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污小说片段言情阅读;林辛言宗景灏最新章节小说

2020-11-12 00:04:01美文铺子
污小说片段言情阅读;林辛言宗景灏最新章节小说林辛言被看的头皮发麻,她强装镇定的仰视着他,“你是故意装瘸的吧?”宗景灏的眼角一压,微微眯起,有被人看穿心思的不悦,语
污小说片段言情阅读;林辛言宗景灏最新章节小说

林辛言被看的头皮发麻,她强装镇定的仰视着他,“你是故意装瘸的吧?”

宗景灏的眼角一压,微微眯起,有被人看穿心思的不悦,语气不高不低却足够震慑,“为什么不顾我是个瘸子,也要和我结婚?看上我什么?钱财,想做豪门阔太太?”

林辛言只觉得被他看的,骨骼下的皮肉都渗着阵阵的寒意,整个心像是被无形的手紧紧握住,呼吸都是困难的,面上却装的气定神闲,“我两岁的时候和宗先生定的婚约,难道我两岁时就知道钱财,和做豪门太太的好ch u?硬着让两位母亲为我定下你?”

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缓和语气,“我两岁的时候,宗先生已经十岁,大我整整八岁,我嫌弃你老了吗?”

呵,宗景灏冷笑,这个女人何止是会说,分明就是伶牙俐齿!

嘴巴厉害的很!

他老?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谁都不肯退让。

林辛言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她嫁进宗家的目的,只是为了林国安承诺她归还妈妈的嫁妆。

并不是要和这个男人为敌,她语气柔和下来,姿态放的低,“宗先生,我知道你不想娶我,其实也未尝不可——”

她故意停下来看宗景灏的脸色,他的表情波动很微小,但是她还是捕捉道了。

“宗先生,我们做个交易吧。”

“呵。”宗景灏轻笑了一声,似乎觉得可笑,荒唐,和他谈交易?

林辛言吞了一口口水,脊背因为紧张出了一层冷汗,宗景灏很高,她看他要仰着头,“我知道,你装瘸是想让林家反悔这门亲事,我会答应,我有我的苦衷。”

这倒让宗景灏有了兴趣。

“你想要什么?”既然是交易,肯定有条件。

“一个月,结婚一个月,我就和你离婚。”一个月的时间够了,一拿到妈妈的嫁妆,她就和他离婚。

宗景灏皱眉,“这就是你要跟我谈的交易?”

“是的,这婚我们必须结,这是两位母亲的约定,我们都不可以毁约,这是对她们的尊重。但是结婚后,我们忄生格不合,顺理成章离婚,这样也不存在毁约。刚好,你也可以不用和一个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于你并没有坏ch u,只有好ch u——”

说到这里,林辛言的语气缓慢了些,“我想,宗先生应该有自己喜欢的人,才会千方百计的让林家毁约吧?”

宗景灏的脸色倏的一沉,沉的快而狠,温怒,“没看出来,还挺聪明。”

是的,他想给白竹微一个名分。

宗景灏目光定格在她故作镇静的脸上,“你呢,结婚这一个月对你有什么好ch u?”

他可不认为,她只为自己着想。

林辛言眸光闪了闪,回答:“我妈很重视这次的婚约,她的身体不大好,所以我并不想让她失望。”

她说了谎,妈妈根本不希望她嫁进宗家。但她不能和他说实话……

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Y森诡异的威慑,似是看穿她心思,“是吗?”

林辛言犹如芒刺在背,他的眸光太过犀利,好似能够穿透人心。

就在她不知所措之际,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宗景灏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神色柔和了些。

“既然一个月,我们也没必要办婚礼。”

林辛言没有选择,只有答应,“好。”

宗景灏睨了她一眼,而后转身离开接电话……

那极具压迫感的视线一消失,林辛言瞬间松了口气。

只是一松懈下来,强忍着的不舒服再次成倍地袭来……

“呕!”林辛言忍不住扶着墙壁干呕起来。

这一个月来这种恶心的范围感越来越强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等过了最难熬的这一阵,林辛言脸色惨白的起身。

正好趁着出门,她去了医院一趟。

“你怀孕了,九周。”

“轰隆”一声,林辛言只感觉晴天霹雳……
 

怪不得她的月事推迟了那么久都没来,原来竟是在那荒唐的一夜就有了?

林辛言浑浑噩噩地出了医院,她的心情很乱,不知道要怎么办,生下,还是打掉?

她的手不由的覆上小腹,虽然意外,甚至侮辱,她竟生出几分不舍。

弟弟死了,这个小生命会不会就是上天补偿她们的礼物呢?

莫名的,她有种初为人母的那种喜悦,和期待。

林辛言把B超单装起来,当作没事人一样回家……

八月十二,关劲来接林辛言。

没有仪式,没有婚礼,只有一纸结婚证。

林辛言没有太大的心情波动,因为她很清楚,这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很快车子停在一座别墅前。

阳光下,占地极广阔的石砌建筑,气势恢宏。

宅子虽大,但是人并不多,只有一个佣人于妈,关劲也没多介绍,把她带到屋内人就走了。

林辛言有那么一点的不适应。

“这是少爷的住ch u,我是照顾他生活的于妈,你也可以这么称呼我。”于妈引着她去房间,“有什么需要你就和我说。”

“好。”

于妈打开房门,转身看着她,本想和她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今晚少爷可能不回来,今天是白x j生日。”

虽然没办婚礼,好歹这名义上是他的妻子,今天怎么说都是他们新婚第一天,他却在外面陪伴别的女人。

于妈觉着林辛言可怜,这才刚进门,就被宗景灏这般冷待,以后岂不是更惨?

林辛言似乎猜到于妈为何,也没解释,对她笑笑。

她和宗景灏不过是交易,他不在,她还觉得自在一点。

林辛言jr房间,才看清楚整个卧室的陈设,装修风格独树一帆,黑白格调,简洁利落,既奢华却不庸俗,雅致别有味道。

“这是少爷的房间。”于妈笑着,既然结婚了那就是夫妻,自然要睡在一起。

林辛言张了张嘴,却发现说不出话来,只能应承的点了点头。

第一晚在陌生的地方睡觉,很难入眠,她便靠在床头,在手机里浏览招聘网站,准备找个工作,有了工作才能安稳,照顾好妈妈,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未来。

咦—

林辛言竟然看到有招聘翻译的,招聘翻译不奇怪,稀奇的是要会A国语言。

A国也就是她被林国安送去的那个国家,很是落后,地ch u热带,并没有多少人去学那个国家的语言,世界上流通的言语,都是比较发达有实力的国家的语言。

工资待遇都不错。

于是她留下个人信息。

然后放下手机,躺下睡觉。

月光倾泻在窗前,像滑落的丝一样,柔柔和和,夜深人静。

一辆迈巴赫从外面开进来停下。

车门打开,一道伟岸的身形从车上迈下来,他迈步走进屋内,脚步并不如平时沉稳,有几分虚浮。

他应酬喝了不少白酒,白竹微过生日,他又喝了几杯红酒。

原本酒量不错的他,也出现了醉意。

他脱了外套,丢在沙发上,没有去浴室直接进了房间。

房间没有开灯,光线很暗,他熟悉床的位置。

直接躺了下去。

沉睡中林辛言感觉到了动静,但是很快又归为平静,她卷了卷身子继续睡。

清晨。

丝丝缕缕的光,像是一束束光亮的金线,将整个房间照的透亮。

床上,女人卷缩在男人的臂弯里,睡的香甜。

像是一对,甜蜜的恋人。

男人的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的睁开眼睛。

宿醉一夜,他只觉得头脑发沉,需要冲凉清醒,他刚一抬手臂,想要起来时,发现手臂被什么东西压住。

他侧过头,便看见一个女人窝在他的怀里……

女孩黑发如瀑布,丝丝滑滑撒在他的手臂,脸颊白皙,睫毛卷翘,粉色的chun微张,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的目光缓缓往下移,纤细的脖颈,j ing致的锁骨,起伏的胸口。

她侧着身子,透过睡衣的领口,依稀能够窥探到她若隐若现的圆润。

她的呼吸起起伏伏,竟有几分诱惑人的味道。

他的喉结不由自主的上下滚动。

哪怕面对白竹微明示暗示的撩拨,除了那一晚中毒,他对她再也没有过的冲动。

但是此刻,他竟对着这个只见过两次的女人,有了反应!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