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徐方郑秀兰;桃运小村医尺度,&徐方郑秀兰故事

2020-11-14 22:56:58美文铺子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徐方郑秀兰;桃运小村医尺度,&徐方郑秀兰故事“没有毒,对了,如果找一天的话,这根草能找多少?”徐方强忍着激动问道。“这可说不准,我在村里打了三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徐方郑秀兰;桃运小村医尺度,&徐方郑秀兰故事

“没有毒,对了,如果找一天的话,这根草能找多少?”徐方强忍着激动问道。

“这可说不准,我在村里打了三年兔草,除非在河边见过,其他地方很少见。要是找一天的话,估计也就找个五六株吧,咋啦,你要找这个?”

“嗯,这是一种药材,下次再遇到可以收集起来卖我。”徐方也笑道。

“哎呀,小方你也太见外了,下次姐打兔草的时候,有就直接给你,什么钱不钱的。”王雪荷不满道。

徐方点点头,也没说具体价格,明天自己去山里转转,看看到底能搜罗多少出来。

明儿一早,徐方让郑秀兰招呼人们去捞扇贝,自己则背了个药篓,朝九龙山里走去。

山里的野草跟就不少,不过茂盛的地儿还是山谷ch u,王雪荷自然不会跑那么远,肯定是在就近的山头,徐方到了山谷ch u,眼睛如同探照灯一般,嗖嗖的在河边看着。

徐方的感官本就异于常人,周围一草一木,仅是一眼就能扫的清楚,十几分钟后,徐方就看到一块石头后,藏着的一株雪晶花。

强忍着心头的惊喜,徐方小心翼翼将这株雪晶草连根挖出,放在药篓后继续寻找。

这雪晶草数量确实太少,从早上八点到十二点,徐方才找到十三株。

看看天色也已经不早,徐方回到家里,在墙脚将这些药材全部种上,然后用几根木棍和塑料袋子,将这些草遮挡了起来。

正要去称重,徐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徐方一时有些好奇,会是谁?

“喂,是徐方吗?”接通电话,那端传来一道女声。

“嗯,你是?”徐方一时有些奇怪。

“我是你欣姨。”徐方竟然没猜出自己身份,欣姨有些不满。

“原来是欣姨,刚刚听出来声音,没敢认,你不是没我号码吗?”徐方急忙笑道。

“姨可是费劲千辛万苦,才从百草堂老爷子那要来的号码。”

“欣姨找我什么事?”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便道:“你还记得我上次问你的事儿吗,我问你j ing神问题能不能治,你说没问题。”

“嗯?你要治这个?”徐方惊奇问。

“去你的,你这犊子嘴里就没句好话,不过我一个很重要的人,j ing神有些问题,身上也有不少伤疤,我想问问你,你有法子没?”欣姨的语气有些郑重。

联系欣姨和自己说的话,徐方隐约猜到了一些,应该是因为伤疤产生了心理问题。

如果在今天之前,徐方或许还真拿不准,但今天自己恰巧不巧的挖到雪晶花,这希望就大了很多。

“不能保证,但有信心。”徐方简单回复了八个字。

“那你能来看看吗?我可以去接你。”欣姨的语气有些喜悦。

“什么时候?”

“今天!”

听到欣姨的回答,徐方有些蛋疼,你丫这电话早不打晚不打,非要自己种好了雪晶草你才打来,你是故意的吧?

不过医生就要行医救人的准则,徐方也一直坚守,当下点头道:“好,我现在还不在市区,等我到了给你电话。”

徐方极度无语的把刚栽上的雪晶花,重新拔了出来。临走前,徐方炒了几道菜放桌上,如果那妞吃不完,可以放冰箱里,这样哪怕自己没回来,晚饭不至于饿着。

到了海边,大伙儿早已在这里等着,今天和昨儿差不多,一千六百斤。徐方将扇贝放在船上,在村民的嘱咐声中,摇着船朝云风走去。

三小时后,徐方就到了青云大酒店。

402,秦珍办公室,刚送走刘总,秦珍甚至连不整的衣衫都懒得收拾,坐在椅子上,那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有些憋闷。

这个时候,秦珍脑海中,突然想到了徐方那个男人。

 

对这个男人,秦珍心里感觉很复杂。起初看上这小子,完全是因为这小子羞涩的模样,让她生出了戏谑之心。却没料到自己简单的撩拨,就发现了他雄厚的本钱,导致自己心中产生了单纯的某种需求。

但随着交往,她竟然发现徐方身上各种优秀的品质,甚至这小子,绝不是个简单的农民,这不禁让她心中很是好奇,甚至还有些欣赏。

想着想着,秦珍脑海中就浮现出徐方的影子来,再想着想着,秦珍的手就朝裙底探去。

刘总不行,只得自己解决下了。

徐方称重后,拿着单子到了秦珍办公室门口,却迟迟不肯进去。前几次都被自己借口脱开了,这次如果她再要求自己,自己是答应还是拒绝?

如果再拒绝了秦珍的好意,万一这女人一生气,自己这扇贝可不就卖不出去了?就算卖出去了,价格也不会超过十块吧?

徐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把秦珍当成重要的金主,秦珍又何尝不把自己当成财神爷。

算了,让暴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徐方一咬牙,直接推门进去。

看到徐方进来,脑袋不禁轰的一声。眼前的一幕,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此刻的秦珍,腿落在桌子上,里面的情况,徐方看的一清二楚。

“你!”看到突然有人闯进来,秦珍眼中闪过一道慌乱,当看到来人是徐方后,秦珍的脸颊也通红一片。

“我……我不是故意的。”徐方呐呐说着,眼睛却很不老实。

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女人,面对徐方这只小雏鸟,她可不会太拘谨。起身将门反锁,扫了眼徐方,一把拽过称重单,嘴巴不禁一撇,打趣道:“小徐同志,加上今天,你在我这怎么也赚个三万块钱吧,你这一身行头,真是有失身份啊。”

徐方的穿着,上身穿着印有“为人民服务”的文化衫,配个大裤衩,再加个拖鞋,十足农民工的打扮。

“嘿嘿,符合身份。”徐方浑不在意自己行头。

“德行!”忍不住白了徐方一眼,秦珍朝徐方身上一靠,那低领的T恤正中,一道深渠映入徐方视线,淡淡的幽香,直冲徐方鼻孔。

“小徐,今儿你还有什么借口逃走没?”秦珍小手握着徐方,声音嗲到骨头里。

徐方身体一僵,一团火升起,看着秦珍艰难道:“徐经理,你再这样,咱可就真不管了啊。”

“咯咯,你想怎么不管啊?”秦珍笑了笑,又朝前凑了下,那对腴满紧挤在徐方腔膛,手已悄悄探入。

感受着滚烫又动人心魄的尺寸,秦珍心砰砰直跳,眉目含春的看着徐方。

徐方本是习武之人,血气本就比常人旺盛,屡次被撩拨,徐方哪里按捺的住。加上本就对徐方有意的秦珍,正好对了眼。

感受到那充盈的感觉,秦珍身体一颤……

 

一小时后,秦珍浑身瘫软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徐方啐道:“你这犊子,耽搁姐多少工作,两个电话没接。还好没人来敲门,哼!”

“嘿,早提醒过你咱都是小时起步。”徐方说着说着,脸也有些红润:“你快去看看是谁打的。”

秦珍也不着急,先给徐方结了个账。本想和徐方多聊一会,结果徐方的手机铃声响了。

看到号码,徐方知道是欣姨打来的。

听说徐方已经到了青云市,问清楚地址,欣姨说二十分钟后到,便挂了电话。

“哟,好像是个女的?”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秦珍有些吃味:“怎么,姐还没让你够吗?”

看着要嫩出水来的秦珍,徐方急忙摇头:“没有没有,有秦经理这么个大美人,这次要不享受够了,我怎么舍得罢休。不是说过我是医生吗,这次有个病人找我。”

听到徐方如此无耻的话,秦珍美目白了徐方一眼,羞嗔道:“讨厌,没脸没皮的,赶紧去吧。”

等徐方一走,秦珍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呼吸。自己果然没看错人,那货壮实的跟牛犊子似的。

再说徐方临着布袋子,在酒店门口等了没多会,就见一辆黑色奥迪出现。

徐方很自觉的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

欣姨打量了徐方一眼,结实的身材,刀削般的侧脸,让她心中有些怪异。自己都年近四十,看这小子怎还有一种越看越顺眼的味道。

不过当欣姨看清楚徐方的穿着打扮,不禁翻了个白眼。一件短袖文化衫,印着“为人民服务”的字样,再配上一个大裤衩,加上放在一边的布包,活脱脱的农民工。

“穿成这样进五星级酒店,整个青云市你也是独一份了。”欣姨有些无语。

徐方也不在意,嘿嘿笑道:“本来就是农民,穿这个更符合身份,这次来酒店送点货,这地儿我哪消费的起。”

想到徐方给自己治病,最后只收了六十,如果这就是他平时收取诊金的标准,别说青云大酒店,普通三星级酒店都够他肉疼的。

“对了,欣姨,你让我看的人病情具体如何?”徐方好奇问道。

“受伤的是我家x j,名叫林香雪。两年前遭受一次火灾,面部一半烧伤,身上也有灼伤痕迹。已经过去这么久,伤疤想消除是不可能了,只是因此x j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已经两年,没再开口说一句话,也没出过门,看了很多名医,最后都束手无策。这次叫你来也是看看,不管最后成不成,好ch u都不会少你。”

“好ch u再说,先去趟百草堂。”

欣姨眼中闪过一道赞赏,这些年为了x j的病,她也见识过无数医生的嘴脸,徐方这副淡然的神态,没有一丝做作。

到了百草堂,徐方直接下去,一口气买了二十七味药材。

二十分钟后,欣姨把车子驶入一别墅内。徐方打量着周围,地高、靠海,无论是气候还是采光都堪称完美,嘴里不住念叨:“青云市好歹也算是二线城市中比较出色的,这里房价少说得两万一平吧?没想到你家x j还是个土豪,要是治好了,一定得好好宰一次。”

欣姨心里一咯噔,这犊子的画风转变的太快了吧?让他狮子大开口,得要多少?没等她过分担心,徐方开始继续念叨。

“诊金怎么也得过百,加上咱找药材还找了一上午,怎么也得收个两三百。”

看到徐方一本正经的念叨,欣姨险些吐血,大爷的两三百?这还叫痛宰一笔?你丫存心吓唬姨是吧?气愤之下,欣姨脱口而出:“你要真治好了,姨陪你住一晚都行。”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