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陆思陵是什么小说?陆思陵沈晨铎情深不悔完整版在线试读

2020-11-14 01:23:53美文铺子
陆思陵是什么小说?陆思陵沈晨铎情深不悔完整版在线试读
陆思陵心口直跳 ,她真的好高兴,低头看一眼身上的衣服,她眉头又皱到一起:“叔叔你先等我下,我去换件衣服。”陆
陆思陵是什么小说?陆思陵沈晨铎情深不悔完整版在线试读
 

陆思陵心口直跳 ,她真的好高兴,低头看一眼身上的衣服,她眉头又皱到一起:“叔叔你先等我下,我去换件衣服。”

陆思陵小跑着回到寝室,把自己一直舍不得穿的连衣裙从柜子里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换上,这才重新下楼。

至从爸妈离婚后她就再也没见到过爸爸,三年前母亲车祸重伤,走投无路的母女俩求到陆家,陆天成替母女俩安排了住ch u,还替她妈妈交了住院费。

她妈妈最终还是没有救过来,临去前拉着她的手说是自己对不起陆爸爸,让她以后要好好听陆爸爸的话,要报答他。

母亲去世后,陆天成把她接回陆家。

从小没有尝试过父爱的陆思陵很珍惜这份父女情份,哪怕陆婉变着法的想赶她走,她依然不愿意离开这个来之不易的家。

陆思陵回到陆家:“爸,我回来了。”

陆思陵走进客厅。

陆天成扫向她身上的衣服眉头皱成一团:“随你梅姨上楼换件新衣服。”

“爸爸?”陆思陵受宠若惊,陆天成虽然把她接回陆家,但从来没关心过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愣着做什么,快点去,一会接你的车就会到。”

陆思陵沉浸在陆爸爸的关心中,并没有留意到他说的话,听话地上楼换了套漂亮衣服下来。

角落里陆婉一脸恨意:“那可是我刚买来的裙子都没来得及穿,爸爸凭什么把它给那个贱人。”

“少说两句,难道你想嫁给沈二少。”陆夫人拉走陆婉。

“哼,便宜那小贱人了。”陆婉幸灾乐祸地道。

陆天成看着眼前的陆思陵,漂亮水灵富有朝气难怪沈老爷子会看中她去给沈二少冲喜。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沈家的二少夫人。”陆天成对陆思陵说。

“什么二少夫人,爸您在说什么?”

“思陵你也知道你妈妈住院花了不少钱,现在有人愿意出这笔钱,前提是让你嫁过去。”

“您答应了?”陆思陵脸上现出一片冷意。

“我没有拒绝的理由。”陆天成面无表情地开口。

“哈哈……好个没有拒绝的理由,爸其实你从来没把我当过女儿吧?”

“有些事你妈妈既然没对你说,我也不愿意多说,总之你好自为之,沈家不是谁都有机会攀上的,嫁过去你们母女欠陆家的钱一笔勾销。”

“……。”陆思陵颓然的跌坐进沙发里,她果然还是太天真。

须臾之后,她仰起头:“好,我嫁。”虽然心里十分难过,不过她最终还是决定嫁进沈家。

如果这是陆天成所愿,那么她照做就是。

就当是还了他这三年来的恩情。

坐上开往沈家的车,陆思陵百感交集,每个女人心里都幻想过自己的婚礼,她从来没想过她嫁人的时候会如此凄凉,除了身上这件新衣服,她一无所有。

虽然是自己愿意的,可到底还是流下伤心的眼泪。

想要得到爸爸的关心果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她从来没想过代价会这么大。

 

陆思陵被带到沈家时天已经黑透。

管家把她领到楼上卧室:“少夫人,二少在里面等你。”

陆思陵十分忐忑地推开房间门,她知道她不能退缩,不管沈家二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现在都是她的丈夫,她必须面对这个事实。

房间没有开灯,陆思陵的手还没碰到开关就被一道冰冷地声音吓得缩回手:“不准开灯,过来。”

陆思陵一个哆嗦抬眼朝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有模糊的一个轮廓,她大着胆子往前走近,男人伸出手把她拉到近前。

她尖叫一声倒在男人怀里。

“呵…这么着急投怀送抱,看来你很想嫁给我?”

男人的身上有股清冽好闻的龙涎香,这让陆思陵小脸微红:“我…我没有。”明明是他拉的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倒打一耙?

“没有?那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嫁给我?”男人声音泛冷跩着她的手微微yong li。

想到陆家她已经回不去,想到陆天成说的那笔欠款陆思陵说不出那个是。

她从来没见过男人怎么可能愿意嫁?

“不是的,二少你听我说。”她慌乱地想要站起身,可是越急越乱,手掌不知道撑到男人哪里,听到男人一声闷哼。

接着就被男人一个反身压在身后的大床上,陆思陵这下慌了:“不要…。”

男人按着她挣扎的胳膊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不要什么,你是不是没明白自己的身份?”

男人的声音冷冽冰凉,毫无温度压得陆思陵喘不上气来:是呀不要什么,她都走进这道门难道还有拒绝的资格?

陆思陵抬起头主动亲在男人下巴上:“我什么都不懂,你可不可以温柔些?”

少女幽香扑面而来,温柔的chun瓣落在肌肤上带起一阵涟漪,沈晨铎呼吸一重身体尽是有几分不受控制。

该死,这小东西连身上的味道也这么符合他的胃口,还真是想一口吃掉。

他沉声问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知道,你是我老公,今天晚上是我们……。”陆思陵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还是没能把那几个字说出来。

“呵呵……是我们什么,说?”男人略沉的声音落在耳侧,像是命令又似是蛊惑。

“洞房花烛。”陆思陵小脸发烫,幸好没有开灯,否则她真是没脸见人,好羞。

“……。”沈晨铎喉头滚动,微微低头,凉薄的chun落在女人额间,陆思陵身体微微发抖心想今晚恐怕是逃不掉……。

男人直起身站在床侧:“记住你刚刚的话,可别后悔。”

陆思陵没想到事到临头男人会突然喊停,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怀疑自己的魅力:“我不会后悔。”

人弱可欺,弱肉强食,陆思陵虽然不聪明但也明白这个道理,从陆天成答应把她送进沈家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后悔不能够的。

“呵呵……很好。”

男人坐回床边的椅子上,伸手打开房间的灯。

陆思陵抬手挡在眼睛前慢慢坐起身:“啊……怎么…怎么是你?”

待看清眼前的男人,陆思陵吓得缩进床角,要不是白日里见过一面,她肯定会落荒而逃。

长长的疤痕在灯光下更加孔狰狞可怖,略勾起的嘴角带着一丝残忍的冷漠,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男人一双锐利的眸子闪过一丝狠戾:“害怕?”

“没……没有。”陆思陵咽了咽口水,肩膀瑟缩一下,目光不知道飘到哪里。

她明明就是害怕,害怕的都不敢再看他一眼。

“害怕就离开这里,趁我现在还愿意放你走。”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