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小说片段厨房阳台做;梁十七开酒楼,当老板,成为一代名厨!

2020-11-12 22:35:36美文铺子
小说片段厨房阳台做;梁十七开酒楼,当老板,成为一代名厨!
王氏养鸡舍不得喂干瘪的谷子或者其他饲料,母鸡生出来的鸡蛋个头不够大,梁十七一连打了两个都不够半碗。罢了,就先凑合吧
小说片段厨房阳台做;梁十七开酒楼,当老板,成为一代名厨!
 

王氏养j舍不得喂干瘪的谷子或者其他饲料,母j生出来的j蛋个头不够大,梁十七一连打了两个都不够半碗。

罢了,就先凑合吧。

蛋液搅匀,她抓起晾在笸箩里的马兰,提起菜刀,笃笃笃地在案板上切过,马兰本就细小,无需剁太碎,只粗粗切过一遍,用手抱拢,菜刀在板面一抄,就一点不少地落入空置的陶碗里。

褐色的芝麻油覆盖锅底,用锅勺搅开,煎热后顿时香气四溢,梁十七倒入j蛋液,锅里呲的一声,蛋香立即随着升腾的白雾铺散开来。

待j蛋基本凝聚成形后又倒入马兰,用锅勺来回快速翻炒,金hu ang的j蛋裹着翠色的马兰,炒的油光发亮,看着就很有食欲,更何况还散发出一股勾人的香味。

饶是平时里喜怒不形于色的杨鸿云,此刻眼睛都有点发直,喉间吞咽,闻着这股香气他肚子里就跟造反似的没停下来过。

梁十七干净利落地将炒好的马兰盛出锅,正好米饭也熟了,她取出饭碗将裹着j蛋的马兰铺在米饭上,再在上头淋上小半勺的芝麻油。

她先将筷子塞给杨鸿云,灵动的眼眸里有些许的讨好:“我也不知道你口味如何,快尝尝好不好吃。”

对上这样的眼神,杨鸿云心里好似被猫儿轻轻挠了一下,再加上鼻间的菜香,教他根本无法拒绝。

四月的马兰很是鲜嫩,汁水甘甜,j蛋松软又不失嚼劲,最后淋上的芝麻油更是点睛之笔,配上米饭别提有多香了!

“唔,不错。”杨鸿云嘴上违心,脑海里却是长篇大论,诗词歌赋变着样能夸出一朵花来。

梁十七哪里能看不出他的违心之言,嘴上说说,手里的筷子可没停下来过。

看破不说破,她也饿得不行,取了碗打算给自己也盛一碗。

锅盖还没碰到,灶房外的布帘子忽地被人撩起,王氏脸色Y沉夹裹着怒气,一把夺过杨鸿云手里的碗。

瞧见碗里的j蛋,还裹着锃亮的油水,扭头冲着两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好哇,我还以为大晚上家里遭贼了呢,没想到是你们,谁准你们吃j蛋的?还放了那么多油!你二伯母坐月子时也不过三天吃上一个,你们两个倒是会过日子,半夜躲在灶房里偷吃,也不怕把家里吃穷了,今天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东西!”

说着,她就近抄起一根小臂粗的柴火,扬起就朝梁十七打去。

看杨鸿云挡在梁十七面前,下手也没有半点儿留情,仿佛眼前站着的不是她亲孙子,是捡来的一样。

梁十七没想到她一言不合就动手,一时没反应过来。

眼见着杨鸿云闷声挨了好几下,梁十七又气又急,直接冲上去抓住王氏的手腕,yong li往外一掰,夺下她手中的柴棍。

王氏手腕被扭,发出杀猪般的尖叫,她在家里作威作福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苦头,杨兴发都不敢随便打她,今天居然被一个小贱蹄子骑到头上来了!

顿时火冒三丈。

梁十七力道终究抵不过常年劳作的王氏,一不小心就被她挣脱开,转手又抽出一根木棍朝梁十七身上打去。

“够了!”杨鸿云握住木棍,薄chun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嘴角往下,已然有发怒的征兆,“n ai你要打就打我,是我让十七拿的j蛋。”

 

“你,你以为我真不敢打死是不是!”王氏看着杨鸿云与吴玉芝相似的眉眼,眼底闪过一丝恨色,咬牙切齿道,“好好好,你为了护这个贱蹄子,连爷n ai都可以不尊重了,还敢跟我动手,没想到啊,咱们老杨家养了十几年,居然养出了一只白眼狼!果真有什么样的娘生出什么样的儿子!”

杨鸿云咬紧腮帮子,显然在隐忍,他强压下心头腾盛的怒火,沉声道:“不许骂我娘。”

“我骂她怎么了,短命鬼,吊着一口气也是白费银子,还不如早点咽气一了百了……”

王氏还没骂完,梁十七嫌污了耳朵,管他什么伦理道德长幼有序,一脚踹向王氏的膝窝!

杨鸿云抬起的手不着痕迹地放下,看向梁十七的眸光微闪。

王氏腿脚一软,摔在一旁的桌凳上,连带着桌上的饭碗都被撞落摔成了三瓣儿,饭菜洒了一地。

看着地上的食物,梁十七心肝儿抽抽地疼,他娘的,杨鸿云才吃了几口,就这么浪费了,早知道刚才应该踹另一个膝窝。

王氏躺在地上哎哟哎哟地叫唤,杨鸿云想去扶却被她一巴掌拍开,手背都被拍红了,可见力道有多狠。

“我不要你假好心!”王氏赖着不肯起来,拍着地板就开嚎,“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活到这把年纪,孙子孙媳还跟我动手,不如死了算了,两个丧尽天良的黑心肝,早知道会有这一天,我就该在他生出来的时候就掐死他,哎哟,要*死人咯,没活路了……”

杨鸿云就听着她嚎,看她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最后连劝都懒得劝了。

这边吵的动静实在太大,正房右房都点燃起油灯,没多久灶房里人就来齐了。

眼见着杨兴发和二儿子都在,王氏越发来劲,哭嚎着去撕打杨松:“你看看你生的好儿子,平时就跟我呛声,现在还联合小贱人一起跟我对着干,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她又哭又闹非*着杨松让杨鸿云把梁十七休了,话里话外都在嫌弃梁十七是个被退婚过的破鞋,搅事j ing,杨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杨松嘴拙,任凭王氏指着他鼻子打骂,佝偻着身子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梁十七是吴玉芝的救命恩人,哪怕他没念过书不识字,也懂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个道理,所以不管梁十七之前有多过分,他和杨鸿云都会让着她一些。

要休梁十七,他是万般说不出口的。

杨鸿云脸色变了变,垂于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拳,冷声道:“我不会休的,当初我娘生病,你们谁都不肯救,是梁十七救了我娘,现在你们凭什么要我休了她?忘恩负义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你听听,你听听他说的什么话?”王氏又转身扑向杨兴发,拖着哭腔道,“他骂我们忘恩负义,记恨我们不救他娘,当家的,这还有没有天理了!老天爷啊……”

家里闹成这样,杨兴发脸上Y沉得可怕,对上杨鸿云的冷若冰霜的视线只觉得背脊阵阵发凉,这哪是一个孙子看祖父的眼神?

杨兴发心头莫名产生了一股惧意,他冷不丁地想起那个算命瞎子的话:“你命有二子一女,一子克父,一子命贵。”

他问瞎子哪个克父哪个命贵。

那瞎子掐来掐去算了半天,最后只告诉他:“多行不义必自毙,断手断脚算是轻,莫要溺爱,好生规劝或还能挽回,其子叛逆,将来……啧啧,不好说不好说。”

 

思绪收回,“其子叛逆”四个字不停地在杨兴发脑海中回响,杨鸿云的面容忽然就变得凶神恶煞起来,他额头冒出一层冷汗,想也不想地就扬起蒲扇大的手掌对着杨鸿云的脸扇下去。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谁也没想到,挨打的会是梁十七。

杨鸿云看着挡在他身前的人,瞳孔猛缩,脸上满是不敢置信,忙拉过她查看,语气是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急切:“你怎么样,让我看看?”

梁十七脸上感觉火辣辣的疼,耳朵都在嗡嗡作响,她压根没听清杨鸿云在说什么。

杨鸿云伸手抹掉她嘴角溢出的血珠,看向杨兴发的眼神如刀锋般锐利。

刚才那一巴掌,是冲着他来的,他和杨家是有多大仇,杨兴发才下得去这样的重手。

杨兴发被他骇然的气势吓得倒退一步,扶着身后的桌角才堪堪稳住身形。

其他人也都被这变故惊吓到,一个个张大着嘴神情错愕。

“十、十七。”杨松先反应过来,想上前查看。

梁十七挥挥手,表示自己无碍。

前世她根正苗红,往上数四代祖宗乃是开国元勋,她在小辈中排行十七,家里上下都宠着她,别说挨巴掌,就连挨骂都是少的,万万没想到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天,全齐活了。

虽然,这个巴掌是她自愿伸的脸,可心里总归不爽快。

舌.尖抵了下腮帮子,牵扯到被咬破的伤口,嘴里满是血腥味,她吐出一口血水,漆黑的双眸扫过王氏和杨兴发,脸色冷得仿佛能掉冰碴子。

“你要杨鸿云休我?”梁十七眸光幽深,身上竟然隐隐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王氏看着她这般模样,说话不自觉弱了三分:“像你这种媳妇,光是'不顺父母','多口舌'就犯了七出之条中的两条,我要他休你合情合理!”

梁十七听得她说完,眉梢一挑,忽地笑开了:“行,只要你把我爹给我的二十两嫁妆还给我,我立马打包袱走人!”

大周朝明文规定,女子的嫁妆婆家无权动用和干涉,如果要用必须得到媳妇同意,女子被休后有权拿带走嫁妆,而侵占媳妇嫁妆是很恶劣的行径,对婆家名声不利,重者还会以偷盗罪论ch u。

嫁妆?!

王氏表情立马就变了,三角眼往上一吊,chun角下撇拉得两条法令纹愈发深刻,一副不好惹的模样,斜着眼看她:“二十两?早用光了,你每次惹事我都要赔给人家,还有你那个短命的婆婆,看病抓药哪样不费银子?你要钱找她去。”

她心里算盘打得j ing着呢,撒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钱落得她口袋,哪还有往外掏的道理。

以前王氏这样说,梁十七也从未怀疑过,她母亲死得早,又被草草嫁到青山村,根本没有人教过她如何掌家,在王氏这种老油条面前只有被糊弄的份儿。

但现在站在这里的可不是原主,梁十七要想在这里安稳过日子,就不能惯着王氏这身臭毛病,反正都撕破脸皮了,她就跟她好好掰扯掰扯。

腿一伸勾过长凳坐下,梁十七开始跟她算账:“您非要这么说的话,村子里拢共就几十户人家,等待会儿天一亮我就去认人,把之前和我打过架的人都叫来,问问他们您赔了多少钱,除去这部分,我再去寻镇里给阿娘看病的大夫盘算盘算……”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