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沈清浅小说;沈清浅冷非墨大结局免费阅读无弹窗

2020-11-14 01:09:49美文铺子
沈清浅小说;沈清浅冷非墨大结局免费阅读无弹窗
冷非墨开车离开,心中总是堵着一团气发泄不出来。猛地踩了脚油门,车子如同猎豹般奔驰在街道上。风吹的他的脸有些疼,他竟然该死地
沈清浅小说;沈清浅冷非墨大结局免费阅读无弹窗
 

冷非墨开车离开,心中总是堵着一团气发泄不出来。

猛地踩了脚油门,车子如同猎豹般奔驰在街道上。

风吹的他的脸有些疼,他竟然该死地想到了沈清浅从背后抱住他时的温存。

冷非墨一拳砸向方向盘,同时踩了刹车,抬头一看竟然来到了江语离现在住的医院。

想起那个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柔弱又善良美好的女孩如今竟然因为沈清浅生死不明地在医院躺了三年,他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冷非墨停好车后走进了医院,轻车熟路地走进江语离的病房。

病床上的女人还是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

冷非墨走到床边,轻手轻脚地在女人身边躺下。

不经意地触碰到女人冰凉的手,冷非墨心中的烦躁更甚。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向身边静静躺着的女人。

“阿离,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对不起,当初答应你的事情我没有做到,我还是娶了那个Y险卑鄙的女人。”

“阿离,我知道是她害你变成这样,可是,三年了……”

“阿离,我现在不知道该相信谁,我真的好累……”

……

不知说了多久,也不知到底都说了些什么,总之,冷非墨的心情感觉轻松了一些。

果然,只有在阿离这里他才能够放下全身的戒备,才能够敞开心扉么?

冷非墨看着身边除了呼吸,一点生机都没有的女人,不知为何脑海中竟然出现了沈清浅那张受伤绝望的脸。

该死,既然他下定了决心要狠狠地折磨她、报复她,可在她落泪时,他怎么竟然会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忍,不!这绝对不可以!

冷非墨揉了揉眉心,翻身下床,将被子给江语离盖好,才离开了医院。

而沈清浅在冷非墨离开后,那种已经不陌生的疼痛又一次铺天盖地地袭来。

她蹲在地上痛的冷汗直冒,却说不出一句话。

她忍着剧痛想要爬到电话旁打120,却在刚刚够到电话的时候痛晕了过去。

电话摔落在地的声音惊醒了已经歇下的管家,虽然知道这少夫人不被少爷所喜,但这些年少夫人的表现他也都看在眼里,管家叹了口气,还是将她送到了医院。

沈清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身边竟然还有人,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冷家的管家王叔,没想到却见到了多年不见的朋友——沈北。

沈北和沈清浅也算是两小无猜了,因为住在一个院子,幼儿园便在一起。又因为都姓沈,两人也一直以兄妹相称。

后来沈北到国外念了大学,那时网络也没有现在这般方便,两人的联系便断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你怎么会得了癌症?叔叔阿姨知道吗?”

沈清浅看着面前穿着白大褂,文质彬彬的男人,有些慌乱,“他们还不知道,我……不想让他们知道……”

沈北叹了口气,“那你知道你已经是晚期了吗?”

“恩,前些天才知道的。”

沈北还想问问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沈清浅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她开到屏幕上显示的姓名,身子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这一细微的动作却没有逃过沈北的眼睛。

冷非墨?冷氏集团的公子?清浅怎么会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好像还很害怕的样子。

沈清浅划开手机,“喂……”

手机那边立刻传来了冷非墨暴怒的声音,“沈清浅,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在做什么,我限你半小时内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你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我……”

嘟嘟嘟——

沈清浅对沈北抱歉一笑,“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得马上回去。”

电话里的声音那么大,沈北即使站的远也听得清清楚楚,看着沈清浅故作轻松的样子,沈北的心像被什么揪了起来。可是既然她不愿说,他……可以不问。

沈清浅很快收拾好了,“阿北,我先走了。还能见到你真的很开心。”

沈北看着她那阳光一样的笑容,此刻却觉得分外刺眼,他张了张嘴想问她和冷非墨的关系,最后却还是没有问出口。

“清浅,我开车送你吧。”

沈清浅本想拒绝的,可一想到冷非墨说的半小时,还是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沈北揉了揉她的头发,“小丫头,跟我你还这么客气?”

沈清浅让沈北将自己放在了冷非墨别墅小区门口,便匆匆跑开了。

沈北望着那道消瘦的身影皱紧了眉头,随即拨通了电话,“给我查查沈清浅近五年的事,还有她的联系方式。”

沈清浅气喘吁吁地跑回了别墅,在门口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按响门铃。

很快门便从里面打开,她被一双有力的手狠狠地拽进了房间。

“好啊,沈清浅,没想到你这么浪?怎么昨晚我不给你,你就自己跑到外面去偷吃?”

沈清浅张了张嘴,可冷非墨并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欺身而上。

男人像是一头发狂的猛兽一样将她的衣服撕裂,沈清浅只觉得身下一凉,紧接着就是剧烈的疼痛。

她皱紧了眉头,疼得说不出话来。即使不是第一次,沈清浅也受不了冷非墨如此粗暴的对待。

只可惜,她的哀求、她的泪水,对他来说早已都无效了。

男人在她身上肆意驰骋,沈清浅眼神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上富丽堂皇的吊灯,由最初的疼痛到最后的麻木。

终于,这场折磨在男人的一声低吼下宣告结束。

 

冷非墨从沈清浅身上起来后,看到的就是沈清浅像是一个被人摔碎的瓷娃娃般毫无生机的样子。

心,莫名地揪了起来。

刚伸出手想要将地上的人扶起来,动作却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

是沈清浅的铃声。

沈清浅也因为这声音回了些神,怕是父母的电话,她并不想让父母为自己担心。所以忍着浑身的酸痛,勉强站了起来,走到自己的包旁,拿出手机。

陌生的号码?

沈清浅疑惑地划开手机,还没来得及询问出声,手中就是一空,手机已经被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的冷非墨夺了过去。

“冷非墨,你做什么!”

“清浅?是清浅吗?你怎么样?”手机中传来熟悉的男声。

沈清浅听出来那是沈北的声音。

“呵,男人?”冷非墨狠狠瞪了沈清浅一眼,“你就是沈清浅那个贱人在外面偷的野男人么?”

“你是谁?你把清浅怎么样了?”

“呵呵,”此时的冷非墨就像是地狱来的修罗,一步步*近沈清浅,一把捏上她的柔软,沈清浅忍不住痛呼出声。

“清浅?”

“我不管你是哪里的野男人,沈清浅又在你身下多长时间,但我才是这贱人法律上的丈夫,我要怎样对她,都和你无关!”

冷非墨猛地将手机摔在地上,薄薄的手机立刻四分五裂。另一只手却掐上了沈清浅的下巴,强迫她与他对视。

“沈清浅,你还有什么话说?野男人都找来了?呵,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贱人!”

男人眼中的轻蔑和厌恶那样明显,沈清浅心中一痛,鼻子发酸,哽咽道,“冷非墨,在你眼里我就是那样的女人吗?”“

“呵,你忘了你当时是怎么爬上我的床么?你觉得你是什么样的女人?”

“可那个人是你啊,我是爱你的啊!冷非墨,到底,要怎样你才能对我好一点,才可以稍微不这么狠……”

“呵?狠么?你当初做出那么恶心的事情,就应该有承受我报复的觉悟!””

“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相信,那件事根本就不是我做的!”

冷非墨瞳孔一缩,心中的坚定有片刻的松动,但最后还是冷然道,“呵,什么时候你能替阿离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我就信。”

阿离,阿离,呵呵又是阿离。既然他那么在意江语离,当初又为什么要给她希望,给她奢望?

沈清浅感觉自己就是个天大的笑话,不明不白地被冤枉这么多年,被深爱的人避如蛇蝎,就连现在,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她深爱的男人竟然恨不得她去替别的女人死!

沈清浅忍不住大笑出声,绝望的眼泪却顺着脸颊滑落。

他在乎江语离是吗?江语离是什么人她再清楚不过。

他避她如蛇蝎,却不知真正的蛇蝎正是那个看起来最柔弱无害的江语离啊。

“是么?用不了多久,我定会如你所愿的,只是,呵呵,希望你不要后悔。”

看着她那副样子,听到她的话语,冷非墨的心竟然慌乱不堪。

“你什么意思?”冷非墨抓着沈清浅的手腕,恶狠狠地问。

沈清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冷非墨看着这样的沈清浅却无可奈何。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时,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随后管家的声音传来,“少爷,那边又来电话催了,说让您和少夫人下午就要到冷宅。”

“不去!”冷非墨毫不客气地给了回复。

“不要,”沈清浅连忙拉住冷非墨,“冷爷爷会不开心的。”

虽然她也不想去冷宅,面对那一群心思叵测的冷家人。可是冷爷爷冷n ain ai却是不一样的,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两位老人不高兴。

冷非墨却是咬牙瞪着沈清浅,这女人还真是,只要逮住机会就不忘了威胁自己。可恨自己刚才差一点对她动了恻隐之心。

他狠狠地将沈清浅的手甩开,随后掏出手帕仔仔细细地将修长的手指擦了个遍,仿佛沈清浅是个浑身都沾满细菌的垃圾一样。

冷冷的语气中充满了嫌弃和不耐烦,“既然你这么想去,就快去收拾好自己,别给我丢人。”

沈清浅轻应一声,急忙跑到自己房间去准备。

当初那件事之后,几乎所有的冷家人对自己的态度都是十分排斥的,只有冷爷爷和冷n ain ai相信了她的话,对她从未刻意刁难。

这三年的相ch u下来,冷爷爷和冷n ain ai对她也颇有照拂,否则恐怕她早就会被那群冷家人啃得连渣都不剩。

沈清浅的动作十分迅速,飞速清理好自己,从衣柜中取出基本没动过的礼服穿好,给自己挽了个优雅地发髻,上了得体大方的妆容。

这些都是她这三年里为了“不给他丢人”特意学习的。

看着镜中换了一个人般的自己,沈清浅捏了捏自己的脸,强迫自己露出一个最真诚的笑容,接下来的时间她的任务就是维持住这个笑容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