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苏年戚卿苒燕北溟;穿越前,苏年是医院的拼命三娘

2020-11-20 21:32:35美文铺子
苏年戚卿苒燕北溟;穿越前,苏年是医院的拼命三娘
“活了?”“对、对,王妃又有气了。不、不是诈尸。”大夫哆哆嗦嗦回着话,心里却是叫苦不迭。他也怕啊,这王
苏年戚卿苒燕北溟;穿越前,苏年是医院的拼命三娘
 

“活了?”

“对、对,王妃又有气了。不、不是诈尸。”

大夫哆哆嗦嗦回着话,心里却是叫苦不迭。

他也怕啊,这王妃明明身体都开始变凉了,突然又有了气,可不是要吓死人了。

听到对话声,苏年艰难的睁开眼。

入目是布置喜庆、古色古香的婚房,但正上方的横梁上,却悬着一条还在晃荡的白绫。

苏年懵了一瞬,她不是正给病人做手术?这又是哪儿?

这念头升起的一瞬,无数的画面如同泉水一般,在她脑子里喷涌而出,炸的她猝不及防。

她穿了!

还穿成了一个刚嫁作他人妇,就悬梁自尽的小作j ing!

一时之间,苏年的脸色十分的j ing彩。

“倒还真的是活了!”

苏年一怔,闻声就要转头去看。

这一动作,她不由‘嘶’了一声——脖子好痛!

我去,寻死觅活也找个不痛苦的死法啊。

竟然上吊,这不是坑她这个后来者嘛。

抹去眼角飙出的生理忄生泪水,苏年终于看清了眼前人。

那是一个身着喜服的俊美男人——看打扮,正是她的新婚夫君,逍遥王燕北溟。

见她转过脸,燕北溟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嘲弄:

“既如此,那丧礼便也省了。你既无意,本王自也不会强求。

你也无需再寻死觅活,明日,本王便进宫求父皇赐一道圣旨同你和离,了却你的心愿,你自可以继续去追你的太子殿下。”

听到这话,苏年脸色不由白了白。

这原主名唤戚卿苒,是大燕朝名门戚氏、戚家二房嫡女,大伯父是当朝丞相,亲姑姑更是当今的皇后娘娘。

她出身显贵,自小又体弱多病,几乎是被家里千娇百宠着长大的。

可偏偏她是个不经宠的,就这么被家里宠坏了,还一眼看中了自家堂姐的未婚夫,太子殿下。

她倒什么也不顾,还公然追求,做了不少傻事,丢尽了脸不说,还惹得戚家长房、二房生了嫌隙,最后闹得生养她的戚母都要和她断绝关系。

可这事儿到了这地步还不算完,这原主奇葩的紧,不思悔过就算了,反而变本加厉,去爬了太子的床。

结果可想而知,她被人发现给丢了出来,戚家一夜之间成了全京城的笑柄。

皇后娘娘勃然大怒,这才将她赐婚给脾忄生古怪还瘸了腿的逍遥王,以示惩戒。

若是在这新婚第二天,她就再闹出和离之事,皇后就是她亲姑姑,大概也想整死她了。

“等等!”苏年忍着疼,出声挽留。

燕北溟仿若未闻,一个眼神也欠奉,转着轮椅就要走。

“喂!”

苏年急了,只是这一yong li出声,嗓子就像是在被锯条拉扯,疼得她差点背过气去。

等她缓过劲儿,房间门已经被关上,屋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了她一人。

苏年懊丧的锤了一下地,扶着一旁的凳子,慢慢爬起来。

刚一站直,她就感觉一阵头晕,险些又厥过去。

啧,她都忘了,这戚卿苒还是个病秧子。

就那种不捧着药罐子,就没法儿活的病秧子!

苏年扶着桌儿缓了一阵儿,露出一丝苦笑。

想她寒窗苦读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成了外科主刀医师。

一朝回到解放前也就算了,身体还这么差。

苏年慢慢走到床边躺下,仔细探查了一下自己的新身体。

这一探查,她更绝望了。

就这稀烂的健康状况,不上吊也离死不远了!

苏年脸垮下来,不由的想,若是能调理一下就好了。

这想法刚一冒头,苏年只觉左手小指一烫,脑子里忽然闪现过三个字——‘千金方!’

千金方?

什么鬼?

她是外科大夫,对中医可不太了解。

原主整天忙着追男人,更不可能知道什么千金方。

就在她这样想的时候,脑子忽然又浮现出了一些莫名的东西。

“半夏,雪莲,木槿……”

这些都是中药材的名字,所以,这是一个药方?!

苏年有些激动,但她现在的身体实在废。

今天又是拜堂成亲,又是上吊自杀的,早就虚弱得不行,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了过去。

心里装着事情,第二天,苏年一早就醒了。

但入目依旧是一片刺眼的红,奇迹没有发生,她并没有如愿穿回去。

苏年叹了口气,认命的爬起身,看着铜镜里的那张陌生的脸,她有些泄气的说道:“好吧,以后我就是戚卿苒了。”

她这边正想着事,只听“砰”一声。

门就被人粗暴给推开了。

绿衣丫鬟看着她照镜子,立时露出个鄙夷又不耐烦的表情来:“x j,你不好好躺着,这又是在折腾什么?倒还真不如昨天晚上死了的干净!”

来人名唤翠桃,是她的贴身丫鬟。

“x j,你昨夜闹那一出,老爷和夫人都已经知道了。

老爷已经发了话,说你不要脸,他还要。以后,他只当没有生过你这个女儿,你就是死了,也同他没关系。

你大伯父丞相大人也发话了,已经将你从戚家族谱除名,这次就是老夫人,都没办法保你了。”

翠桃声音脆而响,说话更是连珠炮一样,吵得戚卿苒耳朵疼。

见戚卿苒皱眉,翠桃更来劲了:“现在王爷都在准备马车进宫求和离了,和离了你就不能再呆在王府了,戚府你也回不去了,你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办吧,还尽折腾。”

说完,翠桃恨恨咬着牙,要不是她的卖身契还在对方的手里,现在她早就收拾好东西走人了。

跟着这么一个不着调的主子,她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戚卿苒揉了揉耳朵,这丫鬟说话虽不中听,但说得都是实话。

她身体还需调养,要真成丧家之犬了,可不就完了。

她得拦下燕北溟!

想到这里,戚卿苒直接站起身。

刚准备说话,翠桃又开了口:“x j,要是您还有一点良心,就将奴婢的卖身契给奴婢,也算全了我们主仆的情分。”

闻言,戚卿苒冷冷的看了翠桃一眼,情分?

要知道以前原主做那些蠢事的时候,这个丫鬟可没有少在旁边撺掇,还说什么太子的妾那也是不同的,以后都是能有妃位的。

聘为妻奔为妾,说出去都会被人不耻。

也就是原主那个没有脑子,才会将这样的人当成自己的心腹。

不过眼下,她没功夫收拾翠桃,只冷冷的开口道,“王爷在哪儿?”

翠桃一愣,下意识想要瞪眼,可一看到戚卿苒那冰冷的眼神,她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脱口而出道:

“在,在前厅。”

闻言,戚卿苒直接朝着前厅方向去了。

前厅。

王府管家恭敬的站在下首,禀告道:“王爷,马车已经备好了。”

燕北溟点点头,推着轮椅就要出去。

“王爷,等一等。”

戚卿苒喘着气,不长的一段路,她差点走断了气,不过幸好赶上了。

她咽了口唾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开口就道:“王爷,我想过了,我们是皇后娘娘亲自赐婚,昨天才成亲,今天您就去求皇上和离,那岂不是打皇后娘娘的脸吗?”

“所以?”

燕北溟看着眼前娇娇弱弱的女人,眸子一片清冷。

“我的意思是和离的事情暂时不提了吧?”

戚卿苒硬着头皮开口道。

闻言,燕北溟目光闪动两下,打量了戚卿苒许久才开口道:

“戚x j的事迹已经传遍整个京城,无人不赞叹你的痴心,想必皇后娘娘亦能理解。

本王虽不才,但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本王和戚x j也算有缘,自不愿委屈了您,还是放你自由的好。”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