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主角是乔舒婉的小说;乡下土妞,一无是处?医典在手,天下我有!

2020-11-14 00:57:36美文铺子
主角是乔舒婉的小说;乡下土妞,一无是处?医典在手,天下我有!
第8章 你竟然敢砸我夜色渐深,乔舒婉洗漱完毕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佣人房。她迫不及待的从背包里拿出医典,轻轻翻开。纤长的
主角是乔舒婉的小说;乡下土妞,一无是ch u?医典在手,天下我有!
 

第8章 你竟然敢砸我

夜色渐深,乔舒婉洗漱完毕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佣人房。

她迫不及待的从背包里拿出医典,轻轻翻开。

纤长的十指摩挲着带着陈香味的纸页,想起离她而去的两个人,一瞬间晶莹便蓄满了眼眶。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战洛寒破门而入。

乔舒婉还未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她立刻将手中的医典塞进被子,这才镇定下来。

澄澈的眸子里,清楚的映着男人深邃的眉眼和高挺的鼻尖。

乔舒婉暗叹,的确是j ing雕细刻的一张脸,完美的找不到任何瑕疵。

他的呼吸清晰又灼热,朝着她的脸畔喷洒。

莫名的,乔舒婉的耳垂烫了烫,清秀的小脸一片茫然,“你干嘛?”

看见她这无辜的眼神,战洛寒的眼底闪过一瞬恍惚。

他才不能被她这幅故作天真的样子给欺骗了!

“你到底是谁?”

战洛寒的理智瞬间就回来了,声音低的可怕,漆黑的双眸布满了Y沉。

乔舒婉也不怕,目光带着几分挑衅的望着他,

“我是乡下来的野丫头啊,被人当成牺牲品嫁给某个短命鬼而已。”

短命鬼?

这女人不要命了,竟然敢喊他短命鬼?该死的!

感受到男人身上的勃然怒意,乔舒婉抓紧了床单,

即便她的心理素质再好,可多多少少也觉得这眼神有些瘆人呢。

“说,医典到底在哪?”战洛寒提高声音质问。

既然这女人是被那男人送回来的,医典的事情,想必她是知道的!

医典?

乔舒婉一瞬错愕,怎么连他也要找医典?

不管原因是什么,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善茬,医典要是落到他手里,那还得了?

想到这,她暗暗伸手将东西往被子里又推了推。

这个细小的动作落在战洛寒眼里,瞬间引起他的注意,

大掌忽然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另一只手,顺势探进了被子。

乔舒婉顿时急的瞪大了眼。

简直流氓啊!

她下意识的捏住手心的银针,正想朝他脖子上再扎过去。

可一想到现在又不能在战洛寒面前暴露自己会医术的事。

到底该怎么办!

情急之下,她的目光落在了床头柜上那只白玉花瓶上。

趁着战洛寒掀被子之际,迅速起身,拿起花瓶,狠狠朝着战洛寒的脖子上砸去。

啪啦一声。

战洛寒只觉得眼前发黑,伸手摸向后脑勺,掌心一片殷红的血。

凌厉的长眸,瞬间眯起。

他转身冷冷盯着始作俑者乔舒婉,浑身撒旦般冷冽的寒气。

“乔!舒!婉!你竟然敢砸我!”

看着他恶魔般可怖的样子,乔舒婉一步一退。

直到后背抵在房门上,仍旧一脸无辜的瞧着他。

砸人的确是她不对,可若是不砸他,医典被他抢走了怎么办?

“很好!你有胆!”战洛寒握着拳头,一步步*近乔舒婉。

那Y沉的模样,像是要一把掐死她才解恨。

乔舒婉心里犯起了嘀咕,怎么还不晕?都流血了!

难道刚才力道太轻了?

早知道下手重点,这下可完了……

高大的身影瞬间笼住她娇小的身躯,眼看着战洛寒就要把她拽起来了。

然而下一秒,战洛寒忽然两眼一黑,彻底撑不住昏过去,直直倒在乔舒婉怀里。

乔舒婉松了口气,总算是晕了!

可转念想到外婆经常说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话,她猛地打了个激灵,直接将怀里的男人推了出去!

扑通一声,失去意识的战洛寒已经宛若一个木头人一般,直挺挺的倒在了地板上。

第9章 斤斤计较的男人

 

乔舒婉坐在地上愣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一个hu ang花大闺女,让这么个大男人躺在这算怎么回事?

于是她叹了口气,拽死狗似的将地上的男人拖回他的房间。

给他扔到宽大柔软的床上,又‘贴心’的帮他包扎了下伤口,这才悄悄溜回佣人房。

漫长的夜过去,清晨的阳光洒进了宽敞的卧室。

床上的男人,眉头皱了皱,总算睁开了双眼。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战洛寒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确认自己昨晚根本不是做梦。

他犹记得那个女人拿着花瓶砸向他......

想到那清晰的一幕,俊逸的脸上愠色渐浓。

“腾的”从床上坐起来,直接拿起手机吩咐了一番。

不到半小时,傅辉急匆匆赶到紫景别墅。

刚进门就看见一脸怒色的战洛寒。

只见这位叱咤风云的战大少穿着墨青色银丝滚边睡袍,脑袋被纱布包了一圈,正一步两步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男人j ing致的五官都在疯狂叫嚣着此刻的不爽。

傅辉一愣。

不过是一晚上没见,战爷竟然负伤了?

“战爷,这群人胆子实在太大了,竟然敢来家里伤您,属下这就派人去收拾他们。”

傅辉马上联想到前几日的偷袭。

想必还有余寇逃窜在外!

战洛寒瞥了他一眼,目光幽幽落在了前头的房门上,俊容异常冷肃,一字一句的开口,“是收拾她!”

彼时,乔舒婉清早醒来,刚穿好衣服,房门就砰的一声被人推开了。

回头便看到两个凶神恶煞的黑衣保镖站在门口。

她还来不及问这大清早的要干嘛,就被保镖架着胳膊从房里拉了出来。

“少爷,凶手带出来了!”保镖复命道。

顺着他们的目光,乔舒婉仰头看过去,冷不丁吓了一跳。

沙发上的战洛寒,正帝王般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那Y沉沉的眸子像藏着两把刀子,恨不得把她当场撕开一样。

乔舒婉素白的小脸上涌出无辜的神色。

他这莫不是来问罪的?

战洛寒看见她那清纯无害的眼神,忍不住勾chun冷笑。

敢对他下手的女人,她是头一个!

昨晚拿花瓶砸晕他的时候倒是不客气,现在装出这副无辜的模样给谁看!

可恶!

傅辉站在中间,看着二人早已用眼神杀了好几个来回,不由心生茫然。

这女人不是战爷刚娶回来的少n ain ai吗?

大清早的,这是要闹哪样!夫妻吵架怎么把他也叫来了!

“傅辉!”战洛寒忽然出声。

“把那个花瓶拿上,站到她身边,我说砸你就砸。”

乔舒婉的目光落在楼梯角下那只半人高的青花瓷瓶上。

这只瓶子的大小,可顶昨晚那只白玉花瓶的四倍还多吧。

“看到了吗?”战洛寒盯着女人清秀的侧脸,“今日我就来告诉你,什么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乔舒婉的身体僵了一下。

所以说,他竟是来真的?

她委实没想到这么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如此斤斤计较。

怪不得整个华城没一个女人敢嫁给他!

这一瓶子下去,她这条命也没了。

傅辉吃力的抱着快比他高的花瓶站在了乔舒婉身边,却不敢轻举妄动。

战少要砸的可不是别人,而是战家的少n ain ai啊!

要是出了人命,可咋整?

“不过,我可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战洛寒忽的勾chun一笑,j ing致的五官充满神秘,“把医典拿出来,我可以不计较昨晚的事。”

医典?竟然又是医典!

过了一晚上,他还是不死心!?

乔舒婉清澈的目光撞向他深黑的双眸,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医典?听不懂啊。”

果然,这女人的嘴够硬。

他倒是要看看,这只死鸭子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动手!”战洛寒看了一眼傅辉,直接下令。

傅辉抱着花瓶的手微微颤抖,照做也不是,不照做也不是。

战爷难道是玩真的?

可他只不过是一个助理,怎敢以下犯上,对少n ain ai动手?

“我让你砸!耳朵不想要可以捐出去!”

战洛寒不耐烦了,墨黑的双眸中布满坚定。

看来,这件事是没得商量了。

傅辉得罪不起这位向来雷厉风行的爷,只好照做,双手抬起花瓶朝着乔舒婉的脑袋一点一点靠近。

心想,只要做做样子,战爷也不至于对自己的老婆赶尽杀绝吧?

“住手!”

就在这时,一抹苍老慈祥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动我的孙媳妇。”

傅辉听到老太太的声音,立刻收回了手。

好了好了,救兵来了!

所有人寻声看去。

只见战家老夫人提着最新款限量版包包迈了进来,一头华发,从容优雅。

瞧见她,战洛寒俊脸上闪过一瞬无奈。

这个老太太,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n ain ai。”

“别叫我n ain ai!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n ain ai!?”老太太狠狠睨了战洛寒一眼。

战洛寒瞬间噤声。

“都打了二十六年的光棍了,如今难得有人不嫌弃,肯嫁给你,你还不知足?搞这么大的阵仗,这是要干嘛?要家暴?”

老太太毫不留情的呵斥着。

这话说出来,连傅辉都为他家战爷尴尬。

华城首富,堂堂战爷,要相貌有相貌,要实力有实力,要不是外面的人乱传,也不至于找不到老婆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