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江酒陆夜白是什么小说名字?【天降三宝:虐渣妈咪超厉害】全文+完整版

2020-11-17 21:59:37美文铺子
江酒陆夜白是什么小说名字?【天降三宝:虐渣妈咪超厉害】全文+完整版
热……浑身像火在烧一般……蚀骨的难耐似要从身体每个毛孔里渗出来似的,不断吞
江酒陆夜白是什么小说名字?【天降三宝:虐渣妈咪超厉害】全文+完整版
 

热……

浑身像火在烧一般……

蚀骨的难耐似要从身体每个毛孔里渗出来似的,不断吞噬着江酒的理智。

片刻后,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疼得五脏六腑都在轻轻颤抖。

她‘啊’的尖叫了一声,下意识想要反抗。

可,身体却动弹不得。

撕心入骨,似冰如火,两重天。

她什么都看不到,室内很黑,很暗,只依稀感觉那个男人的存在,自己的灵魂都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室内的温度才渐渐降了下去。

j ing疲力尽的江酒跌跌撞撞地滚到了地上,在黑暗里摸索着自己的衣物胡乱套在了身上。

从房间冲出来的时候,一道娇媚的女声打破了她所有的故作镇定。

“姐姐出来啦,啧啧啧,整整三个小时呢,看来李总虽然年过五旬,但,依旧宝刀未老嘛。”

说话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江柔,就是这个看似清纯,实则Y毒的少女用外婆的忄生命*她应酬一个年过五旬的老男人。

半个月前,外婆查出患有胃癌,昂贵的医疗费不是她这个在校学生能拿得出来的。

她去找父亲,父亲却以妈妈死了十几年,他早就不用管那老太太的死活为由,狠心拒绝了她。

恰逢海瑞集团的李总看上了继妹江柔,以五百万的天价买下了江柔一晚。

江柔不肯伺候那老男人,以外婆的命要挟她,让她过来应付。

她为了救外婆,不得不妥协。

如今,她的清白与尊严全部都毁在了这个晚上,要不是还有外婆需要她照顾,她真想就这么一头撞死。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五十万,什么时候打到我卡里?”

江柔妩媚一笑,故作惊讶的问:“五十万?不是说好五万的么?怎么变成了五十万?”

“你。”江酒被她气得头脑发晕,整个人摇摇欲坠,“江柔,你居然出尔反尔?”

江柔讪讪一笑,她就喜欢看江酒这幅狼狈不堪的模样。

“我的好姐姐,逗你玩呢,李总可是开了五百万的天价,你拿五十万,我嘛,就吃点亏,拿剩余的四百五十万了,毕竟出卖身体的是你。”

说完,她扭开门把走进了卧室。

江酒抿了抿chun,踉踉跄跄的朝电梯口冲去。

室内,江柔‘啪啪’两下摁开了床头的灯。

正当她准备躺在李总身边装装样子的时候,目光突然扫向了沉睡中男人的脸,当她看清对方的长相后,差点儿惊掉了下巴。

这这这……

是是是……

他!

好一个江酒,居然将第一家族的掌权者给睡了。

一瞬间,愤怒与嫉妒扭曲了她的俏脸。

原本是她的,是她的,凭什么让那贱人得了这天大的便宜?

江酒,你真该死!

该死!

七个半月后……

‘哇’的一声婴儿啼哭响彻在了产房内。

“第一个出来的是儿子,都别停下,继续继续,孕妇肚子里还有两个呢。”

产房外,女医生将怀里的婴儿递给了候在门口的江柔,压低声音对她道:“江二x j,如您所愿,她生的第一个是儿子。”

江柔抚了抚自己凸起的小腹,chun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你刚才说这是谁生的?”

女医生浑身打了个寒颤,想到那套价值数百万的高级公寓,连忙改口道:“恭喜江二x j喜得贵子。”

江柔哈哈一笑,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女医生又问:“那,江大x j腹中另外两个胎儿怎么……”

“ch u理掉吧。”江柔伸手捏了捏怀里婴儿的小脸蛋,眸中划过一抹狠厉,“给她养一个,还是看在这孩子能让我飞上枝头的份上,这已经是格外开恩了,难道还要我给她养三个不成?”

说完,她转身朝外面走去,“如果这事办好了,我会给你双倍的报酬。”

七年后,海城国际机场。

出站口,人潮人海,几个带着耳麦的黑衣保镖正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

“陆总,A1出口并未发现可疑人员。”

“陆总,A2出口并未发现可疑人员。”

“陆总,B1出口并未发现可疑人员。”

“陆总,B2出口并未发现可疑人员。”

候机大厅二楼VIP贵宾室,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靠坐在黑色真皮沙发内。

男人戴着一副墨镜,定制的镜片很宽,几乎遮挡住了他半张脸,只露出了高挺的鼻梁,寡薄的chun,侧脸极其刚硬,棱角分明。

这是个很危险的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冰冷淡漠的气息,似千年寒潭。

生人勿近!

室内的温度,随着耳麦里传来的几道回禀声降至了冰点。

死一般的沉寂。

良久过后,静立在一旁的贴身保镖阿坤试着开口道,“陆总,您的情报是不是有误,第一黑客‘鬼煞’并没有乘客机来海城。”

他们追查鬼煞的下落都大半年了,如今好不容易有点线索,没想到又中断了。

“不可能。”沙发上的男人轻启薄chun,冷冷吐出了三个字。

被墨镜遮挡住的眸子直直落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

屏幕里,一条条错综复杂的红线缠绕在一块儿。

那是卫星定位器投s he出来的信号路径,可,这线路却像滚雪球一般滚得满屏都是。

原本锁定的一个目标,现在满屏都是。

也就是说……

他被耍了!

下一秒,电脑屏幕开始剧烈闪烁起来。

眨眼间。

黑屏了!

阿坤摸了摸鼻子,怯生生的提醒道:“陆总,您的电脑被黑了。”

陆夜白:“……”

他瞎了么?用得着他提醒?

休息室的门被踹开,一个黑衣保镖急匆匆的撞了进来,抖着声音对陆夜白道:“陆,陆总,太子爷跟着您一块儿来了机场,可,可他将属下们给甩了,现在不知去向。”

冰冷的目光直直朝门口s he去,陆夜白轻启薄chun,从牙缝里挤出了五个字,“还,不,快,去,找。”

机场东侧的绿色通道内,江酒正背着一个小挎包在昏暗的灯光下快速穿行着。

“怎么样,后面跟着的尾巴都替我甩了么?”

“酒姐放心,小爷出马一招必中,直接将那丫的电脑给整爆了。”

江酒刚想开口,似察觉到了什么,脚步倏然一顿,犀利的眸子直直朝身侧拐角s he去,“谁?滚出来。”

 

一动不动。

看体型,似乎是个人影,很小很小的人影。

“我先挂了,等回家以后再说。”

切断通话后,江酒脚步轻快地朝不远ch u的角落走去。

到了近前,她终于确定了这是个孩子,约莫六七岁大的小jia huo。

犹豫了一下后,她抬脚踢了踢那团肉球,压低声音问:“小东西,还在喘气么?”

依旧没动静。

江酒也不废话,转身就准备离开。

多管闲事的后果通常是什么?

惹得一身骚!!!

她是多想不开,去招惹这么个弃童,然后被人冠上‘拐卖幼儿’的罪名?

“妈妈……”

一道虚弱软糯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生生止住了江酒的脚步。

就是这句妈妈,让她想到了自己那个早夭的孩子。

她可以对所有人无情,但,独独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狠不下心。

“起来吧,我带你离开这里。”

又没了动静。

江酒轻叹了一声,正准备附身去拽他,指尖触及到他滚烫的手腕时,她脸上露出了一抹讶色。

这么烫,至少烧到了四十度吧。

也不知道这小东西摊上了怎样不负责任的爹妈,居然将好好的孩子扔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角落旮沓里自生自灭。

“碰上我算你小子命大,不然不出三小时你绝对能烧成傻子。”

江酒认命似的扛起了已经烧糊涂了小jia huo,疾步朝出口而去。

当天下午,陆家太子爷走丢的消息席卷了各大新闻报刊,震惊了整个名流圈。

在海城,谁敢动陆家的宝贝疙瘩?

那特么可是真金疙瘩啊,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整个上流圈的小少爷都加上,也比不过陆家那一个。

如今丢了,还不得捅破了天。

附属医院,五楼某病房内,江酒看了看电视里正在播放的寻人启事,又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小东西,有些头疼的抚了扶额。

果然,行善积Y德什么的都是浮云,这烂好人,真不是那么好当的。

前一秒,她还被这小东西的亲爹追着满机场乱窜,后一秒,居然捡了人家儿子。

这位小爷,那可是真正的爷。

陆氏家族的太子,之所以是响当当的人物,全赖人家有个富可敌国的亲爹。

一出生就是千亿家产的继承人,反正她儿砸没这么好的命。

人比人,真他妈能气死人。

“妈妈……”

又是那道软糯糯的男音,江酒甩了甩脑袋,痞痞一笑道:“我说太子爷,你丫可别乱叫哦,姐姐怕折寿,我充其量只能算你姨妈,大姨妈。”

小jia huo眨了眨眼,对着她露出了一抹n ai萌n ai萌的憨笑,又重复喊了一声,“妈妈……”

江酒:“……”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在几个黑衣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江酒认识这个男人。

因为半年前她黑了人家在瑞士银行的一个账户,让人家账号里的三十亿不翼而飞了。

为了这事儿,这男人追着她满世界跑了小半年。

说出来都是泪!

“是你救了我儿子?”

浑厚低沉的磁忄生嗓音,似酒般醇香,能让人迷醉。

可,你如果仅凭他的声音就判断他是个温润如玉的男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这男人的危险系数,在国际上排行前十。

他是属于金字塔尖的存在,有着庞大的商业王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在这海城,更是只手遮天。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小少爷的情况基本稳定了,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先走一步。”

说完,江酒伸手捞过床头的小挎包往肩膀上一甩,转身就准备离开。

还不等她迈步,床上的小jia huo连忙拽住了她的胳膊,可怜兮兮的望着她,“别走,我需要人陪着。”

陆夜白的俊脸上闪过一抹诧异,全世界都知道他这儿子患有严重的自闭症,平日里半个字都不会说,甚至对他这个父亲都没这般依赖过,可如今……

江酒扯了扯嘴角,笑眯眯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温声道:“你有爸爸妈妈,他们可以陪你。”

小jia huo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死死拽着她的胳膊,闷声道:“我没有妈妈。”

江酒:“???”

没有妈妈?

不应该啊,江柔不是他生母么?

别看她常年在国外,但,国际上的顶级富豪就那么几位,关于陆夜白的私生活,她多少听过一些。

江柔用手段将这位拐上床,然后生子作为嫁入陆家的筹码这种事情,她还真就干得出来。

想到江柔,心脏又升腾起了密密麻麻的痛。

那个女人,间接害死了她外婆,导致她早产,第一个孩子就那么夭折了。

想到这小东西是江柔生的,她的心瞬间冷了,伸手慢慢掰开他的五指,用着冷漠的声音对他道:“你有没有妈妈,与我无关。”

小jia huo急了,慌忙从床上滚了下来,就那么趴在地上紧紧抱住了她的小腿,然后呜呜的哭了。

江酒冷眼望着对面看好戏的陆夜白,嗤笑道:“陆先生真是好雅致,居然观赏起自己的亲儿子扒着陌生女人乱认妈了,小心回去后您太太让您跪搓衣板。”

不等陆夜白开口,房门再次被人推开,一抹纤细的身影从外面奔了进来。

“墨墨,我的孩子,你不是发烧了么,怎么趴在地上啊?”

江酒只见一道人影闪过,然后她被一股力道给推开了。

不用低头去看她也知道对方是谁。

还真是冤家路窄。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她来医院很正常,毕竟这小东西是她亲儿子。

亲儿子!

可,下一秒她被小jia huo一系列的举动给惊住了。

只见小东西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直接垂头用脑袋朝江柔的小腹撞去,生生将她撞出了两三米远。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墨墨,我是妈咪啊,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啊”

话还未说完,病房内陡然响起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陆墨直接张口咬在江柔的胳膊上,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江柔那细腻的肌肤上竟渗出了丝丝鲜血。

那一瞬间,江柔眼底划过一抹森冷的杀意。

这只养不大的白眼狼,总有一日她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