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徐方郑秀兰免费阅读小说;逍遥小村医/只要走对了路,让村子脱贫致富

2020-11-14 22:40:01美文铺子
徐方郑秀兰免费阅读小说;逍遥小村医/只要走对了路,让村子脱贫致富
我何止认识他?老子当时调查清楚让前女友背叛的人,险些一刀宰了他。不过后来徐方也醒悟过来,为了一个不值得爱
徐方郑秀兰免费阅读小说;逍遥小村医/只要走对了路,让村子脱贫致富
 

我何止认识他?老子当时调查清楚让前女友背叛的人,险些一刀宰了他。

不过后来徐方也醒悟过来,为了一个不值得爱的女人,去杀人犯法,显然不值得,最终伤透了心黯然归隐故乡。

“你想多了,我只是听说过,和他没半点关系。”徐方很肯定的回答。

看到徐方无比笃定,郑秀兰也放下心来,不过眼中依旧有些疑虑:“你究竟怎么知道的他?别和我说是听来的。”

徐方对郑秀兰,其实很有好感,尤其是今天早上,他问郑秀兰还剩多少钱,郑秀兰的回答,是“我们还剩三十”,而不是单纯的“我”字。

或许这只是她无心一说,却实实在在打动了徐方。

深吸口气,徐方眼睛明亮的看着郑秀兰,嘴角上扬道:“确实是听说的,不过你放心,我会帮助你,让你赢得你和你父亲的赌约。”

这一瞬间展现的自信,竟让郑秀兰有些失神。随即反应过来,打击徐方道:“少吹牛,先能填饱肚子再说吧。”

徐方笑了笑也不解释,背个竹篓道:“我出去走走。”

走在村里小路,一路东去。海浪声隐约从远ch u传来,如此走了二里路,终于来到了海岸。

yue海村附近海域,数千年来没受过任何污染,甚至资源都没人开采。海水湛蓝,尽头与天空颜色交织,看起来让人心怀舒畅。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那个傻女人,yue海村算是资源无数,只要走对了路,让村子脱贫还不很简单?”

嘴上轻松说着,但徐方心里也明白。海洋、深山内的资源可谓极多,如此丰富的资源,却因为交通太闭塞,往往运输不到外面。

但徐方也明白,资源再多,也架不住人们无止境的开采。

坐吃山空并不是他乐意看到的结果,而且前女友因为“钱”而背叛,也激发出了他内心的血忄生。

他心里也酝酿着一个很大的计划,却还要一步一步的完成。

yue海村这边,不远ch u有一片金hu ang的沙滩,沙子柔软细腻,小时候徐方还经常去玩。不过这次他却换了个方向,朝远ch u礁石多的地方走去。

海边的资源多不胜举,不过当徐方看到这些礁石上依附的牡蛎,个头之大、数量之多,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我滴个乖乖,这么多东西全搞出去卖,能卖不少钱吧?

想搞下来这些牡蛎,需要一些工具,徐方也不着急,将拖鞋朝岸上一放,大裤衩也不怕沾水,呼啦一声就走进海里,手在海沙里摸索。

本就是在浅海滩,海底情况看的清楚,直接把石子和贝类的一些壳扔掉,两枚扇贝就落在徐方手中。

扇贝是现在人们比较追捧的海鲜,价格适中,味道鲜美。

看着个头都算不错,直接扔进背后的竹篓,徐方朝前走了一步,双手再朝海里一抄,三枚扇贝又落入手中。

“果然,几千年来应该很少有人开采这里,资源竟能如此丰富。这野生扇贝放在市场上,怎么也得十块一斤。”

徐方心中欣喜,手也不停,干脆就在海中捞这些扇贝。

当然,海边的资源十分丰富,可不仅仅就扇贝一种,还有白云贝、芒果贝、海螺等,甚至还有几只基围虾。

忙活了一下午,徐方终于停了下来。因为长时间弓着腰,那酸疼的滋味可不好受。

做个几个转体运动,那酸疼的感觉才舒缓下。

来到岸边,看了看竹篓里的东西,扇贝居多,而且个头都还不错,这一竹篓下来,少说也得四十斤。

这也亏徐方手脚麻利,而且长时间把手泡在水里,手也已经泡出了白泡,加上海砂的摩擦,甚至有一些地方都磨出了血迹。

“呸!”用涂抹吐在手掌搓了搓,徐方决定下次得买个尼龙手套。

本打算就此回去,想了想还是用石头,在礁石上砸下了几块牡蛎。

等徐方回去后,已经下午六点多。本来夏天这个时候,天还比较亮,却因为九座大山挡着,yue海村已经暗了下来。

本来家里来了个活人,让两个月来快寂寞疯了的郑秀兰,心中也有几分喜悦,不过这一下午都不见人,让她心里也空落落了几分。

看到徐方回来,郑秀兰心中莫名一喜,笑问道:“这一下午去哪儿了?吃饭没?”

“还没。”徐方老老实实回答。

“哎,午饭你都没吃就朝外跑,饿坏了吧,等着,我这就做饭。”郑秀兰笑道。

“等下!”想到早饭的面条,徐方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忙阻止。 

“这是什么?”当徐方把竹篓放下,郑秀兰好奇的凑过来,当看清里面的东西后,眼中不禁出现惊喜的光芒:“哇,海鲜!你从哪弄来的?”

“海里捉的。”徐方如实道。

“太好了,洗干净,我做给你吃。”

“你会做吗?”徐方抬头问。

“再不济也比你强吧?你摸过电磁炉吗?”听到徐方竟然质疑自己,郑秀兰有些不满。

“嘿嘿。”徐方笑了笑,也不解释。

郑秀兰印象中,这些贝类的ch u理并不简单,但在徐方手中,这些似乎都不是事。

浸泡、冲洗外壳、冲洗贝肉、ch u理内脏……一套动作下来,竟让郑秀兰汗颜无比。

徐方并没有让郑秀兰动手,而是清洗了下灶台,直接用柴禾生火。电磁炉虽然方便,但大夏天的,这电压不稳不说,做饭也不如生火来的香。

在扇贝上放好蒜蓉、粉丝、配料后,锅里添好水,就把这些扇贝放在锅撑子上。

将锅盖盖好,徐方又开始ch u理基围虾等数量比较少的海鲜。

海鲜也就ch u理麻烦,做出来的速度很快,不多会,菜就被徐方端上了饭桌。三菜一汤,诱人的香气飘出,勾的人食指大动。

郑秀兰一双美目中尽是馋色,迫不及待的拿过一枚扇贝吃下,入口滑嫩,肉香扑鼻,加上蒜蓉与佐料的调味,险些让郑秀兰把舌头咬掉。

吃了一块扇贝后,郑秀兰的筷子就停不下来了。无论是基围虾,还是扇贝汤,都色香味俱全。

“好吃,徐方真有你的啊,做饭真不错。”嘴里塞满了贝肉,郑秀兰模糊不清的说着。

“这次因为配料有限,如果能放一些中药进去,不仅调味,还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甚至美容养颜。”徐方笑着回应。

前面的话都自动被郑秀兰忽略,她瞪大眼睛看着徐方,惊讶问:“还能更好吃?还能美容养颜?”

徐方:“……”

二十分钟后,两人都吃的差不多。郑秀兰摸了摸鼓鼓的肚皮,心里无比的满足。想想之前的两个月吃的东西,和这顿一比,比猪食强不了多少吧。

再看了眼徐方,清秀中带着刚毅,一双眼睛甚是迷人,郑秀兰不禁叹了口气。长得还不赖,身体看着也挺健壮,这厨艺更是好的没话说,这么一个人,为什么要在村里这么没出息呢?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就……就不举呢?

想着想着,郑秀兰也有些臊得慌,起身道:“我收拾收拾。”

看着郑秀兰扭着圆tun离开,夏天本就衣衫薄,那诱人的身段让人心里跟猫挠似的。

匆匆洗了个澡,徐方回到房间,直接盘腿坐在床上,修炼起了《医诀》,随着时间的流逝,体内的火才一点点平息。

不过很快,徐方听到窗外传来的冲水声,原本平静的心,再次躁动起来。

农村哪里有什么浴室,都是白天晒好的水,在角落直接冲洗。透过窗户的缝隙,一道白皙的身影,时不时出现在徐方视线。

凑近点过去,那道胴体清晰的呈在徐方眼前。两团巍峨的谷峰如皮球般大小,随着冲洗的动作一颤一颤。

“哎,我的个天,这是要把人*疯啊。”看着大裤衩迅速崛起的规模,徐方坐回床上努力平息。

郑秀兰在心中已经认定徐方不举,洗起澡来也放心多了,时间自然就久了些,这可把徐方折磨的够呛。

好不容易等她洗完,一切才消停下来。

第二天,知道了徐方的厨艺,做饭的事儿郑秀兰再也不想了。今早的郑秀兰,上身米hu ang色的小衬衫,下 身小短裙,j ing神面貌也是不错,看起来活力洋溢,成熟的气息由内朝外散发。

“早饭做这么多?”看着满桌的菜,郑秀兰有些惊讶。

“待会我出去,中午不回来,到时你热一下再吃。”徐方答道。

“你要去哪?”郑秀兰心里一紧,这才两天时间,她对这个男人,竟多了几分依赖。

“家里不是没钱了吗,这些扇贝应该能卖点钱,到时换点生活用品来。”徐方笑道。

“你要去市里?”郑秀兰惊讶问。

“是啊,不然卖给你?”徐方没好气问。

“这……这得多远啊。”郑秀兰可知道翻越九座大山的难度,而且出了山后,还不能直接到市里,到时还得打个车。

“远也得走,不然有什么办法,没事,几座山头罢了,以前可比这苦多了。”徐方浑不在意。

看到徐方坚持,郑秀兰也没说什么,从兜里把仅剩的三十块钱都掏出来:“出了山就打个车。”

接过钱,徐方嘿嘿笑道:“不怕我携巨款跑了?”

“呸,就你油嘴滑舌的,你敢骗本村长的钱,小心我把你房子卖了。”郑秀兰白了徐方一眼,随即咯咯笑了起来。

“还是你狠。”徐方忍不住感叹,这娘们可真够狠心的,就因为三十块钱,就要把自己房子卖了。

吃过饭后,徐方就背起竹篓,朝山外走去。

对徐方来说,哪怕背后背了个竹篓,这山路依旧不是事。三个小时后,徐方就一路小跑出了山。

出了山,这里距离青云市,还有三十里地。

这路上有公交车,随拦随停,不多会一辆车来,票价七块。车上的人有些多,徐方竹篓中扇贝的腥味,让一些人直皱眉头。

一靠窗的女孩,距离徐方有些近,不悦的捂着鼻子,指着徐方道:“背着这样的东西上什么公交车,影不影响大家?”

徐方自知理亏,歉然的朝一旁挪了挪:“各位不好意思,大家再忍忍,到了地我就下车。”

看到徐方如此客气,大家也不好说什么,那女孩嘀咕了一句,捂着鼻子不再说话。

徐方打量了眼这女孩,化着妆看不出年龄,打扮的挺卡哇伊,胸前的规模,看起来很有料,只是脾气有点差。,

三十里地,公交车开起来,也就半小时。到了站徐方立刻下车,背着竹篓四ch u转悠。

想卖出高价,就得找大点的饭店。

徐方对自己的扇贝很有信心,天然野生,个头不小,同等价格下,是很有市场竞争力的。

只是卖货还得有渠道,一些高星级酒店,人家都有固定的货源,自己贸然去出售,未必能卖出去。

 

想到这里,徐方就不住的叹气。

自家祖传医训上只有一条:医者行医治病救人天经地义,不准收诊金!

就因为这条医训,当年徐方才义无反顾的踏入军医行列。

现在可好,自己空有一身医术,却没法收钱,自己吃饭温饱都成了问题。不过这条组训,他也不打算打破。自己是名弃婴,打小被爷爷捡到抚养长大,如今爷爷让自己遵守的原则,如果自己再不遵守,那和禽兽又有何异?

此刻已经十二点,现在天本就炎热,自己再耽搁,恐怕扇贝会不新鲜。

正愁眉不展的徐方,一抬头,一家酒店就落入他眼中。

“青云大酒店!”

徐方心头一喜,这家酒店他倒知道,五星级,档次在青云市可以排前三。而且这家店,名字也好。

谁不想平步青云?这名字就讨喜。能来这吃饭的,也都是事业有成或者达官显贵,对青云这词更是喜欢,所以这家店虽然价格不菲,但生意向来火爆。

进了酒店,一层只是个休息大厅,里面的人,要么西装革履,要么一身休闲洋气十足。

再看徐方,上身文化衫,一件大裤衩,脚下一双胶鞋,背后背了个竹篓,活脱脱的农民工。这身打扮一进来,倒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先生,请问您是用餐吗?”五星级酒店的迎宾x j,素质也很高,虽然诧异徐方的打扮,但依旧很客气的前来问询。

“不是,我想问问你们经理,需不需要海鲜,我可以提供最优质的活海鲜。”徐方也不怯场,似乎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平和问道。

看到徐方不卑不亢的说话,迎宾x j眼睛倒是一亮。平日一些普通人进来,都有些束手束脚,眼睛到ch u张望。这年轻人打扮如此磕馋,还能有如此气度,立刻吸引了迎宾x j的注意。

再仔细看了看徐方,眉清目秀,又体型健壮,一对眼睛漆黑深邃,给人一种不敢轻视的感觉。一时间,迎宾x j对徐方,也多了几分好感。

“好的,请稍等,我打电话问问经理。”迎宾x j笑道。

“谢谢。”徐方点点头。

似是对徐方真有好感,迎宾x j也笑着补充句:“给你提个醒,咱们酒店收购的价格很高,有很多供应商都想来供货,想卖掉可不容易。你要是就这么一筐,我建议你直接卖给批发市场。”

“这次来,只是带来样品看看,如果确定了可以大规模提供。”徐方很笃定的回话。

这时电话也通了,迎宾x j也立刻说了情况,在里面说了几句后,迎宾x j才笑道:“你运气真好,平日经理可很少见人的,跟我来吧。”

经理的办公室在四层,坐着电梯上去,才看到406号房间。

“就在这里,您请进吧。”迎宾x j点点头,便转身下了楼。

“咚咚咚。”徐方很干脆的敲敲门,就听里面传来咣当一声。

随即一道急促的女声传来:“先等下。”

徐方耳力很好,里面依稀传来的腰带声,让徐方浮想联翩。还好没让徐方等太久,一分钟后,就听到那女声传来:“进来吧。”

徐方推开门进去,才发现一名很帅的n ai油小生,时不时的揉着脑袋。刚刚那“咚”的一声,不会是这小子撞到脑袋了吧?

再看他嘴边,也有一道亮晶晶的颜色。

一名三十多岁的女人,坐在办公椅上,虽然面容严肃,但脸上的红润之色,却难逃徐方这名医生的眼睛。

这女人长得还算可以,披肩发,眼睛不大,却是双眼皮。一副金丝眼镜带着,身穿一副小西装,看起来很是知忄生。

腿上短裙腰际,一条黑色的腰带颇有诱惑。

结合自己在门外听到的声音,徐方隐约也猜到了之前两人在做什么,不过他知道此事万万不能戳破,想卖出扇贝,还得装疯卖傻一阵。

秦珍有些无语,之前电话上听前台说,有人要来卖海鲜,不过她正在兴头,一时倒没听清楚。而按照公司收购的惯例,一般送货的都是下午两点,就胡乱应承下来,没想到竟然有人直接上来了。

“小张,你先出去吧。”淡淡吩咐一句,那名n ai油小生就走了出去。

这时候,秦珍才开始打量徐方。

第一眼看到徐方这打扮,秦珍心里想的这是哪来的土鳖。

第二眼再看,秦珍眼睛一亮,这小子虽然穿的寒碜了点,不过这卖相还算不赖,身体看着也很结实,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刚之气。和那个n ai油小张一比,眼前这jia huo似乎更有意思些。

不过秦珍也有自己的打算,虽然这小子卖相不错,很合自己胃口,不过如果身份太低的话,自己也不必折了身段。

原本好事被打断的不悦被秦珍尽数收起,声音清脆问:“我叫秦珍,暂时负责酒店这块,小伙子怎么称呼?”

“我叫徐方,秦经理就叫我小徐吧。这次带来一些扇贝,想求个销路,不知徐经理能不能行个方便。”

看到眼前这打扮不咋地的小子,竟能有条不紊的回答问题,这份气度就让秦珍高看了一分。

能坐上她这个位置,手段和能力自然远胜常人,虽然平日心荡了点,但在工作上可是毫不含糊。这样放的开身段的女人,伺候老板本就有一手,加上工作还算出众,秦珍也一路爬上青云大酒店经理的位置。

脸色正了正,秦珍问道:“你背后就是样品吧?不如拿出来看看。”

“徐经理过目。”徐方也不啰嗦,将身后竹筐往地上一放,塑料纸打开里面就出现了一堆扇贝。

秦珍在酒店餐饮行业摸爬滚打多年,这些原材料的好坏,早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当看到这些扇贝,个头挺大,眼睛也是一亮。人工饲养的扇贝,能长这么大也算是不错的了。

也不顾扇贝不干净,抄起一个开了壳的扇贝,看到里面的肉无比肥厚,秦珍心里则是一突,又挑出几只扇贝仔细打量。

斟酌半晌,秦珍才道:“这些扇贝,不像是人工饲养的。”

 

徐方心中暗叹,这女人虽然忄生子花了些,但这眼力却不是盖的,由衷称赞道:“秦经理真是慧眼如炬,这些都是野生的。”

心道一声原来如此,秦珍笑道:“野生扇贝,能有这品质的确实不错,价格可以达到15元每斤,不过现在这种品质的野生扇贝很难找到,你也只能找到这些吧?”

十五元一斤?

听到这个价格,徐方心中稍微欣喜了下,这价格比自己预估的要高出了几分。

“确实不多。”徐方点点头。

“这些待会你去采购部称一下,价格就按十五一斤吧。”秦珍笑道。

“多谢秦经理,其实这品质的扇贝,还有不少,只是不大好运输,但胜在可以源源不断的供应。”徐方适时补充了句。

听到徐方的话,秦珍眼睛一亮。如此品相的扇贝,确实数量不多,放到哪家酒店都不会拒绝。虽然扇贝的价格不高,但五星级酒店,做的就是品质,哪怕一道拍hu ang瓜,也要尽量挑品质优良的hu ang瓜。

“每天大概能提供多少?”秦珍不动声色问。

“没个准,而且我不一定每天来,从我呆的地儿到这,还没通车,但我能保证三天来一次,一次能带大概两百斤扇贝。”

听到这个数,秦珍心中大喜,这些量完全可以当成特色菜了。不过她也有些好奇,问:“你家在哪?来这还要通车?”

“yue海村你听过吗?”徐方笑问。

努力在记忆中搜寻这个地方,秦珍的脸上终于布满吃惊:“九龙山内的那个村?”

“是的。”徐方点点头。

“你走来的?”秦珍追问。

“山是翻过来的,我怕扇贝坏了,出了山就坐客车来。”

秦珍内心惊讶,这小子看起来很j ing壮,但没想到体力能这么好。顺着徐方的短袖,看着那圆鼓鼓的二头肌,不禁让她的心有些萌动。

“那以后有货了,就拿姐姐这来?”

“好说。”找到了销路,徐方心里也是一松。

“那你过来签个字,以后想卖货,直接去采购部称重,他们开好字据,你就来我这领钱。”

徐方走到秦珍身边,正要签字,就感觉一只小巧的手,突然把自己握住了。

徐方身体一僵,呼吸有些粗重。眼前的女人,眼神含着秋水,浓浓熟韵氤氲散开。

艰难的签好了字,徐方也不敢动弹,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与异忄生有这种行为。心中,隐约有些兴奋。

看到徐方紧张的模样,秦珍心中一乐,不会捡到宝了吧?感受到手心那瞬间壮阔的过程,秦珍的芳心狠狠颤了下。

真是材大器粗,以后得便宜哪家小蹄子?

“秦……秦经理,那我就去称重去了。”徐方艰难说道。

“不多坐一会吗?”秦珍笑着问道。

“不了,我着急回家。”徐方后退了一步。

秦珍心知急不得,自己现在太主动,这样的男人,以后迟早会骑在自己头上,收了手娇笑问:“这大概有多少斤?”

“四十斤吧。”徐方估量道。

“成,也别称了,就按四十斤来,价格姐给你朝上提提,以后都按二十每斤算。今儿姐也有事,下次再来我做东请你吃饭。”秦珍笑了笑,从抽屉中取出八张红票子递给徐方。

这么多年,徐方第一次真正体会到,钱真是好东西。

“谢谢秦经理,这东西我就交给采购部了。”笑着接过钱,徐方背起竹篓朝外走去。

“采购部在一层,问问前台就知道了。”秦珍的话在身后响起。

等徐方走后,起身将房门反锁。回想着手心的感觉,秦珍瘫坐在椅子上:“有定力、有原则、有本钱,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咯咯,这次放过你,不过你迟早逃不出我手心。”

……

徐方下楼走的楼梯,到了一层后,徐方终于将身体恢复了正常。

将扇贝放到采购部,徐方找了个大型超市。

买了米、面、油、洗衣液、纸、尼龙手套等一大堆生活用品,又买了二斤牛肉、三斤排骨和一斤猪耳朵。

估算一下,瞬间四百块钱就没了。想了想,徐方还是到了化妆品区,一咬牙买了瓶护肤霜,二百六。

结账的时候,原本的八百块钱,最后只剩了一百。

当徐方回到家时,已经下午五点半,这次拎回去的东西,徐方估算下也得八十多斤。一天没歇息下,哪怕徐方体力惊人,也把他累的够呛。

“怎么样,卖出去了没?”看到徐方回来,郑秀兰欣喜的出来迎接,随即惊讶问了句:“这么多东西?”

“买了点生活用品。”徐方笑了笑,将东西放在堂屋。

“这么多东西,还不沉死啊,你不会分两次买。”小小埋怨了下,郑秀兰也看了看徐方买的啥。

蚊香、抽纸、油盐酱醋、牙刷牙膏洗发水肥皂……当看到很多生活用品都是急需的后,郑秀兰心中一暖。

这个男人,还真是有心了。

“这么多肉!”当看到那一堆肉后,郑秀兰惊呼一声,随即道:“你歇着,待会我去炖排骨。”

“还是我做吧,这些肉做着简单。你看,这是什么。”徐方献宝似的从怀中取出一个盒子。

结果盒子一看,郑秀兰眼泪差点流出来。

这牌子的护肤霜,怎么也得二百多,放以前自己可能真看不上,但来到这村里,自己可是一个月没用到护肤品了。

“一共花了多少钱啊?”郑秀兰问道。

“去的大酒店,价格给的很公道,一共卖了八百,花了七百,你给我的三十,除了车费,剩下的都吃饭了。这一百,你攒着吧。”徐方笑了笑,从兜中掏出一张红票。

“你赚的钱,我咋能收。”郑秀兰急忙推辞。

“我对钱没什么概念,放我身上我也记不住,干脆聘你做我的会计。”徐方嘿嘿笑着,将钱塞进了郑秀兰口袋。

郑秀兰美目白了徐方一眼,啐道:“村民聘村长当会计,有史以来你也是头一份了!”

徐方倒也给郑秀兰面子,捧了一句:“这有什么,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来yue海村过苦日子,有史以来你也是头一份。”

郑秀兰笑了笑,看着徐方的眼神,多了几分欣赏与惋惜。

真是可惜了这男人,出身低了点,志向小了点,而且还不举。太可惜了,哎!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