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女主叶悠悠的小说/男友闺蜜背叛,买醉的叶悠悠招惹上一个神秘男人

2020-11-12 22:38:05美文铺子
女主叶悠悠的小说/男友闺蜜背叛,买醉的叶悠悠招惹上一个神秘男人
黑暗中,一个男人将她压在身下。她想喊,但喊不出来。清晨,叶悠悠抬起酸痛的眼皮。陌生的酒店里,衣服散落满地。
女主叶悠悠的小说/男友闺蜜背叛,买醉的叶悠悠招惹上一个神秘男人
 

黑暗中,一个男人将她压在身下。

她想喊,但喊不出来。

清晨,叶悠悠抬起酸痛的眼皮。

陌生的酒店里,衣服散落满地。

床单上一朵红色的花儿,很刺眼,仿佛在讽刺她。

叶悠悠心口一酸。

昨晚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

男朋友没了,第一次也没了,还是给了一个……

心头一阵酸涩,小手揪紧了床单。

可再多的后悔也改变不了现状,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浴室水声停止,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

三十岁左右,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188以上,身材很好,八块腹肌挂着水珠,忄生感到了极致。

再往上看,叶悠悠被那双深潭般的冷眸冻得打了个寒噤。

好可怕,从来没见过一双眼睛这么冷,让她联想起野兽的瞳。

叶悠悠揪紧床单,非常努力地掩饰着慌张。

虽然对方气场很强大,但她是客户,怕他做什么?

“开个价。”男人冰冷的声音说。

开价?现在都是客人自己定价,看着给么?

叶悠悠带着疑惑,从钱包里掏出五百块现金递给他。

霍寒萧蹙眉,盯着那张看着只有十八九岁,满满胶原蛋白的脸蛋。一双大大的眼睛,像个娃娃。

他是让她开价,她居然反过来给他钱。把他当”少爷”了?小小年纪,想象力倒挺丰富。

见他不收,叶悠悠以为他嫌少。

她不懂行价,不过以他的身材和长相,一定是头牌,五百块是少了点。

“我身上只有这么多现金,卡里还有七百,你把卡号报给我,我转给你。”

霍寒萧挑眉,脸色又冷了一度。

还是不行?一千二不少了吧,已经是她全副身家了。他还嫌少,真的是……到底谁吃亏啊?

叶悠悠咬了下红chun,昂着小脸道:“你技术不好,弄得我很疼。一千二都是看在你卖力了一整晚的份上才给的,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我不是富婆,你可别想敲诈我。”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她内心慌得一批。

放下钱,叶悠悠用床单包着身子,弯腰去捡衣服,却紧张得绊了一跤。被子落地,一丝不挂。

霍寒萧冷眸一深。

二十岁少女的身子,犹如纯洁的白羊羔……

叶悠悠羞得“哇”的尖叫着跳起,捡起被子胡乱遮盖,“你你你,不许看。”

“该看的昨晚已经看得很清楚。”

“臭男人,收完钱就这种态度?下次我肯定投诉你。”

“还有下次?”霍寒挑眉。

“没有,你想都不要想。”叶悠悠逃进浴室换衣服。短裙被撕烂了,下面疼的很厉害。

撇嘴。可恶的男人,要不要这么粗鲁?电影里的”少爷”明明很温柔的。

第一次回忆就这么惨痛,委屈得鼻子酸溜溜的。

她的故事很狗血,交往四年的男友和闺蜜被她抓奸在床,她到酒吧买醉,却没想到进了一家那种店,然后发生了昨晚的事情。

用别人的错误惩罚了自己,她蠢得可笑。

叶悠悠擦了擦眼泪,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走出浴室。

霍寒萧已经穿戴整齐,西装革履,正在抽烟,将成熟男人的魅力演绎到了极致。

叶悠悠的心跳乱了一拍,这就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款”少爷”吧,难怪她昨晚看上他了。长得真是不错,也很有气质,不知要多杀迷倒多少小姑娘。

“钱我给了,咱们两清。以后再在路上见到,就当做不认识。”

“啪——”门关上了。

霍寒萧勾chun冷笑,眼有深意。

一张娃娃脸的小丫头,竟如此嚣张。

她说不认识就不认识?

没这么简单。

……

叶悠悠找到酒店附近最近的药店,在外面晃了半天,才鼓起勇气走进去,假装随便看看。

“有什么需要吗?”一个五官严肃,气场很强的药剂师走过来。

“我,我,我要买……b y药。”叶悠悠红着脸憋出一句话,比蚊子还小声。

对方递给她。

“谢谢。”叶悠悠付完钱赶紧跑了。

找到一个角落,把药干咽下去。

好苦,眉毛皱成一团。

b y药这么苦的吗?

……

药剂师脱掉白袍,里面是一套西装,拿出手机,“Boss,她已经吃了药。”

酒店顶楼,霍寒萧眺望窗外,吞云吐雾,眼眸神秘莫测。

维生素B,味道还不错吧。

 

叶悠悠吃完药搭公车回学校,下午还有一份助教的兼职。

穷人是没有时间伤心的。

回到校门口。

一阵扎心。

昨天,就在这,男友季少阳的母亲找到她。

奔驰车里,季少阳高贵的母亲对她一脸轻蔑,“一百万,离开我儿子。”

“豪门婚姻讲究门当户对,你配不上我们少阳,永远不可能嫁进我们季家。”

“少阳对你只是玩玩,等他甩了你,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她还傻乎乎地求她给自己一个机会,说季少阳对她是真心的,结果当晚就抓到季少阳和林蜜在宿舍床上。

她上去一盆水浇在他们身上。

惊慌失措的季少阳,丑陋至极。

快到研究所楼下,季少阳冲过来抓着她的肩膀,焦急地说,“悠悠,你听我解释。”

平时最注意形象的他,发蜡都没打,头发很乱。一晚没睡,眼睛熬得通红。

“放开我。”这只手碰过林蜜,叶悠悠觉得恶心。

“季少阳,你再不松手,我就让全校人知道你的丑事!”

季少阳这才松开,但不肯让她走。

“悠悠,原谅我的一时冲动吧。”

“一时冲动?你和林蜜在一起那么多次,都是一时冲动?”

季少阳脸一红,“我只是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但我是爱你的。”

“够了!别让‘所有男人’替你背锅!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能控制欲旺,而你季少阳显然没进化完全。”

“回去告诉你母亲,不是我配不上你,而是你配不上我。”她yong li的把季少阳推倒在地。

“悠悠,求求你别打少阳。”林蜜流着泪冲出来撞开她,挡在季少阳面前,“是我喜欢少阳,都是我的错,你要打我就打我吧。”

“对不起……可,可少阳是个正常男人,你一直不肯和他……所以他才会……你不能怪他。”

叶悠悠被这荒唐的理论给直接气笑了。不过,没这么厚的脸皮,也干不了这种事,苦情戏演的很棒嘛。

“呵,所以你这个好闺蜜就替我代劳是吗?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祝你早日嫁进季家?可惜你这个愿望注定实现不了!”

“季少阳能劈腿一次,就能劈腿第二次第三次,希望小四小五找上门时你还能这么护着他。”

林蜜眼底掠过一抹恨意,继续委屈地流着泪,“你,你还说少阳,你看看自己脖子上的吻痕,你昨晚还不是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悠悠……”季少阳盯着她的吻痕,脸色苍白地吼道,“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他等了四年都没等到,她竟然随便给了其他男人?

“我单身,为什么不能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原来你是个随便的女人,我看错你了!”季少阳愤怒地离开了。

林蜜收起眼泪,怪笑一声,“昨晚的‘少爷’不错吧?”

叶悠悠猛地意识到,自己是被算计了。捏紧了拳头。

另一边。

霍氏总裁办公室。

“Boss,昨晚在您酒里动手脚的人,确实是二爷派来的,目的是毁了您的声誉。”助理汇报道。

就猜到是他。他们间的账,是该好好算一算了。

霍寒萧目光一冷,摁灭烟头,火光化作灰烬。

“昨晚那女人查清楚了?”

“是的,她叫叶悠悠,今年21岁,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四生。成绩还不错,平时很乖,是被男朋友劈腿才去酒吧买醉。还有……”助理迟疑了一下。

“说下去。”

“她男朋友是季少。”

原来是他那个不成器外甥的女朋友。

有意思。

“看着她。”

和风家的联姻,他一点兴趣都没有。老头子*得越紧,他就越反感。

那个叫叶悠悠的小丫头,要有趣得多。

霍寒萧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当晚,绯色酒吧。

灯光幽幽,音乐喧嚣,美艳的舞女正卖力地扭动身子,跳钢管舞。

叶悠悠一身兔女装,端着酒水行走其间。

早上才发誓再也不去酒吧,晚上就被200块一小时的兼职费打脸了。

胸口开的有点低,叶悠悠拽了几下。

一只手突然从背后摸了把她的腰。

她惊慌回头,一个油腻男冲她吹了声口哨,“美女,陪我喝一杯?”

“我是服务员。”叶悠悠逃掉了。

经理给了她一瓶镶满钻石的蓝色洋酒,“小心点,这瓶酒一百万。”

一百万!喝金子吗?

叶悠悠赶紧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

“2号卡座,快送过去。”

叶悠悠望去。

卡座里坐了两个很帅的男人,穿着打扮都很贵气。尤其是右边的,像个冷酷的帝王。

居然是他!

早上那个”少爷”!

叶悠悠倒抽一口凉气,顿觉头皮发麻。他怎么来了?

他们两个是同行?

”少爷”赚钱来夜总会找x j消遣,什么世道。

“经理,你让其他人去吧,我……”

“赶紧的,别让客人等。”经理推了她一把。

叶悠悠唯有硬着头皮过去,灯光很暗,她又戴着面具,他应该认不出来吧。

“听说昨晚有人在K见到你了。为了把你赶出霍家,你二哥还真是不遗余力。”抱着辣妹,hu ang色头发的越泽说道。

“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自寻死路。”霍寒萧冷笑。

“先生,你们的酒。”叶悠悠温柔地说。半跪在地上,帮他们开酒。

一股熟悉的淡淡少女香钻进霍寒萧鼻间,他睨了眼蹲在地上的“小兔子”。身材有点眼熟。

叶悠悠不会开酒,手一滑,眼见酒瓶就要摔了,一只手扶了一把。

她后背一凉。

呼,幸好没碎,不然卖了她也赔不起。

抬头想说声谢谢,却撞上一双冷眸,吓得她急忙低头。

他不会认出她吧?

匆匆一眼,霍寒萧觉得这双眼睛有些熟悉。很纯净,琥珀色瞳孔,睫毛长长的,很容易受惊吓。

在哪见过?

“开瓶酒都这么慢,难道要让我们等到明天?”越泽故意吓她。

“马上。”叶悠悠咬紧牙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听见“嘭——”的一声,终于把酒塞拔出来了。

红chun吁了口气。

她的chun形很特别,chun峰粉嘟嘟的。

霍寒萧想起昨晚甜甜的粉chun。

是她。

叶悠悠。

没想到在这遇到了。

“妹妹,开酒都紧张成这样,这要是让你在床上伺候我们霍少,你还不得吓哭?”越泽“哈哈”坏笑。

“谁伺候他。”叶悠悠红着耳根撇嘴。

霍寒萧捏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冰冷的声音道:“我们见过。”

他认出她了?叶悠悠吓得手一抖,酒全在了霍寒萧裤裆上。

“对不起对不起……”她忙抽了几张纸巾给他擦裤子。

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霍寒萧“不忍心”拆穿她,一会儿把人吓哭就不好了。

她就继续装吧。

叶悠悠擦了几下发现他“不对劲”。

裤裆怎么……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