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归去时丧家之犬,归来时龙腾九天\赘婿之王沈默苏婉瑜

2020-11-12 22:17:41美文铺子
归去时丧家之犬,归来时龙腾九天\赘婿之王沈默苏婉瑜
翌日,沈默早早来到楼下。从六岁那年开始,有一样习惯,他一直没有丢掉。那就是晨悟。在苏家三年,哪怕他过得再苦,也始终如一的
归去时丧家之犬,归来时龙腾九天\赘婿之王沈默苏婉瑜
 

翌日,沈默早早来到楼下。

从六岁那年开始,有一样习惯,他一直没有丢掉。

那就是晨悟。

在苏家三年,哪怕他过得再苦,也始终如一的坚持。

酒店后方,有一个巨大的公园。

沈默找了块干净的地方,缓缓闭上眼睛。

顿时间,四周的景物在他脑海里变得格外清晰,甚至比肉眼看到还要真切。

清晨的太初之气渐渐在他周遭汇聚,又在他体内四下游走。

呼!

足足一个小时过后,沈默呼出一口胸中浊气,豁然睁开眼。

他那双深邃的眸子里,仿佛有着电光萦绕,夺人心魄。

若是有高人在此参悟,一定会惊掉下巴。

因为沈默这种高深的修炼状态,是无数武道之人用尽一生也无法掌握的。

而沈默年纪轻轻,便已经收放自如。

早在十五年前,八岁的他,已经被誉为沈家百年不出世的绝顶武道天才,更是整个沈家迈入顶级世家的希望。

然而,天才往往命运多舛。

在他长到八岁那年,一个风雪交加的晚上,母亲将他哄睡之后离去,之后便传来失踪的消息。

半月后,他父亲安排完了后事,出去寻找,同样杳无音讯。

原以为只是一次短短的离别,谁知却从此成为了孤儿。

那一年,他的天赋渐渐消失,一夜之间,从沈家最耀眼的希望,成为了废人。

他被关在沈家别院,十年幽禁,锻炼出了远超常人的惊人毅力。

一直到四年前那场大火,他终于明白,这一切,都不过是个早已设计好的Y谋罢了。

摇了摇头,沈默整理了一下,目光遥望着北方,轻声呢喃。

“二叔,你大概做梦也想不到,我沈默活着走出了帝都,而且,已经拿回了属于我的天赋吧!”

“现在,我已经在期待我们重逢的那天了。”

“你夺走我的一切,我一定会亲手加倍的拿回来!”

沈默起身,身上的骨骼发出一阵爆豆般的脆响。

那块被他握在手中的青石块,在瞬间化作齑粉。

一挥手,随风飘散。

……

“公子,大x j抵达苏城机场了。”

身后,兰万城快步走了过来。

沈默一拍脑门,急忙将手机开机,当看到那九十九加的未接来电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已经能想象到秦梦浅在苏城机场跳脚的场景了。

“那你还等我做什么,快去接她啊!”沈默回头没好气道。

兰万城哭丧着脸,无奈道: “公子,大x j说,十分钟内看不到你出现,她就随便跟别人走了。”

沈默二话不说,一溜烟朝公园外跑去。

兰万城早已备好车,两人全速赶往苏城机场。

十分钟的车程,硬生生被兰万城缩短了三分之一。

两人下了车,逆着人流快步走进机场。

走了没几步,兰万城拉住沈默,冲着候机大厅方向努了努嘴。

候机大厅里,围了一群人。

人群中,一个模样娇俏的女孩,正在和几名油腻中年男打牌。

女孩一身浅蓝色背带裤,头戴一顶鸭舌帽,口中叼着一根棒棒糖,此刻她面前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现金,钱包,手表,腰带……

“开!”

女孩猛地翻开扑克牌,欢呼雀跃道:“欧耶!又是我赢,快快快,把值钱的都给我交出来。”

其中一名油腻男哭丧着脸,哀求道:“小妹妹,值钱的都被你赢走了,不赌了行吗?”

另外几人也连忙附和。

“是啊,就剩下一条裤子了,姑娘,饶了我们吧!”

“姑n ain ai,我们不调戏你了,给我们留条裤子吧。”

“……”

女孩眨了眨眼,妩媚道:“几位大哥,你们真的不想看我跳钢管舞了吗?只要赢我一次,我就可以满足你们呢!”

这话一出,几个油腻男面面相觑,神色间再度浮现出犹豫之色。

眼前的女孩,真如仙子下凡,完美的无可挑剔。

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

要是能一亲芳泽,就算让他们少活十年也愿意。

见他们犹豫,女孩抛了个媚眼,风情万种的笑道:“要是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什么房产证之类的也可以,我很容易满足的。”

“秦梦浅!”

沈默终于忍无可忍,黑着脸喊了一句。

兰万城则是同情的看着那几个油腻男,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据他所知,秦梦浅自打认识扑克牌这种东西开始,从来没有赌输过一次。

当年他不信邪,足足输了公司百分之五的干股出去。

说起来,都是血泪史。

秦梦浅见到沈默,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收起媚态,将面前的手表钱包一股脑扫进怀里。

这才抬头,讪讪一笑,吞吞吐吐道:“你……你来这么快做什么。”

“我再不来,你就被抓走了,你知不知道,db是犯法的?”沈默没好气道。

秦梦浅吐了吐舌头,瞥了眼几个苦*油腻男,不忿道:“谁让他们想占我便宜,人家就是教训他们一下嘛。”

沈默捂着额头,沉声道:“跟我走!”

“好滴吧!”秦梦浅低头对着手指,一脸委屈巴巴的模样。

沈默原本还想训斥她几句,看到这里,胸腔里的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

当下,只能摆摆手无奈道:“行了,下不为例!”

“好的!”

秦梦浅立马挽起沈默胳膊,甜甜笑道:“几位大哥,你们听到了啊,我男朋友不让我和你们一起玩,你们要是不满意,就找他的麻烦吧。”

几名中年男对视一眼,下一秒,纷纷落荒而逃。

兰万城盯着几人背影,低声道:“公子,这几人调戏大x j,要不要……”

“算了,几个有贼心没贼胆的jia huo罢了。”沈默摆摆手。

三人走出去机场,一路回到酒店。

……

回到套房,沈默还没等坐下喝口水,秦梦浅踢掉两只鞋子,跳上了柔软的大床。

接着,又幽幽道:“我在国外辛辛苦苦给你打拼家业,你在这儿倒是安逸。”

沈默瞪了她一眼,这才想起问话。

“你来苏城做什么?”

“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啊。”秦梦浅嘻嘻笑道。

沈默黑着脸,道:“我回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老爷子的忌日,至于另外一个……”

说到这里,沈默眼中掠过一抹杀机,这才缓缓道:“这么多年,沈家为了追杀我,爪牙遍布天下,如今,也是时候为他们修剪一下了。”

下午时分。

沈默吃过午饭,回到套房。

秦梦浅摆弄着机场赢来的物件,一边摆弄,一边品头论足。

“这手表不错,劳力士的,应该值点钱。”

“钱包也还可以,里面还有点现金。”

“这腰带……扔了吧!”

沈默心累,无语道:“姑n ain ai,你都霸占我房间一上午了。”

秦梦浅恍若未闻,抬头看了眼沈默,嘻嘻笑道:“你来的正好,我没带换季衣服,一会带我去逛商场好不好?”

一边说着,她丢下手里乱七八糟的物件,光着脚丫跑了过来。

来到沈默跟前,轻轻摇晃着他的手臂,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

沈默本想推脱给兰万城,但一想到上午机场的事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秦梦浅撒起野来,兰万城根本没有招架之力,到时候还得叫他。

两人迅速换了一身衣服,结伴出了门。

……

走进商场,秦梦浅掰着手指认真数了数,吐着舌头道:“算算时间,我上次回国,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了。”

“你上次回来做什么?”沈默好奇问道。

“工作呗!”秦梦浅白了他一眼,颇为自豪道:“本姑娘从十四岁就开始走南闯北,风华集团能有今天,最少也有我一半功劳。”

沈默听着,心里泛起一丝淡淡的酸楚。

两人的父母,几乎是一起失踪的,秦梦浅从小被寄养在国外。

在他还在被沈家幽禁的时候,秦梦浅已经开始为他打拼基业了。

两人有着相同的命运,或许,这就是他们能够选择对方相依为命的原因。

沉默片刻,沈默低声道:“小梦,谢谢你!”

秦梦浅翻了翻眼皮,没好气道:“那么煽情干嘛?真感谢我,就给我一个爱的抱抱吧。”

说完,张开手臂,挑衅的看着沈默。

沈默一愣,指了指脚下,下意识道:“在这里?”

“不然呢?”秦梦浅反问,嫌弃道:“你不愿意就算了。”

沈默沉默了一下,下一刻,同样张开双手,将秦梦浅拥入怀中。

这一刻,两人心跳都不由自主有些加快。

正在这时,前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婉瑜,苏爷爷三周年的祭日,周姨已经完全交给我来co办,你就放心吧,祭日当天,我一定让苏爷爷风风光光的。”

“万少,你对婉瑜的心,可真是让人羡慕啊!什么事都愿意为她去做,婉瑜,你说是不是?”

……

沈默循声望去,只见前方不远ch u,万桦带着苏婉瑜和苏雅两姐妹,正在商场里闲逛。

苏婉瑜目光漫不经心的游离四周,忽然看到商场中拥抱的那一对身影,不由得愣在原地。

紧接着,目光有些复杂,俏脸布满寒霜。

两人目光对接,沈默松开秦梦浅,随口道:“你也在啊。”

苏婉瑜皱了皱眉,淡淡道:“不可以吗?”

沈默耸了耸肩,不再开口。

秦梦浅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当看到苏婉瑜那张完全不输自己的容颜时,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

“要是没认错,你就是苏婉瑜吧?没想到,你比照片上还要漂亮一些。”

她在国外的时候,就把苏婉瑜包括整个苏家都调查了一遍,所以此刻,一眼就能认出来。

“不错!”苏婉瑜淡淡回应。

两人隔空对望,这一刻,商场里的空气似乎也凝结了。

沈默拉了拉秦梦浅,道:“小梦,走了!”

“你急什么?”秦梦浅白了他一眼,淡淡道:“早就听说你这位前妻才貌双绝,名动苏城,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你也不说给我介绍一下。”

“我没兴趣认识你。”苏婉瑜平淡道。

一直以来,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她都有绝对的信心不输于别人。

直到今日见到秦梦浅,她竟然有种想要逃避的冲动。

“沈默,你还真是Y魂不散啊。”

苏雅有些鄙夷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她和万桦两人并肩走到苏婉瑜身边。

到了近前,苏雅再度趾高气昂道:“我爸吩咐约兰总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还没说。”沈默随口敷衍道。

苏雅冷笑不已,讽刺道:“果然是个废物,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此时,万桦见到秦梦浅,眼底闪过一抹惊艳。

随后便是一阵没来由的妒忌。

明明他的家世、背景,都远远超过沈默。

可偏偏桃花运,远远不如沈默。

想起自己昨天当着苏婉瑜的面被大伯抽了一巴掌,万桦眼神再度变得Y翳。

这笔账,他全部算在了沈默头上。

万桦冷冷道:“你还真是恬不知耻,一月之期还没到,就迫不及待又找了个女人。”

苏雅眼珠一转,忽然望着秦梦浅笑道:“x j,你应该不知道,你身边这个男人还没正式离婚吧?”

“我知道啊!”秦梦浅歪着头道。

苏雅冷笑道:“这么说,你是故意要当小三了?”

秦梦浅忽然笑了,笑容格外灿烂,她亲昵的挽着沈默手臂,诚恳道:“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们苏家,谢谢你们不珍惜他,才让我有机会做他的妻子,你们真是好人啊。”

“不要脸!”苏雅冷冷骂了一句。

“小雅!”苏婉瑜轻轻叫了一声,摇摇头,示意让她别再说了。

苏雅看了一眼万桦,再度Y阳怪气道:“这几天,万少为了爷爷的祭日劳心劳力,不光亲自主持大局,还邀请了不少名流,想起某个废物在我们家的时候,我们苏家可没这么风光过。”

沈默面色平静,淡淡笑道:“那还真是要恭喜你们。”

说完,他拉着秦梦浅,转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

正在这时,苏婉瑜出声叫住了他。

沈默回头望去,“还有事吗?”

苏婉瑜顿了一下,冷淡道:“我可以不管你找别的女人,但这一个月内,你还是我的丈夫,我希望爷爷祭日当天,你能和我一起祭拜他。”

说完,似乎担心沈默拒绝,她又补充道:“你应该知道,如果爷爷看不到你,他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

“我知道了,祭日当天,我会去的!”

沈默丢下一句,拉着秦梦浅,径自离去。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苏婉瑜脸上的冰霜渐渐融化,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迷惘。

不知为何,就在刚刚,第一眼看到沈默和秦梦浅相拥时,她感觉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东西,心底空落落的。

“是因为……还没有离婚吗?”

她不知道,也找不出一个答案。

沈默离开后,万桦眼中Y翳尽去,脸上重新浮现温柔的笑容。

“婉瑜,给苏爷爷的祭品,买的差不多了,我去给你买个包吧。”

“不用了,我随便逛逛。”苏婉瑜心不在焉的摇头,率先向前走去。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