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佟小曼欧泽野小说;佟小曼欧泽野全文免费阅读第第5章 夫妻之事理所当然

2020-11-12 22:26:19美文铺子
佟小曼欧泽野小说;佟小曼欧泽野全文免费阅读第第5章 夫妻之事理所当然
挂了电话,佟小曼拿笔写下自己的电话,火急火燎地道:“我现在要马上回家!这是我的号码,咱俩的事稍后再
佟小曼欧泽野小说;佟小曼欧泽野全文免费阅读第第5章 夫妻之事理所当然
 

挂了电话,佟小曼拿笔写下自己的电话,火急火燎地道:“我现在要马上回家!这是我的号码,咱俩的事稍后再议。在没有达成共识以前,要是你敢把我的照片散播出去,我不介意和你鱼死网破!”

瞅着她匆匆离去的身影,欧泽野“啧”了一声,盯着纸条上娟丽秀气的字体,挑挑眉:什么时候通知她不行,偏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给她打电话告诉她!

彩虹城别墅区。

佟小曼刚一赶回去,就看见自己老公给自己安排的小保姆林兰兰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佟小曼走过去:“你在电话里说……”

“是是是,把你高兴坏了吧?独守空房一年了,这下终于久旱逢甘露了。”林兰兰不屑地说。

“他怎么突然要回来?”

对于小保姆的嚣张气焰,佟小曼也习惯了,反正她回来的次数有限,两个人各过各的,懒得和对方多加争执。

“我哪儿知道?这里是欧先生的家,想回来就回来呗!你还真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了?”

佟小曼懒得理会她,直接转身准备上楼,突然那道尖细的嗓音再次传来。

“哎,我可提醒你啊,在欧先生面前小心伺候着,欧先生脾气不好,免得一不小心惹怒了先生,怪罪到我头上。”

佟小曼听见这话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往上走。

坐在自己的卧室里,佟小曼很是忐忑,她不知道这老头儿回来干什么,还专门点名要她等着。

一年对她不闻不问,现在突然要回来?难不成是……

想沾她的身子?

想起这个,佟小曼就心生厌恶。

那秃顶老头看着都六十多岁了,想想佟小曼的j皮疙瘩都起来了!

可是她也不能拒绝,毕竟他们是合法夫妻,他碰她,合情合法合理。

该怎么办呢?

佟小曼纠结地蹙紧双眉。

不由得忆起一年前,那个老头的秘书主动找上自己的场景。

对方说,只要和他家先生结婚,她就能得到一百万资金。

当时弟弟正病重,初恋上官铭又劈腿,佟小曼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领了证,她和老头儿也没再见过面,就被丢在这个别墅整整一年。

好在对方言而有信,领了证一百万资金就到账,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找上自己,和她结婚了又不现身……

一直到晚上十点,佟小曼也没能等到老头儿回来。

昨晚被折腾了一夜,她本就没睡好,眼皮实在支撑不住了,沾着床先睡去。

半个小时后,一辆劳斯莱斯商务车停靠在彩虹城别墅18栋门口。

欧泽野从迈着大长腿从车上下来,一进门,女佣就谄媚地迎上来:“先生,您回来了?需要吃东西吗?我给您做点儿什么?”

欧泽野低头睨她一眼,蹙了蹙眉,“不必了,太太呢?”

“太太在卧室里,应该已经睡了吧。”林兰兰立即回答。

欧泽野冷哼一声,这女人,心也够大的,一年不见,终于要看见自己的老公了,竟然还能睡得着?

欧泽野径直朝着楼梯走去,忽然又停下了脚步:“去把电闸拉了。”

林兰兰一怔,“拉电闸?”

“叫你去,你就去!”

“是!”林兰兰迅速跑去拉电闸。

没一会儿,这别墅立即暗了下来,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欧泽野这才放心地上楼。

如果那个女人没睡着,她看见自己的真面目,那他想要继续试探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

他不能让她看到自己的容貌。

漆黑中,欧泽野轻轻推开房间的门,佟小曼的确睡着了。

借着窗外洒进来的一点月光,他能模模糊糊看见床上那个身影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十分有节奏。

他轻轻地走到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睡得香甜的人。

不得不承认,这张不施粉黛,即便在夜色里模糊不清,依然美丽动人。

欧泽野情不自禁地伸手,慢慢滑过她的脸颊,细腻的触感让他一阵心猿意马……

“唔……”似乎感觉到了痒,佟小曼嘤咛了一声,翻过身去。

带着慵懒娇软的嘤咛,瞬间让欧泽野眸子一深,有了冲动!

昨晚女人在他身-下承欢的时候,也是叫的这般动人。她的味道,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欧泽野忄生格的喉结滚动,他灼热的目光落在床上的小人儿身上,想到她是自己的妻子,夫妻之事理所当然。

当即,他不再压抑自己,掀开被子,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身上一重,佟小曼被惊醒,刚准备喊的时候,嘴就被霸道地封住了。

努力挣扎了几下,双手双脚也被禁锢住了,只听见“哧啦”一声,她的睡衣被直接撕去了。

男人吻得热烈,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能进这个家门的,除了自己的老公,也不会有别人了。

佟小曼在反抗了几下之后,也就没再反抗。

可是,这肌肤的触感,怎么也不像是一个老头儿啊?

之后她的脑袋一片空白。

欧泽野像是一头野兽一样,直到发现身下的人没了动静,佟小曼再一次昏睡过去。

真是扫兴!

欧泽野亲了一会儿佟小曼的chun瓣,这才叹了口气。

他的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脸蛋,“该锻炼身体了你!”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莫名的宠溺。

欧泽野洗完澡下楼,就让林兰兰打开了电闸,瞅着一脸殷勤看着自己的佣人,问:“你一直都在这边?”

“是,是吴管家吩咐我过来好好伺候太太的。”

“这里除了我,可有什么人还来过?”欧泽野目视正前方,眼睛微眯,眼神十分锐利,声音里不带有任何温度。

“额……程秘书来过两次,其它的也就没人来过了。”

欧泽野点了下头。

“不过,先生,有些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您?”林兰兰踌躇片刻说。

“说。”欧泽野冷冷开口。

“不仅这里没人来过,就连太太都不怎么回来的,太太经常夜不归宿,一个星期能回来两天就不错了。”

欧泽野蹙了蹙眉:“你帮我留意太太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异常的地方立即向我汇报。”

“是,先生!”

得到这个金牌令箭,林兰兰很是兴奋,这似乎代表着,她不是这里的保姆,而是负责在这里监视佟小曼的,这有本质上的区别!

她更加不需要把佟小曼放在眼里了!

“另外。”

欧泽野顿了顿接着说:“如果她问你,我多大,你直接回答四十岁左右就好,其它的问题,你看着应付。”

林兰兰虽然不知道欧泽野是什么意图,可也不好问什么。

“是,先生。”

“下次我回来,直接把电闸关掉。”

“是,先生!”

第二天。

佟小曼醒来的时候,身子仍旧是疼痛地厉害,像是被大卸八块了似的,没有一个不疼的地方。

她趴在床上缓了好半天,才坐了起来。

昨天晚上,她老公……

她绝对不是一个老头儿!

那力量,那皮肤的触感,佟小曼是没办法和那个秃顶老头儿联系在一起的。

床上是她被撕扯烂的睡衣。

再看自己的身上,胳膊上和大腿上又多了几块青紫,加上前天晚上的,她身上直接可以开染坊了!

“这年头,男人都什么癖好啊!暴力分子!”

佟小曼缓过劲儿来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前天和今天就只有二十四小时的区别。

在排卵期前后,都是有可能怀孕的。

如果她这一次怀孕了,那这孩子是前天晚上那男人的,还是老公的呢?

佟小曼痛苦地闭上眼睛,头一次不希望自己怀孕!

可这终究也不是她能控制的。

洗完澡,佟小曼就下了楼,林兰兰吃过了早餐,正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

对于自己的老公,林兰兰肯定是见过的,她应该打听一下!

前天和昨天连续两天的折腾,佟小曼的脖子上还有好几个草莓,她选了一件领子稍高的来遮挡一下。

林兰兰照例还是坐在沙发上嗑着瓜子看着电视,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佟小曼清了清嗓子走下了楼,坐在了沙发上,林兰兰瞥了她一眼。

“怎么?想吃早饭啊,自己做去!”林兰兰仍旧气焰嚣张。

佟小曼自然知道,昨天林兰兰那顿饭完全是因为担心被主子发现罢了!

不过,她也不想追究一顿饭,毕竟她的手艺,她还看不上呢!

“我想问你一点儿事情。”

林兰兰转过头来,上次打量一下佟小曼,“你想问什么?”

“你家先生姓欧?”

这一点从昨天和林兰兰对话的时候,佟小曼就听出来了,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老公姓欧。

林兰兰轻蔑地笑了笑,“你连自己老公姓什么都不知道!”

“那他今年多大了?”佟小曼继续试探。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