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霍少的甜宠萌妻/叶悠悠霍寒萧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

2020-11-12 23:25:28美文铺子
霍少的甜宠萌妻/叶悠悠霍寒萧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悠悠很单纯,但她不傻,很快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羞恼得满脸绯红。“少爷”就是“少爷”,真随便!她觉得手都
霍少的甜宠萌妻/叶悠悠霍寒萧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悠悠很单纯,但她不傻,很快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羞恼得满脸绯红。“少爷”就是“少爷”,真随便!

她觉得手都好脏。

“你们慢用。”叶悠悠着急起身,可刚刚跪太久,跪得腿酸,直接坐在了某人身上。

叶悠悠羞了个大红脸,急忙撑起身体,双手刚好撑在霍寒萧头两侧。

霍寒萧,“……”

刚坐完他的腿,又壁咚他?

叶悠悠欲哭无泪,她也不想的啊,可腿实在麻得厉害,动不了。

两人的脸贴得很近,她的眸子写满慌乱,紧张地咬着小嘴。

男人的深眸,凌厉又忄生感,灼烫着她的心。心跳超快。

拜托,让她死吧。

少女的芳香喷洒在霍寒萧脸上,好似一根羽毛,撩着他的心尖,痒痒的。

他向来寡欲,并且认为欲是最低级的,此刻却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难道男人对于自己的第一个女人,感觉会特别不同?

盯着眼前的红chun,眼神迷乱。

着了魔般,正要吻下去……

叶悠悠抽身,腿总算没那么酸了。

霍寒萧吻了空气,莞尔一笑。

这丫头……

“弄湿我们霍少的裤子就想走?”越泽把腿架在茶几上,拦住叶悠悠的去路,“要么舔干,要么陪我们霍少一晚,你自己选。”

叶悠悠脸色一白,讽刺地说,“不好意思,我是这里的服务生,不是随便的人。”

说完直接从越泽腿上跨了过去。

霍寒萧盯着小兔子气呼呼的背影,不禁莞尔。

小兔子,脾气还挺大。

突然心痒的想抓一下她白绒绒的小兔子尾巴。

……

叶悠悠很想立刻离开酒吧,但之前说好做到凌晨2点,她只能继续工作。

她端着3瓶黑桃A到10号卡座,这桌的客人是一帮二十岁出头的富二代,年轻气盛,很吵闹。

叶悠悠放下红桃A准备走,却被一个红头发的富二代拦下来,闹着要她陪他们喝酒,还强行拽掉了她的眼罩。

“姐?”一道惊愕的声音。

叶悠悠愣住,才发现其中有一个是自己的亲弟弟,叶明宇。

他只是一个穷学生,怎么会和富二代混在一起?

“叶明宇,你不是说你家很有钱吗?怎么你姐在这种地方干活?”

叶明宇后悔说漏嘴,很丢人,顿时十分恼火,“你还骗爸说你在做兼职,就是这种工作吗?你要不要脸?”

叶悠悠就像被打了一耳光,忍着难受说:“我只是在这里做服务生,是正经工作。”

“得了吧,这种地方我来多了,只要是个女的,给钱就行。”

叶悠悠冷笑,“是吗?那你能给多少钱?哦,你没钱,你还经常偷我的钱。”

“哦豁,原来是个假富二代啊,难怪每次结账就说去厕所。骗子。”

叶明宇脸一阵红一阵白,“她诬赖我,别信她。”

“让你姐陪我玩一晚,我就不拆穿你,怎么样?”

叶明宇毫不犹豫地说,“随便你们怎么玩。”

“叶明宇!”叶悠悠怒了。

“你自己来这种地方,你活该。”

“你弟真坏,小爷疼你。”红发富二代要吻叶悠悠,她一急之下,狠狠踹了一脚他的小腿。

红发谩骂着,一耳光过去。

 

叶悠悠吓得缩成一团,但那只手在半空中被截住。

红发痛得嗷嗷惨叫,眼泪乱飙,“放,放手,我的手要断了……好痛……”

叶悠悠抬头,只看到男人的下巴,弧线漂亮又冷冽,犹如王者。强势地站在她身后,好像天塌下来都会替她扛着。

是他。

没想到他会出手救她。

叶悠悠震惊了一下。

霍寒萧甩开那只差不多被折断的手。

“你,你是谁,竟敢管老子的事!”红发气急败坏。

“敢在我面前自称老子,想死?”霍寒萧眉心一厉,霸气冷冽。

“老大,他是霍少,赶紧走吧。”

“霍,霍少?对不起对不起……”红发忙夹着尾巴逃了。

“明宇……”

“不要你管。”叶明宇狠狠推开叶悠悠的手,跟他们走了。

叶悠悠压下心头的涩味,说了声“谢谢”,离开了。

“霍少第一次英雄救美,可惜人家小兔子不领情啊。”越泽调侃道。

霍寒萧是个冷血动物,他要是不想理,今天小兔子就算当他面被人扒光,他也绝不会看一眼。

所以他是对着小兔子有兴趣?

稀奇。他不是不碰女人?

不过也只是玩玩,霍家继承人绝对不可能和一个酒吧服务生扯上关系。霍寒萧更是城府极深,不可能做这种事。

而且……他可是有婚约的。

……

凌晨三点,叶悠悠才离开喧闹的酒吧。

头疼,耳鸣,心更疲惫。

她和叶明宇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叶明宇从小被惯坏了,不求上进,经常惹是生非,还对她恶言相向,两人关系很糟糕。

可今晚他做出这种事情,还是让叶悠悠心里很难受。关系再怎么不好,他们始终是一家人不是吗?至少,她是把他当弟弟的。

“叭叭——”突然响起的汽车喇叭,打断了她的情绪。

黑色劳斯莱斯,后座车窗降下,露出一张鬼斧神工的脸。

“上车。”霍寒萧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居然会担心她被人欺负,一直等在这里。

看着小兔子一脸沮丧地走出来,忍不住叫了她。

又是他,那个”少爷”。

叶悠悠现在心情很差,不想和他纠缠。

“是自己乖乖上车,还是我抓你上来。”

叶悠悠加快脚步,听到身后开车门的声音,小跑起来。

一只手从后面抓住了她双肩包上的蜡笔小新。

“放开我。”叶悠悠挣扎。

“还跑,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霍寒萧将她摁在墙上,把她两只手抓到她头顶。

女人对他都是趋之若鹜,他还是第一次追着一个女人跑。她打破了他很多“第一次”。

叶悠悠就像一只被折断翅膀的小鸟,只剩身体可以扭动,“放手,不然我要叫j c了!”

“试试。”

叶悠悠急得眼睛冒火,“你以为你走个霸道总裁路线,就真是霸道总裁?你只是个‘少爷’,你嚣张什么?”

还把他当“少爷”。霍寒萧忽然有些好奇,她得知他真实身份后的反应。一定很j ing彩。

“上车,我有话说。”

“我们已经两清了,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

“由不得你做主。”霍寒萧不多废话,直接将人塞进车里。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