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小村医带领致富;原本贫困的山村,逐渐变成了富饶之地/徐方郑秀兰目录

2020-11-14 22:37:27美文铺子
小村医带领致富;原本贫困的山村,逐渐变成了富饶之地/徐方郑秀兰目录
岳海村,坐落在青云市一隅。一面环海,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可惜三面环山,一环就是九座山头,形成了穷困闭塞之地
小村医带领致富;原本贫困的山村,逐渐变成了富饶之地/徐方郑秀兰目录
 

yue海村,坐落在青云市一隅。

一面环海,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可惜三面环山,一环就是九座山头,形成了穷困闭塞之地。

“离开六年,我徐方又回来了。”

平日就罕见人至的山上,却在今晚,一名长相清秀的青年,急匆匆朝村子赶去。

……

28岁的郑秀兰躺在床上,却是丝毫没有睡意。

来yue海村两个月了,想想自己在这里过得日子,她就无比的心酸。

家里不断的*婚,险些让她疯掉。听说yue海村还缺个村长,经朋友暗中协助,事儿都已敲定,让她来当yue海村的村长。

本想偷偷来到这里,却不知家里如何接到的消息。不出所料,所有人都极力阻拦。

郑秀兰也努力解释,自己只是想走仕途,并不是逃避婚姻。父亲却挑明这村子经济很难发展,去那完全是浪费时间,不如嫁给他们介绍的那个人,以后想走仕途绝对会一路青云。

不愿意听从父母安排的郑秀兰与家人打赌,一年时间内,如果不让yue海村经济发展有起色,自己就顺从家人意思,服从包办婚姻。

本以为家人依旧会反对,没想到父亲却爽快答应。

郑秀兰踌躇满志的来了村子,凭自己的学识,带领一个村子发展还不挥挥手的事儿?

但来了这里两个月,情况并没有像郑秀兰想的那样轻松。九座大山将村子夹在中间,交通非常的落后,基础设施更是无比寒碜,听说三年前才通的电。

提到电,正是今晚让她寝食难安的原因。

村里的电压一直不稳,八点多自己洗漱完睡觉,想用电吹风吹个头发,就听“啪”的一声,家里的保险丝又烧断了。

可惜这么晚了,村里的电工都已休息,想找人修也只能明天了。

三伏天正是最热的几天,电风扇不转让人心烦意燥,穿着小背心的郑秀兰,更是香汗淋漓,汗滴早已将衣服浸透了。

“再去洗个澡吧,希望能睡着。”叹口气,郑秀兰起身朝外走去。

“终于回来了。”站在堂屋门外,徐方正要推开门,结果手还没碰到门把手,门就自己开了。

这可把徐方吓了一跳,卧槽嘞,家里还闹鬼了咋的?

定睛看去,只见一脸蛋j ing致的女人,双眼皮,大眼睛瞪得滴溜的圆。

身上就穿一件小背心,那浑厚的峰波恢弘壮观,小背心遮不住太多,这一瞬间让徐方感觉浑身燥热。

还是个漂亮的女鬼,徐方一乐,接着心里一跳,这世间哪来的鬼,不会是人吧?

郑秀兰终于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就要惊呼,就见对方眼疾手快,迅速捂住了自己嘴巴。

徐方凶神恶煞般瞪着眼前的女人,怒道:“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你要是叫出来,俺这清清白白的名声,可就要被你玷污了。”

郑秀兰眼睛一瞪,玷污你名声?老娘可是实打实的hu ang花闺女,你看都看了,最后这脏水盆子还要朝老娘头上扣?世上怎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不过郑秀兰毕竟见过大场面,简单的慌乱就平静下来,要真引来了人,对自己的名声更不好听。

看到郑秀兰并没有挣扎反抗,徐方才放下心来。

挣脱了徐方,郑秀兰面色羞红,努力把背心朝下拽了拽。

“你是谁?”

两人同时问话,彼此皆是一愣。

“这是我家!”

依旧是同样的答案,一时间两人都有些凌乱。

“你先说!”

又是异口同声,让两人颇为无语。

原本郑秀兰对这个不速之客,还心存警惕,但这几句话的工夫,却让她心逐渐放了下来。如果真是歹人,恐怕早已动手,哪会给她说话的时间?

郑秀兰也打量起徐方来。清秀的面庞,显得很干净,身体看起来有些健壮,整个人给人一种j ing神、踏实的感觉。

徐方准备先把灯打开,这女人这么漂亮,虽然月光很亮,但终究不如灯光看的清楚。

“电烧了。”郑秀兰提醒一句。

“我去修。”

等徐方出去后,郑秀兰坐在凳子上,这突然闯进家门的年轻人,确实把她整懵了。

几分钟后,当徐方把电修好,徐方回来后,看到依旧只穿着小背心的郑秀兰,眼睛也是一直。

似是感受到徐方炽热的目光,郑秀兰猛然惊醒,只是现在如果站起来,岂不被这jia huo看的更多?当下强忍着羞意,问:“你是谁?”

“我是徐方,这是我家,怎么,村里的人把我房子卖了?”徐方心中有些怒气。

姓徐?听到徐方的话,郑秀兰终于明白过来。

她来村子时,村民说这家人已经消失了,就被安排住了进来,两个月来不见这房屋主人,她也习惯把这房子当成了私有财产,感情现在原主人回来了。

“我是yue海村新上任的村长,暂时住在你这,”郑秀兰也将事情的经过,简要说了清楚,才苦笑道:“明天一早我就搬出去。”

徐方看了眼郑秀兰,皮肤白皙,峰波半露,两腿修长圆润,小背心虽然半遮半掩,气质仍不失端庄大气。

如果不是定力深厚,恐怕早就扑了上去。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火,徐方道:“其他家也都没空房,你就住这吧,我睡东屋。”

说罢,徐方再次偷瞥了眼郑秀兰,转身朝东屋走去。

 

郑秀兰回到西屋,躺床上却是失眠了。自己被那小子看了个遍,现在竟然都没生气,心里也小小诧异了下。

那小子长的倒是不赖,人品倒也可以……呸,这才第一次见面,怎么就想到婚姻大事了?难不成自己,真到了想找个依靠的年纪了?

想到这里,郑秀兰有些燥的慌。不过扪心自问下,也怪徐方太没出息了些,都这么大了,回这村子能有什么前途?自己要真嫁给了他,估计家里会和自己断绝关系吧?

不对,那小子力气极大,把自己看光了,而且这个房间就两个男女,自己反抗的也不够剧烈,那小子竟然都没做什么?这岂不就是大多数人口中的禽/兽不如吗?

难不成那jia huo不举?嗯,很有可能!这么年轻就得了这病,真是太惨了点。

不过她也不大确定,毕竟自己还是个hu ang花闺女,真要让那小子得逞了,吃亏的还是她。不如明天再试一试,如果那小子真没反应,那肯定就是那玩意有问题。要是敢对自己怎样,自己就可着劲叫,这村子地方不大,凭自己的嗓门,绝对能让全村人听见,到时谅他也不敢怎样。

正在东屋睡觉的徐方,却是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体内被撩拨的火下不去,徐方也有些失眠,干脆盘腿坐在床上,修炼起了家族心法《医诀》。

翌日,徐方才从修炼中醒来,看着窗外照入的阳光,心里一松,好久没这么安逸了吧?

深吸口气,平息下早上的自然反应,半小时后,徐方终于拉开了房门。

郑秀兰j ing致的耳朵,早就关注徐方这边的情况,听到对面的开门声,也同时拉开了门。

徐方出来后,一抬头碰到一身粉色睡裙的郑秀兰。夏天的睡衣确实薄了点,28岁的大龄女青年,身上散发的熟韵,让徐方的心有些荡漾。

“早啊。”徐方笑着点头。

在院内打了几遍军体拳,郑秀兰也准备好了早饭。

很简单,青菜面,配个j蛋。徐方尝了尝,味道很一般。

“平时都吃这个?”徐方问。

“不吃这个吃啥?”郑秀兰没好气问道。

“中午和晚上呢?”徐方又问。

“差不多吧,偶尔会在乡亲那买点j,不过炒的不好吃。”想到最近两个月的伙食,郑秀兰满嘴苦涩。放以前绝对不会碰的东西,但为了充饥不得不硬着头皮吃下去。

徐方点点头,心中对这个女人也有了几分认识。骨子里的气质比较高贵,看这厨艺,估计也不大会下厨。身上衣服领口下面,有一块淡淡的油渍,显然以前没手洗过衣服,衣服都洗不干净。

综合一下这些条件,这女人显然出身不错,这样的条件,为什么要来yue海村?而且还坚持了两个月!这些,不禁勾起了徐方的好奇。

“每个月工资多少?”徐方又问道。

“五百,不过这边不少孩子在外地上学,大家打电话,都要用我手机,这话费一个月得二百。剩下的钱,只够咱俩吃半个……十天的吧?”看到徐方三口两口就吃完碗里的面,郑秀兰立刻改口。

“你现在身上还多少钱?”徐方有些好奇。

“前天被李婶借了两百,她家三娃住宿费得交,现在还剩三十,她说一周后她男人给她寄钱,到时还上。”掰着手指算了算,郑秀兰脸上也有些无奈。照这个势头朝下发展,自己还能不能再坚持一个月,都是两码事。

徐方抬起头,看了眼桌子对面的郑秀兰,虽然很漂亮,但脸上已经有暗hu ang之色,显然是营养不良。看到这里,徐方心里有些疼:“你应该是有史以来最穷的村长了。”

“要你管,吃饭!”郑秀兰以为徐方嘲笑她做不出业绩,狠狠瞪了他一眼。

徐方也不恼,嘿嘿笑了笑,大口吃着面。他对yue海村的情况了解的很,村委会形同虚设,这地方完全就是个烂摊子,谁接手谁倒霉。

徐方爷爷生前在村里是名村医,看病也就收个药钱,几毛一块的而且药到病除,很受村里人爱戴。六年不见的徐方回来了,在村里算是个大新闻。村里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嘘寒问暖,直夸徐方长得好。

一些家里有闺女的,也在旁敲侧击着徐方的情况。徐方也直说,在外面当保安,去了吃穿啥也没剩,回来继续挑起爷爷的行当,做个村医。

听到徐方的现状,这些七姑八姨的也都打消了做媒的念想,不过七年了就没再有过医生,听到徐方的话,不少人心里也高兴的紧。

送走这些人后,徐方才真正开始打量下自己家。

 

农村的厨房,大多都是柴禾,看了看自家厨房,灶台下连锅灰都没,想来这女人还不会用。

里有就有个电磁炉,应该是那个傻村长带来的,不过看她连电都不会修,要是没电了只能饿肚子吧?

上面的油、盐和一些调料,马上要用完了,再想到两人一共就三十块钱,两人估计也就只能撑个三五天。

自己家还是土坯房,已经二十多年了,年久失修,不知会不会漏雨不说,也太不安全了点。

自己本就打算长期呆在村子,这房子有空也得修修!

而且自己的被子都好多年了,也该换新的了。甚至家里的蚊香都还只够撑住今晚的。

这些都需要钱啊。

扫了眼坐在院中愁眉不展的郑秀兰,徐方干脆坐在她对面,笑问道:“郑大美女,你怎么想到来这做村长了?”

“哎,一言难尽。”郑秀兰长叹口气。

离近看,郑秀兰又有一些韵味。大眼睛中,有睿智,也有单纯。圆脸短发,显得有些卡哇伊,也有些干练。配合发育很好的身材,别有韵味。深吸口气,入鼻一股淡淡的幽香。

“没事,你慢慢说。”反正没事,徐方打算刨根问底。 

看了下眼前的徐方,脸线条分明,柔和中透露着一道沧桑。一双眼睛漆黑,如同星空般深邃。

对这个“不举”的男人,郑秀兰也颇有好感,叹口气道:“有两个原因,第一,确实是想凭自己的能力,做一些事情。第二,就是不想面对家里的*婚。”

“郑大美女蕙质兰心,才貌无双,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找不到?至于*婚嘛。”徐方很巧妙一个马屁过去,果然,原本一脸苦大仇深的郑秀兰,也多了几分神采。

“想找个称心的哪有这么容易?而且家里包办婚姻,人都定好了。为了逃避这亲事,我这次出来呀,可是和家里打了个赌。如果一年内没把yue海村的业绩做出来,就必须得嫁人了。不过咱们这村的状况,能不能再呆一个月,还是两码事呐。”郑秀兰大眼睛中,多了几分认命的绝望。

“不知哪家的公子哥,有这么好的运气?”徐方随口一问。

“江陵市,谢氏集团,说了你也没听过,离青云市十万八千里呐。”郑秀兰自嘲一笑,打算结束这个话题。

徐方的脸色,却瞬间Y沉下来,浓浓的杀意散出,让郑秀兰感到浑身一冷,身上压力骤增。

惊惧的抬头,却感觉身上压力一松,而对面的徐方,脸上依旧如常,刚刚刹那间出现的感觉,如同没发生过一般。难道是错觉?

“可是那个主要搞珠宝的谢氏集团?”徐方突然问道。

“你知道?”郑秀兰颇为惊讶。

看到郑秀兰的表情,徐方立刻确定了心中的猜测,眉头一挑,又问:“谢墨?”

“你认识他?”郑秀兰呼的一声站起来,眼神冰冷的盯着徐方,一字一顿问:“你是他派来的?”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