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乡村医生徐方郑秀兰;徐方郑秀兰免费阅读小说笔趣阁

2020-11-14 22:53:11美文铺子
乡村医生徐方郑秀兰;徐方郑秀兰免费阅读小说笔趣阁徐方对外界的变化很是敏感,听觉也无比灵敏。当听到那阵阵声音传来,徐方叹了口气。哎,只能辛苦下五姑娘了。一夜无话,翌日一早,徐
乡村医生徐方郑秀兰;徐方郑秀兰免费阅读小说笔趣阁

徐方对外界的变化很是敏感,听觉也无比灵敏。当听到那阵阵声音传来,徐方叹了口气。哎,只能辛苦下五姑娘了。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徐方就辞别欣姨。

等徐方走了很久,欣姨才一拍脑门,哎哟我去,忘要那小子电话号码了!

……

徐方出来后,直奔银行将钱取出来后,便朝一家卖木船的铺子走去。

这里已经偏离市中心,面积也不大。老板是一名中年人,这店铺也就他一人看着。

看到一大早有人进来,老板眼中闪过一道惊讶,走上来笑问道:“小兄弟,有什么事吗?”

“我想买艘小船,能在海边滑下就行,平日装的东西不多,两千斤以下。”徐方大体说了下要求。

听到是来买船的,老板更加热情了,笑问道:“要多少价位的?这铁船怎样,镀层钝化过的,保证不生锈,保养得好用个二十年的不成问题,价格也便宜,三万七。”

三万七……

徐方上去敲了敲船身,铁皮很厚实,确实是镀层钝化过的,三万七价格不贵。

只是这价格,确实有些蛋疼,嘿嘿笑道:“老板,我就实话说了吧,我身上就一万块钱,你给我整一艘差不多的就行,我也用不多久,两三年就行。”

看了看徐方,相貌端正显得很老实,老板笑道:“得,早说。不过咱这的船,哪有只能用两三年的。这木船怎样,上好的桐油漆刷的,好好保养,用个十年八年没问题,一口价,一万二。”

徐方看了看这船,长约三米二,宽一米四,高约半米,上面带桨,看起来很是不错。

“一万我就买了。”

“小兄弟,你这价杀的太狠了,你去别家看看,好好比比价,要是有比我老张这便宜的,尽管来找我退货!”老板摇摇头,指着一旁的船道:“这船怎样,只要七千,就是装的少点。”

“张大哥,你卖的这船确实好,这手艺、这边角ch u理很到位,油漆也很均匀,俺家就yue海村的,不知你听过没,一万块也是几家一起拼凑的,就为了村里娃上下学方便。太小的船,在海里不安全。”

徐方这一番话下来,让老板有些吃惊。yue海村他可如雷贯耳,青云市罕有的一个贫困村。考虑了下,老板才道:“老弟,这成本加上手工成本,一万二确实不贵,你们情况不易,老哥这也不是开慈善的,这大早上的第一炮生意,一万一,不包送,要就拿去。”

“嘿,成,谢大哥了。”徐方也知这价格已是最低,很干脆的把钱付了,才笑道:“船先放这,我待会来拿。”

对送货这茬,徐方也不担心,自己这次赚一万二,身上还有一千的闲钱。昨儿帮自己送扇贝的司机名片他还留着,到时直接打电话就是。

不过徐方对钱也不在意,这钱留在身上,也没多大意思,不如顺道买点东西带回去。

买什么倒成了徐方的一个难题。

倒不是家里什么都不缺,而且什么都缺,比如太阳能热水器、电饭煲、洗衣机、电视、无线网卡、衣服、生活用品……

太多东西都没有,但身上只有一千多块钱。

考虑半天,徐方决定这次买台小冰箱。
 

以后自己肯定经常出门,家里那傻女人,做饭可真够难吃的,到时有剩菜可以直接放冰箱里,吃的时候热一下得了。

进了个家电商场,徐方选了个体积轻巧的冰箱。倒不是为了省电,确实是小冰箱便宜。

花了九百五,又就近买了点牛肉,身上的钱,也就剩用车的了。

司机大叔比较给力,徐方一个电话,十分钟后就到了商场门口。

“兄弟,这是发财啦?”看到徐方买个冰箱,大叔夸张叫道。

“嘿,正在努力脱贫,发什么财。”徐方应了句,便让司机又在船厂停了下。

依旧是那个靠海的山脚,下了车,徐方将属于自己的最后一张票子递过去,便将船扔在了海里。

看了看自己的板车架子,徐方很没出息的没舍得扔,将车架斜靠在船上,小冰箱放好,便摇着船桨朝yue海村行去。

这一路可有不少暗礁,来的时候,可让徐方吃了不少苦头,有了船就是不一样,速度和安全系数果然大大提升,一个半小时工夫,徐方就看到了yue海村的海岸。

……

yue海村,东北角,徐方的家就在这里。平日来人并不多,不过今天一早九点,就陆续有人来到这里。

“村长,小方怎么还没回来?他咋说的?”李叔有些着急问,他家二小子就要上高中,娃儿学费一直是他最大的心病。

“是啊村长,小方这个点怎么还没回来?”张婶也念叨一句。

“得,你们着什么急,小方还能跑的咋地?当年小方爷爷给咱们村多大的恩?就算这钱打水漂,咱也没损失什么。”张大爷是村里老村长,在村中颇有威信,当年徐方爷爷曾救过他的命,现在也给徐方说了句话。

张大爷既然说了这话,大家也不再多说,不过一个个也都在计较,等到十二点,如果徐方再不来,他们就回去。

郑秀兰对徐方的人品比较信任,以他的忄生子,肯定不会让村民无缘无故等这么久,这个点了徐方竟然还没回来,她心里也有些着急,忧虑道:“徐方这次出去,划的是板车架子,会不会翻船了?要不大伙去找找?”

村民大多很淳朴,而且都乡里乡亲的,听到郑秀兰的话,一个个心里也担心起来。

“要不,都去找找?”张大爷问大伙意见。

“看,小方回来吗!”张婶眼尖,嗓门也大,眼睛一扫就看远ch u,一健壮的青年稳步朝这边走来。

看到当事人回来,人群中也传来一阵骚动。

徐方到了家门,看了眼郑秀兰。这女人眼中有些问询的意思,徐方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歉然道:“让大家久等了,那板车太难划,到了市里都晚上了,在那耽搁了一晚,这不,早上醒了租了艘船就回来了。钱都到账了,村长,把账单拿来,给大伙儿分分。”

听到徐方的话,村民一个个喜上眉梢。

“小方,你没骗我们吧?”李叔着急问。

“老李,你着什么急,小方还能骗咱们咋的?”之前还嘀咕徐方怎么不回来的张婶,立刻将矛头指向李叔。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