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小说男陆夜白和女江酒;十月怀胎长子夭折,心伤之下她远走异国&七年后,她携一双萌宝强势回归

2020-11-17 22:05:28美文铺子
小说男陆夜白和女江酒;十月怀胎长子夭折,心伤之下她远走异国&七年后,她携一双萌宝强势回归
陆小少直勾勾的看着她手里端着的那盘色香味俱全的辣椒炒肉,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个不停
小说男陆夜白和女江酒;十月怀胎长子夭折,心伤之下她远走异国&七年后,她携一双萌宝强势回归
 

陆小少直勾勾的看着她手里端着的那盘色香味俱全的辣椒炒肉,哈喇子顺着嘴角流个不停。

好香。

好饿。

他可怜巴巴的望着江酒,怯生生的道:“我爹虐待我,两天两夜没给我东西吃。”

江酒:“……”

她记得这小东西貌似好像是陆家太子爷吧,陆夜白会少了他儿子的那口狗粮??

没听说过陆家破产啊!!

“妈妈,我饿……”

江大x j翻了个白眼,这小子喊‘妈妈’喊上瘾了吧?

是打算赖着不走,给她当儿子?

可别啊,两个小祖宗就已经让她头昏脑涨了,再加一个小阎王,不得将她干崩溃?

“卧槽,酒姐,你又祸害了哪个老头子,居然整出了一个跟小爷差不多大的玩意儿。”

江随意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视,江酒二话不说,脱了脚上的拖鞋就朝他脑门砸了过去。

“滚。”

江随意嘿嘿一笑,抱着胳膊走到陆墨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了他片刻后,Y阳怪气道:“哟,这不是陆家那位千亿身价的太子爷么,怎么,市值三十个亿的陆家公馆住不惯,跑过来挤狗窝,是你脑子有病还是这世界太疯狂了?”

“江随意。”江酒低喝了一声,“他脱水严重,面露痛色,也不知道多久没补充水分了,还不赶紧弄点水给他喂下,这位爷要是死咱们家了,仔细后半辈子直接去吃公粮。”

江小爷还想怼两句,可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双眼中迸s he出了一抹算计的光芒,嘀咕道:“来得正是时候,刚好可以陪小爷演出戏。”

江酒去厨房盛了点汤端到客厅,在陆墨身边坐下后,垂眸打量了他两眼。

还别说,这小子长得挺像陆夜白的,倒是跟江柔不像。

只不过,他这眉眼却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好像在哪儿见过?!

“起来,自己端着喝。”

陆小少鼓了鼓腮帮,摇头道:“饿过头了,全身没劲,动不了。”

“……”

真是爷!!

……

江酒以为陆夜白只是将儿子暂时放在她这儿照看,可,两天过去了,陆家人都没过来接儿子的打算,这让她有些苦*了。

小太子养成了小乞丐,陆先生,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继承人么?

江小爷倒是跟陆小少混成了兄弟,不过那小子完全将陆墨当傻子一样忽悠,不止一次误导他从亲爹账户里薅羊毛。

当然,到最后谁成了那个傻子还说不定。

晚上,江酒将两只狗崽子连同一条狗腿子扔进书房后,独自一人靠在沙发上刷博客。

#陆夜白被爆在外养七岁大的私生子#

#陆夜白私生子照泄露#

#陆夜白私生子长相胜过陆家太子爷#

#陆夜白初恋情人为其生下七岁大的儿子#

#陆夜白默认被爆男童是其亲生骨肉#

五条热搜霸屏。

每条后面,都有一个大写特写的——‘爆’。

红得发紫!

好大一个瓜。

半个小时不到,点击量十几亿。

江酒顺手点开了#陆夜白私生子照泄露#那条热搜。

陆阎王的八卦,怎么也得奉献一些点击量不是,他好歹关照过她半年……

当江大x j看清楚照片里的人是谁后,一下子八卦不起来了。

确切的说,她是没心思八卦了。

“江,随,意。”

她二话不说,直接冲到书房将儿子给拎了出来。

“说,微博上的照片是怎么回事?私生子又是怎么回事?江随意,你脑子被驴给踢了么?嫌自己死得不够快,所以眼巴巴凑上去多死几回是不是?”

说完,她又盯着手机屏幕看了数秒,一转话锋道:“还别说,你跟他同框挺有父子相的,只可惜,你是根草,想要攀附那样的爹,等下辈子吧。”

江随意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道:“这图我P过的,把陆阎王的样貌融合进了我脸上,看上去自然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亲妈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少废话,你还没跟我说你整这幺蛾子的目的呢。”

小jia huo耸了耸肩,一脸轻松道:“你被陆夜白那只老狐狸追着满世界跑了半年,我想给你出这口恶气,小爷的妈,是他随便都可以欺负的么?”

江酒的心里划过一抹暖流,还不等她给儿子一个奖励的吻,只听儿子又补充道:“他如果想要澄清传言,就必须出示我跟他的亲子鉴定,嘿嘿,到时候小爷答应跟他去做亲子鉴定,前提是,他必须给我十个亿。”

“滚。”

……

陆氏公馆,次卧内,江柔手中握着的手机从指尖话落,‘砰’的一声砸在了地板之上。

怎么可能。

陆夜白怎么可能还有种遗落在外?

据她所知,陆夜白这些年不近女色,八年前那晚也是被他弟给坑了,这才跟江酒发生了关系。

直白一点讲,除了江酒,那男人没碰过其她任何女人,又怎会凭空多出一个与陆夜白长得七分神似的男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思急转间,她想到了七年前江酒腹中另外两个胎儿。

别跟她说当年那妇科主任没将事情给办好,让另外两个孽种存活了下来。

不行,她一定要好好调查一下。

‘滴滴滴’

地上的手机在响,她垂眸一看,发现是母亲打过来的。

“喂,妈咪,您找我什么事?”

“柔柔,博客上面怎么回事?陆夜白怎么又爆出了私生子,而且跟他长得七八分神似?”

江柔咬了咬牙,恨声道:“我怀疑是江酒当年怀的那两个小杂种中的一个,妈咪,您一定要好好查一查,千万不能让江酒钻了空子翻了身,不然我会被陆家扫地出门的。”

“该死的,那小贱人不是出国了么,怎么又回来了?行,我这就去查,务必要弄清楚这私生子到底是不是陆夜白的种,如果是……”

“如果是,就别让他活过这个年关了。”江柔用着Y毒的语气道。

“好,你也试着跟你婆婆联系一下,她最疼爱陆墨了,只要你抓住时机在中间搅一搅,让她厌恶江酒那个贱蹄子,那她这辈子都别想嫁进陆家了。”

……

书房内……

陆夜白正蹙眉看着博客上曝光的私生子照。

一个小时,点击率破三十亿了。

比陆墨曝光那会的势头还要猛,因为这小子比陆墨长得更像他。

 

可,绕是如此,他仍旧不认为这是他的种。

这些年来,他只碰过一个女人,就是八年前的那一晚,被陆西弦那王八羔子给坑了,迫于无奈才不得不跟女人结合。

七个半月后,江柔抱着孩子找上门,通过DNA检测,报告显示陆墨确实是他的种。

除了那荒唐的一夜,他没再碰过任何女人。

如果江柔当年生了两个儿子,以那女人的贪婪与虚荣,一定会将两个孩子全部带回陆家的,不可能让其中一个流落在外。

所以他敢断定,这绝对是某些人的恶作剧。

仔细观察了那张照片良久之后,陆夜白chun角露出了一抹冷嘲的弧度。

这照片看似天衣无缝,但,却逃不过他的眼睛。

用他的脸与小男孩的脸深度融合,然后再一点一点j ing修,直到将两张图片彻底合为一体,连半丝缝隙都找不到。

这种技术,只有国际上的顶尖黑客才懂,一般人,还真无法完成如此复杂的co作。

这不禁让他想起了第一黑客‘鬼刹’。

他追着那jia huo满世界跑了半年,如今那jia huo打算绝地反击?

可,用这种舆论打压的法子,未免太过幼稚了。

既然是电脑合图,那就一定能拆解。

到时候两张照片一分离,传言不攻自破,对他可造不成任何损失,那jia huo确定要用这种法子反击?

想到这儿,他伸手捞过桌面上的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通知国内各大新闻媒体,就说陆氏明天召开记者发布会,我亲自出面向外界解释网上所谓的‘私生子’。”

“陆总,这种事情您出面似乎不太好,还是交给属下ch u理吧。”

“按照我说的去做。”陆夜白冷声喝道。

他倒要看看对方想做什么,有没有本事让他陷入更深的舆论风暴之中。

……

短短半个小时,关于#陆夜白明日召开记者发布会亲自出面向外界解释私生子#的消息再次登上了热搜榜,而且一跃进了榜首。

……

盛景公寓书房内,两位小爷正趴在书桌上合谋着什么。

江小爷问:“喂,二愣子,你玩过直播么?”

陆小少蹙了蹙眉。

二愣子?

这名字听起来似乎跟二哈子是一路货色。

“没玩过,狗东西可以教教我么?”

“……”

江随意抽了抽嘴角,尼玛,这丫不傻啊,外界为何说他智商堪忧?

还有,自闭症是个什么玩意儿,这丫在他面前说话利索得很呢,跟他撕比的时候都不带脏字。

陆墨见他不说话,以为惹他生气了,害怕他将自己赶出去,又连忙补充道:“你教我玩直播,我答应你所有的要求,好不好?”

江随意冷哼了一声,“算你小子识趣,小爷告诉你,这里是我家,你想跟我共用一个妈,就得听我的,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听见没?”

陆墨转了转眼珠,试着问:“可以将你妈咪送给我爹地么?”

“啥?”江小爷撑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刚才说将我老娘送给你老爹?别逗了,你是我小姨的儿子,你爹是我姨父。”

“那女人,不是我妈。”

江小爷再次瞪大了眼眶。

“小爷虽然混账了一些,但,至少还没到不认亲妈的地步,老兄,你是个狠人,小弟自叹不如。”

陆墨瞪着他,俊秀的小脸憋得通红。

他就知道他不会相信他说的话,因为连爹地都不相信,认为他在无理取闹。

“算了,当我没说。”

江随意嘎了嘎嘴,“实不相瞒,小爷这次回海城,就是来找你妈晦气的,当年我老娘被她折腾惨了,还间接害死了……反正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陆墨重重点头,很认真道:“欺负妈妈的人都应该受到惩罚,我帮你。”

“……”

这货是犯傻了么?

“算了,不跟你鬼扯了,咱们聊聊明天直播的事情吧,你老子不是要召开记者发布会么,咱们就给他准备一份天大的惊喜。”

“好呀,如果能整一整江柔那女人就更好了。”

“……”

看来这货是真的犯傻了!

……

客厅里,江酒穿着睡衣半躺在沙发内,嘴里哼着小曲,脸上敷着面膜,生活惬意。

嗯,如果有个男人给她暖床就更棒了。

只可惜她身后跟着两拖油瓶,想甩锅都甩不了。

现如今社会,哪个男人会大度到帮别人养儿子?

便宜爹当久了,也会憋屈的。

‘叮铃铃’

门铃响了……

江大x j下意识偏头去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整。

都这个点了,谁还会上门来约……她?

“江随意,去开门。”

书房里没任何回应。

‘叮铃铃’

门铃又连续响了几声后,她这才翻身下地,脸蛋上顶块面膜,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朝门口走去。

房门打开,看清来人是谁的那一瞬间,她脚下一个踉跄,有些站不稳。

陆,陆,陆……狗!

一只强劲的胳膊及时托住了她,下一秒,头顶传来一道低沉浑厚的磁忄生嗓音,“江大x j似乎很怕我?咱们之间有过节么?”

江酒咽了口唾沫,尼玛,说到过节,那就大了去了。

前段时间手头紧,黑了您老在瑞士银行的三十亿,然后被您老追着满世界跑了半年。

如今见到您,特么跟耗子碰上了疯狗似的。

心里慌得一批。

陆夜白蹙眉望着扒在自己怀里的女人,眼中划过一抹嫌弃,穿成这样也敢给陌生人开门,可见私生活多么孟浪。

“两分钟,江大x j靠在我怀里已经两分钟了,是不是该挪一挪地儿了?”

“啊?哦,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江酒连忙从他怀里退出来,讪笑道:“妹夫亲自登门,可是来接小太子的?”

妹夫?

陆夜白拧紧了眉,他从始至终都没承认过江柔的身份。

当初她抱着孩子找上门时,他只接受了陆墨,没说过江柔是陆家的人,如今她这声妹夫一出口,着实让他不快。

但这个男人喜怒不行于色,即使心中不悦,也不会表现出来。

“墨墨在这儿叨扰了几日,该回去了,请问他在公寓里么?”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