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林辛言宗景灏完结版/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2020-11-12 00:02:53美文铺子
林辛言宗景灏完结版/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林辛言心脏一缩。原来已经麻木的心还是会抽痛……“快点,宗家人快到了,别
林辛言宗景灏完结版/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
 

林辛言心脏一缩。

原来已经麻木的心还是会抽痛……

“快点,宗家人快到了,别磨蹭。”

林辛言安抚好妈妈后,跟着林国安去了一家高档的女装店。

在服务员的推荐下,她拿了一条浅蓝色的长裙往朝着试衣间走去。

“啊灏,你必须娶林家的女人吗?”女人的声音隐隐透着委屈。

林辛言忽然听到声音,目光朝着旁边的房间望去。

透过门缝,林辛言看见女人搂着男人的脖子撒娇,“阿灏,你不要娶别的女人好不好?”

宗景灏望着女人,似乎有几分无奈。

这是他母亲给他定下的婚事,不可以反悔。

但是想到那晚,他又不忍心让她失望。

“那晚,是不是很疼?”

一个多月前他出差A国考察项目发生意外,是白竹微做了他的解药。

他自己知道当时有多控制不住。

都说女人第一次很痛,他又不曾怜惜,可想而知她得多疼。

但是她又那么隐忍,不曾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在他的怀里颤抖着身子。

白竹微喜欢他,他一直知道,却没给过她机会。

第一是不爱她,第二是因为母亲给他定下了一门婚约。

但是她总是安静的陪在他身边,那次以后,他觉得他该给这个女人一个名分。

到现在他还记得那抹红,多么烈艳。

白竹微伏在他的胸口,眼眸微微垂着,娇羞的“嗯”了一声。

“喜欢这里的衣服,就多买几件。”宗景灏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道。

“那间是vip你不可以进,你到右边那间。”服务员提醒林辛言。

“哦。”林辛言拿着衣服朝着右边的普通试衣间走去。

在试衣间换衣服,林辛言还在想刚刚那一男一女,他们的对话里,好像有林家?

换好衣服,林辛言从试衣间出来,又往左边试衣间看,门已经关死了。

“很符合你的气质。”服务员夸赞道。

林辛言穿上浅蓝色的长裙,把皮肤衬托的更加白皙,腰间的系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身。

有些过于瘦,但是脸颊已经出落的很j ing致。

林国安看着合适,便去付钱,这一看才发现,一件裙子三万多,但是想到她是要见宗家的人,便咬牙付了钱。

回到林家,林辛言站在宽敞的别墅里,不由得恍惚了几秒。

她和妈妈因为弟弟的病,过的生不如死的时候,她的爸爸和那个小三儿,正幸福的住在这气派的别墅内享受。

她的双手不由的握紧……

“你杵在哪里干什么?”林国安看着发愣的林辛言,没好气地道,“赶紧好好准备化个妆!一会宗家少爷就要到了……”

话还没说完,佣人走了过来禀报:“老爷,宗家的人来了。”

林国安立马出门亲自迎接。

林辛言转身,便看见那个一个坐着轮椅,被人推进来的男人。

他五官深邃,相貌堂堂,即使坐在轮椅上,也让人不敢小觑。

只不过这张脸,不就是她看到在试衣间里,和女人调-情的男人吗?

他,竟然是宗家大少爷?!
 

可是在试衣间,她分明看见他是可以站起来的,还搂着那个女人,腿丝毫看不出毛病。

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装瘸?

她还没想明白,林国安喊了她一声,“辛言赶紧过来,这位就是宗家大少爷。”

林国安耸着双肩一副恭维的样子,弓着腰谄笑,“宗少,这位就是言言。”

宗景灏的目光落在了林辛言的身上,看着年纪不大,过于清瘦,倒有几分营养不良的模样,他的眉头紧皱。

这是母亲为他定下的婚事,加上母亲又去世了,作为儿子,他不能违背约定。

所以才会在出国意外被毒蛇咬了以后,放出消息,说那毒没解除,残废了,还不能人道,就是想让林家反悔。

不成想,林家并不未反悔。

宗景灏沉默不语,脸色愈显Y沉。

林国安以为他不满意,连忙解释道,“她现在还小,才刚满十八,养养长开了,必定是个美人。”

宗景灏心里冷笑,美人没看出来,倒是感觉到了不寻常,不顾他是个废人,也要把女儿嫁给他。

他眉目清冷,chun角挑起的弧度显得意味深长,“我出国办事,不小心伤了,这腿怕是不能下地行走,而且无法履行丈夫的职责——”

“我不介意。”林辛言立刻回答。

林国安答应她了,只要嫁进宗家就会归还妈妈的嫁妆,就算头天进门,第二天离婚,现在她也会要答应。

这会儿的时间消化,林辛言想明白了这里面所有的事情。

明明他是可以站起来的,而来了林家却坐上了轮椅,应该是因为那个女人,并不想履行约定,想让林家先反悔这门婚事。

只是他没想到,林国安愿意牺牲她这个不受宠的女儿,来完约定。

宗景灏眯眼凝视她。

林辛言被他看的脊背发寒,内心苦涩,她何尝愿意嫁进宗家呢?

不答应,她怎么能回国,怎么能夺回失去的东西?

她扯着chun角,露出一抹笑,只是笑容苦涩:“我们是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你成什么样,我都应该嫁给你。”

宗景灏的目光又沉了两分,这个女人的嘴巴倒是很会说。

林国安也没听出什么不对劲,试探忄生的问,“这婚期——”

宗景灏的表情瞬息万变,最后归为平静,“当然按照约定,这是两家老早就定好的,怎么能毁约。”

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这样也好。”林国安心中欢喜。

用一个并不出众的女儿,和宗家结为亲家,自然是好事。

林国安弯着腰,低声道,“我已经让人准备了晚饭,留在这里吃过饭再走。”

宗景灏皱眉,他这种趋炎附势,前倨后恭的丑态令人反感。

“不用了,我还有事。”宗景灏拒绝,助理关劲推着他往外走,路过林辛言身边时,宗景灏抬了一下手。

轮椅停下,宗景灏抬眸,“林x j可有空?”

虽是问句,却是给人不可拒绝的语气。

林辛言点了点头,看他的样子,是有话和她说。

刚好她也想和他谈一谈。

林国安警告的看了一眼林辛言,“有分寸些。”

别还没嫁进去,就先把人得罪了。

林辛言装没看见,跟在关劲身后往外走。

她太明白林国安打的什么注意,他哪里来的自信,她嫁入宗家以后会帮他?

就因为他是她的父亲?

可是他把自己当女儿了吗?知道她这八年是怎么过的吗?

林辛言思绪飘忽间,头撞上了一堵坚硬的‘墙’她思绪回笼。

猛地抬起头,就发现那张无可挑剔的脸,近在咫尺,正以俯视的模样看着她。

果然,他是能站起来的!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