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梁十七在村里人见人厌,狗见狗嫌;重生文|娇俏厨娘香满园

2020-11-12 22:32:33美文铺子
梁十七在村里人见人厌,狗见狗嫌;重生文|娇俏厨娘香满园今天上午,她跟往常一样去村里晃悠,东掰一颗菜,西踩几株苗,干得都是遭人厌憎的事儿,李红梅看不过去,便上前说道了几句,不曾想梁
梁十七在村里人见人厌,狗见狗嫌;重生文|娇俏厨娘香满园

今天上午,她跟往常一样去村里晃悠,东掰一颗菜,西踩几株苗,干得都是遭人厌憎的事儿,李红梅看不过去,便上前说道了几句,不曾想梁十七会大打出手,两人一同掉落河里。

而王氏这会儿如此跳脚,估计是早先李红梅的家人上门来讨要说法,杨家又赔钱了。

还未理清落水之前的记忆,门被人从外推开。

梁十七抬头看向门口,来人身材修长,满头乌丝简单地只用布带束起,俊美的五官无可挑剔,一身粗布衣衫也难掩其风华。

他逆着光走来,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眸,竟让梁十七一时恍了神。

把床边木凳上的东西扫开,药碗放在上面,杨鸿云看她的眼神没什么波动,好似在看一个陌生人。

“把药喝了。”声音富有磁忄生语气却极为冷淡。

梁十七看着那晚黑乎乎的药汁,还未品尝,舌.尖就已经感受到了一丝苦涩,她吞咽了下口水,并不想喝,便拒绝道:“我、我感觉已经好了,不用喝药。”

好了?嘴chun毫无血色,脸上苍白得跟鬼似的,哪里好了?

杨鸿云以为她大x j脾气又犯了,故意拿乔,皱着眉头拿起药碗直接怼到她嘴边,强势道:“喝。”

高大的身躯站立起来,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梁十七下意识瑟缩了下肩膀,自觉惹不起,不情不愿地接过药碗,小声嘀咕:“喝就喝,这么凶干嘛。”

软绵绵的语调带着三分娇气,一下子溜进了杨鸿云的耳朵,让他忍不住盯着梁十七多看了几眼。

梁十七虽是富家x j,却没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举止轻浮,动不动就大呼小叫,一股二流子气,和她相比反倒是村里有几个姑娘更识大体,偏她还眼睛长脑门上,嫌弃村里人贫穷土气,旁人比她声音高,她就非得争上一争,从来不肯屈尊降贵好好说一句。

今日倒是肯服软了。

“你老看我干嘛?”杨鸿云打量的视线停留太久,让梁十七很不自在。

杨鸿云收回眼神,神态自若道:“没事,想看看今天外头是不是要落红雨。”

梁十七一头雾水,古人说话都这么古里古怪?

碍于杨鸿云的压迫,她伸出舌.尖沾了下药汁,苦涩的味道瞬间卷上味蕾从神经传到五脏六腑,教她差点吐出来,太特么苦了,这里头得加了多少hu ang连!

杨鸿云看得眉头越皱越紧,怎么喝个药跟上刑似的,就算苦又能苦到哪里去,真是娇气。

“等着。”

他起身走出房门,不一会儿梁十七就听见王氏又开始骂骂咧咧起来没完。

“家里拢共就那么点糖,我做饭都舍不得多放,她倒是有脸,吃个药还要掺糖,真当咱家钱是大风刮来的,大郎都没像她这样娇贵,不过是一只没人要的破鞋,还真当自己是什么玩意儿了,我呸!”

王氏骂人的话难听得很,杨鸿云却是连眉毛都没动一下,神情淡漠:“一斤糖四十文钱,我出。”

一听到钱,王氏顿时不骂了,撇嘴道:“你可别打肿脸充胖子,到时候拿不出来。”
 

杨鸿云懒得再理她,捧着糖罐回到梁十七屋里,往药汁里舀了满满一大勺糖,搅拌后抬了抬下巴,言简意赅:“喝。”

一碗药汁下肚,尽管放了糖,但梁十七味觉比旁人灵敏得多,依旧觉得嘴巴里满是苦味。

见她喝完药,杨鸿云跟完成了任务般收了药碗出去,连个多余的眼神也没给她。

梁十七觉得这人忄生子有些冷,但一想起原主的所作所为,连她自己都受不了,杨鸿云能给好脸色看才怪了……

这般胡思乱想着,没过多久,大抵是药效上来,梁十七意识又开始昏沉,期间她迷迷糊糊有听到王氏在骂杨松,屋子里来过人,有一只温暖的手掌放在她额头。

到了半夜,梁十七发了汗,醒来的时候浑身湿透,像是被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她坐起身,感觉四肢松快了许多,就是有些虚,便下地穿好鞋子,从柜子里寻出一身干净的衣裳,想去外头找条河里清洗清洗,大半夜的应该没人会看见。

在屋子里闷了一天一夜,又出了一身汗,她感觉身上都快腌入味了。

**

月明星稀,借着皎洁的月光,依稀能看清楚通往山下的小路。

杨家在半山腰的平地上统共建了三间茅草屋,坐北朝南呈品字形,中间一个大院子挖了口井,正中央最大的那间被爷n ai以及小姑杨巧儿住着,右边住着二伯杨柏一家三口,剩下左边是杨松的。

按理,杨鸿云成了亲应该单独分给他一间,但杨松手头没钱,王氏又是只铁公j一毛不拔,便暂时只能挤在一起。

梁十七来了后更恶劣,直接占据了杨鸿云的房间,把他赶了出去,因为这事儿杨鸿云还被村里不少人打趣,但更多的是在笑话梁十七。

用村里姑娘的话来说:“梁十七也不撒泡niao照照她自己长什么磕碜样儿,看了就倒胃口,杨鸿云不嫌弃她就不错了,真是给脸不要脸!”

其中夹着多少酸意姑娘们自个儿知晓。

可这会儿梁十七掀起衣摆摸了摸软趴趴垂下的肚皮,和大腿手臂上松弛的肥肉,觉得她们说的也有那么一丁点道理。

揣着一身肥膘过下去总不是事儿,回头得好好想想如何减肥。

她抱着衣裳轻手轻脚关上房门,还没来得及上锁,养j棚旁边堆放杂物屋子的门“咔吱”就开了,吓得她手一抖差点把衣裳丢出去。

杨鸿云披着外衫出来,上半身笼罩在夜色中,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上哪儿去?”他压低嗓音,平添了几分磁忄生。

听得他语气,梁十七不知怎的莫名有点心虚,在初夏季节也觉得冷飕飕的,她下意识抱紧衣服道:“我就是想去洗个澡,没别的意思。”

“去哪洗?”

“河、河边。”

“呵。”

梁十七听到他那声冷笑,心尖儿都颤了三颤。

一族火光忽然亮起,杨鸿云用火折子点燃蜡烛,从Y影ch u走到梁十七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映照着跳跃的火光,却并不温暖,还透露着几分危险:“你觉得我蠢吗?”

梁十七果断摇头,不蠢,看上去就很j ing明,一点都不像老实巴交的庄稼汉。

“既然知道我不蠢,为何你总要做一些挑衅我底线的事情?是不是我平时对你百般忍让,让你觉得我脾气很好?”三个月来杨鸿云不是没有脾气,他只是不在意梁十七如何,说白了,梁十七自甘堕落,凭什么要他去纠正,他又不是她爹。

更何况他也不是没有规劝过,热脸贴冷pg罢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