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林晚青顾霆琛结局;她来自地狱机械松鼠百度云,男女之事,我不太懂

2020-11-14 22:19:26美文铺子
林晚青顾霆琛结局;她来自地狱机械松鼠百度云,男女之事,我不太懂

顾霆琛蹙眉,俊朗的脸上浮现出几分不悦:“你有资格管我?”

语气三分讽刺,七分不屑。

我清楚的知道,想要
林晚青顾霆琛结局;她来自地狱机械松鼠百度云,男女之事,我不太懂

顾霆琛蹙眉,俊朗的脸上浮现出几分不悦:“你有资格管我?”

语气三分讽刺,七分不屑。

我清楚的知道,想要留下他,根本不可能,但有些事总要试试。我抬眼与他对视,轻轻道: “我同意离婚,条件是你今晚留下来,明天下午陪我参加完n ain ai的葬礼,我就签字。”

他眯起了眼,猛地掐住我的下颌,深不见底的眸色多了几分不屑和讥讽,缓缓开口:“知道怎么才能把一个男人留住吗?”

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带着一丝诱惑。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但男女之事,我不太懂,只能试探着去解他的皮带………

因为是第一次,半天,我才将皮带解开,就在我颤抖着指尖触到他皮肤的时候,他一把将我推开,语气厌恶地道:“你真恶心。”

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呵呵,还有比这更屈辱的吗?我不顾廉耻,放下尊严,只想留下自己的丈夫,结果换来的只是一句“真恶心!”

呆坐到天亮,我想直接回老宅,但助理打来电话说顾霆琛来公司视察。

没办法,我只能先赶去公司。

天气预报早说了,今天是特大暴雨,本想着开车不安全打车过去,但等了很久没有一辆出租车,最后一咬牙我冒着危险还是开车到公司。

刚到大门口,助理肖涵一脸焦急地跑过来:“阮心恬要演《熹妃传》。”

“她又在发什么神经?”我有些头痛,心里很清楚她又在故意找碴。

“谁知道!因为你已签杨馨为女主角,董事长正为这事发火。”肖涵小心翼翼地道。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来到我的办公室门前,理了理头发,压下心中的不安,我才推门进去。

屋内,顾霆琛一脸Y沉的坐在沙发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之气,整个房间的空气都下降了几度。

还没来得及说话,办公室门推开,阮心恬走了进来。

一向漂亮高贵的她此时只能用落汤j来形容,浑身都被雨水淋透,发丝上的雨滴还在顺着脸庞往下淌。

但就是这样,她看上去依然很美丽,湿透的衣服正好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漂亮的脸蛋因为雨水的流淌更加楚楚可人。

顾霆琛纵身跃起,一把将她包裹在怀里,宠溺地质问:“你干什么去了?怎么搞成这样?”

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阮心恬将手上的袋子提起来,脆生生道:“霆琛哥,你没吃早饭,我去你买了最爱的生煎包。”

“傻瓜,那么大的雨,我吃不吃早饭有什么要紧的。”顾霆琛将阮心恬搂进怀里,满脸自责与心疼。

他忙将自己的西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她便猛地抱住了他,在他怀里低呐:“可是我心疼你呀!”

看着这场景,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陪了顾霆琛三年,依旧比不过阮心恬了。

门外,已经围满了窃窃私语的员工,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无不是满怀同情的偷偷瞅我。

我起身轻轻关上办公室的门,将那些小声的交谈隔在了门外。

顾霆琛抱起阮心恬向里间走去,那里有个小卧室,还有浴室,我工作忙的时候,晚上会在那里过夜。

我几步向前,站在门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低头垂眸小声道:“外面接待室有换洗的衣服。”

这里是我的地盘,无论是别墅还是老宅,都被阮心恬有意无意地堆满了她的东西,我不想这唯一净土也留下她的痕迹。

“让开!”顾霆琛开口,声音冷厉Y戾,一双黑眸厌恶的看着我。
他们很配,不是吗?
我闭上眼睛,心如刀割,不愿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如何关心别人厌恶自己。

“这是我的办公室,请你们去接待室。”再次睁开眼,我依旧坚持。

顾霆琛冷笑出声,一把将我推开,厉声道:“林晚青,你以为顶着顾太太的名头,顾家就是你的了?你不配!”

短短几字,如一盆冷水朝着我倾斜而下,淋得我四肢五骸都泛起了寒意。

我退后,眼睁睁地看着他抱着她进了我的浴室。

他说的对,这里也是顾家的,本就不属于我。

顾霆琛将衣柜打开,拿出我一套标签没撕的衣服递给她,轻声道:“赶快去洗个热水澡,待会该感冒了。”

“霆琛哥,不是我不穿晚青姐的衣服,你知道的,我皮肤过敏,只能穿订制的衣服……”阮心恬拿着衣服,一脸难色地道。

“是东山那家私人定制吗?我马上去取。”顾霆琛说完就抬步向外走。

“霆琛哥,我的头好突然好晕。”阮心恬扶着自己的额头,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

顾霆琛将她抱在怀里,抬头看我还站在那里,冷声道:“你去东山给心恬取套衣服回来。”

语气直接而霸道,不容拒绝。

外面还是雷雨交加,他宝贝阮心恬,可就没想过我也会淋雨。

看着顾霆琛理所当然的表情,我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外面雷电加暴雨,连出租车都停运了,我一个女人开车从西城到东城有多不安全。

我知道,他根本不会在乎这些的,他在意的只是阮心恬必须要穿私家定制的衣服才可以。

压下心中的酸涩,我终究还是抬步向外走去。

都说爱情是残酷的,谁先动心谁就输了。见到顾霆琛第一眼,他就入了我心,所以在他面前我注定卑微。

暴雨如注,整个天空如同我的心情一样灰暗,能见度不到五米,几乎只能凭着感觉开盲车,好在大街上没有人,也没有车。

两个小时后,当我提着衣服回到办公室时。

阮心恬穿着我的那套衣服,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

顾霆琛坐在旁边,正用吹风机帮她吹一头秀发。

“霆琛哥,你尝尝这个葡萄,虽然看着很丑,没想到味道居然这么好。”她将手上的葡萄喂到他的嘴边。

那是我的葡萄,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这几天突然很想吃老家的葡萄,肖涵特地托人给我带上来的,昨天刚到,满满一箱,我还未来得及打开。

他微笑抬头,张嘴吃了进去,温柔道:“你喜欢吃待会就全部带回家。”他面带笑意,双眸宠溺地看着她。

这样的互动,温馨又甜蜜,很像热恋中的情侣。

“他们很配,不是吗?”身后传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

我一愣,回头,顾霆琛的死党兄弟叶子轩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是的,所以你注定只能当个粉丝。”我淡笑出声,除了在顾霆琛面前,其实我挺毒舌的。

叶子轩是阮心恬的忠实追随者,为了顾霆琛和她,没少针对我,所以我也丝毫不留情面。

“你…”戳到他的痛ch u,叶子轩愤然离开。

“晚青姐,你回来了。”听到我声音,阮心恬转过头,一脸无辜地道:“我正想问你,你的衣服是在哪里买的,我穿上居然没有过敏,实在太神奇了。”

“所以,这个不需要了吧?”我转身将手中的袋子丢进了垃圾桶。

阮心恬立即收起笑容,满脸愧色,低下头轻轻抽泣:“晚青姐,实在对不起,害你白跑一趟,你不要生霆琛哥的气,他也是怕我过敏耽误工作才让你去的。”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