

“我觉得你的医术完全配得上科室主任的职位,你准备准备,走马上任吧。”

说完后他转身走开,不准备c ha手人家的家事。

徐大海欣喜若狂。

没想到这么轻松就当上了科室主任。

但一想到,他是因叶不凡而坐上这职位,喜悦就消失了大半。

毕竟,在他心中,方中信才是理想女婿。

远ch u,陈如雪和陈桂花母女俩正朝这边走来。

陈桂花:“现在徐大海已经到了最后危急关头,就不信徐家不认怂。”

陈如雪:“哼,我要徐家像狗一样跪下求我。”

“尤其是叶不凡,我要把他的脸打烂。”

直到现在,她被叶不凡打的脸还隐隐作痛。

而当他们靠近徐家人群后,顿时愣住了。

徐大海竟然好了,而且面色红润,一点不像大病初愈。

“这……怎么回事儿?”陈如雪母女俩失落万分。

复仇计划泡汤了。

两人叹口气,准备离开。

“站住。”叶不凡冷冷的道:“谁让你们走的。”

陈如雪怒瞪他一眼:“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叶不凡冷笑:“是吗?那徐主任应该有资格说话吧。”

“徐主任,你带的兵不行啊,因私人恩怨而见死不救,这样的手下你留着干什么?祸害社会?”

徐大海一时间没绕过弯来。

他对陈如雪母女俩之前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

李银环率先反应过来:这是他们复仇的大好时机啊!

李银环冲徐大海喊道:“徐大海,赶紧把她开除了!”

“之前我给她们下跪磕头,她都不带救你的。”

“气死我了!”

徐大海也怒了:“还有这事儿!”

“陈桂花,你给我滚出这家医院,你没资格当大夫。”

陈桂花轻蔑道:“呵呵,我看你不光心脏有病,脑子也有病。”

“谁不知道,我最有希望当上主任一职,至于你,想都别想。”

“你还想开除我?做梦。等着吧,等我当上主任,第一个把你给开……”

话还没说完,陈桂花和徐大海的手机同时响起。

陈桂花下意识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顿时间面色煞白,手脚哆嗦。

办公群里,老院长亲自发了一条通告:徐大海任科室主任一职。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陈桂花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明明我最有希望担任科室主任一职!”  

“徐大海,你肯定行贿老院长了是不是!”

“你这个人渣,牲口,等着身败名裂吧你。”

徐大海冷笑:“我徐大海不屑于干那种事。”

“反倒是某些人手脚不干净,怕是没少给领导送钱吧。”

陈桂花:“放屁,你没行贿,老院长怎么可能钦点你当主任。”

徐大海还没开口,李银环便抢先道:“这次还真是多亏了你们呢。”

“多谢你们把叶不凡拱手相让。”

“叶不凡医术出众,非但救了徐大海一命,甚至还收下老院长当徒弟。”

“别说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了,就算大海想当副院长,老院长都得给叶不凡这个面子。”  

“谁说我女儿捡破鞋?我女儿这是捡了个宝!”

“只可惜,某些人眼拙,没认出这个宝!”

什……什么!

陈如雪母女俩望向叶不凡。

这个刚出狱的劳改犯,竟然收了老院长当徒弟!

他竟然还有这等本事,以前怎么没发现!

等等,如果今日不刁难他的话,那现在当上科室主任的,就是我了!

是我亲手断送了这个机会?

陈桂花悔的肠子都青了。

 

这时,一直沉默的陈如雪忽然开口了:

“叶不凡,我现在给你一个跟我复合的机会。”

“开掉徐大海,然后让我妈当科室主任。”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想清楚了再回答。”

她信心满满,语气傲娇。

她坚信只要自己松口,叶不凡肯定会乖乖滚回来当舔狗的。

毕竟,现在自己拿到了龙帅邀请函,前途无量,叶不凡跟自己复合,是攀高枝了。

徐家人顿时紧张起来。

叶不凡既然有本事让徐大海当主任,自然也有能耐把他开除。

叶不凡哑然失笑。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谁给的陈如雪勇气说这句话。

她为何这么坚信自己会求着回到她身边。

哎,怪我以前太宠她了,把她宠坏了。

他冷漠道:“当你见死不救,甚至*我和徐清婉下跪的时候,咱们的感情,就已结束。”

“赶紧滚,别在这儿自取其辱!”

陈如雪暴跳如雷。

“混账,叶不凡你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等着,我会让你们来求我的。”

“徐清婉,你别忘了现在你的生意全凭我一人维持,我分分钟能让你破产!”

“还有,四天后等我们参加了龙帅的封王盛典,整个徐家都要给你陪葬。”

李银环大惊:“你们拿到了龙帅的邀请函?”

陈如雪冷笑:“当然。”

全场骇然。

李银环瞬间怂了:“雪儿,这都是叶不凡在搞鬼,你要对付就对付叶不凡,别牵连我徐家……”

陈如雪:“呵呵,现在知道求我了,晚了。”

“滚回去乖乖等死吧。”

说着,她带着陈桂花离去。

李银环伤心欲绝。

叶不凡宽慰道:“放心,陈如雪一家不过是去盛典当仆人而已。”

“如果你们想去,我可以带你们进去,做至尊贵宾。”

“滚!”李银环爆发了:“现在还吹牛*,你非害的我家破人亡是不是!”

“你要真对婉儿好,就离她远一点。”

“刚刚你也听到了,方家和陈如雪都因为你,而要婉儿破产。”

“人家两家都拿到了龙帅邀请函,身份尊贵的很,想搞死我徐家跟玩儿似的!”

徐大海一言不发。

虽然他敬佩叶不凡的医术,但也不会看着徐家被灭族。

叶不凡郑重道:“当婉儿说出‘我愿意’三个字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替他扛起一片天了。”

“一个小小的方家,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至于邀请函……如果婉儿想,我能让她做封王盛典的至尊贵宾!。”

李银环骂道:“真会吹牛*!”

“总之你尽快死了这条心吧,除非你真让我们去龙帅的封王盛典!”

大伯二叔两家也纷纷劝徐清婉。

“这个社会,钱才是王道。医术再好,能让你填饱肚子?”

“叶不凡这jia huo不靠谱啊,太好高骛远,刚走出大牢,还想去封王盛典当贵宾?”

“还是方中信最适合你,听大伯的,我们还能害你不成!”

徐清婉反驳道:“真听你们的,等着方中信救我爸,那我爸刚刚就没命了。”

一句话,怼的他们哑口无言。

大伯红着脸怒斥:“臭丫头,你这是目无尊长,怎么说话呢这是!”

李银环忙打圆场:“大哥二哥,放心好了,回去后我会好好劝劝这丫头的。”

“咱们先走吧。”

徐大海叹口气,转身离去。

徐清婉却道:“妈,你们先回去。”

“待会儿我还得去厂子一趟。”

李银环点点头,和徐家人一块离去。

徐清婉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叶不凡:“刚刚你也听到了,方中信准备对你下手。”

“你害怕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叶不凡:“怕?后悔?我的人生字典里,没有这两个词汇。”

徐清婉一脸苦涩:“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会吹牛*呢。”

叶不凡:“……”

不是我说你告诉我,我哪个字是吹牛*了?

徐清婉:“行了,你最近先住我那里吧,避避风头,免得方中信找你麻烦。”

叶不凡欣然答应。

没多久,两人便来到了徐清婉的钢材厂。

这家钢材厂是徐清婉一手创办,是她几年的心血结晶。

钢材厂最大,最依赖的业务,来自陈如雪效劳的方氏建筑公司。

巧的是,这家建筑公司,是方中信家族的产业。

建筑公司和钢材厂的业务来往,一直是陈如雪在负责。

甚至连方中信和徐清婉认识,也是陈如雪在中间牵线搭桥。

若陈如雪从中捣鬼,钢材厂真可能失去这一笔业务的。

果不其然,两人刚回到钢材厂,就接到了通知。

“方氏建筑公司,正式取消和钢材厂的一切业务来往。”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确定了之后,徐清婉还是面色煞白,绝望无助。

叶不凡道:“婉儿,你很在乎这家钢材厂?”

徐清婉感慨万千:“哎,她是我的全部心血,相当于我的孩子,我怎会不在乎。”

叶不凡道:“本来,我想直接让你接手江中首富的全部财产的。”

“但既然你这么在乎钢材厂,那咱就把钢材厂做大做强。”

“以这家钢材厂为跳板,一步步做到首富的位子。”

徐清婉嗔怒道:“你一会儿不吹牛*会死啊。”

叶不凡有点心累。

我富可敌国,江中首富沈家,只是我几年前随意一个小小的布局而已。

让你接手江中首富的全部财产,也就我一句话的事儿。

我真没吹牛*!

徐清婉道:“你现在还没工作吧,不如暂时在我这儿做个业务员,工资按最高标准发放。”

“虽然……失去了方氏建筑公司的订单,钢材厂可能活不了几天了。”

叶不凡点头:“好。”

“婉儿放心吧,明天我为你拉来一笔大订单。”

若让外人知道,堂堂三军统帅,在这家小工厂当个小业务员,肯定惊掉下巴。

徐清婉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叶不凡。

又吹牛*。

……

午夜!

无数短信疯狂涌入叶不凡手机。

黑白两道只手遮天的大佬,各大财团的当家人发来急电,

他们愿散尽家财,求龙帅出手治病。

今日,天罗十三针现世的消息,在上层圈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叶不凡不予理会,只是找到其中一条最微不足道的消息。

那是江中首富沈逢春发来的:老板,沈家财产您何时接手?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