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入赘三年,一朝放逐;时隔经年,苏城再掀风云涌动/沈默苏婉瑜免费阅读无广告

2020-11-12 22:16:39美文铺子
入赘三年,一朝放逐;时隔经年,苏城再掀风云涌动/沈默苏婉瑜免费阅读无广告夜晚七点,华灯初上。沈默站在一楼的化妆间,换上一身行头,整个人气质瞬间产生蜕变。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棱
入赘三年,一朝放逐;时隔经年,苏城再掀风云涌动/沈默苏婉瑜免费阅读无广告

夜晚七点,华灯初上。

沈默站在一楼的化妆间,换上一身行头,整个人气质瞬间产生蜕变。

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棱角分明的五官,深邃的眼中,仿佛藏有星辰大海。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兰万城在他身后,甚至不敢直视镜子里沈默的眼睛。

“万城,你先去吧,我随后就到!”沈默整理着衣领,随口道。

“是,公子!”兰万城点头告退。

今晚的私宴,设在顶楼的天字包房,乃是皇朝酒店乃至整个苏城最有规格的包房。

沈默穿戴整洁,径直出了门。

……

此时大厅门口,一辆红色宝马停在门口, 万桦和苏家人鱼贯走进酒店。

周静走在最前头,满脸都是自豪。

“万少,这皇朝酒店可不便宜,今天你可是要破费了啊。”

万桦摆摆手,颇为谦卑道:“周姨,我今晚定的是地字包房,规格虽然不比天字包房,但也是苏城数得着的,等改天我拿到我大伯的白金卡,我带你们去天字包房享受一顿。”

此时,沈默刚走出化妆间,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由顿住脚步向门口望去。

当看到万桦和苏家人时,沈默心中不禁暗暗感叹,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小。

不想遇到的人,走到哪里都能遇到。

“哎呦,这不是沈默么?”

苏家人群中,一道娇滴滴的声音适时响起。

看到这女人,沈默眉头微皱。

此人,正是苏家最小的女儿,苏雅,也是当初陷害他离开苏家的人。

苏雅话音未落,苏家人都看向了沈默。

周静脸上的笑容瞬间转换成厌恶,扇着鼻子道:“你怎么跟个苍蝇一样,走到哪里都能遇到,真是晦气!”

周静嘴上这么说着,当看到沈默今晚的形象,她心里还是不免咯噔一下。

从前她倒是没发现,这废物打扮打扮竟然还能凑合看看。

苏家人纷纷跟在她身后,一行人jr电梯。

一时间,原本宽敞的电梯,显得有些狭窄。

见沈默站在按钮旁,周静命令道:“给我按十楼,去地字包房!”

沈默也不废话,直接按下十楼。

当然,他不是顺从周静的话,酒店的天字包房和地字包房都在十楼。

周静见沈默这么听话,愈发趾高气昂,斜眼看着沈默。

“废物,据我所知,皇朝酒店的十楼只有包房,你上去做什么?”

“有人请我上去。”沈默耸耸肩道。

这话一出,苏家人全都笑了,

万桦更是满脸讽刺,鄙夷道:“谁会请你一个当初吃软饭的jia huo去地字包房吃饭?除非他脑子有病。”

沈默顿了顿, 轻笑道:“或许有病吧!”

据兰万城汇报,今晚邀请他的人中,有万家的家主。

很快,几句话的功夫,电梯停在十楼,苏家人鱼贯走出电梯,沈默落在最后。

站在走廊里,周静再度看向沈默,笑眯眯道:“废物,你说有人请你,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进得去地字包房。”

“我不去地字包房。”沈默平淡道。

这话一出,苏家人顿时哄笑开来。

苏婉瑜皱了皱眉,把头偏向一边,不想再看沈默的窘迫。

不管怎么说,两人如今还没有完全离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默的窘迫,就是她的难堪。

周静笑的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道:“沈默啊沈默!像你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人,我见得多了,你就是一坨烂泥,就算暂时靠上了风华集团,也一样扶不上墙!”

“周姨,不要再理会这个废物了,进包房点东西吧。”万桦摇摇头,懒得再搭理沈默。

沈默这种级别的对手,偶尔给他逗逗乐子还行,他连踩死沈默的兴趣都没有。

周静还想再嘲讽几句,但苏安却挥手制止了。

苏安低声道:“我们现在还要指望这废物牵上兰总这条线,等利用完了他,再把他一脚踩死不迟。”

周静点点头,这才作罢。

沈默将一切听在耳中,眼底闪过一抹冷冽,面色依旧如常,转头朝走廊另一边走去。

苏雅惊声道:“他要做什么?那边不是天字包房吗?”

“当然是找楼梯下去了,不然你以为他要从十楼跳出去吗?”万桦失声笑道。

他刚说完,沈默脚步忽然停在一间天字包房前,伸手敲了敲门。

一瞬间,走廊里变得死寂,苏家人连同万桦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紧接着,更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间天字包房紧闭的门,徐徐从里面打开,沈默大步走了进去。

门,再度闭合,切断了苏家人的视线。

周静失声叫道:“这不可能,天字包房的白金卡,整个苏城才不到二十张,这废物怎么可能进得去。”

苏家众人,纷纷皱眉不已。

苏安眼睛都有些红了,他作为苏家家主,辛辛苦苦把持苏家这么久,都没去过一次天字包房。

这样说来,他岂不是连沈默这个废物都不如了?

万桦咬了咬牙,道:“这废物一定使了什么手段,才混进包房,我们先点餐,点完去拆穿他!”

……

沈默jr包房,兰万城早已等候多时。

在他身边,还有三个中年男子,皆是气场过人,显然也是长期身居高位。

桌子上摆着j ing致的菜肴美酒,四人谁也没动一下。

兰万城连忙起身,恭声道:“公子,您来了。”

另外三人闻言,纷纷起身,友好的伸出手。

同时,三人不停上下打量着沈默,这个无比低调,却身价万千的青年。

沈默一一和三人握手,兰万城在一旁介绍道:“老板,这三位分别来自陈家,李家和万家,三个家族,都是苏城首屈一指的存在。”

握手途中,沈默看向万家家主,好奇道:“不知万家主可否认识万桦?”

万家家主万洪涛满脸堆笑道:“是我侄儿,公子知道他?”

沈默松开手,淡淡道:“见过几面,算不上认识。”

万洪涛心里咯噔一声,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

一旁,陈、李两家家主同时沉默,心里暗暗幸灾乐祸。

恐怕这位少东家,和万桦不和。

万桦是什么货色,平日里两人也有所耳闻,得罪一些不该得罪的人,那简直再正常不过。

此番风华集团携巨资强势入驻苏城,苏城大大小小的家族都想与之合作,从中分一杯羹。

这个时候惹得这位少东家反感,那无异于将到嘴的肥肉往外推。

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选择了观望。

万家家主额头上已经可见一层细密的冷汗。

好在,沈默没有继续说下去,聊起了苏城的大小事物。

万洪涛几次举杯,沈默都是浅浅回应,这更坐实了万洪涛心中的想法。

咬了咬牙,万洪涛再次举起杯,诚恳道:“公子,万家虽然不大,却也枝繁叶茂,出几个顽劣子弟在所难免,如果万桦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公子,那我代他向您赔罪!”

说完,万洪涛举起杯,仰头喝尽。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沈默点点头,摇头笑道:“万家主多虑了。”

然而,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包房的门猛地被人推开。

紧接着,门口响起万桦高高在上的声音。

“沈默,你这废物赶快给我滚出来,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
 

万桦刚说完,包房里,死一般的安静。

万洪涛老脸抽搐着,已是面无血色。

这一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完了,全完了。

陈、李两家家主,不由同情的看了一眼万洪涛,同时也不禁暗暗庆幸。

多亏了他们两家没有这么坑的后辈,不然再大的家业,也禁不住这样的祸害。

万桦看到万洪涛,同样愣住了。

再往旁边一看,陈家家主,李家家主,这两位平日里难得一见的苏城巨鳄,竟然也在包房。

当看到缓缓转过头的兰万城时,万桦和苏家人猛然如遭雷击。

看到这里,万桦要是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那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他大伯以及另外两位家主,正在和兰总谈合作。

可是,他想不明白,这么重要的一次谈话,沈默一个小小的司机哪儿来的资格旁听。

要知道,这间包房里谈话的内容,随便放出去一句,都足以引起苏城的剧烈动荡。

“大……大伯,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您在这里啊。”万桦急忙辩解道。

他知道,自己今天惹了大祸,如果不妥善解决,后果不是他一个人能承受的。

万洪涛脸色由白转青,片刻后又涨得通红,活像是戏曲里变脸的。

一旁的陈家家主,和李家家主,脸色也是无比难看。

“你给我滚!立刻滚!我没有你这样的侄子。”

万洪涛咆哮一声,上前一巴掌抽在万桦脸上,自己也剧烈咳嗽起来。

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整个包房。

万桦捂着脸,整个人都懵了。

一旁的苏家众人,此时更是噤若寒蝉。

面对万洪涛这种级别的人物暴怒,苏安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万桦看了一眼沈默,眼中满是刻骨的恨意。

如果说他之前还不想和沈默较真的话,那么现在,他一度想亲手剁了沈默。

要不是这个废物大摇大摆jr包房,他也不会冒失的闯进来,这样最疼爱他的大伯也不会当众打他的脸了。

直到现在,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连沈默这种废物都可以坐在包房里,可他堂堂万家大少却不可以。

可惜,他没机会再想了。

不等他再开口,包房的门再度合上,将他和苏家人关在门外。

经过这样一个小c ha曲,苏家人回到包房,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一旦万洪涛迁怒苏家,就是十个苏家,也不够万洪涛报复的。

……

包房里,响起一阵舒缓的音乐。

沈默拿起手机,歉然道:“不好意思,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去接个电话!”

说完,沈默径直走出包房,接通电话。

“什么事儿?”

电话里传来一道幽怨的女声,“你都走了这么久,也不给我报个平安,我只好飞到你身边去咯!”

沈默捂着额头,没好气道:“秦梦浅,你又想做什么?”

“我要上飞机了,帝都时间八点准时抵达苏城,明天别忘了来接我呦。”

说完,电话里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娇笑。

沈默挂断电话,不由苦笑起来。

秦梦浅,是他父亲的故友之后,一直被寄养在海外,和兰万成一起帮忙打理风华集团。

直到一年前,沈默找到两人,他父亲一手建立的风华集团才算是正式迎来了少主人。

两人不是兄妹,却胜似兄妹。

原本这次来苏城投资,沈默并不打算带上秦梦浅。

可话说回来,这女人向来独特例行,他还真没法管。

叹了口气,沈默转身朝楼下走去。

几分钟后,沈默斜靠在酒店门前的栏杆上,点燃一支烟。

感受着阵阵凉风拂面,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公子?”

忽然,他耳边响起一道惊喜的声音。

沈默回头看去,赫然看到陈、李两家家主正快步走来。

两人脸上带着一抹喜悦, 等到了近前,沈默掏出烟,一人分了一支。

两位家主急忙点燃,三个跺一跺脚,苏城都要为之颤抖的巨鳄,此刻聚在一起,像是小混混一般叼着烟,吞云吐雾。

这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

陈家家主陈yue林低声道:“公子,要是我没猜错,您应该就是当初被苏家扫地出门的那个赘婿吧?”

沈默也不否认,风轻云淡的笑了笑。

见沈默承认,饶是陈yue林两人早就知道,此刻也不免有些肝颤。

这么一尊活财神,活生生被苏家一个九流小家族给*走了。

陈yue林摇头感慨:“瞎啊!”

“真瞎啊!”

李家家主李松杨也感叹道:“当年苏老爷子,是何等的睿智英明,可到了后辈,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说到这里,两人对视一眼,陈yue林低声问道:“公子,要不要我们敲打敲打苏家?”

“多谢好意。”

沈默摇摇头,道:“不过不必了,过几天就是老爷子的三周年忌日了,他救过我的命,我不想让他走了也不安生。”

陈yue林和李松杨皆是心思一动。

陈yue林当即笑道:“其实,我陈家当年也和苏老爷子有些故交,前两年他忌日,我没能抽空去祭奠一下,说来也是惭愧,刚好今年是三周年,说什么也要去祭拜一番。”

李松杨心里暗骂陈yue林这个老狐狸,也不甘示弱,同样附和道:“我年轻时,和苏老爷子一起喝茶下棋,也算是忘年之交,这忌日,我理应到场才是。”

沈默笑了笑,也不多说。

正在这时,酒店门前传来一阵嘈杂,三人停下谈话,同时回头看去。

这一看之下,陈yue林和李松杨面色当即变得有些古怪。

只见苏家众人正垂头丧气,从酒店里鱼贯走出。

双方相距不过十步,周静一眼便看到了沈默。

不过当她看到沈默身边的陈yue林和李松杨时,不敢太过放肆,堆着笑一路小跑过来。

“陈先生,李先生,二位还记得我吗?我是周家女儿啊,我结婚的时候,你们还来送过礼呢。”

陈yue林和李松杨同时点头。

周静面色一喜,随后转头看了一眼沈默,眼底浮现一抹厌恶。

“两位家主,我劝你们最好离身边这个人远一点,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入赘苏家,害死了老爷子还不够,还差点祸害了我们苏家两个女儿,他这种丧门星,谁沾上谁倒霉。”

陈、李两人脸色微变,不过在夜色下不是很明显,两人下意识的看向沈默。

沈默面色古井不波,如一潭死水。

低头看了看时间,沈默轻笑道:“二位家主,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潇洒转身,大步朝着酒店走去。

陈、李两人摇摇头,同样准备离开了。

可正在这时,周静再次拉住两人衣袖,贼兮兮道:“两位家主,你们听我一句劝,这个沈默,的确是个白眼狼,别看他在风华集团打工,你们可千万别被他迷惑了,重蹈我们苏家的覆辙。”

说到最后,周静一脸痛心疾首,仿佛吃了天大的亏。

渐渐的,她声音越来越小了。

因为她发现,陈yue林和李松杨正以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盯着她,眼里满是同情。

良久过后,李松杨意味深长道:“这么多年,苏家一直屈居苏城末流,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说完,他懒得再看周静的脸色,和陈yue林一起拂袖离去。

留下身后一群苏家人,彻底在风中凌乱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