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女主叫沈清浅;沈清浅冷非墨小说免费阅读

2020-11-14 01:10:46美文铺子
女主叫沈清浅;沈清浅冷非墨小说免费阅读
到达冷宅的时候,家宴已经开始。当沈清浅挽着冷非墨走进大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大家一起向冷爷爷冷奶奶举杯送祝福的一幕了。“诶
女主叫沈清浅;沈清浅冷非墨小说免费阅读
 

到达冷宅的时候,家宴已经开始。

当沈清浅挽着冷非墨走进大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大家一起向冷爷爷冷n ain ai举杯送祝福的一幕了。

“诶呦喂,我当时谁呢,这么大架子。”一个尖锐的女声突兀地响起。

沈清浅的身子几不可察地僵了僵,这个声音她听得出来,是冷非墨的二姑冷彩月。

当年她加入冷家时,就是这位二姑极尽所能地将所有低贱难听的形容词都用在了自己身上。

砰——

酒杯被狠狠放在桌上,与此同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彩月,今天是家宴,别给我没事找事!”

“是,三哥。”女人不甘不愿地应了。

首位上的冷爷爷看了迟到的二人一眼,冷哼一声,却还是让两人入座了。

冷家,是名副其实的豪门。家族企业传了几代,并且规模越做越大。

正所谓“豪门是非多”,冷家家大业大,内部也是盘根错节,而这些弯弯绕绕并不是沈清浅这么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能够理清的。

沈清浅清楚地知道这点,所以她带着真挚又恰到好ch u的笑容默默地坐在座位上,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可一入豪门深似海,她怎么可能真的能置身事外?这不很快她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清浅啊,你和墨儿结婚也有三年了,什么时候能让我和你爷爷抱个孙子孙女啊?”慈祥和蔼的声音传来。

沈清浅抬眸就看到了冷n ain ai那温和又包涵期盼的目光。

她张了张嘴,却又想到冷非墨对自己的痛恨和厌恶,眸中的光彩不由自主地暗淡了下来。

“呵,不会是个不会下蛋的母j吧?”

也不知道是谁开了这个头,冷家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七大姑八大姨纷纷Y阳怪气地猜测了起来。

“就是,这都三年了,肚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是,养只母j还能下蛋吃呢,养这么个白吃白喝的废物……”

难听的话一句接着一句,沈清浅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可自始至终都没有听到身边男人发出半点声音,就仿佛她们谈论的事情和他半点关系也没有。

也正是因为冷非墨这样冷漠的“纵容”,那些长舌妇越加肆无忌惮起来。

沈清浅整张脸都因为羞愤而憋得通红,想要辩解却无从下手,顿觉口干舌燥起来。

她颤抖着手拿起桌边的水杯猛灌了口水,谁知这水杯里竟然不是白开水,而是

——白酒?!

她本就胃不舒服,哪里受得了这白酒的刺激,当下就呕了出来。

可是这一切在冷非墨看来就是这女人又在惺惺作态地耍花样,竟然还以如此上不得台面的方法来博取关注!

真是好好的家宴都被这该死地女人毁掉了!他真的是对她失望至极!

冷非墨冷冷地看了眼还在干呕的女人,重重地搁下筷子,向主位上的两位老人鞠了一躬,恭敬道,“爷爷n ain ai,我吃饱了,还有事就先回了。”

说完看也不看沈清浅一眼便转身离开。

整个大厅因为冷非墨突如其来的离席变得格外的寂静。

沈清浅捂着剧烈疼痛的胃,也深深地向二老鞠了鞠躬,“爷爷n ain ai对不起,清浅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你是怎么回事?”冷老爷子犀利的眼神看着沈清浅。

“爷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手边的纯净水变成了白酒……我一不留神灌了一大口才……”

“谁做的?!”冷老爷子威严的声音响起,不怒自威的目光冷冷地扫向在座的每一个人。

“哇——”

坐在沈清浅旁边的五岁小女孩一下子哭了出来。沈清浅认得那是三姑的小孙女。

看那小女孩哭的伤心,一个五十多岁打扮奢华雍容的妇人立马心疼地将其抱在怀里。

“怎么?不就是绵绵和你开个无关紧要的小玩笑吗?你这么大个人了,连自己的水都看不好还有脸怪绵绵?”

“……”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一个两个都不是让人省心的货色!”冷老爷子发话了,众人也不敢多作停留,很快就都离开了。

冷老爷子看了一眼还愣在大厅的沈清浅,叹了口气,欲言又止。末了还是叹道,“快回去吧。”

沈清浅鼻子微酸,向老爷子鞠了一躬,也离开了冷宅。

回到家,沈清浅考虑再三,还是叩响了冷非墨的房门。

门从里面被打开,男人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沈清浅发现自己竟然还是那样地眷恋这股气息,哪怕这个男人像个恶魔一样在这三年里无时无刻不在想方设法地羞辱她折磨她。

“有事?”

“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谈你在外面的野男人?”

“冷非墨,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冷非墨冷笑一声,“好好说话?对你?你配么?”

沈清浅抬眸看到男人眼中的厌恶和不屑,压抑许久的j ing神彻底崩溃了。

“冷非墨,当年的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我也不知情,我也是受害者好吗?!

当初事情发生了,我的家人*你娶我,是不对。但他们也是为了我的名声啊!

我清清白白地跟了你,这三年来尽心尽力地服侍你,却无时无刻不在忍受你的侮辱和折磨,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难道就因为我恰好在那天向你表白,就硬是要把这桶脏水泼到我身上吗?!”

冷非墨看着眼前女人崩溃的样子,微微有些心疼,可想到至今还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机的阿离,他又冷笑道,

“哦?不是你?那难道是阿离么?

当时知道我们在那里的也就我们三个人,阿离她从小就有心脏病,受不了刺激,这事难道你不知道吗?

呵呵,难道现在你要告诉我是她找来了那么多媒体,把自己吓到在床上生死不明地躺了三年吗?”

看着冷非墨咬牙切齿的样子,沈清浅的心彻底冷了。

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到底还是不信她。

“呵呵,那,就把我的心给她吧。”

沈清浅看着面前的男人轻声道,“这三年里你极尽所能地折磨我,为的就是等这一天的到来吧。呵呵真是辛苦你忍了这么久,现在,你终于能够得偿所愿了。”

 

那晚的事情之后,冷非墨的脾气似乎比以前更加的暴躁起来,沈清浅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间,想起他刚才说的话,眼泪一下奔涌而出。

似乎这个事情给了她当头一棒,之前对于冷非墨所有的幻想在这个时候都一一的破灭。

自己在家里和之前一样将就着吃点东西的,平时冷非墨都不怎么回来,所以自己在他走了之后会稍微放松一点。

沈清浅做好了一桌子的菜,正准备吃的时候,自己的很久都没有响起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沈清浅擦了擦自己的手,赶紧拿起来,惊喜的发现是冷非墨的短信,沈清浅有点吃惊,没想到冷非墨会发短信给自己。

沈清浅赶紧的看开短信,原来冷非墨这个时候在外面应酬,要沈清浅送自己客厅里的手提包过去。

沈清浅很着急简单穿了衣服,看着桌子上自己刚刚才弄好的饭菜,肚子已经不争气的开始叫起来。

她还是强忍着饿意,手上抱着公文包朝着冷非墨说的地方去,下车之后,沈清浅很快到了一家ktv门口。

她知道出来应酬大多数都是这些地方,没有想太多马上着急的朝着冷非墨说的包间走去。

她着急的打开门,胸口因为刚才跑动的原因还在剧烈的起伏着,但是一进去并没有看到冷非墨的身影。

沈清浅有点着急了,难道是自己记错了包间号?掏出手机再一次确认,没错是这里,但是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正当沈清浅想出去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一上来一把抱住了正想出去的沈清浅。

沈清浅被忽如其来的拥抱吓得够呛,大声的惊呼出声来,那个男人脸色绯红,身上一股酒臭味,像是喝醉了酒。

yin荡的笑着“你是豪哥给我找的x j是吧,没想到豪哥眼光这么好,来给哥哥抱一下”。

那个男人的力气很大,沈清浅根本无法挣脱开,那个男人环抱住她,眼瞅着不安分的大手就要放在沈清浅的胸上来。

沈清浅挣扎着惊呼:“你是谁啊,我不是x j,你认错了人了,你是谁啊,放开我!”。

但是那个男人已经喝醉了,完全无视了沈清浅说的话,不安分的大手在沈清浅的身上开始游走。

沈清浅大惊失色,强力的挣扎着,但她微弱的力气,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沈清浅此刻的心里害怕极了。

她无助的朝着只息开一条缝的门外大声的喊叫着,但是这里整耳欲聋的音乐声,让她的声音显得无足轻重,根本没人听见。

那个男人听见沈清浅的喊叫声音,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但是自己身体内的兽欲让他不想清醒,直接一把捂住她的嘴巴。

抱着她像是扔布娃娃一样,直接把瘦弱的沈清浅甩在了沙发上,身子重重的压上去。

沈清浅被这忽如其来的撞击给弄的有点晕头转向,只是感觉到自己身上一沉。

那个男人的嘴巴立即像她脖子上压上来,沈清浅大声的哭喊着,拼命的挣扎起来。

那个男人按住沈清浅的手一把撕开了她的衣服,胸前的大片雪白立即暴露在外。

沈清浅无助的闭上眼睛,知道自己肯定只能这样被人玷污了,眼角的泪水顺着脸颊流进了头发里。

那个男人喘着粗气眼见着沈清浅就要被他给玷污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被一脚踹飞在地。

沈清浅立马被一双强劲有力的手给拉起来,身上立即多出了一件外套裹住了自己暴露在外的身体。

沈清浅看见站在自己面前一脸Y沉的冷非墨,压制着的害怕和无助一下涌上来,泪水就像是短线了一样落下来。

冷非墨没有理会沈清浅的哭泣,拉起沈清浅大步的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粗暴的把沈清浅塞进车里去。

一路上沈清浅都低着头小声的啜泣着,她知道冷非墨不会在乎自己,但是还是忍不住在他的眼前流泪。

到了家之后,冷非墨一把拉起刚刚才下车的沈清浅,大步的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沈清浅被拽着一路踉跄的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是按照之前对他的了解,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冷非墨一路板着脸,把沈清浅一路拽到了浴室里,打开撒花,把沈清浅像是扔布娃娃一样,朝着浴室花洒下甩去。

墙壁与身体的撞击,让沈清浅吃痛的叫出了声来,手臂上立即出现了大片的红肿。

头顶上的水顺着沈清浅的脸颊留下来,她惊慌失措的看着冷非墨,像是受惊的小鹿。

冷非墨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迫使沈清浅与他对视,语气满是鄙夷和愤怒:“我这才几年没有碰你,你就按耐不住自己的野心了是吗?”

沈清浅不知所以,只是感觉到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紧,她知道他再一次的误会了自己。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沈清浅刚想解释,冷非墨不由分说的直接一把撕碎了沈清浅身上仅存的衣服。

冷非墨看着全身赤*的沈清浅,不知为何,身下升起燥热,该死!他这么会对这个女人有心思。

沈清浅被冷非墨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惊呼一声,马上伸出自己的手怀抱住自己。

她的动作充满了防备,沈清浅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chun,眼神慌乱。

沈清浅低着头,强忍住眼泪说:“不你从来都不相信我,我能怎么办….”

冷非墨听了沈清浅的话,脸色更加的铁青,他相信?那么阿离的事情是他亲眼目睹,还在这里和自己说相信?

沈清浅知道自己的话明显震怒到冷非墨,小心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到角落里去,但被冷非墨很快识破。

冷非墨走上来直接一把抓住她的脚踝朝着她的床上走去,沈清浅还没有反应过来,冷非墨的嘴巴已经强势的压上来,让她有点窒息的感觉。

沈清浅明显的感觉到了他某个地方正坚硬的抵着自己,她知道冷非墨想做什么。

冷非墨动作粗鲁,沈清浅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她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绝望的泪水夺眶而出。

冷非墨感觉到了身下的女人似乎没有挣扎,手上的动作一下停了下来,自己在干什么,这样的女人,自己还有欲望?

他立马站起来,厌恶的看了看沈清浅的身体,:“你这样的女人,送给乞丐,我想他都嫌弃你脏。”

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外面走去,沈清浅闭着眼睛,眼泪打湿了被单一大块,她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冷非墨对她不好。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