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冷非墨沈清浅小说;&《纵然情浅也刻骨》冷非墨,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2020-11-14 01:00:38美文铺子
冷非墨沈清浅小说;&《纵然情浅也刻骨》冷非墨,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沈清浅接过诊断书的那一刻,感觉天都塌了。胃癌晚期四个大字,如同利剑般刺入她的脑海。沈清浅不知道自己怎样游
冷非墨沈清浅小说;&《纵然情浅也刻骨》冷非墨,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沈清浅接过诊断书的那一刻,感觉天都塌了。

胃癌晚期四个大字,如同利剑般刺入她的脑海。

沈清浅不知道自己怎样游荡回来的,只是略微转动了一下呆滞的眼珠,看着比手中钥匙更加冰冷的别墅,缓缓地靠着门滑落下来。

她脑海中还是乱糟糟的一片。

她真的就要死了吗?

沈清浅闭上眼睛,冰凉的液体顺着脸颊无声滑落。

不知过了多久,头顶传来开锁的声音,紧接着身后的铁门晃了两下。

“咦?冷总,这是怎么回事呀?”门外传来一个陌生却千娇百媚的声音,沈清浅的身体僵了僵。

她想要站起来,可是腿已经麻了,她尝试了半天又重重地跌落回地上。

听到了门内的动静,门外的男人皱了皱眉,眼中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焦急,脚却狠狠地踹上了门。

沈清浅被门带着在地上滑了一小节距离,门也被打开了一条容人通过的缝隙。

一只闪亮的黑色皮鞋从缝隙踏入,紧接着男人高大的身形出现在沈清浅的视野里。

沈清浅顺着那双皮鞋向上看去,是裁剪的非常j ing致修身的西服,男人的身材颀长匀称,修长的脖颈上顶着那张曾经让沈清浅魂牵梦萦的俊颜。

此时男人的眉头深深皱起,“沈清浅,你又在搞什么鬼!坐在这里做什么?跪迎我么?”

说着还轻蔑地笑了一声,“你以为这样我就会碰你?”

“冷总~”那婉转的声音再度响起,一双白嫩修长的手从背后环上了男人j ing壮的腰身,随后男人的肩头出现了半张着妆j ing致的脸。

沈清浅倒吸一口凉气,她认出了这个女的正是现在当红的嫩模,严玲玲。

沈清浅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冷非墨,男人不悦地沉下脸,将身后的女人拽到身边揽在怀里。

沈清浅胸中一团怒火就像炸开了一样,她忍着腿部的酸麻站了起来,指着在冷非墨怀里巧笑嫣然的少女厉声道,“这是我家,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

男人挑了挑眉,不悦道,“沈清浅,你没病吧?我才是这里的主人,我让谁来谁就能来,我让谁滚,谁就要滚,明白了吗?”

沈清浅气急,刚想开口胃部却传来剧烈的疼痛,沈清浅只能咬着牙缓缓地蹲了下来。

冷非墨眉头蹙起,微眯的眼中分明闪过一缕担忧,却还是冷哼,“沈清浅,省省你那些手段吧。”

说罢,也不给沈清浅开口的机会,搂着严玲玲就上了楼。

沈清浅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和那少女回眸得意的笑容,心比胃还要痛。

许久,胃部的阵痛渐渐平缓下来,沈清浅扶着墙虚弱地站了起来,回到自己的房间。

即使在自己房间,少女不时的惊呼,尖叫和轻笑还是清晰地回荡在耳边。

沈清浅抿了抿chun,还是颤抖着手从抽屉底层抽出早已打印好并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

冷非墨,既然这段婚姻一直名存实亡,既然我也没多少日子了,那便结束吧。

我放过你,也放过自己。

沈清浅拿着离婚协议书静静地在房中等待着。

直到随着铁门关闭,别墅内的一切终于归于平静。

沈清浅走出房间,看了一眼楼下客厅沙发上悠闲喝茶的男人,便垂下了眼帘。

下了楼梯,在男人面前站定。

冷非墨倒茶的手一顿,随后又仿若什么都没发生般,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沈清浅将离婚协议书递到男人面前,男人慵懒地接过扫了一眼,手指不由自主地收紧,却故作淡定地挑眉冷笑,

“呵,离婚?沈清浅你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我没有,我的想法就是这样。”

男人饶有兴趣地看了她一眼,手指却越发yong li,“想法?恩,你的想法确实不少,不然当初怎么会设计到我?”

“你不是一直很记恨那件事吗?现在好了,我们离婚,你自由了,这不正如你所愿吗?签字吧。”

男人猛地站了起来,将离婚协议书随手扔到地上,冰凉的手掐住了沈清浅纤细的脖颈,

“哼,怎么?现在后悔了?想要离开?想要再设计别的男人嫁了吗?你做梦!”

“咳咳,你放手。”

男人看着沈清浅憋得通红的脸色,猛然松手一推,沈清浅的瘦弱的身体像是被丢弃的布娃娃般摔在了地上。

男人看着地板上表情生无可恋的女人皱了皱眉,“沈清浅,我告诉你,既然你有胆子设计我,你就该承受我的怒火!现在受不了了?受不了你也得给我受着!”

男人大步走上了楼梯,末了还是顿住了脚步,俯视着还跪坐在地板上的沈清浅冷然道,“沈清浅,你记着,你生是我冷家的人,死是我冷家的鬼,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统统给我收起来!”

沈清浅的身子颤了颤,她哪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心思,她唯一见不得人的心思就是她爱他啊。

 

沈清浅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疲惫地睡了过去。

再清醒时已经是半夜了。

她揉了揉有些昏昏沉沉的头,起身习惯忄生地下楼看了看鞋柜,看到那双熟悉的男士拖鞋,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他不在。

走到厨房,从冰箱中拿出蔬菜和牛肉,熟练地洗净,去血水,切块,烹饪。

不一会儿,饭菜的香味就溢满了整间厨房。

沈清浅嗅着空气中喷香的味道,心中有些酸楚。

她家庭虽然不富裕,但也是独生女,从小被爸妈当做唯一的明珠捧在手心里。

嫁入冷家后她开始为他学厨艺,这三年来,她从最开始经常切到手、烫破皮,到现在可以熟练地做出可口的饭菜,可这一切最多只会换他一个“心机深沉”的评价……

当冷非墨回到家时,看到的就是沈清浅像往常一样做好了饭,坐在餐桌边等他。眼中闪过一抹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暖意和满足。

但想到沈清浅白天竟然把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他,他的怒火便控制不住起来。

冷非墨沉着脸走到沈清浅面前,抓着她纤细的手腕将人从座位上拽了起来。

沈清浅皱眉,刚想说些什么,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酒气。

“沈清浅,你白天的话是什么意思!怎么?现在腻了就想扔?呵,这还真是你的作风!”

白天?他说的是离婚的事情吗?还有她扔什么了?!沈清浅抬头疑惑地看着他。

冷非墨低头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眸,心里又是一阵火烧了起来。

他最讨厌的就是沈清浅这种无辜的眼神!

就像曾经他们明明认识,这女人竟然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就像明明是她做了那些恶心的事,偏偏还要露出一副茫然无辜的表情!

沈清浅看着男人咬牙切齿的样子,往后缩了缩,但还是轻声道,“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吧……”

冷非墨看着面前女人害怕的样子,竟然感到一股燥热从下身袭来。

手中一个yong li便将面前有些颤抖的女人扔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沈清浅本就虚弱地身体被冷非墨这么一扔,只觉得天旋地转。

还未等她恢复过来,身上就是一沉,紧接着,男人微凉的大手就探入了她的衣服。

她不由得打了个激灵,男人看着她的反应轻蔑地笑一声,这才是她真实地面目吧。

就是这充满嘲讽的冷笑唤回了沈清浅的理智,她开始在男人身下挣扎。

男人眼中的轻蔑更胜,“怎么?开始玩欲拒还迎把戏么?啧啧,沈清浅,你勾引男人的本事可真不少啊。”

“我没有,你放开我!”

“没有?你当初给我下药,又故意让那些媒体拍到,ch u心积虑地嫁给我,不就是为了这些么?现在你装什么清高!”

沈清浅本就虚弱地身体渐渐没了力气,听着他侮辱的语言,眼里的绝望越来越浓,却只能像是被抽去了灵魂的木偶般不停地喃喃道,“不是我,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做的。”

冷非墨看到她这样,心中怒气更甚,阿离直到现在还躺在冰冷的病床上!三年了,整整三年了!可这个罪魁祸首现在竟然矢口否认?

冷非墨覆在身下女人柔软上的大手猛然收紧,怒道:“不是你?难道还是阿离不顾自己的身体陷害你吗?”

突如其来的敏感和疼痛让沈清浅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嘤咛。强烈的屈辱感让她原本苍白的脸涨得通红。

那长达三年的冤枉,持续三年的羞辱,也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沈清浅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把冷非墨一把推开,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抱膝蜷缩在沙发的角落。

所有的委屈伴随着那一声声无助的哭泣,在空荡荡的别墅中回荡,显得格外凄凉。

冷非墨从未看到过这样无助绝望的沈清浅,在他的记忆力沈清浅一直像个顽强生长的向日葵,从来都是生机勃勃的模样。

哪怕,哪怕这三年里他极尽所能地折磨她,她依然能够不动声色地在他身边呆着,若无其事地做他的“妻子”。

冷非墨看着现在这样脆弱绝望的沈清浅,心里莫名地烦躁起来。他想挥手让这女人立刻马上消失在自己面前,可他刚抬起手,沙发上的女人就颤抖起来,

“求求你不要再伤害我了,这三年还不够么?我也是人,也是个女人,也会受伤难过,也会生病!”

也会死……

冷非墨的心猛地一滞,脚步顿住,只是片刻,他就嘲讽的笑了,他都差点忘了这女人有多诡计多端。

但他终究还是没忍心再说什么来刺激她,狠狠瞪了沙发上的女人一眼便转身准备离开。

谁知刚才还将他视作洪水猛兽的女人竟然冲过来抱住了他。

冷非墨身子莫名地一颤。

他努力压下自己的异样,转身看着在他面前……恩……宽衣解带的女人,微微挑眉,“你又玩什么花样?”

沈清浅的动作一僵,抿了抿chun,抬起头,她想,就让她最后再卑微一次吧。

“冷非墨,刚才是我不好,你不要走。给我……好吗?”

她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年里为他生个孩子,如果她不能继续爱他,起码,还有个亲人留给他……

冷非墨看她这副样子,心凉了半截,脸上的嘲讽不知道是针对沈清浅还是针对自己。

呵,他还真是差点又被她给骗了。

“沈清浅,你别做梦了!我碰谁都不会碰你的!因为——我、嫌、脏!”

即使习惯了男人的冷言冷语,可冷非墨的话还是像道惊雷一样将沈清浅劈得呆滞。

透过窗户看着窗外渐行渐远的车,沈清浅只觉得自己原本已经支离破碎的心,就像她的生命,就要化为齑粉,就要随风散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