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有本小说男主叫厉景深,沈知初厉景深免费阅读章节;你不是说不疼吗,混蛋

2020-11-20 21:46:16美文铺子
有本小说男主叫厉景深,沈知初厉景深免费阅读章节;你不是说不疼吗,混蛋

就因为我喜欢你,你就这么肆无忌惮的伤害我欺负我
这一刻泪水怎么也止不住,沾湿了衣襟,外面彻底没了声音,
有本小说男主叫厉景深,沈知初厉景深免费阅读章节;你不是说不疼吗,混蛋

就因为我喜欢你,你就这么肆无忌惮的伤害我欺负我
这一刻泪水怎么也止不住,沾湿了衣襟,外面彻底没了声音,她不知道厉景深有没有听到她说的那些话,但确定一点的是,他对她的死从未放在心里,他不会在乎她。

沈知初戛然止声,她胡乱擦掉眼泪,身体顺着门板往下滑蜷缩在地上,牙齿咬着手背,不让自己哭出来。

她的青春,她的爱情,她的婚姻皆有厉景深开始也由他结束。

厉景深我喜欢你十六年,人生有多少个十六年,你怎么就仗着我对你的喜欢这么欺负我?

沈知初发出难受的呜咽,她早饭没吃只喝了一杯牛n ai,这会儿饿了,胃里一抽一抽的难受 。

沈知初借着身体的余力连跑带爬的进了卫生间,打开马桶就是一阵呕吐,吐出来的全是酸水,烧的喉咙痛。

吐完了胃里还在抽搐,沈知初知道她不能再吐了,不然就要见血了,她死死捂住嘴发出痛吟。

沈知初回到房间打开抽屉拿出那两瓶药,接下来三天就要靠这个活了,房间里没有纯净水,沈知初只能含着药片到洗漱间喝自来水。

她的食管比普通人要细,干涩的药丸卡在喉咙里,慢慢化作浓浓的酸苦,沈知初把自己弄的很狼狈,一边忍住干呕,一边还要强行把四颗药给咽下去。

药吞下去后,沈知初不受控制地呕了一下,刚吞下去的药似乎又回到了喉咙,她yong li捂住嘴,苦味在嘴里一直蔓延着,消失不尽。

沈知初蜷缩在床上,抱着被子从白天等到天黑,原本闷热的天气此时变得寒冬腊月一般,冻得让人失去神志。

沈知初瞳孔漂浮不定,随着光线越来越暗,她开始像只乌龟躲在被褥里。

外面雷声响起,一道闪电劈下,亮光透过玻璃一瞬间照亮了整间卧室。

平日里被她布置得温馨的卧室,此时竟显得如此恐怖,玻璃窗上光影交错,又是一道闪电伴随着巨雷落下,“喀嚓!”一声,仿佛是要撕碎整片天空。

“啊!”沈知初发出一声尖叫,抱着被子,身上竟是冷汗。

漆黑的雷雨夜伸手不见五指,人在陷入恐惧时总是会胡思乱想,想着天花板上出现一头怪物将她吞没,想着床旁伸出一只手要来拽她,她不敢动弹,只能更yong li的抱住自己的肩膀。

“厉……厉景深。”

“厉景深……”

“厉景深!”她喊着那人的名字,从开始的颤抖到最后声嘶力竭,似是要把这个人从心里狠狠地剜出来。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人回她的话,只听得到外面闷雷声响。

她就像是被人给遗弃了,没人要她,也不会有人记得她。

沈知初又开始流泪了,她分不起这是生理忄生的眼泪,还是心理。

……

厉景深锁完门就离开了半城,手机发出一声提示音,他拿出手机点开一看,是一条天气预报,晚上雷阵雨。

厉景深看了一眼就放回了兜里,他记得夏明玥怕打雷,至于沈知初……都有胆子顶撞他还怕打雷吗?

厉景深开着车往夏明玥家去,可心却不知不觉的往沈知初那儿想,整个人心绪不宁,像是被夺了魂。

厉景深厌恶被控制的自己,他握紧方向盘,在一条十字路口下等绿灯的时候,忍不住一拳砸在方向盘上。

……

夏明玥刚生过一场病脸色有些憔悴,当看到厉景深推门进来时,眼神闪过惊喜。

原本苍白的小脸因为厉景深的到来多了几分j ing神,“景深,你吃过饭了吗?”

“没。”

“那我去做饭,我们一起吃。”这套房子是厉景深给她买的,冰箱里的食材也是他请人选购的,都是些上好的食材。

厉景深看着夏明玥在厨房里忙碌,不知为何,眼中的景象慢慢切换成了另一个人,两个人影叠合逐渐清晰,那是沈知初。

他记得沈知初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做了饭等他回去吃,他却一次没尝过。

夏明玥感觉有人在看她,她回过头,手里还拿着汤匙,当看到站在厨外的厉景深后她厄尔一笑:“景深,你去客厅坐着吧,你受不了油烟味儿。”

她和厉景深从小认识,知道他一切喜恶,这个世上没人能比她更了解这个男人,单就这一点也是沈知初比不了的。

厉景深点头,默然转身回到了客厅,他打开电视,里面放着最热门的综艺,背景乐笑声不断,可他却感觉不到一丝搞笑。

他盯着电视,脑子里却止不住的又开始想沈知初,想到女人哭红的眼,如陈年旧纸般的脸,他心里就抽了一下。

离开卧室的时候,他听到了沈知初的嘶声底里哭喊声。

她说,她快死了。

明明不在意的,可为什么心忽然刺痛起来,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那股细碎的疼痛顺着血绵延不绝,传到身体每个角落,他眉心抽了抽。

厉景深按住太阳x,那里有根筋一直跳动着。

心情越来越燥,厉景深坐在沙发上,脚尖已经不知不觉的探向大门。

夏明玥端着刚做好的汤出来时,闻到一股刺鼻的烟味,她顺着味道看过去,只见男人躺在沙发上,衬衣袖子撩起一截露出j ing壮的小臂,骨节分明的长指夹着一根香烟,他低着头吸了一口,青白色的烟雾覆盖着他的脸部,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情绪。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偌大的房间忽然变得很安静,安静到夏明玥能听清厉景深弹烟灰的声音,星星点点的烟火从他指尖掉落。

夏明玥很少见到厉景深吸烟,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厉景深很少在她面前吸烟,因为照顾她“身体不好”。

夏明玥心里陡然升起不安,她今天本来挺高兴的,因为昨晚她无意间看到了厉景深手机里的短信。

沈知初要和厉景深离婚。

厉景深今早去见沈知初她也是知道的,夏明玥原以为他是迫不及待的去离婚,可他如今Y沉的模样,好像并不是她想的那一回事儿。

“景深,吃饭了。”夏明玥强打起j ing神,暗示自己不要害怕,厉景深爱了这么多年的人是她,不是沈知初那种嚣张跋扈的女人能抢走的。

厉景深回过神来掐灭手里的烟,来到餐桌前看着夏明玥做的一桌菜。

短短时间就做了三菜一汤出来有荤有素,品相还不错,但和沈知初的手艺比还是差点什么。

怎么又想起那个女人了……厉景深咬紧后牙槽将脑子里的影像给挤掉。

夏明玥坐在对面,捧着碗小口吃饭,时不时的用眼神瞟一眼对方,好几次她嚅动chun瓣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她心里不安带着害怕,怕问出来东西,结果与她想要的大相径庭,她怕失望。

夏明玥是个胆小怕事的女人,一生的野心全用在了厉景深身上,她想让厉景深娶她。

厉景深今天心不在焉,连吃饭都频频走神,夏明玥发现了好几次,最后忍不住的放下手中的碗:“景深,你今天回去和沈知初谈的怎么样?”

长相俊美的人,就连一双手都是出挑的好看,握着筷子,吃饭的动作极其优雅,听到夏明玥的问话,厉景深微微顿了下动作:“什么怎么样?”

夏明玥轻轻咬了下下chun,支支吾吾说:“就你今天和沈知初离婚的事……”

她话刚说完,就感觉到面前男人目光一冷,身体像是被泼了一桶冷水,夏明玥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寒颤,眼神带着怯意。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害怕,厉景深收敛了眸光,说道:“不离婚了。”

是沈知初不离了还是厉景深不愿意离?夏明玥宁愿相信是前者。

“景深,你和沈知初才是真正的夫妻,我充其量不过是你的一个情人,我以前很讨厌第三者,但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我觉得自己好坏,抢了别人的丈夫,还要别人的血。”

厉景深不喜欢自哀自怨的人,可对夏明玥他有愧疚,面对她多了几分不易多得的耐心。

“我和沈知初签了协议,血是她自愿抽的,你没必要觉得对不起她。”

夏明玥面色愁闷的问道:“景深,如果我身体好了不需要沈知初的血了你会和她离婚吗?还有你当初说过会娶我的话现在还算数吗?”

面对这些问题厉景深一个也回答不上来,或者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刚压下去的情绪莫名又升了起来。

夏明玥跟了他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来了厉景深心里是怎么想的,她掩饰眼睛里的失落,嘴上说着自我安慰的话。

“景深,我只是不想你因为我一直被*迫做你不愿意做的事……”

厉景深猛的站起身打断她的话:“我回公司加班,这几天就不上你这里来了。”

“景深……”厉景深走得很快,在夏明玥起身要去追他的时,他已经离开了餐厅。

大门发出老大一声响,她心里震了震,一时不知道该做如何表情。

夏明玥失神地走到窗户边看着楼下的身影,她就这么一直看着,直到看不到影子了还站在原地。

凭什么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她宁愿把树给砍了也不愿意便宜了沈知初。

.......

厉景深回到公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准备收购沈氏,助理赵钱给他发来一份转账记录,他瞟了一眼金额,总共300万。

“所有文件他都签了?”

“签了。”赵钱说道,“昨晚我们几个把那姓沈的给灌醉,拿什么签什么,酒醒后他也没起疑还乖乖的转了300万过来。”

厉景深冷笑一声,这沈家除了沈知初全是一群蠢货。

“三天,把他解决。”厉景深言简意赅。

“三天,厉总这恐怕……”赵钱哭丧脸一脸为难。

厉景深回了他一个眼神叫他自行体会,赵钱看了后立即止声,三天就三天吧。

吩咐完,厉景深回到电脑桌,他看电脑时习惯戴上一副蓝光眼镜保护眼睛,手指按键很快,镜片上一片白光。

赵钱安静地离开办公室,关门时偷瞄了厉景深一眼,脑子里回荡着一个成语,斯文败类。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