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小说主角林晚青顾霆琛;她来自地狱,小东西就一次好不好

2020-11-14 22:27:13美文铺子
小说主角林晚青顾霆琛;她来自地狱,小东西就一次好不好

男人的惩罚
这时候天已大亮,吸引了不少村民前来围观,我躲在车里完全不敢下去。

好在,顾霆琛的车很快就开了过来。

小说主角林晚青顾霆琛;她来自地狱,小东西就一次好不好

男人的惩罚
这时候天已大亮,吸引了不少村民前来围观,我躲在车里完全不敢下去。

好在,顾霆琛的车很快就开了过来。

车子还未停稳,他就从上面跳了下来,几步跃到我的车前。

他的身材高大,加上气势冷厉,站在那里就给人一股无形的压力。

四周的村民立刻静声,有些惊恐的打量着他。

顾霆琛没有理会众人,打开车门,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才开口:“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小心碾死了一条藏獒,需要赔钱,他们要现金。”我低下头,说话的声音很小。

他面带寒色,黑眸深不见底,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我看了半天,这才重新关上车门,直接上前跟那个男人交涉去了。

他应该是很生气吧?大清早害他跑这么远,居然是来ch u理这种小事。

望着他挺拔高贵的背影,再看看四周看热闹的村民,画面格格不入,顾霆琛是天之骄子,是不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

我不免又担忧起来,待会肯定要找我算帐。

很快,他把钱给了村民,周围的人四下散开,他重新走了过来,冷冷扫了我一眼,一双黑眸深邃低沉,看不出情绪,不冷不淡的吐出两个字:“下车。”

我听话下车,乖乖跟在他的后面。他转头对站在远ch u的司机道:“你开这辆车回去。”

说完,他打开自己的车门坐上了驾驶室,没有得到指示,我也不敢上车,只好低着头站在车外。

“还要我请你吗?”他的声音传过来,透着不耐烦和焦躁。

我连忙打开副驾驶车门坐了上去。

车内,一股凉意直窜脚底。侧目看去,他浑身散着冷寒之气,面色Y沉,眸底的愤怒之色尽显。

我十指紧扣,等着他发飙。

一路急驰,他一句话也没,直到车开进别墅,他都没有理我。

想了想,我还是开口:“我以为你喝多了还在睡觉,所以才打电话给冷医生的,你别误会,我跟他没什么。”

虽然知道他不屑于听我的解释,他也应该不会在乎这些,但我还是开口了。

他将车停稳,转头眯眼看我,半天,才低沉着声音,轻蔑地道:“误会?别自不量力了,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冷慕白又是谁?他能看上你?”

他语带嘲讽,面带讥笑,让我无地自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确实是我自作多情了,他怎么可能会误会。且不说冷慕白是他兄弟,就平时他对我的态度,连朋友都算不上。

对于顾霆琛和他的兄弟们来说,我就如踩在脚下的野草一般,要不是n ain ai怜爱,我连抬头仰望他们的权力都没有。

见我不说话,顾霆琛看了我一眼,淡漠开口:“知错不?”

“我错了,对不起。”我赶紧开口。

“错在哪里?”他问。

“……我不该半夜开车出去乱跑。”我诚实的开口。

“林晚青……你还真是……”他突然提高了音量,睁大那双黑眸瞪着我,一副恨不得把我吃了的样子。

我不知道哪里又惹到他了,吓得全身颤抖,将自己缩成一团。

“你……算了,今天不用去上班了,做错事就要受到惩罚,罚你徒手将这片草地的杂草清除干净。”他再次瞪了我一眼,转过头不愿理我。

他还真是……对我的惩罚无所不用其及。

虽然知道让他大清早跑了那么远,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但是没有想的是,他居然是用这么幼稚的方式。

“不情愿?”半天,见我没有说话,他又转头微眯着双眼斜睨着我。

救我的孩子…
“……没有,我去除草。”我咬牙下车,赶紧向别墅前面那一大片草地走去。

这栋别墅建筑面积很大,仅前面这片草地就有三百坪左右,平时除草请工人都需要二三个的,现在他却要我一个人徒手完成。

明知道他只是想折腾我。

但,终归是我理亏,顿了顿,我还是蹲在地上,开始干活。

顾霆琛坐在车里没下来,定定的看着我劳作,Y沉着的脸,看不出任何情绪。

过了很久,他油门一轰,留给我一股尾气便离开了。

看他离开,我站起身长舒一口气,昨天晚上一夜没睡,这会腰已痛到直不起来。

想着还没有吃早饭,我不禁对着肚子里的孩子忏悔,“孩子,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让你受委屈了。”

最近不仅休息不好,还经常没吃饱,这不是一个孕妇该有的样子。

六月的天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蓝天白云晴万空里,几阵Y风吹过,天突然就暗了下来。

怕是暴风雨就要来临。我赶紧蹲在地上继续工作,希望赶在大雨来前完成,不然顾霆琛回来会更生气的。

但是我的速度怎么也快不过老天。转眼间,大雨倾盆而下,豆大的雨点打在我的身上。

我连忙起身向屋内跑去,由于跑的太快,上台阶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不受控制重重的摔下去。

我本能地伸手去捂着肚子。

没有任何作用,我在台阶上翻滚而下,最后摔在满是雨水的地面上,小腹被台阶撞了一下,一股疼痛袭来。

大雨如注,无情地拍打着我的脸,我抚着肚子挣扎,想起身回到屋里去。

但刚挪动一步,肚子针扎般地疼起来,豆大的冷汗顺着雨水一起流下。

我支撑不住,整个身体再次倒在了雨水中………

我浑身颤抖,双手紧紧拽住自己的裤子,痛苦地闭上眼睛,这个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

心,伴随着我的身体开始剧烈抽搐,每动一下,就如重重c ha上一颗钢针,痛到无法呼吸。

除了雨声,四周什么声音也没有,仿佛天地间就剩下一个,好想有一个人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哪怕只是来看我一眼就好。

可是,我知道,没有人,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也没有人会在乎我的死活。

我绝望透顶,放弃挣扎,仰面躺在地上,任止不住的泪水混合着雨水,从眼中划落,穿过发丝,一颗颗滴在地上。

每滴一颗,仿佛将我的身体里的气息抽走一丝。

为什么?

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要如此折磨我,让我在短短的23年里,历尽所有的灾难还不算,现在又要让我将痛苦,折磨,生离别,求不得都尝尽。

感觉到身体里最后一丝气息已经流出,浑身从里到外凉透了,我慢慢的闭上眼睛,就这样一了百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车子急刹的声音。

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跑过来,一把将我抱起,声撕力竭痛苦地喊着我的名字,命令、威胁着我醒过来,哄着我睁开眼睛。

我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但怎么努力都徒劳无功,最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躺在自己的床上,不知道是谁把我送进来的。

失去意识前,隐约记得有人在喊我,但不知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

我想坐起来,但是肚子痛到完全不能动。

“孩子,我的孩子!”失去意识前那股熟悉的疼痛感让我猛然清醒,不由的伸手去摸肚子。
 
阮心恬大闹
“放心吧,孩子好好的。”冷慕白一贯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吓了一跳,侧过头才发现他站在我的床前。

发生那样的事,我以为孩子保不住了,没有想到……不管怎样,孩子没事就好,我松了一口气。

冷慕白一直盯着我看。

有些尴尬,我转过头,撑着身体想起来,可半天也动不了。他将手从我背下伸过去,半抱着我坐了起来,并伸手拉了一个垫子放在背上让我靠着。

“谢谢。”我更尴尬了,尽量地将身体远离他。

他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将点滴瓶拨弄了一下,让停止流动的液体继续流入我的体内。

我抬头,望向他。

他懂了我的疑惑,开口:“放心吧,这些都是营养液,对孩子没有伤害,你是营养不良,身体虚弱才会晕倒的。”

“他知道了?”既然冷慕白知道了孩子的事,顾霆琛可能也知道了。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一双黑眸落在我身上,眯了眯眼道,“你不想让他知道?”

我摇头,淡淡的道:“他是孩子的父亲,迟早会知道的,只是现在不是时候,他要跟我离婚,我不想让他认为我在利用孩子留住他。”

冷慕白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开口:“但是他己经知道了。”

我心中一顿,看向他,试探地道:“他是不是很生气,不想要这个孩子?”

“我不是他,他心里怎么想的,你还是自己问吧。”冷慕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了看我道:“不过顾霆琛一直很喜欢小孩。再说,顾家也需要这个孩子,他没理由不要。”

说完,他替我关上了灯,“你还需要休息,再睡一觉吧,醒来再说。”

我竟不知道,顾霆琛喜欢孩子。不过有点一冷慕白到是没有说错,顾家人丁单薄,需要孩子。

这么说,他可能会留下这个孩子。

有了孩子,就变成了三口之家,他会因此改变吗?我们也会像普通的三口之家那样生活吗?

我的心里一阵悸动,重新躺下,让自己听医嘱再好好睡一觉。

阮心恬闯进来的时候,我睡的很香,正沉浸在美好的梦里。

她冲进来一把扯掉我的输液器,双手掐着我的脖子,睁大腥红的双眼,大声的吼叫:“林晚青,你为什么会怀孕,你怎么可能怀孕………”

我被她掐的着喘不过气,伸出手想试图掰开她的手,可她用尽全力,我根本没有办法挣开。

她情绪崩溃,近乎疯狂,面目狰狞地道:“我是不会让你把他生下来,不会让你用一个孩子来绊住霆琛哥!”

平日里看着端庄大方,娇弱无力的人,此时披头散发,力气竟然大到惊人,我努力自救,但根本动弹不了。

我拼命挣扎,费尽力气才挤出几个字:“杀……杀了我…你要偿命的。”

“杀了你,霆琛哥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她大笑起来,手上的力道更重了。

因为yong li,她手上包裹的洁白纱布上渗出了丝丝红色。

“心恬,住手!”门外一个黑影闯进来,急促地喊叫出声。

听到声音,阮心恬动作一顿,整个人顿时僵住,眸子里的凶光散去,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光,瘫坐在地上。

顾霆琛上前一把抱住她。

我缓过气来,张嘴呼吸着新鲜空气,有种重生的感觉。刚才真的以为会被她给掐死。

阮心恬大哭出声,泪水如断线的珠子般,她摇着他胳膊央道:“霆琛哥,你答应过我会离婚的对不对?林晚青她不要脸,要用孩子留住你,你不要上她的当。”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