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沈清浅冷非墨的小说;纵然情浅也刻骨,冷非墨沈清落全文

2020-11-14 01:11:58美文铺子
沈清浅冷非墨的小说;纵然情浅也刻骨,冷非墨沈清落全文
冷非墨很少来找自己,但是却在那件事情之后找到自己,和沈清浅说起检查身体移植的事情。冷非墨无情的站在沈清浅的身边毫不
沈清浅冷非墨的小说;纵然情浅也刻骨,冷非墨沈清落全文
 

冷非墨很少来找自己,但是却在那件事情之后找到自己,和沈清浅说起检查身体移植的事情。

冷非墨无情的站在沈清浅的身边毫不在乎的告诉她:“准备好时间去医院,剩下的检查做完了就能移植。”

沈清浅看着冷非墨还是依旧冰冷的脸庞,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坚持的到底是什么。

眼眶一直都在打转的泪水终于还是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流下来。

冷非墨冷冰冰的看着沈清浅,嘴角带着一丝嘲笑的说:“你觉得我能相信你吗,还是说,这个也是你想好的一个对付我的招数?”

沈清浅张开嘴巴,哑然了很久没发出声音,她心里面却已经完全崩溃了,惨然的说到:“所有的一切我都说了,可是你不相信我,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为什么啊!”

她又泪流满面的摇了摇头,说:“你没有爱过我。”

冷非墨冷笑说:“不用和我说这些话,我告诉你,把心脏移植给阿离,这样的话,你才能赎罪!”冷非墨的话强劲而有力,容不得任何人反抗。

沈清浅仰着自己的脸,看着冷非墨,脸上的泪痕早已风干,干在脸上有点生疼生疼的感觉。

她终于在这一刻幡然醒悟,从头到尾都是为了江语离,自己在他的心里,或许从来都没有一点位置,所以这三年来的隐忍和付出,在他的眼里就像是一种赎罪。

她低着头,蹒跚着脚步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之后,她就捂着自己的腹部,痛苦的蜷缩在了地上。

强烈的抽痛感觉,几乎要让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她一边哭着,一边想着,恐怕她也是快要死了吧。所以他才会这么无情?

泪水不停的流,划过脸颊,落在地上,也淹没在了心里。

昏昏沉沉的,她就这么蜷缩在地上,疼痛夹杂着心痛,而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看着时间已经到了饭点,沈清浅慢慢的朝着楼下走去,

看见一个穿着短裙拿着迷你小包的女人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头发简单的披在身后,就算是坐着,只是能看出来,是一个身材极致的女人。

她手上拿着协议,小声的叫住了沈清浅:“你好,是沈x j吗,我是冷总叫来和你签协议的,您现在有时间吗?”

那个女人脸上带着标志忄生的笑容,对着沈清浅说着。

沈清浅呆呆的站在原地,原来是这样的,他是害怕自己反悔还是怎么样,难道说,他就这么想要剥夺自己的生命,去救江语离吗?

沈清浅苦笑,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毫不在乎的说道:“签吧。”

那个女人依旧带着标志忄生的笑容,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协议,递给了沈清浅。

沈清浅接过手去,刷刷的几下在合同上签字,一下放在了桌子上,一点都不含糊的朝着厨房走去,边走边背对着那个女人说:“你告诉你们冷总,我沈清浅什么都不好,但就是说话算数。”

那个女人点了点头,没想之前在外面听说的这个夫人会是这样的脾气,拿起签好的协议朝着外面走去。

沈清浅听着客厅没有了动静,正在拨菜的手一下就停了,心里明白但是依旧不相信他能做到这么无情。

晚上已经很晚了,沈清浅躺在床上,听到似乎客厅有点动静,可能是冷非墨应酬完之后回来。

但是只要想到今天早上签字的事情,沈清浅心里开始难受起来,并不打算出去。

冷非墨回来的时候站在客厅里,并没有看到沈清浅的身影,本来就不是很满意她。

他故意在客厅里弄很大声,想要引起沈清浅的注意,但等了很久,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冷非墨大步的朝着沈清浅的房间走去,一脚踹开了她的房间门,朝着躺在床上一脸不知所措的沈清浅走去,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

沈清浅被冷非墨的动作吓到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呆呆的盯着站在自己面前浑身散发出危险气息的男人。

冷非墨斜眼盯着只穿了一件薄薄睡衣的沈清浅,低声怒吼着:“你觉得你是有享受好条件的人吗,要不要我教教你为人妻子到底应该做点什么事情?”

沈清浅盯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她很清楚冷非墨是再次来找茬的。

沈清浅说;“我在没有死没有和你离婚之前我都会做你想要我去做的事情,你尽管说,我能做的我都去做。”

沈清浅从来都是顺从,这三年来,这样的事情早已经习惯,对他这样的人只能乖乖的缴械投降,不然到最后,肯定会遍体凌伤。

冷非墨盯着沈清浅扯了扯嘴chun,戏虐的笑着说:“是吗,我说什么都会照做,你知道什么是夫妻义务吗?嗯?”

沈清浅被冷非墨这样一说,低着头一下就不说话了。

她想了想,还是妥协,站在冷非墨的眼前,麻利的脱掉了自己身上仅存的睡衣,光溜溜的站在他的眼前。

冷非墨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妥协的,黑色的瞳孔慢慢的收紧,盯着她的身体不说一句话。

沈清浅低着头,不去看他,此刻房间里只有她和冷非墨,安静的离奇,自己光着身体站在他的眼前。

冷非墨看着已经脱光了的沈清浅,果然,这也是她为了吸引自己的目光用的手段。

冷非墨走到沈清浅的身边,一把掐住沈清浅的脖子,迫使她站在自己的跟前,脸上带着嘲讽的表情说:“你看,嘴巴倒是很坚硬,身体却很诚实。”

说完,朝着外面走去,剩下沈清浅一个人站在屋里,开始回味起刚才他说的话。

还没有等沈清浅穿上衣服,冷非墨站在屋外大声的命令起来:“明天早上直接到医院来,做你该做的事情。”

说完,门外已经没有了动静,沈清浅叹了一口气,强忍着自己心里的难受劲儿,勉强的坚持到了早上。

到了之前说好的时间点,沈清浅很快收拾好了自己,毕竟也是快要死的人,不在乎时间的长短。

打车到医院,沈清浅知道自己当时答应他的时候意味着什么,但是当自己知道那一份协议的时候,早就放弃了所有的心里挣扎,他想要自己死,那自己便把命给他就是了。

冷非墨早早的就到了医院里,身边站着之前来找过沈清浅的那个高挑好看的女人。

他有点不耐烦的看了看时间,一直朝着门口张望着,不一会儿,沈清浅很快出现在医院的门口,冷非墨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下来。

冷清浅一路小跑着到了医院,胃部因为剧烈的跑动一阵阵的开始痛起来,但是她还是忍住面不改色的站在冷非墨的面前。

冷非墨很不耐烦的朝着她大声的呵斥起来:“你不知道时间是吗,之前说好的,要是你敢不来,我一定会杀来你!”

冷非墨说完朝着病房走去,沈清浅站在原地冷冷的笑着,难道来了,这就不算是杀我了吗?结局都是一样的。

沈北刚刚才从值班室走出来,昨晚上的病人实在太多了,沈北一晚上都没有睡,刚刚才交接了工作走出来,就看见一抹白色都身影从前面跑过。

沈北从来都不会看错沈清浅都背影,他知道沈清浅生病的事情,但是在这里见到沈清浅还是很惊讶,想了想,马上朝着那个白色的身影追去。

冷非墨带着沈清浅来到医生办公室,给医生在说着什么,沈清浅没有心情去听,只是呆呆的站在门口。

很快冷非墨走出来,冰冷的对着她说;“这个是你自己愿意的,能把心脏给我们阿离,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沈清浅转过身去不再看他,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但是为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在难受都只能忍着。

沈清浅被医生带进去很快出来,冷非墨站在一边不说话,沈清浅低着头沉默着,这次之后,真的和冷非墨之间什么都完了。

医生在十分钟之后拿着报告单出来,脸色不是很好看,冷非墨听见动静马上站起来,着急的朝着医生走过去。

医生表情严肃看着沈清浅和冷非墨说:“她的身体出了一点状况,我想移植只能中断了。”

 

冷非墨情绪激动,盯着医生大声的怒吼起来:“中断?之前不是都检查过了吗,什么都没问题,现在只是最后一个步骤了,你给我说要中断?”

冷非墨的情绪很激动,在他的眼里,自己就那样的无足轻重,虽然这个沈清浅早就知道,但在亲耳听见的时候,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失望和难受。

沈清浅带着苦笑站在一边,使劲拽住自己的衣服,手指因为太过yong li一节节的开始泛白。

医生叹口气,看了看沈清浅,再看着冷非墨说:“冷总,不是我们故意出难题,但是,你知道吗,她怀孕了..

冷非墨就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一样,不可置信的看着医生,不相信是真的。

冷非墨眼神里充满了不相信,怎么会,这个女人怀孕了,自己明明…..

刚刚想否定是自己的时候,才忽然想起自己确实在不久之前和她发生了关系。

但冷非墨根本就不能相信,拳头握得紧紧的,大步上到沈清浅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

沈清浅也是一样的震惊,自己怀孕了,在生命快要到尽头的时候,上天还是满足了自己的愿望。

沈清浅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于自己来说是喜是忧,冷非墨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在沈清浅的眼里简直就像是在讽刺自己一样。

她强忍着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冷非墨身体颤抖着*近沈清浅大声的呵斥。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才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我把自己的心脏给阿离?”冷非墨此刻情绪完全爆发眼睛里的血丝轻而易见。

沈清浅虽然之前就见识过了冷非墨的狂暴,但是在今天,这样的冷非墨还是沈清浅第一次见到。

沈清浅无奈的扯了扯苍白的嘴chun,冷非墨从来都不会听自己的任何解释,但是为什么,在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自己心里还是被揪着一样的难受。

沈清浅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死死的盯着冷非墨:“我在你心里从来都是这样的对吗,尽管我是真的想要把自己的生命给你,让你心爱的女人能活过来?”

冷非墨的此刻完全不能接受,一把抓住沈清浅的衣领揪起沈清浅*迫她与自己对视。

此刻的气氛降至冰点,站在一边的医生和之前来找过沈清浅的那个女人大气都不敢出。

沈北看见沈清浅被眼前站着的高大的男人揪着,马上冲上前去一把护住沈清浅。

对着冷非墨大声的吼起来:“放开!你是谁啊?对着谁动手动脚的呢,大庭广众之下!”

沈北面脸的怒气,他在之前的时候就知道沈清浅过的不是很好,看到这样的一幕,本来忄生格温和的沈北止不住的朝着冷非墨大声吼着。

冷非墨本来就在气头上,满心欢喜的能救自己心爱的女人了,但是却在这个时候得知移植要中断。

沈清浅沈北护在身后,看到沈北的到来满脸的吃惊,这不是她想看到的局面。

没有轮到沈清浅说话,冷非墨Y沉着脸对着沈北说道:“你又是谁呢,我们的家务事,

轮得上你一个医生来c ha手吗,在我没有炒你鱿鱼之前,你最好识相一点赶紧给我滚!”

冷非墨强大的气场让沈北为止一震,这个男人看上去并不简单,也许真的是自己不能对付的,但是只要想到刚才他是这么对沈清浅的,自己就….

沈北把沈清浅护在自己的身后,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低声细语在说着什么。

沈北看着站在自己身边一脸苍白的沈清浅,还是倔强的扬起自己的脸对上冷非墨的眼睛坚定的说:“我是她的朋友,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沈清浅知道冷非墨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与自己硬碰硬的,她也知道冷非墨肯定有那个能力让沈北失去工作。

所以赶紧走到沈北的身边扯了扯沈北的白色大褂,:“沈北,没事儿的,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来解决,先走吧。”

沈北看着沈清浅一脸害怕的样子,大手马上抓住沈清浅的肩膀温柔的对着沈清浅说;“不要害怕,我知道之前你过的不是很好,但是一切都会过去的,有我在呢!”

冷非墨看见站在自己面前举止亲昵的两个人,心里莫名的升出来一股怒气。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