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苏年戚卿苒小说;小东西你别抖我会温柔的

2020-11-20 21:35:22美文铺子
苏年戚卿苒小说;小东西你别抖我会温柔的
左手小手指慢慢的变得炙热,随即蔓延至手掌,整个手臂,乃至全身。急促的呼吸慢慢平缓下来,刚才那种无法喘息的窒息感,仿佛只是她的错觉。一
苏年戚卿苒小说;小东西你别抖我会温柔的
 

左手小手指慢慢的变得炙热,随即蔓延至手掌,整个手臂,乃至全身。

急促的呼吸慢慢平缓下来,刚才那种无法喘息的窒息感,仿佛只是她的错觉。

一瞬间,死亡与她擦肩而过。

恢复呼吸后,戚卿苒慢慢爬了起来,重新跪在了地上。

“皇上,臣女知错了,臣女知道自己犯下的事情万死难辞其咎,可是臣女恳求皇上给臣女一次机会,好好偿还王爷。”

被人点了名,燕北溟终于抬起了头。

他看向戚卿苒,眸子里闪过一抹杀意。

这个女人,真的是找死,刚才便不应该放过她。

戚卿苒顾不得燕北溟杀死人的视线,又是深深一拜。

“昨日臣女在生死之际,才知道往昔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昨夜臣女的所作所为不但让家族蒙羞,更是拖累了王爷。还请皇上允许,请先让臣女偿还了王爷,赎清了自己这一身的罪责,再责罚臣女。”

放在以往,这些话她是绝对说不出的,但如今形势比人强,小命重要。

宣武帝显然也没料到她会说这样的话,他一愣,随即冷哼一声:“你反应倒是快。”

他本也没想要她的命,此时见她识相,台阶也递到了跟前,便只训斥了她几句,让他们三人一齐退下了。

一出御书房,戚父又抬起了手,只是这次,戚卿苒早有准备,闪身躲开了。

再被他扇一巴掌,她怕是真的要没命。

“父亲,女儿知错了,只是这里毕竟是外面,还请父亲回去再责罚。”

戚父闻言又急又气,“你还想回去?我告诉你,从今以后,戚家再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你休想再踏进戚家半步。”

这个孽女害得他官职都差点不保,还和大哥起了嫌隙,没有亲手掐死她已经是他仁慈了。

说完,他一甩袖,气呼呼的走了。

见人走了,戚卿苒长松了一口气,这才惊觉自己一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她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一转头这才注意到燕北溟正清冷的看着她。

“对不起,王爷。”

对于燕北溟,戚卿苒还是有些愧疚的,今日若不是拿他作伐子,她也没有那么容易脱困。

“我在皇上面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会补偿你的,王爷。”戚卿苒说得认真。

“补偿?”燕北溟嗤了一声,“戚x j觉得你有什么能补偿我的?”

戚卿苒一噎,的确,她现在可是身无长物,被赶出王府,立马就能一命呜呼的那种。

“我……”

燕北溟看出了她的尴尬,直接扬手打断了她的话,推动着轮椅就要离开。

没走两步,只听“咚”的一声巨响,他转头一看,戚卿苒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水——”

戚卿苒艰难的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喉咙都要冒火了。

可屋子里黑漆漆的没有一个人。

戚卿苒在心里叹了一声,想自己起来找点水喝,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一双膝盖更是像要废了一般,钻心的疼。

她真的快要渴死了,但是她真的不想死。

这念头一升起,小手指又传来熟悉的灼热感,身体竟真的恢复了一些气力。

戚卿苒心中一喜,撑起身摸到了桌子旁。

提起水壶,咕咚咕咚的灌了好几口,这才缓过来些。

喝完水,戚卿苒重新躺回床上,却是忍不住开始抚摸自己的小指。

说起来,每次遇上事情,只要她集中注意力去想,脑子里立马就会出现相应的药方,或给出反应,让她活过来。

难道,只要她认真去想,就能拿到自己想要的?

想到这里,戚卿苒的眼里闪过一抹狂。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是不是就能穿回去了?

这念头一起,就止不住了。

戚卿苒立即一遍又一遍的在脑子里想。

‘我要回去!’

‘我要回去!!’

‘我要回去!!!’

……

但许久过去,她身体没有一点的反应。

“难道穿回去不行?”

戚卿苒眼里闪过失望,平静了一下,想到自己出现异样,基本同她的身体健康和药方有关,

于是她再次闭目沉思了起来,一直想着千金方,果然,脑子里再次出现了千金方的药方。

一共有二十余味药材,全都是她没听过的。

这药方是她发现自己命不久矣,想调理时冒出来的,结合后面给那孩子看骨折冒出虎骨膏的情形,想来这药方就是用来治疗她这身体的。

如今,她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不管是不是,她都要试一下。

硬生生挨到第二天,戚卿苒虚弱的睁开眼,发现房间里依然空无一人。

这一回,她连注意力都没法儿集中,床都下不了了。

“翠桃,翠桃……”

她喊了好些声,但一直没人应答。

没有办法,她费力的将自己床上的玉枕拂到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后,翠桃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你到底让不让人休息了?一大清早的嚎什么嚎?喊丧呢?”

“快去请大夫。”

戚卿苒没空理会翠桃的态度,她只知道自己怕是要撑不下去了。

“我哪里去给你请大夫?你以前常用的那个大夫戚家都打了招呼了,不给你看了,再加上你前天晚上闹那么一出,整个王府的人都厌烦死你了,谁肯去请大夫?”

翠桃一直是跟在戚卿苒身边的,自然知道她的身体情况。

见戚卿苒此时的样子,也知道她是大不好了。

忽的,她眸子里闪过一抹歹毒——如果戚卿苒死了,那么她是不是就能解脱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