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顾娉婷厉斯年小说\顾娉婷:宝贝别急,等妈咪找到自己爹地

2020-11-14 01:12:38美文铺子
顾娉婷厉斯年小说\顾娉婷:宝贝别急,等妈咪找到自己爹地
半夜,赌场VIP包房,只有墙上一盏壁灯发着幽暗的光。欧式铁艺大床上,顾娉婷双眼紧闭。身上的男人,仿佛永远不会停下来。她伸
顾娉婷厉斯年小说\顾娉婷:宝贝别急,等妈咪找到自己爹地
 

半夜,赌场VIP包房,只有墙上一盏壁灯发着幽暗的光。

欧式铁艺大床上,顾娉婷双眼紧闭。

身上的男人,仿佛永远不会停下来。

她伸手极力按住男人的胸,想尽力推开对方,可男人的动作,却越发粗鲁了。

男人不满地攥住她的手腕,高举过头,按到枕头上方。

身下更加痛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俯在她耳边,发出一声低吼,停下来。  

顾娉婷忍着腿间的巨痛,扯过被子裹住自己,把头歪向一边,身体不自觉地蜷起来。

她听到身旁全*的男人翻身下地,动作异常利落。

不带任何留恋一般,迈着修长矫健的步子,阔步走向洗手间。

顾娉婷回过头,昏暗的光线里,望着男人无情的高大背影,泪水夺眶而出。

再怎么不情愿,她还是主动上了这张床。

被那个脸都没看清的男人,夺走了初夜。

抹把泪,她忍着浑身的酸痛,从凌乱不堪的床上摸过衣服,抖着双手,一件件往身上套。

*

今天是顾娉婷有生以来,最衰的一天。

白天母亲心脏病住院。

晚上妹妹就在这家赌场,欠下百万赌债。

赌场的人扬言,如果她今晚不来陪睡,明天就去医院找父母要钱。

可家里哪来的钱?

就连母亲的医药费,都是勉强凑够的。  

她总不能眼见父母被一帮恶徒活活*死。

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顾娉婷只能认命地来了赌场。

好在她进来时室内一片昏暗,看不清对方的脸。

不然怕是这辈子都忘不掉。

抹干眼泪,她只当自己做了个恶梦。

趁男人还在洗澡,飞快溜出房间。 

可顾娉婷不知道的是,在她跑远之后,妹妹顾子佳从暗ch u闪身出来。

顾子佳动作敏捷地潜进包房,打开灯,看向凌乱的大床,解恨地冷笑一声。

赌账是真,但赌场点名要姐姐是假。

她只是不想献出自己罢了。

之所以抖胆潜进来,不过是想让赌场的人立个字据,免得日后反悔。

这时浴室的水声停了,门随即被推开,一个身材高大,傲然俊美的身影走出来。

室内光线明明幽暗,可这一刻,整个房间都亮起来。

顾子佳双眼立刻迸出两道光,比男人自带的光芒,还要耀眼。

她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男人脸上,心骤然狂跳起来。

这是张怎样完美俊逸的脸,所谓的一眼沉沦,不过如此!

但随即,惊艳跟心动,便被狂喜代替!

眼前光彩夺目,慑人魂魄的男人,不正是连城第一霸总——厉斯年吗?!!!

姐姐哪来的好命!居然睡到了他……!!!

厉斯年掩了下浴袍,遮住令人垂涎三尺的胸肌,

微微皱下眉,瞥了顾子佳一眼,淡淡问道:

“要走?”

顾子佳尚未从狂喜的眩晕中清醒过来。

听到厉斯年充满磁忄生的声音,按下心中疯狂的嫉妒,

只知道痴笑着点头,竟一时无法发声。  

厉斯年深邃的眸光,轻扫过床上的那抹殷虹:

“也好,想要什么,你说。”

清凉醉人的声音,透着明显的疏离,似在无情地提醒,这不过是桩交易。

但,意识到厉斯年把她当成了姐姐顾娉婷,

顾子佳立刻摈除杂念,猛然清醒:

“一,一份工作,还有,帮我把……把疤脸的账抹了!”

顾子佳呼吸零乱,不错时机地说。

厉斯年黑漆漆的眸子一抬,淡淡瞥了眼顾子佳,

刚刚声音里的凉薄,竟淡了许多。

幽深的目光,再次扫她一眼:“就这些?”

顾子佳不安分的视线,难以克制地,在完美的脸上打着转,

忍着吞口水的冲动,果断对厉斯年点头:

“嗯,就,就这些。”

厉斯年面上最后一丝清冷,缓缓淡去,面色舒缓地握住电话,刚要吩咐下去,就听顾子佳又冲口而出道:

“当然,如果能跟在您身边工作,那就更好了!”

急促的语气,生怕错过时机,再无法讨到好ch u似的。

厉斯年蓦地眉心一蹙,随即挥了下手。

余光视线里,顾子佳匆匆在纸上留下电话,

一步三回头地步出门,厉斯年这才不屑地微微摇下头,幽深的目光,投向虚空。

他太熟悉女人眼中的贪婪。

无论对他的颜,还是对他的身份跟钱。

就连刚刚床上这个给他不一样感觉的女人,也一样不能避免。

不知为何,厉斯年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懊恼,好看的眉宇间,满是落寞。   

 

顾娉婷一路匆匆赶回家,进门便把自己泡进浴缸。

她一遍遍搓洗着全身,直到给自己搓疼了,白皙的皮肤上多了更多的红痕,这才停抖着双手停下来,掩面痛哭失声。

她再也不是那个清纯的小姑娘,她脏透了,从身到心。

她再也配不上景澜之,那个她从小爱到大的人。

本想大学通知书一下来,她就答应景澜之的表白。

现在,一切都是梦了。

可如果非要在自己的清白,跟母亲的生命之间做出选择,不管让她选多少次,也会是一样的结果。

次日大早,顾娉婷早早来到医院。

病房外,顾娉婷用心整理着衬衫,竖起衣领遮住颈间的红痕。

说什么也不能让母亲看出异样,不然她没办法交待。

病房内,顾子佳坐在床边双手托腮,双眸兴奋难掩:

“妈妈,收拾一下马上出院,不用再装病了,那个疤脸不会找您麻烦,我已经帮您搞定了。”

“我的宝贝儿,妈妈爱死你啦,不过,你是怎么说服那死丫头的?”

“拿您的病吓她啊,想不到那个蠢货还挺孝顺。对了妈妈,明天起,我就去厉氏工作啦,厉斯年的秘书,怎么样?您高兴吧?”

“高兴高兴!这回我总算扬眉吐气、再不用看人冷眼了,宝贝儿,如果你能抓住厉斯年,那就更好啦,从此后,我们家就彻底翻身了。”

“你们两个给我住口!”

站在窗边的顾父回过身,厌恶地瞪着母女二人,

“亏你们做得出来,娉婷可是我们的亲人!居然拿她去卖!”

“亲人?”

顾母蹭地从床上坐起身,指着顾父泼骂:

“谁的亲人?我看是你的吧?

起初我还以为你安慰我不能生,可为什么有了子佳之后,你还是不肯送走?

她们姐妹两个只要有矛盾,你从来都是偏心那个死丫头!

你说!她是不是你在外面生的?”

“胡说!娉婷明明是我们一起去孤儿院领养的!”顾父气得嘴chun又紫又抖。

顾子佳见父母吵起来,赶紧起身劝架:

“哎呀都给我闭嘴,吵什么吵?

还是为那个小贱货!

爸爸,不是我说你,你总是偏心她,换我是妈妈,我也要怀疑的。

再说,妈妈养她那么多年,让她尽点孝心怎么了?

难道养她不花钱吗?”

“你!”

顾父气得冲到顾子佳身边,扬手就是一耳光,“我让你胡说!”

顾母扯落被子跳下床,拦在女儿前面:

“顾宇成我告诉你,你再打子佳一下我就跟你离婚!

还有那个小贱人,回家我就把一切告诉她,让她赶紧给我滚!”

“你敢!你要真对娉婷这么做,这个家谁也别想好过!”

顾娉婷听到这里,身子一软,不小心碰到门,门里立刻没了声音。

意识到窗户纸马上就要捅破,她心惊得立刻拨腿就跑。

但身后的门还是开了,父亲心痛的声音传进耳里:

“娉婷!回来!你听爸爸说……”

她是不会站住的。

母亲和妹妹都是假的,还联起手来算计她,让爸爸从中为难……

这样的家,她再也不想回了。

父亲的声音渐渐远了,顾娉婷疯狂地奔出医院大门,抬手拦车跳上去,带泪回头,隔着车窗望向后面。

父亲跑得太急,被人狠狠撞倒在地,倒地之后依然拼命朝她的车子挥手。

泪水再次潸然而下,她在心里默默地说:

爸爸,不想让您为难,您等我,我会回来孝敬您的。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