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乔舒婉 战洛寒小说/他冷酷,霸道,不近女色,心里却住着一个未能圆满的白月光,为了寻找他的小丫头,不惜一切代价

2020-11-14 00:53:13美文铺子
乔舒婉 战洛寒小说/他冷酷,霸道,不近女色,心里却住着一个未能圆满的白月光,为了寻找他的小丫头,不惜一切代价
第1章 意外闯入的男人夜,华城市。已经入了冬,深夜的冷风刀子似的割在
乔舒婉 战洛寒小说/他冷酷,霸道,不近女色,心里却住着一个未能圆满的白月光,为了寻找他的小丫头,不惜一切代价
 

第1章 意外闯入的男人

夜,华城市。

已经入了冬,深夜的冷风刀子似的割在脸颊上。

狭窄的小路上,少女穿着单薄的杏色麻衣,提着四四方方的行李箱,走进城郊一家破旧旅馆内。

坐了一天一夜的车,乔舒婉才从一千公里外的乡下赶回来,

虽是一路风尘仆仆,那张素白的小脸上,依旧是遮盖不住的秀美清纯。

原本她下午就该到家的。

然而不巧,继妹二十岁生日,家里特地为她办了聚会,宴请四方,父亲怕她丢了乔家的脸,临时将她安顿在这家偏远的旅馆中。

二十年前,母亲生产时大出血去世,打出生起,她就被丢在乡下外婆那寄养。

要不是乔家好不容易攀上战家这根高枝,要和那位战大少爷联姻,怕是父亲这辈子都不会记起她这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儿。

那位战大少爷,听说已经病入膏肓,活不了几年了。

想到这,乔舒婉勾chun笑了笑,这个时候把她嫁过去,不就是让她做寡妇吗?

旅馆有些年头了,推开门都是一阵嘎吱声。

开灯的一瞬,一只肥硕的胖老鼠不慌不忙的从乔舒婉身边晃过。

少女淡定自若,放下行李就去洗漱了。

收拾好自己后,她便从行李箱中拿出一本医书,坐在床上看了起来。

看得入神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

乔舒婉并未上心,以为是刚才见到的那只胖老鼠。

然而,下一秒,本就不牢靠的房门被砰的一声撞开。

一个身形修长,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捂着心口的位置径直倒了进来。

乔舒婉立刻披着衣服下床,右手掌心已经暗藏着一根银针,她警惕的*近昏倒在门口的男人。此刻男人身下,已经涌出大滩鲜血。

半夜三更,突然闯进一个受重伤的陌生男人,乔舒婉认定,这应该不是什么好人。

但,想到外婆说过的话,医者仁心。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先救人。

废了一些力气,乔舒婉总算是把男人抬到了床上。

银针止血,迅速包扎,于她而言,这种伤不是难题,不到半个小时,男人的气息就趋于平稳了。

乔舒婉松了口气,目光落在男人脸上。

即便他还在昏迷着,但苍白的脸色依旧遮不住这副j ing美绝伦的容颜。

迷迷糊糊中,男人的睫毛轻轻颤了颤,一股若有若无的药草香涌入鼻中。

这股味道,让他紧皱的剑眉,终于缓缓舒展开了。

睡梦里,他只记得昏迷前的最后一眼,那个梳着麻花辫的,看不清五官的女孩儿。

……

翌日。

天光大亮,战洛寒睁开眼时,空荡的旅馆里,除了破旧的陈设,早已空无一人。

他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伤口,的确是被人包扎过的,从包扎的痕迹便看得出昨晚那个女孩儿手法干净利落。

胸前的纱布,此刻还隐约可以嗅到一股淡淡的药香。

所以昨晚的一切,不是做梦。

他的确是被一个女孩儿搭救了。

可环顾四周,那个女孩儿,早已不见。

战洛寒起身下地,目光就被脚边一个针灸娃娃吸引了,是她留下的?

愣神的瞬间,破旧的房门被人推开。

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面带疾色,快步而来。

“战爷,属下来迟了!昨晚袭击您的那群人,已经全被关押了!”

战洛寒像是没听到一般,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抓起那只针灸娃娃,放在鼻尖前嗅了嗅。

仍旧是那抹淡淡的药草香。

第2章 他怎么会在这里

 

乔家别墅,一眼望去喜气洋洋。

整个华城的人都知道,今天是乔家大女儿出嫁的日子。

看到已经梳妆打扮好的新娘乔舒婉,继妹乔舒淇一脸不爽,眼珠子都要在她身上凿出个洞来。可恶!明明是个乡下土包子,怎么化妆之后,整个人明媚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要不是战家那位大少爷已经没几天活头了,就凭她这种村姑也配嫁到城里来?

乔舒淇哼了一声,冷嘲热讽。

“丧门星,谁粘上你谁就倒霉!二十年前你妈妈被你克死了,过不久只怕你又要克死你的男人吧。”

乔舒婉也不恼,她淡定的整理了一下婚纱的裙边,从椅子上起身。

素白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淡然的笑,从乔舒淇的身边路过时,轻声细语的说了句,“是吗?那你可要小心了,我亲爱的妹妹。”

“你!”乔舒淇的眼睛瞪得豆大,脸都气的红了。

她得意什么!?

就算是嫁到豪门也是当寡妇的命,她倒是要看看这个丑八怪能这样得意到几时。

乔舒淇盯着那抹纤瘦的背影,嫉妒的火焰在眼底燃烧。

那明明就是一个土妞,却连背影都那么引人注目,简直可恶。

婚车在乔家别墅前停下来,继母苏丽新牵着乔光富的手来到乔舒婉面前,叮嘱她嫁过去要听丈夫的话。

乔舒婉乖巧的应下。

“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去吗?”临上车时,乔舒婉澄澈的双眸中闪过一缕疑惑。

苏丽新连忙搪塞了一句,“家里一堆客人呢,你先过去,找时间,我和你爸爸会去看你的。”

说罢,她便催促着司机赶紧开车。

传闻那位战爷虽然脑子不好使,又是个短命鬼,可脾气大得很,她可不想蹚浑水。

乔舒婉顿时心领神会。

这女人还真是够冷血啊,知道战家是个虎狼窝,把她送了进去,自己带着女儿摘得干干净净。

呵,有趣。

她倒想见识一下,这位让人避之不及的战大少,到底有多骇人。

看着婚车渐行渐远,苏丽新总算松了一口气。

乔舒淇看到克星终于走了,这才慢慢悠悠的来到了苏丽新身边,

“不过是嫁了个又傻又短命的人,还那么高兴,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妞。”

就算是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呢!

苏丽新眼底闪烁着喜悦,“要不是乡下来的,什么都不会,也配不上战家那个短命鬼呀,现在看来真是良配,还是我的眼光好,你说是吗?”

她晃了晃乔光富的胳膊,邀功道。

乔光富默许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能办的这么妥当,确实多亏了苏丽新出的好主意。

这下子,不仅成了战家的亲家,他最宝贝的小女儿也不用吃苦,简直一举两得啊!

婚车开了许久,总算到了富人区的紫景别墅。

偌大的别墅冷冷清清,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乔舒婉在婚房里坐到半夜,还是没有等来新郎。

摘了繁重的首饰,换下便服,乔舒婉不打算等下去了。

她快饿死了!

打早起回到乔家,她就被安排着化妆打扮,那些佣人连口水都没给她准备,更别提吃饭了。

下了楼梯从婚房溜出去,找了半天总算找到厨房。

里头没开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斑驳的月影顺着窗子落进来。

乔舒婉摸黑走进去,刚打开冰箱门,便看到左边墙上有一缕黑影正在朝着她*近。

华城的贼,胆子倒是不小,连富人区的别墅都敢闯。

不慌不忙的关上冰箱门,再咬了口面包,察觉到身后那股气息*近时,乔舒婉红chun一勾,迅速将掌心的银针扎在那人的脖子上。

扑通一声闷哼,男人倒在了地上。

乔舒婉立刻将灯打开,温暖的灯光照在那张五官j ing致的脸上。

清澈的目光瞬间一滞,怎么这么巧,竟然是她昨晚救的那个人!

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第3章 我是你的新娘呀

厨房外,王管家带着几个属下巡夜。

谁料刚走到客厅,就听到了奇怪的动静,连忙走进厨房一探究竟。

看见自家大少正意识全无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脸色大变,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怎么回事!?我家少爷怎么了!”

呵,少爷?

好巧不巧,昨晚她救的人就是那个‘短命鬼’战洛寒?

乔舒婉面色悠然,又大大的咬了一口面包,麦香在舌尖游荡,她这才觉得肚子里的空虚被填满了一些。

“不知道啊,大概是太饿了,所以饿晕了吧。”

少女一脸淡然的转过身,丢下这话就走出厨房,朝楼上走去。

王管家一脸茫然的望着那抹纤瘦的背影,顾不上别的,立刻跟几个属下招了招手,“快,先把少爷抬回房间。”

二楼卧室,战洛寒高大的身子深陷在白色被单里。

棕栗色碎发搭在那双浓黑的剑眉上,即便是在睡梦中,男人依旧好看的不像话。

迷迷糊糊中,那股熟悉的药香又涌入鼻腔。

床侧,手机叮咚一声响,乔舒婉扫了眼屏幕,是黑狼发来的短信。

“乔x j,医典的拍卖,明晚会在市中心展览馆开始,去吗?”

“去!”

纤细的手指飞速敲下这个字发了出去。

收起手机,乔舒婉撑着下巴,一脸好奇的盯着床上的男人。

不得不说,他长得可真好看啊。

可惜,中看不中用。

看的入迷时,床上的男人忽然就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乔舒婉无辜的小脸,被那双带着警惕的眸子牢牢锁住。

“你是谁?敢到我的卧室!”战洛寒眯着长眸,声音冷的彻骨。

乔舒婉挑了挑眉,自然而然的答道,“我是你的新娘呀。”

新娘?

战洛寒一脸不悦,原来是她!

一个为了解决公司危机,而把自己出卖了的女人!

“出去。”他的声音很明显是不爽的,“这间卧室,你不能再踏入!”

他摸了摸脖子,一阵酸痛,依稀记得昨晚在厨房时,被人朝脖子上扎了一针就昏过去了!

一定是这该死的女人干的!

乔舒婉坐着不动,一脸疑惑,“那我睡哪?”

“楼下有佣人房。”战洛寒满脸不耐烦。

“哦。”

乔舒婉乖顺的应声,素白清秀的小脸上看不出任何不愉快。

她站起身将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拿上,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

本来,她也不稀罕嫁给他,所以住什么房对她来说,都不重要。

有地方住,总好过流落街头。

“等等。”

鼻尖萦绕的药草香,让战洛寒又想起昨晚那个救他的女孩。

鬼使神差的,他叫住了她。

乔舒婉停下脚步,头都懒得回。

“你昨晚,是不是救过一个男人?”

乔舒婉一愣。

他居然认出她来了?

犹豫了一秒后,她便镇定了下来,外婆的叮嘱她不能忘记,不能让人知道她会医术的事!

“没有,你想多了吧,我又不是搞慈善的,怎么会救人。”

听到她毫不客气的否认,战洛寒剑眉蹙起,心里暗暗涌起的紧张一闪而过。

唯独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烦躁,“那你滚吧。”

乔舒婉一脸冷漠的哼了声,提着行李走出房间。

真是个现实的男人!

不过,这位战大少,似乎和传闻中脾气乖张的短命鬼有些出入。

刚才,她为他号过脉,脉象显示,他中气十足,除了昨晚受伤耗损了些元气外,半点毛病都没有。

呵。

看来苏丽新算计了这么多年,到底还是失策了。

要是让他们知道,乔舒淇错过了这么一个有钱又有颜的男人,岂不是都得气的去跳楼?

有趣呐!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