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叶悠悠霍寒萧小说名字?霍少的甜宠萌妻;叶悠悠霍寒萧全文章节目录

2020-11-12 23:26:09美文铺子
叶悠悠霍寒萧小说名字?霍少的甜宠萌妻;叶悠悠霍寒萧全文章节目录
“放开我。”“救命——”“我的鞋!”叶悠悠的帆布鞋都踢掉了一
叶悠悠霍寒萧小说名字?霍少的甜宠萌妻;叶悠悠霍寒萧全文章节目录
 

“放开我。”

“救命——”

“我的鞋!”

叶悠悠的帆布鞋都踢掉了一只,车子已经发动了。

汽车内饰极致奢华,星空顶,营造出浪漫的氛围。

好漂亮。叶悠悠震撼地望着车顶,一时忘记生气。

目瞪口呆的模样有几分可爱,毕竟霍寒萧身边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么“没见识”的女人。

“喜欢,拆下来送你回家慢慢看。”

叶悠悠回神,烦闷的表情回到脸上,“谁稀罕。你生意很好吧?”

“开一千万的车,坐vip卡座,喝一百万的酒。收费很贵?”

“还可以。”也就一分钟几千万上下而已。

“在我认识的人里面,我是最穷的那个,你抓我也*不出钱来。”

“那么,钱债肉偿?”霍寒萧语气兴味。

叶悠悠脸红咬牙,“我不会和你一样出卖自己的。”

“做那行也是有门槛儿的。”

“……”

“以后别再让我在这间酒吧,或者其他酒吧见到你。”霍寒萧警告道。

“你凭什么干涉我。”

就凭他是霍寒萧!

“总之再让我见到一次,我就通知你学校。我想贵校不会把奖学金给一个在酒吧打工的学生。”

“你怎么知道?你调查我?”叶悠悠急了。

“你不需要知道我怎么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绝不只是说说而已。”霍寒萧眯眸。

“你到底有什么Y谋?”

“你很快就会知道。”

他不会是做拉女生做那种生意的吧?

叶悠悠心慌慌的,悔得肠子都青了。

劳斯莱斯停在校门口。

“Boss,到了。”

叶悠悠着急的小手刚碰到车门,又被霍寒萧抓回来摁在车座上。

她紧张地望着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记住我的话。”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霍寒萧才松手,把一张卡片塞进她手里,“这是我的私人号码,有事随时联系我。”

叶悠悠逃下车,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夜色中。

回到宿舍,灯亮着,林蜜盛气凌人地等着她,“这么晚才回来,找‘少爷’找上瘾了?”

叶悠悠卸妆洗漱,不理她。

“跟你说话,耳朵聋了吗?”林蜜伸手拽她,叶悠悠反手就推开了。

“从你和季少阳睡了,你在我心里就已经死了,我干嘛和一个死人说话?”

“是我主动接近少阳,但不得怪你故意装清高,不肯给他?”

“要背叛的人,就算我给了他,他照样会背叛。你最好一天二十四小时长在他身上,不然他还是会再劈腿的。”

“少阳才不会,是你没本事拴住他,我比你厉害多了。”

“得亏你‘厉害’,我才没把第一次给一个渣男。”

“给‘少爷’不是更惨?”

“啪——”一个巴掌差点把林蜜的脸打烂。

“叶悠悠你——”

叶悠悠脸色冷冽,“我家开武馆的,你找练就来。”

林蜜打不过她,只能摔东西泄愤,“你这个泼妇!我一定和少阳会结婚的,气死你!”

……

隔天一早。

“亲爱的,人家马上下来,么么哒。”林蜜看了眼还在睡的叶悠悠,故意说得很大声,yong li摔门。

“砰——”一声巨响。

“有病吧。”叶悠悠皱眉,头痛欲裂地爬到笔记本前。昨晚睡了不到三个小时,整个人都是晕的。

桌上的考研书,密密麻麻写满了笔记。

她是为了陪季少阳才考研,现在不必了,还是先找份稳定工作吧。

桌上放着一张名片,写着一个霍字和一串数字。

叶悠悠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打开求职网页,一路往下看。

“霍氏招聘设计师助理?”她立刻点进去

大名鼎鼎的霍氏,整座A市最大的跨国财团。产业遍布全世界,在全球富豪榜都排名前列。同时也是设计师的最高殿堂,录取比例低至10000:1。

她行吗?

“管他呢,情场失意职场得意,万一走运呢。”叶悠悠给霍氏和其他小公司都投了简历。

没想到霍氏是回复最快的一个,下午就给她面试电话,约第二天早上九点。

 

翌日,早晨八点不到,叶悠悠就到了霍氏楼下。

仰望着金碧辉煌的摩天大楼,惊叹不止。不愧是第一财团,震撼得她话都说不出来了。

里面出入的员工也透露出一种优越感,男人西装革履,女人j ing致干练,堪比职场时尚大片。

叶悠悠心跳加速,如果能留在霍氏多好啊。

她做梦都想成为一名顶级设计师。

“叮——”电梯到了,叶悠悠走进电梯,握拳鼓劲,“加油加油。”

殊不知,自己已经是别人眼中的“猎物”。

霍寒萧一进公司大堂就捕捉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叶悠悠,她穿着一身制服,明显是来应聘的。

“把那个女人的资料给我。”

“是,总裁。”

……

不到十分钟,总裁办公室。

霍寒萧看着资料,照片上的女孩笑容灿烂,牙齿洁白整齐。

她从没这么对他笑过,总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

看不出来,她还是个学霸。

至于其他方面,还真像助理说的,普普通通,工作经验不足,估计都是做一些小兼职。

让自己的女朋友这么辛苦,他外甥这么抠门的吗?

“这个女人,录了。”他要亲自接触,看她人品如何。

“是,boss。”助理点头。

……

刚上公交车,叶悠悠就收到了霍氏HR的电话。

“我被录用了,明天就开始上班?好的好的,谢谢谢谢!”

叶悠悠惊喜万分。

看来情场失意职场得意这话是真的,一万比一的概率都录用了,她运气爆表。

这是最近Y霾中唯一的阳光了。

想起季少阳的背叛,心还是会抽痛,昨晚还哭湿枕头。她从小到大吃过很多苦,季少阳曾经是苦中唯一的一点甜,她真的以为他们会走到最后……

但她知道,他们已经不可能了,一个渣男不值得她伤心。

人生总会有段路,要一个人走,她必须学会承受孤独。

她不会自暴自弃的,她只会更坚强。

下午写论文,晚上叶悠悠有一份高级西餐厅的兼职。

1号台坐了一个大美女,柳眉杏眸,一条LV最新款桃红色露胸连衣裙,气质绝佳。

叶悠悠给她倒了杯水。

“我的妆怎么样?没花吧?”美女紧张地问道。

“没有,很美呢。在等男朋友?”

美女脸一红,没说话。

“你男朋友一定是个大帅哥。”美女配帅哥嘛。

“你很有眼光。”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叶悠悠回头,一脸见鬼的表情。怎么又是他!

那个渣“少爷”。

难道这个大美女是他的……客户?

“霍少。”美女一脸欣喜地起身。

霍少?叶悠悠心想,他可不是“少爷”么?连客户都对他这么谄媚,难怪他这么高傲。

霍寒萧落座。一身黑色西装,搭配黑色领带,分外冷酷。

叶悠悠撇嘴。要不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还真以为他是霸总,演的还挺像,很入戏嘛。

“两位吃点什么?”

霍寒萧伸手接菜单,叶悠悠却把菜单放桌上。

男人轻笑,玩味地问,“怎么在哪都能撞见你?莫非你暗恋我?”

暗恋一个”少爷”?她脑子有病?

叶悠悠心里这般吐槽,脸上却维持着专业的微笑道,“这位客人,过度自信等于自恋哦。”

呵,伶牙俐齿的小兔子,说话还挺有意思,比那些只会一味附和他的女人强多了。

霍寒萧勾chun莞尔。“有什么好推荐?”

“昆士兰扇贝,波士顿龙虾,穆赞小牛排,n ai油蘑菇汤……”

“n ai油蘑菇汤怎么做?”霍寒萧声线低沉,嗓音十分好听。

叶悠悠心想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厨师。

嘴上礼貌地回答:“抱歉,这个我不清楚。”

“连自己的业务都不熟,还做waiter?”

“不懂就去问。”

 

叶悠悠忍着不情愿,去了厨房,一会儿回来了。

“蘑菇切片,捣碎成泥,烧热锅,加入hu ang油和干面粉……”

详细讲解完后问,“您要n ai油蘑菇汤是吗?”

“一份穆赞小牛排。”霍寒萧回答。

叶悠悠捏紧手里的点菜机,“……那你问的那么仔细。”

“随便问问,有问题么?”霍寒萧反问。一本正经,冰冷的瞳,一点也看不出捉弄。

叶悠悠咬着牙笑,“没问题。”他给的小费,最好对得起他这么麻烦。

“喝什么酒?”

“莱斯科红葡萄酒怎么样?我上周刚去了一趟意大利……”美女生怕被忽视,抢着说道。

“抱歉,我们餐厅没有这种酒。”

“没有就想办法,而不是傻乎乎地站在这告诉我没有。”霍寒萧抽出两张大钞,放在桌上。

“谢谢……霍、少。”叶悠悠收了钱,忙了半个小时,到ch u求人,好不容易才弄到酒。

满头汗地抱着酒跑回来,他却已经喝上了。

霍寒萧摇晃着高脚杯,气质优雅,嘴角轻勾,“82年的拉菲,也还不赖。”

“……”叶悠悠很想把手里的酒砸他脸上。耍她是不?

“霍少,这支酒是餐厅特意按你要求买的,你不喝可以带走,但是钱还是要收的。”

“我没喝,为什么要给。”

“是你让我去想办法的,这支酒我们餐厅原本没有。”

“我是让你想办法换一种酒,而不是让你非要买这瓶。”

分明是强词夺理。

叶悠悠快气疯了。

忍住,忍住,殴打客人是要坐牢的。

“所以霍少您是想赖账?我会报警的。”

“正好,我也想知道,j c会如何ch u理贵餐厅强迫客人消费的行为。”

算他狠。

叶悠悠磨牙,“慢用。”千万别给噎死了。

美女强打着笑容问:“霍少,您认识她?”

“不认识。”

“可我感觉……你似乎对她特别感兴趣的样子。”

都能算得上调戏了。

“你觉得,我会对这种小丫头感兴趣?”霍寒萧薄凉的眸光瞥向叶悠悠,她捏着拳头,背影很抓狂,自言自语的肯定在骂他。

还时不时瞪他两眼,以为他看不到。

不禁勾chun。

呵,幼稚。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美女自我安慰:堂堂霍氏集团继承人,是不可能看上一个打工妹的。虽然她看着清清纯纯,颇有几分姿色。

“若贵公司下次再临时换人,合作立刻终止。”霍寒萧放下手里的高脚杯,语气冷漠,“和不专业的人谈生意,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对,对不起……”美女急忙道歉。

一餐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叶悠悠被“召唤”N次,两条腿都快跑断了。

被一个“少爷”各种整,她真是太倒霉了。

他没看到他的金主脸都绿了吗?

十点半,总算熬到他们吃完晚餐。

“今天晚餐很愉快,谢谢你的服务。”霍寒萧睥睨她,别有深意地说,嘴角似乎还勾着一道似有若无的笑容。

这是作恶得逞的坏笑吗?

他至少比她大10岁还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可恶。叶悠悠好想扁他一顿。

“不客气。”

人走了,叶悠悠才发现他多给了两万,是那支红酒的钱。

叶悠悠抱着酒追出去,“霍少,你的酒。”

“送给你做纪念。”

还做纪念呢,故意想起他来恶心自己吗?

“我不喝酒。”

“是么?”霍寒萧挑眉,问得别有用心。

叶悠悠莫名的心虚,“那晚是意外。”

长这么大她喝酒的次数,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失恋买醉是么?”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他是不是把她调查了个底朝天?

被侵犯隐私,叶悠悠很是恼火,更肯定他对自己有Y谋。

“你今晚不会是特意来找我吧?”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