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沈默苏婉瑜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烈龙狂少/沈默苏婉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2020-11-12 22:18:42美文铺子
沈默苏婉瑜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烈龙狂少/沈默苏婉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沈默,你说实话,我和苏婉瑜,谁更漂亮?”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秦梦浅一遍遍问着这个问题。沈默被逼无
沈默苏婉瑜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烈龙狂少/沈默苏婉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沈默,你说实话,我和苏婉瑜,谁更漂亮?”

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秦梦浅一遍遍问着这个问题。

沈默被*无奈,不得不回应,“一样漂亮吧。”

“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她?”秦梦浅幽幽的问。

沈默没吭声,这就是一道送命题。

秦梦浅等了半天,没听到想要的结果,气鼓鼓的追上来,一把拽住他,朝旁边一家首饰店走去。

沈默无奈跟在身后。

看着店里琳琅满目的首饰,秦梦浅心情好了一些,语气仍然有些哀怨道:“沈公子,奴婢为你鞍前马后这么久,要你一件首饰不过分吧?”

沈默嘴角微微抽搐,果断摇头,“不过分!”

一个年轻导购上前,带着秦梦浅走向柜台。

沈默百无聊赖站在门口,静静等着秦梦浅挑选。

没过一会,秦梦浅带着一串紫色的水晶吊坠,欢快的回到沈默身边。

“你看这个怎么样?”

沈默低头看了一眼,饶是和秦梦浅朝夕相ch u了这么久,此刻也不禁有些惊艳。

秦梦浅原本就是个万里挑一的美女,那条j ing致的紫水晶吊坠此刻静静躺在她白皙的脖颈,映衬的她整个人都明艳了不少。

此刻的秦梦浅,少了几分娇俏,多了几分华贵和雍容。

“挺好看的。”沈默了个很中肯的评价。

导购微笑道:“先生,这款吊坠完全由天然的紫水晶打造,它的寓意是忠贞不渝的爱情,是我们店里最上乘的极品吊坠,目前售价十三万八千元,您看要不要为您的爱人买下?”

“老公,你快看那个吊坠,真的很好看,我也想买一条。”

正当沈默准备掏钱时,门外传来一道撒娇的女声。

紧接着,一男一女出现在他视线中。

男的一身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他身旁的女子,容貌还算上乘,只是脸上浓浓的妆容掩盖了原本的面容。

沈默想了一下,这女人,似乎有些眼熟。

在他看向那女人时,那女人也在盯着他看,下一刻,女人猛地惊呼。

“沈默!”

足足半晌,沈默终于想起来这女人的名字。

杨琳!苏婉瑜的大学同学。

三年前,他陪苏婉瑜去参加同学聚会,杨琳也带了男友过去,当时为了压苏婉瑜一头,杨琳在聚会上ch uch u拿他和自己的男友比较。

最后,那场同学聚会变成了苏婉瑜的梦魇。

“想不到,你和婉瑜分开后,这么快又找了一个。”杨琳一副看渣男的眼神盯看着沈默。

沈默耸耸肩,不咸不淡道:“你身边的这位,也不是你当初带去参加聚会的那位嘛。”

杨琳脸色一变,慌乱的看了身边男人一眼,露出一脸媚笑,撒娇道:“刘哥,你别听他胡说,我和他根本不熟,也没有过别的男朋友。”

说完,她恶毒的望着沈默,冷冷讽刺道:“沈默,你一个吃软饭的jia huo,也有资格来这里逛?这里的东西,你买得起吗?”

沈默冰冷笑道:“这个,不劳你co心。”

杨琳望着秦梦浅脖子上的吊坠,有些嫉妒道:“导购x j,我劝你赶紧把项链抢下来,你身边的这jia huo,当初就是个吃软饭的废物,他可买不起这么贵的吊坠,万一一会跑了,这十几万的东西,可就是你的责任了。”

导购x j脸色微微一变,仍然对沈默礼貌笑道:“先生,如果您有购买意向,就到这边付一下钱吧。”

“没问题!”沈默点点头,跟随导购走向前台。

杨琳心中有些忐忑,难道这废物真的有钱了?

可如果他有本事赚钱,为什么还会被苏家扫地出门?

沈默走到前台,伸手翻了翻衣兜,里面空空如也。

紧接着,他摸向裤兜,依旧什么都没有。

直到此时他才想起,他把钱包丢在酒店了,一时间尴尬的站在原地。

看到这一幕,导购x j脸上职业化的笑容渐渐凝固。

原本忐忑的杨琳,此刻笑的前仰后合,丝毫没有形象。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这废物根本就买不起这里的东西!”

导购x j耐着忄生子问道:“先生,可以付钱了吗?”

沈默尴尬道:“不好意思,我忘记带钱了。”

杨琳冷声道:“沈默,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骗人! 当初欺骗了婉瑜,如今又来欺骗这位姑娘,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廉耻之心?”

沈默瞥了她一眼,扭头看向秦梦浅,眼中带着一丝歉意。

杨琳把手伸到苏婉瑜跟前,鄙夷道:“姑娘,你看到了,你这废物男友根本买不起这串吊坠,你还是摘下来给我吧!”

沈默拿出手机,刚要打电话让兰万成送钱,秦梦浅忽然几步来到他跟前,纤细的手指指着他鼻子,眼眶通红。

“你这个渣男,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沈默,我告诉你,我们结束了!”

沈默一个头两个大,一脸无语之色,这又是闹哪样?

“我没说不给你买啊!”

杨琳冷笑道:“买?你用什么买?穷比,刘哥随随便便谈个项目,赚的钱都是你一辈子都见不到的数字。”

秦梦浅哭的梨花带雨,抬头委屈巴巴的看着杨琳身边的男子,小声道:“刘哥,这位姐姐说的是真的吗?”

那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刘哥’望着秦梦浅水汪汪的大眼睛,那和绝美的容颜,一阵心神荡漾。

听秦梦浅这么问,顿时挺直了腰杆,风轻云淡道:“鄙人刘全,是一家上市集团的分公司总经理,这吊坠的价格,也就相当于我谈两个项目的分红吧。”

秦梦浅恋恋不舍的攥着吊坠,低声道:“刘哥,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吊坠,可是……我男朋友买不起。”

刘全一听,心生可怜,心思也随之开始活络起来。

十几万,对他而言不算少,也不算很多。

要是能换来眼前这个绝世美人的青睐,那就是血赚啊。

想到这里,刘全心中豪气云干,干脆大手一挥,对导购吩咐道:“这吊坠,就当我送给这位美丽的姑娘了,你再给我拿另外一条吧。”

说着,刘全鄙夷的看了一眼沈默,语重心长道:“姑娘,这种穷比根本就配不上你,你甩了他,绝对是明智的选择。”

他看向沈默,正对上沈默有些怜悯的目光。

“这傻子,怎么当上总经理的?”沈默心中暗暗感慨。

很快,导购拿来另外一条吊坠递给杨琳,杨琳带在脖子上,看了一眼秦梦浅,心中不由妒火中烧。

同样的吊坠,带在她和苏婉瑜脖子上,效果简直就如同丑小鸭和白天鹅。

刘全心里狂喜,赚大了,这下赚大了。

秦梦浅擦了擦眼泪,取下吊坠拿在手里,玩味道:“刘哥,这吊坠现在是我的了吧?”

“当然是你的!”刘全肯定道。

秦梦浅把玩着吊坠,不由感叹,“这吊坠真好看。”

“当然。”刘全痴痴的看着她,补充道:“戴在你身上最好看。”

然而下一秒,秦梦浅脸上笑容尽数散去,随手将吊坠抛进了垃圾桶,俏脸上满是遗憾。

“吊坠是个好吊坠,可惜,送的人是个垃圾!”

 

项链化作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被丢进了垃圾桶里。

店里所有人都惊呆了。

唯有沈默,眼里闪过一丝宠溺,哑然失笑。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种结局。

杨琳原本还准备破口大骂秦梦浅是狐狸j ing,见到这一幕,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秦梦浅咯咯笑道:“这位大婶,看来你的刘哥也不是很在意你嘛。”

一听说‘大婶’这个称呼,杨琳瞬间暴走,原本还能凑合看的脸,扭曲在了一起。

“那又如何?小贱人,刘哥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得罪了刘哥,你以为沈默这个废物能保住你吗?”

刘全心中早已翻江倒海,双目几欲喷出火来。

他盯着秦梦浅,一字一顿冰冷道:“臭娘们,敢耍我刘全,你玩儿过火了!”

秦梦浅脸上笑容愈发灿烂,蓦然,她毫无征兆的扬起脚,直奔刘全踢去。

尖锐高跟鞋带着一阵破空声,下一秒,刘全口中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望着满地打滚的刘全,店里一干男忄生皆是脊背发寒。

如果得不到治愈,刘全这算是完了。

众人望着秦梦浅,心中竟升起一丝敬畏。

这女人,惹不起。

秦梦浅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声音却如同寒冬腊月般,让人不寒而栗。

“敢惹我沈默哥哥,姑n ain ai就敢取你狗命。”

杨琳一把扑在刘全身上,嚎啕大哭,仿佛死了爹妈一样难受。

她虽然无脑,可也清楚,刘全之所以和她在一起,就是图一个痛快。

要是被秦梦浅给废了,她也就没什么用了。

刘全一把推开杨琳,红着眼吼道:“给我表哥打电话,我要报仇,我要弄死这个贱人!”

杨琳急忙拿出刘全手机,刘全一把抢过,忍着剧痛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刘全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表哥,我被人废了,你快来时代商场找我,帮我报仇啊!”

报上详细地址之后,刘全恨恨的看着秦梦浅,咬牙切齿道:“臭娘们,有本事你们别走,老子今天要让人活活办死你。”

“怕你不来!”秦梦浅居高临下望着刘全,宛若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

……

商场另一边,万桦放下手机,对苏婉瑜两人歉然道:“我表弟出了点事儿,我得过去一趟,你们要不要一起?”

“好啊!”苏雅欣然应允。

苏婉瑜情绪不高,摇头道:“你们去吧,我有些累了,先回家了。”

说罢,径直离去。

苏雅想了想,干笑道:“万少,那我也不去了,您自己注意安全!”

万桦也不挽留两人,目送着苏家姐妹离去后,转过身,眼神已是一片冰冷。

“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万桦的表弟!”

……

几分钟后,万桦找到了那家首饰店,推门而入。

刘全一看到万桦,仿佛见了亲爹,急忙道:“表哥,你总算来了,就是这个臭娘们,他想断了我们刘家的后啊!”

万桦转头看去,当看到那两张熟悉的脸时,眼神更加冰冷。

与此同时,沈默和秦梦浅也看到了万桦。

沈默淡淡道:“万少,我们还真是有缘分。”

沈默不说话还好,一开口,万桦就怒火中烧,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他伸手指了指刘全,冷声道:“这是谁干的?”

“是我!有问题吗?”秦梦浅懒洋洋道。

一听秦梦浅承认,万桦残忍的笑了。

紧接着,门外走进来几个壮硕的大汉,清一色的黑色背心,一身爆炸的肌肉。

看到这几人进来,先前的导购吓得花容失色,不过仍旧鼓起勇气挡在几名大汉前面。

“几位先生,我们店里不允许斗殴,请你们出去!”

“滚开!”万桦抬起一脚,踹在女孩肚子上,随后冷冷吩咐道:“把这对狗男女给我带出去!”

几名大汉一拥而上,直奔沈默和秦梦浅。

刘全嘴角已经露出了快意的笑容,似乎看到了沈默和秦梦浅被打的半残的模样。

当下,他急忙喊道:“你们别把那个女人打坏了,老子要亲自找她报仇!”

沈默眼中一片寒潭,面不改色站在原地,一股狂躁的气息在他体内游走。

一旦爆发,便是天崩地裂。

听到刘全的话,几名大汉几乎同一时间将目标对准了沈默。

四五只拳头带着破空声直奔沈默脑门。

沈默眼帘微垂,缓缓抬起手臂,那双干瘦的手中,蕴含着千钧重力。

“住手!”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门外忽然传来一声低喝。

几名大汉下意识的停下动作,和万桦一起转头看向门外。

沈默同时也放下手臂,若无其事的样子。

门外,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脸上带着一丝苍白的病态,缓步走进首饰店。

万桦见到来人,脸色微微变化,咬了咬牙,低声道:“李少,我知道这是你的地盘,但我没有针对李家,只想带走这两个人。”

病态青年抬头,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看了万桦一眼,并未开口,径直朝着沈默走去。

万桦脸上有些挂不住,再度咬牙道:“李少,这两个人,今天我必须带走,你给我两分钟时间,如果打坏了店里的东西,我双倍赔偿!”

青年顿住脚步,声音有些沙哑道:“万桦,在我的地盘,动我的客人,还想让我袖手旁观,是不是这几年,我对你们太仁慈了?”

随着李轩话音落地,明明是深秋时节,万桦额头上却多了一丝细密的汗珠。

万家怕李家吗?或许不怕,万家也是准一流的家族,面对李家,双方谁也不会得罪死谁。

可万桦却害怕李轩。

准确的说,苏城的纨绔,就没有一个人不惧怕李轩。

“滚!”

李轩冷冷吐出一个字,将万桦心中的怒火彻底浇灭。

万桦咬着牙,望着沈默,寒声道:“今天算你运气不错,下次,我一定会废了你!”

“我们走!”

几名大汉急忙扛起刘全,跟上万桦。

杨琳怨毒的看了一眼沈默,也赶忙离去。

没了刘全这个靠山,她什么都不是。

一行人,来得快,去的也快,首饰店里,终于归于平静。

沈默望向李轩,淡笑道:“多谢!”

“不必!”李轩咳嗽一声,淡淡道:“即便没有我,堂堂风华集团的少东家,还会惧怕区区一个万桦不成?”

沈默也不意外,这一整个商场,都是李家的产业。

李轩作为李松杨的儿子,要是不知道他的身份,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小梦,走吧!”沈默拉着秦梦浅,转身向门外走去。

“等一下!”李轩再度开口。

沈默回头,看到一只苍白枯瘦的手,拿着一张烫金的卡片,卡片上,只有一个龙飞凤舞的‘李’字。

“这是李家的至尊会员卡,拿着这张卡,你可以到任何一ch u李家的产业,免费拿走价值五百万的东西。”李轩道。

沈默犹豫,这份礼,有些重了。

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李轩温和一笑道:“沈兄,在苏城,没有人能拒绝李轩,我相信,你也不会的!”

说罢,李轩直接将卡丢给沈默,径直离去。

沈默随手夹住会员卡,盯着李轩干瘦的背影,再次失笑。

“看来,苏城也不尽是些无聊的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