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徐方郑秀兰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逍遥小村医完整版

2020-11-14 22:49:55美文铺子
徐方郑秀兰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逍遥小村医完整版说完,欣姨瓜子脸上,也露出两片驼云。“欣姐体质一直比普通人弱吧?”徐方问了句。欣姨眼中闪过一道惊讶,点头道:&ldquo
徐方郑秀兰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逍遥小村医完整版

说完,欣姨瓜子脸上,也露出两片驼云。

“欣姐体质一直比普通人弱吧?”徐方问了句。

欣姨眼中闪过一道惊讶,点头道:“是比别人弱,每逢换季就感冒,都成习惯了。”

“这些都是因为你肠胃引起,肠胃不好,吸收营养的速度就慢,身体营养跟不上,体质自然就差一些。今天给你针灸的时候,本想用些手法,给你行个“补针”,然后开副药服用一段时间,可以很大程度修补你的身体,从而增强体质。”徐方认真解释。

看着徐方的样子不似作伪,而且这jia huo的医术确实很高,欣姨眼中也闪过一丝遗憾:“太抱歉了。”

“当时那么多人看着,是我唐突了。”徐方急忙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反正自己是想检测下他医术,不如趁机彻底检测一番,当即问道:“那你能不能……再帮我调理调理?”

“这个……第一次施针后,必须得一个小时候才能再次施针。”徐方犹豫了下道。

“要不,你跟我回家吧,我家没人。价格,你也可以开。”欣姨说完,饶是她久经人事,依旧觉得脸有些发烧,还好现在天色渐晚,倒不是那么明显。

“钱就算了,不过药钱你得自己来,我给你开副药方,你再回去买点药。”

“不要钱?”虽然早知道徐方的心地不错,但不要钱就给人治病,有生以来欣姨还是第一次碰到。

徐方洞察人心,欣姨那点心思,自然瞒不过他眼睛,笑了笑道:“那我就收你点出诊费吧,六十块钱。”

六十也太少了,自己去医院只是挂个专家号都得十五呢。不过欣姨也不再多说什么,钱她还真不是很在意,在手机上记下徐方报出的药材,让徐方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买药。

十分钟后,欣姨重新出来。扬了扬手中药袋,笑道:“走吧。”

欣姨开着黑色奥迪,很适合她这种知忄生韵女。徐方眼睛一闪,感情这欣姨家境很不错。

约莫二十分钟,两人就在一ch u高档小区停下来,停好车两人便来到了欣姨家中。

“嘿,这房子真不赖。”徐方看了看周围的格局,欧式风,上面有一些墙画,甚至还有一个酒柜,上面放置一些红酒,看得出欣姨是个很有情调的人。

招呼徐方在沙发坐下,欣姨又沏了两杯茶,笑问:“小徐,你对姨这病,有几成把握?”

“你只是体虚,给你施针只能说是调理,不能说是治病。调理身体并不难,只要按照我的方法来,恢复到正常人水平是很容易的。”

徐方知道,很多病人问出这个问题,都只不过求个心里踏实。如果自己说只有七成甚至八成把握,对方反而会担心。

“那,待会就开始吧,需要我准备什么吗?”

“找个能平躺的地方最好。”徐方很是随意。

“那就去我卧室吧,你在这坐会儿,我去洗个澡。”欣姨说了句,便朝浴室走去。

半小时后,欣姨吹干了头发,从浴室走出来。此刻的欣姨,已经换上一件黑色睡裙。睡裙很宽松,那松松垮垮的样子,让脖子下隐约露出一条深谷。

徐方呼吸有些急促。

“来我卧室吧。”欣姨说了声,招呼徐方跟上来。

进了卧室,欣姨早已准备好,躺在床上笑道:“麻烦徐大神医了。”

“这……”

“怎么了?”看着徐方迟疑的样子,欣姨好奇问。

“还需要针灸……”徐方暗示一下。

愣了一下,欣姨也咯咯笑道:“小鬼头,姨都不怕你怕什么,来吧!”

毕竟欣姨年纪都接近四十,对男女之别这些,看的也比较开。而且在她眼里,徐方这jia huo,也就二十出头,也没什么值得回避。

拽过一条毛毯将下方全部遮住,才示意徐方可以开始了。

看着此刻的欣姨,徐方深吸口气平静下心情,将欣姨衣服撩起,三根银针j ing准无比的刺入小腹大x。

随即,又有四根银针,落入欣姨身上,徐方才长舒口气,开始捻动银针。

“欣姨,我要开始了。”说罢,体内医诀迅速运转,手顺着小腹朝上,开始刺激着欣姨的周身脉络。

“这手法真不错,天天被你这么按*,你女朋友得多幸福。”欣姨笑了笑道。

徐方只感觉入手一片细腻,欣姨保养的皮肤都快嫩出芽儿来。听到欣姨的话,徐方反问道:“嘿嘿,能娶到欣姨这么漂亮的女人,也不知哪个男人这么幸运。”

听到徐方的话,欣姨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无奈,叹口气玩味笑道:“嘿,姨现在单着呢。”

徐方本是无心之言,却意外听到欣姨这个答案,心不禁一跳,随即嘿嘿笑道:“正好我也没女朋友,不如咱俩将就将就过了。”

“去你的,小没正经!”嗔怒的白了徐方一眼,徐方立刻规规矩矩的给欣姨调理身体。

不过欣姨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男儿气息,又听到徐方刚刚话里无心的撩拨,心却是一漾,再仔细看着徐方,透过衣服,里面健壮的肌肉,似乎蕴含了无穷的爆发力。

好久没见过这么健壮的男人了吧!真是j ing壮的牛犊子,将来不知哪个姑娘会享这福气?

想着想着,欣姨腿一紧,忍不住羞呼一声。

“怎么了?”徐方急忙停手:“疼?”

“没有,你继续吧。”欣姨急忙说了声,脸却酡红一片。

不过徐方那双手,却不断给她触电的感觉。

半小时后,徐方终于将银针取出,笑了笑道:“大功告成,以后按照我给你的方子按时服药,恢复不成问题。”

欣姨只感觉自己肠胃内,如同有一个火炉暖烘烘的,心中对徐方医术大为惊讶,急忙道谢:“这次真太感谢你了。”

说罢,就要坐起来将睡裙撂下,却没想脚轻轻一勾,腿上的毯子就掉到地上。

一时间,明亮的灯光下,徐方的眼睛瞬间瞪大。

短暂的慌乱后,眼睛一瞥,就看到徐方裤子那动人心魄的规模,芳心狠狠一跳!

再看到徐方紧张局促的样子,心中忽然促狭心起,手朝前抓去,气吐如兰问道:“小兔崽子,朝哪儿看呢?”
 

徐方并没有躲避,结结实实被欣姨抓在手中。徐方身体一僵,看欣姨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炙热。

当欣姨的手握住徐方后,心也咯噔一下。

这小牲口的资本,可不是一般的雄厚!自己握了两下,竟然没探测出具体的尺寸。

欣姨此刻心中也无比的诧异!

自己虽然是一个有正常需求的人,但也是个比较正经的人,像这种第一次见面,见面还不到两小时,自己却如此主动的情况,她活这么大,还是破天荒头一回。

不过欣姨并没有完全丧失理智,眼前的年轻人虽然身体结实的让人念想,但自己主动的情况下,做到这一步已经到了自己的底线。

自己虽然很想,但毕竟还是个良家女人,又不是渴饥到无法忍受。

只要徐方主动一点,一切都可以如欣姨所愿,让她心理的那道关卡过得去。

如此粉韵的气氛中,徐方却完全傻住了。

八月的天,说变就变。

“哗啦啦——”

一阵密切的雨打窗户声传来,随即就是电光滑过,一道雷声划破云霄。这一下也惊醒了两人,徐方艰难道:“诊金六十。”

噗!

欣姨只感觉一口老血憋在胸口,这真是应了那句话:老娘裤子都褪了,你跟老娘说这个?

很自然的拉过一张毛毯,欣姨取出一张钱递过去,心中有些羞怒:“给你一百,不用找了。钱还能少你咋的,德行!”

“嘿嘿,那可不行,医者父母心,怎么能占病人便宜。”徐方从兜里取出四十还给她。

对徐方这忄生格,欣姨也很无奈,问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还挺远,今晚回不去了,先找个宾馆对付下,明儿一早就走,甭送了。”徐方起身要走。

“下这么大雨,去什么宾馆?不就是一晚上吗,住我家吧。”欣姨一把拽住徐方。

“住你家?孤男寡女的,欣姨又这么漂亮,不怕我做点啥?”徐方做出凶狠的样子。

“你可以试试!”欣姨食指中指做了个剪刀的动作。

欣姨的家不小,三室一厅,给徐方安排个次卧,徐方冲了个澡回到房间,顺手给郑秀兰发了个短信说明情况,便将手机丢在了一旁。

“嘿,徐方,你真是……禽兽不如!”徐方低头看了看依旧没有消退的兄弟,不禁感叹一句,自己真是大大的良民。

“真是禽兽不如!”另一间房,欣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想着最后一步了,那jia huo竟然忍住了?

难不成他身体有问题?还是取向有问题?很快欣姨就将这两个猜想全部否定,很明显这不可能,毕竟自己手心,还依稀残留着那动人心魄的感觉呢。

既然一切都正常,那就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那就是徐方是真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欣姨一直都不相信世界上真有这种人,但今天徐方却给了上了活生生的一课。

短暂的失落后,欣姨对徐方也多了几分好奇,这小子,究竟是怎样的人?

深吸口气,欣姨躺在床上,自己这次叫徐方来,主要是想探测下他的医术。等这次回去见到莫老,再让他检查下自己身体。如果那小子真有两把刷子,x j的病,未尝不可让他瞧瞧。

正事都考虑清楚后,欣姨的手也伸到被子里,很快,一道急促压抑的声音传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