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烈龙狂少小说/百年豪门,千年世家;十年幽闭,沈家别院烈火焚天

2020-11-12 22:13:11美文铺子
烈龙狂少小说/百年豪门,千年世家;十年幽闭,沈家别院烈火焚天再归来,旧人如故!海外,风华集团总部。顶层会议室。西方十大财团代表齐聚于此,恭敬地看着主位上的年轻人。沈默,风华集团
烈龙狂少小说/百年豪门,千年世家;十年幽闭,沈家别院烈火焚天

再归来,旧人如故!

海外,风华集团总部。

顶层会议室。

西方十大财团代表齐聚于此,恭敬地看着主位上的年轻人。

沈默,风华集团的主人。

一年前,他横空出世,带领着风华集团开疆拓土。

如今,风华集团已闻名海外,与十大财团均有商业合作,各国皇室无不以礼相待。

“尊敬的沈,这是梅耶酒庄的赠与合同,它每年能为您创造二百亿美金的财富,是我们的一点小心意,祝愿风华集团此去华夏一切顺利。”

“沈总,这是伊梭财团百分之十的股权让渡书,价值一百五十亿美元,伊梭永远是风华集团最忠诚的伙伴。”

“沈先生,佛洛特财团上个月收购的三块油田,将会转让给您,请务必收下。”

其他财团也纷纷送上厚礼,以表达自己的忠诚和祝愿。

“你们有心了,沈默在这里谢过诸位。”

沈默微微颔首,云淡风轻地摆了摆手,示意身边的副手收下礼物。

今天,是他准备回国的前夕。

十大财团前来送礼,一是为了给他践行,二是为了巩固合作关系。

其实对于这种一两百亿的小钱,他已经没什么概念了。

风华集团的生意遍布西方各国,总资产早就超过了千亿美元。

“万城,你说我这次回国,算不算是一种荣归故里?”

打点完十大财团的事,沈默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轻笑着向身边的男人问道。

兰万城,风华集团的副总裁,沈默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兰万城思索了片刻,恭敬地回答道:“只要老板愿意,整个苏城都会匍匐在您的脚下。”

沈默对兰万城的话不置可否,颇有些嘲弄地轻笑了一声,道:“不知道苏家届时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嘴脸。”

现在,他富可敌国,八方来贺。

可谁又能想到,一年前,他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废物赘婿?

当年,他本是京城豪门沈家的绝世天才。

然而八岁那年,他的父母却先后失踪。

随后他更是因遭大伯嫉恨,被设计谋害,从天才沦落为弃子。

从此,他被关在了沈家别院,十年幽禁。

四年前,别院离奇失火,奄奄一息的沈默被苏城苏家家主苏烈所救。

为报答苏烈,沈默答应他,替他的孙女苏婉瑜治病。

于是沈默跟随苏烈回了苏城,和苏婉瑜成婚,入赘苏家。

不久后,苏烈就染上肺癌去世,也把沈默身份的秘密带进了泥土里。

尽管苏家只是一个九流小家族。

可沈默在苏家,地位却比狗还不如。

入赘三年,苏婉瑜一家没有给过他一天好脸色。

丈母娘周静对他更是非打即骂。

不过沈默没有反抗过。

在他看来,他这条命是苏烈换回来的。

他一直默默忍受着。

同时,每日借着替苏婉瑜按*的理由,暗中给她治病。

他甚至想着,等结婚期满,苏婉瑜的病治好了,如果她不想离婚,他就帮苏家一把。

带领苏家成为苏城一流家族。

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人心。

一年前,苏家人ch u心积虑,设计陷害他。

他们让苏婉瑜的堂妹苏雅假装在泳池里溺水。

路过的沈默救起了苏雅,却被指强暴未遂。

苏家人没有给沈默解释的机会。

把他打个半死扔出了苏家。

第二天,丑闻传遍整个苏城。

本就背负废物盛名的沈默,更是成了过街老鼠。

谁都能去踩他一脚。

甚至,他想去车站买票离开苏城,也被人打了出来。

他被搞得灰头土脸,满身泥泞,浑身多ch u骨折。

最后几乎是爬着离开苏城的!

想起当时的狼狈,沈默的拳头不由得攥紧。

入赘三年,他自问没有半分对不起苏家。

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场!

他恨苏家人的绝情。

更恨自己的天真!

离开苏城后,他找到了兰万城,正式掌控父亲当年创立的风华集团。

用了一年的时间,成功崛起。

这一切,苏家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现在,风华集团即将以投资的名义入驻苏城。

当年的账,该清算了。

……

三天后。

苏城,皇朝酒店。

这里是苏城规格最高的酒店。

前几天被兰万城买了下来,作为沈默歇脚的地方。

也算是风华集团在苏城的第一家产业。

今晚,这里有一场酒会。

是来自苏城各大家族为风华集团准备的接风宴。

某总统套房中,沈默一身黑衣,目光深邃。

兰万城笔直地站在他身后,神情恭敬。

“老板,今晚这场酒会,乃是苏城总官何东远亲自组织的,他现在就在包房里等候您。”

“另外,各大家族都前来恳求见您一面,苏家也来了。”

“苏家么?”沈默嘴角浮现一丝冷笑,“何总官那边你去谈吧。苏家这么想见我,我便去会一会他们。”

来苏城投资的事宜,大多由兰万城负责,该怎么谈,兰万城都清楚,沈默并不担心。

倒是苏家的事,需要他亲自出面。

十楼大厅里,聚集着苏城的各大家族。

一众权贵,正在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这些人今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见一见这位风华集团的老板。

若是能搞好关系,那就再好不过了。

某角落里,苏家骨干成员围坐一桌。

苏家现任家主苏安一脸凝重:“今天参加酒会的机会,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你们都机灵点,在场的人都不是苏家能惹得起的。”

众人闻言,不禁收起了脸上的嬉笑,但听见苏安下一句话,又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若是能搭上风华集团这条线,我们苏家,就有望跻身苏城的顶流家族了!”

这时,有人低声说道:“要不是几年前,沈默那个废物糟蹋了苏家名声,我们的地位绝不至于如此。”

“就是,都怪那个废物,拖累了苏家发展,当年就应该送他去坐牢才对!”

“算了吧,这种日子就别提那窝囊废了!”

“对,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让人向风华集团的老板引荐一下苏家……”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来到了苏家一桌人的后面。

“呵,想搭上风华集团?就凭你们?”

突兀的声音响起。

苏家人抬眼望去,只见一名年轻人身穿黑衣,神情嘲弄。

“沈默!”

一名妇人惊叫出声,正是沈默的丈母娘,周静。

沈默目光平静,并不理会苏家人的惊愕。

他淡淡地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一道倩影上。

苏婉瑜,他朝夕相ch u三年的妻子。

一身浅蓝色的吊带礼服,绝美的面庞上,散发着清冷的气息,和周围的热闹格格不入。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苏婉瑜微微凝眸,两人目光相接,明明相距不到十步,却仿佛隔着一个光年。

沈默移开目光,耳畔又响起周静尖锐的声音。

“你这废物还敢回苏城?”

沈默轻笑:“我有何不敢?”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当年老爷子收留你,你却赖上了苏家,白吃白喝三年,还企图对自己的小姨子行禽兽之事!”

“苏家没把你送进监狱,已经仁至义尽,你现在又回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你还要不要脸?!”

“你是不是还对婉瑜不死心,想继续回我们家吃软饭?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还有,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吗?这是风华集团的接风酒会,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不管你是怎么混进来的,马上给我滚出去!”

周静这一顿臭骂,让人瞠目结舌。

这边的争吵引起了全场的注意,也有人认出了沈默,低声议论着。

沈默的脸色陡然一沉。

一年不见,沈默原以为周静会有些进步,如今看来,是他想多了。

苏家人,还是一样绝情!

见沈默不说话,周静冲门口喊道:“保安,保安!这里有个进来混吃混喝的,还到我们苏家跟前捣乱,快给我把他丢出去!”

沈默冷眼看着周静,心下暗叹。

我本良人,奈何孽生!

很快,几名保安闻讯赶来,把沈默围了起来。

“先生,请你出去。”

他们并不认识沈默,但苏家人他们是认得的。

看见沈默这有些寒酸的穿着,他们毫不动摇地选择相信周静。

“我是受邀来参加酒会的,为什么要出去?”

沈默声音不大,却传遍整个大厅。

几名保安不禁愣了一下,有些狐疑地看向周静。

而周静却是忍不住笑了。

“沈默,你当我们是傻子吗?谁会邀请你一个吃软饭的废物来参加酒会?”

“你们还不动手?这样不三不四的人都能混进来,一会风华集团的老总来了,看你们怎么交代!”

周静的话,让保安们恍然大悟,随后纷纷鄙夷的看着沈默。

敢情这就是当年苏家的废物赘婿啊!

沈默没有再说话,只是目光冷淡地看着他们。

机会,他给过,只可惜周静没有珍惜。

就在保安走近沈默的那一刻,门忽然开了。

兰万城和何东远并肩站在门口。

当看到这阵仗时,何东远脸色霎时一变:“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刚刚,他听到了一个让他无比震惊的消息,沈默就是风华集团最神秘的少东家。

此番前来苏城投资,也是沈默的决定,兰万城只是一个执行者。

而此刻,沈默被保安围起来了?

沈默还未开口,周静一路小跑过来,献媚似的笑道:“何总官,这废物也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我这就把他赶走,免得碍了您的眼。”

何东远神色剧变,血压直窜脑门,眼神Y沉的可怕。

周静见此一幕,急忙再度喝道:“沈默!你还在这里碍眼做什么?赶紧滚!”

何东远气的浑身颤抖,若不是多年身居高位的素养,他现在就想一巴掌抽在周静脸上。

为了拿到风华集团这个项目,他可谓是日日夜夜如履薄冰。

如今,总算拿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周静竟然要将人赶走。

天大的讽刺!

“何总官,这废物可不是我们请进来的啊,是他自己进来骗吃骗喝……”

“你给我住口!”何东远猛然爆喝,打断了周静的话。

兰万城看到这里,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神色瞬间转冷。

“何老哥,既然苏城不欢迎我风华集团,那我们先前的谈话,就当是玩笑吧!”

说罢,不等何东远反应过来,兰万城快步走过去拉着沈默,准备离去。

在兰万城拉着沈默,说出“风华集团”四个字的时候,全场已是死一般的静寂。

这废物,居然来自风华集团?

几名保安吓得直啰嗦,得罪了风华集团,他们的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苏家众人也是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何东远此时也顾不上脸面,急忙一个跨步拦在兰万城跟前,沉声道:“兰总留步!容我ch u理一下,再做决定不迟。”

兰万城当然不是真的要走,沈默没开口,他也只能做做样子。

何东远安抚了兰万城一句,转头目光冰冷的望着周静,一字一顿道:“从现在开始,这场酒会你不用参加了。”

周静瞪大眼睛,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散去,瞬间苍白没了血色。

沈默这废物居然和风华集团扯上了关系。

那么她先前的所作所为,岂不是故意将风华集团的投资往外推?

而且经此一事,苏家想要和风华集团合作,希望更加渺茫了。

想到这里,周静双腿都有些不受控制的发软。

“何总官,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您别赶我,我再也不说话了!”

周静知道,自己一旦从这里离开,苏家就彻底被孤立了。

别说风华集团,就是现在的合作伙伴,都未必能留得住。

何东远冷哼道:“你有胆量赶我的客人,就有本事承担后果,不送!”

周静面如死灰,事到如今,她知道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补救了。

想起之前沈默的话,周静肠子都悔青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更加巨大的愤恨。

如果不是沈默这个废物故意隐瞒身份,她怎么可能会落到这种地步。

“沈默,你很好!连我都敢害,算我们苏家白养你三年,养出了一个白眼狼!”

沈默摇摇头,平静道:“我给过你机会,可你没有珍惜。”

“我这次回来,是为了办正事,还有祭奠老爷子的,并不想回你苏家。”

“而且,我说我是受邀来参加酒会的,你可曾听进去了?”

“婉瑜,我们走!”

周静愤恨的看了一眼沈默,她知道,自己想要留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和沈默道歉。

那样,还不如杀了她干脆。

哪怕如今沈默身上打上了风华集团的标签,可在她眼里,仍然是当初那个吃软饭的废物。

苏婉瑜一言不发,起身跟上周静。

在路过沈默身边时,她脚步顿了一下,神色间浮现一抹挣扎。

片刻后,她略带歉意地看着沈默,轻声道:“对不起!”

说完,头也不回离去。

沈默嘴角勾起一抹苦涩,分别一年,没想到再见面,竟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没过一会,大厅里再度恢复了热闹。

酒会一直进行到很晚,有了之前的c ha曲,兰万城的态度也冷淡了许多,并未透漏任何计划。

至于沈默,则是早已被遗忘在了角落。

在众人看来,沈默还不值得他们主动结交。

离开时,沈默感觉自己兜里多了一张名片,那是何东远悄悄塞进来的。

……

周静和苏婉瑜走出酒店,周静回望着酒店上空,恨声道:“婉瑜,你说这个废物,怎么会和风华集团扯上关系?”

苏婉瑜裹了裹衣服,回望上空的酒店,轻轻摇头,脑中思绪万千。

才一年不见,他变了。

变得很陌生,也很强势,完全不是她认识的沈默。

“可惜,太晚了。”苏婉瑜苦涩的抿着嘴。

若是早在四年前,沈默就能如此强势,两人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这一切,都来的太晚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