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逍遥小村医;徐方郑秀兰目录,郑秀兰也没料到,徐方竟然如此爽快

2020-11-14 22:43:55美文铺子
逍遥小村医;徐方郑秀兰目录,郑秀兰也没料到,徐方竟然如此爽快正在感叹徐方命运的郑秀兰,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今天徐方一天赚了八百,这样的收入,放眼整个岳海村,除了秋收的时候,把粮食
逍遥小村医;徐方郑秀兰目录,郑秀兰也没料到,徐方竟然如此爽快

正在感叹徐方命运的郑秀兰,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今天徐方一天赚了八百,这样的收入,放眼整个yue海村,除了秋收的时候,把粮食全都卖了,否则想一次赚这么多钱,只有天降横财才能得到了。

但徐方的所得,全靠的是辛勤劳动。

既然徐方能赚到钱,那其他的人为什么不能呢?如果全村都跟着赚上了钱,那村子的经济可不就提上去了!

到时自己的婚姻权利,自然而然就能回到自己手里。

想清楚了一切,看了眼正在切肉的徐方,郑秋兰也有些犹豫。徐方虽然赚了钱,但发财的路子,这jia huo舍得跟村民讲吗?

就这样不断犹豫,等她回过神来,徐方都做好了饭。

看着饭桌上香气扑鼻的菜,郑秀兰口水险些流出来,不过心中的事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心一横问道:“徐方,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捡点扇贝,换点钱,然后休息一阵,等钱不够了再说。”徐方想也不想说道。

郑秀兰险些被饭噎住了,一双大眼睛瞪着徐方:“没了?”

看着满眼焦虑的郑秀兰,徐方哪猜不出她的心思,点破道:“你是不是想让村民和我一起捡扇贝?”

“嗯。”自己的小九九被拆穿,郑秀兰有些尴尬。本以为徐方会嘲讽自己几句,却没料到这男人,给了自己很坚定的答案。

“可以。”

“你同意了?”郑秀兰也没料到,徐方竟然如此爽快。

“yue海村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小时候我也蹭过乡亲们的饭,在那个年代,在yue海村这个贫穷的村子,一顿饭不仅仅只是滴水之恩,而是厚重的关爱。滴水之恩都要涌泉相报,当年乡亲们如此照顾我,如今我找到了赚钱的路子,为什么不能带上乡亲们一起?”

顿了顿,徐方继续道:“而且我也和你承诺过,你和你父亲的赌约,我会让你赢。”

郑秀兰看着徐方一眼,那漆黑深邃的眼睛,让她心中一安,一道暖流,直涌心间。

这顿饭,两人吃的都格外的香。

饭还剩了不少,郑秀兰找个Y凉的地儿把菜放好,留着明天再吃。

“等赚了钱,买台冰箱回来。”徐方笑道。

“赚了钱有什么用,没通路,九座山头你还想扛回来?”想到自己申报修路的事儿,一直还没着落,郑秀兰心里就有些憋气。

“嘿嘿,我就随口说说。不过万里长城也都是一砖一砖砌起来的,这条路,总有一天会通的!”徐方坚定道。

这一瞬,郑秀兰对徐方,也有了些疑惑。这jia huo在以前在外面,真的只是个保安?

吃完饭后,依旧是郑秀兰收拾碗筷,徐方直接去洗澡。

等徐方躺到床上没多久,门外就传来了哗啦啦的声音。透过窗户缝隙,那熟美的可人身段依稀可见。

徐方心中也有些好奇,这女人的心可真够大的,好歹家里还有一个男人,她也不找个隐蔽点的地方?

今天那秦经理就燎了他一把,现在家里又有个祸水级的娇人,自己虽然是个有原则的人,但好歹也是个男人吧?这女人就这么相信自己人品?

这也怪不得郑秀兰,在她心里早已给徐方打上了不举的标签,哪里是相信徐方的人品?

两人的思想早已南辕北辙,只是苦了小徐方。

郑秀兰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她只感觉一条带领村民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正朝她开启。

“徐方,徐方,起床了!”一大早,郑秀兰就在徐方房间门口抽风。

徐方有些无语,虽然他很理解郑秀兰的心情,但这也太心急了吧?无奈之下,徐方只得起来。

吃好了饭,郑秀兰就拉着徐方朝村委走去。

拉着郑秀兰的软若无骨的小手,这一大早上的,更让徐方心痒无比。

来到村委,郑秀兰取出一个话筒,这话筒的音响,就是挂在门口电线杆上的喇叭。不过郑秀兰说了半天,这喇叭也没个声音,心里也着急起来。

“应该是没电了,给我吧。”徐方拿过话筒,把电池抠出来,用牙齿咬扁了些,又将电池重新推了回去,果然,原本一直没反应的话筒,发出了久违的“嗡嗡”声。

“紧急会议召开,大家来村委门口集合。”郑秀兰的声音在大喇叭里传开,整整说了五遍,相信该听到的人,都不会落下。

郑秀兰虽然没把村子经济做起来,但在村民心中也有一些地位,很快,村委门口就聚集了一百多人。

“村长,什么事这么急?”张婶的忄生子有些急,扯着大嗓门问道。

郑秀兰脸色露出一丝笑容,手中举起一只扇贝问:“你们认识这东西吗?”

“这不就是海边的扇贝吗?”众人七嘴八舌,立刻认了出来。更有些人心中感叹,果然是城里来的,连扇贝都不认识。

不过郑秀兰接下来的话,却让村子所有人一惊。

“对,就是这扇贝。这个天,大家手中农活也不多了,有空闲的,不如去捡扇贝。徐方给村子做了巨大贡献,找了条销路,十块一斤收购。”

这句话下来,立刻让村里炸开了。

“村长,真的假的啊?就这十块钱一斤?”张婶夸张问道。

“孩他婶,你说的什么话,村长会骗我们?”李大爷吧唧口旱烟不满道。

看着大家难以置信的眼神,徐方笑道:“乡亲们,这扇贝就是十块一斤,大家捞到扇贝后,就直接带我那去,不过钱只能等我卖出去,回来再和你们分。”

听到徐方的话,村民的心也热切起来。

徐方爷爷的人品,在村子可没话说,他这一手带大的孙子,人品又能差哪去?而且也不至于为了这点事骗他们吧?

反正现在农活不多,就算最后没见到钱,也不损失什么。

一时间,众人都回家收拾装备,纷纷朝海边赶去。
 

郑秀兰与徐方走到家,最多一刻钟的时间。

就这么点的工夫,就看到村民带着大盆、水桶等东西朝海边跑去。

郑秀兰没料到村民竟然如此热情,看到家家户户男女老少一起出动,心里有些忧虑:“徐方,这一百多人都下了海,这一天下来,得捞多少斤?到时能卖出去吗?”

徐方倒不在意,笑道:“安心就是,不会太多。”

郑秀兰的担心,在徐方眼里完全是多余的。自己身手还算可以,一下午才捡了四十斤。

而且一直在水里泡着,手还要不断与海砂摩擦,甚至一些尖锐的贝壳,都可能会扎到手,每个人一天,也就捞两三小时,人均,最多能捞十斤!

十斤……嗯?

村里下海的,少说也得百人,仔细这么一算,徐方也吓了一跳。好像十乘一百,是一千吧?

一千斤!

先不说青云大酒店能不能吃得下,自己怎么给弄出去都是个事儿。自己力气可不小,这千斤之物想扛起来,加把劲也够。不过再想翻九座山头,那就不可能了。

想到这里,徐方也有些发愁。

“咋了?”看到徐方瞬间难看的脸色,郑秀兰有些紧张。

“没啥,这扇贝确实有点多,不好抗啊,就算用扁担,我一人也就挑个两三百斤,看来得分几次才能卖完了。”

“这扇贝放家里,最多也就活两天。”郑秀兰说了句,忽然眼睛一亮,看着徐方问:“徐方,你对村子周围地形了解不?”

“必须了解啊,九座山头,哪个山我没去过,咋了?”徐方问道。

“那你知道沿海走,出去能到哪吗?“郑秀兰问道。

徐方心里猛地一跳,如果他没记错,如果顺着海岸线走,也能出了九龙山,而且那边就有一条公路,路直通青云市。

只要能找个皮筏子,那扇贝再多,想给整出去也不麻烦。

这女人竟然能想到走水路,看来自己一直小瞧了她智商。

如果被郑秀兰知道徐方的想法,估计分分钟就要跳脚。自己可是浙大管理系毕业的高材生,智商可是很高的好吗?只是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自己来到yue海村,一直没找到施展才华的机会而已。

“村里有船或者筏子吗?“郑秀兰问。

徐方皱眉想了想,才叹了口气,记得六年前村里有一艘船,不过那时的船都破败不堪,现在估计底都破了。

“这平板车把下面的轮子卸了,放海里应该能浮起来吧?”郑秀兰看了看门旁墙脚。

平板车在乡下比较常见,由车架和胶皮轮组成。车架子用平木板拼合而成,通身全木,放在水里本就能浮起来。再加上海水的浮力大,徐方估计下,只要自己注意掌控平衡,放两箱东西也不是难事。

“咦,这两天你智商有显著的提高啊?”徐方夸了一句。

“去你的,姐智商哪天不高?”轻啐了一句,郑秀兰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她确实能感觉到这两天自己的转变,先是家里来了个人,让自己原本空荡荡的心,感觉不那么寂寞了。

再是这jia huo做饭,确实有一套,这才两三天的功夫,自己因营养不良而发hu ang的脸,也重新焕发出来神采。

昨天更是让她找到了带领村子致富的法子,这两个多月的抑郁之情,也是一扫而空。

两小时后,不等村民回来,徐方让郑秀兰就带了杆秤和纸笔,徐方扛着板车车架,一起来到了海边。

先不说现在快到了饭点,这连续两小时弓着腰,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

“小方啊,这扇贝咋整?”看到村长过来,眼尖的张婶大声问道。

张婶的大嗓门,立刻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看到金主来了,一个个也都捶了捶腰,朝这边偎来。

“大伙都累了吧?现在就称重,大家挨个来,村长把斤数记下,可能今天回来时间晚,大家明早八点去我家拿钱。”徐方笑了笑道。

称重就比较简单了,村民也都实在,把扇贝放在袋子里,使劲空了空水,才把扇贝上了秤。

各家有多有少,有的家里大人小孩都来了,有的就来了一人,差距也挺大。比如张婶带着俩孩来,一共捡了二十一斤,靳姨也就称个七斤八两。

这次来的一共也就七八十户,不到二十分钟,各家的斤数都记的清楚。最终郑秀兰统计了下,一共是一千一百零三斤扇贝。

将板车车架朝海里一扔,果然在海水里漂着。用麻袋将扇贝装好,足足装了三大袋子,全部都放在车架上后,众人也不禁捏了把汗。

“小方,这么多东西,行不行?”村前的张大爷沙哑着声音问道。

徐方跳上去踩了踩,虽然有些晃荡,但凭自己身手应该没问题,笑了笑道:“没事,大伙就等我回来。”

让人扔了把船桨留着备用,徐方取过早准备好的竹篙,夹着“板车车架”朝前方驶去。

徐方并没有完全靠近海边,暗礁多不说,海边的浪也更大。

“等攒够了钱,就买只小船,用船桨又快又稳当,可比这玩意强!”一个浪花过来,险些让徐方的板车掀翻,徐方忍不住吐槽了句。

刚开始前行还有些麻烦,不过很快,徐方就适应了这车架,晃晃荡荡载着全村人的希望,朝青云市驶去。

水运可比爬山要靠谱的多,这才两个多小时,徐方的视线就一阵开阔,看到了远ch u公路的影子。

几分钟后,徐方把板车找个隐秘的地儿放好,将几个麻袋抗到路边。

不多会,一辆小货车就开了过来,徐方招了招手拦下。

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坐在车上笑眯眯的看着徐方,朗声问:“小伙子,啥事啊?”

“去青云市里吗?”徐方问道。

“去,怎么不去?”司机看了眼地上的麻袋,说道:“不过要收钱的,你要去哪。”

“青云大酒店。”

“我这也刚送完货回来,正好顺路,就收你五十,怎样?”司机问。

这里道青云市,也差不多三十里路,五十块倒也不贵。

“成,把后车厢打开,搬个东西。”徐方指了指麻袋。

看到徐方轻而易举的搬着袋子,司机也伸出个大拇指:“小伙子这身板结实。”

司机比较健谈,徐方也了解到,这jia huo正好是做货运的。听说徐方会经常用车,大叔直接留给了徐方一张名片:“要是需要用车了,可以打我电话,哪怕我没空,也可以叫朋友帮你。我这整好顺路才便宜,要是专门拉货,一次一百。”

这价格还算公道,徐方道了声谢,很快,两人就到了青云大酒店门口。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