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第一狂神江平川》江平川苏妍by天火烧|无广告在线阅读

2020-11-11 22:12:10美文铺子
《第一狂神江平川》江平川苏妍by天火烧|无广告在线阅读
“什么!”齐华和苏月懵了。不是市政城建打电话给老爷子,让他们来参加投标的吗?现在怎么又说取消资格了?&ldqu
《第一狂神江平川》江平川苏妍by天火烧|无广告在线阅读
 

“什么!”

齐华和苏月懵了。

不是市政城建打电话给老爷子,让他们来参加投标的吗?现在怎么又说取消资格了?

“季ch u长,我......我能问问理由吗?”齐华小心翼翼的问道。

季勇皱眉道:“我们早就对江州有资质的公司进行过暗访,苏妍x j的公司无论哪方面都相当符合我们的招标要求。所以内部暂定由你们苏家,来承建这次的项目。”

“不过,既然她已经被开除了,那这个项目和苏家就没关系了。我们另外再找合适的公司,你们可以走了。”

齐华急忙解释道:“季ch u长,苏妍虽然不在了,但是公司由我接手!我可以保证,一定比她做的更出色!”

话刚说完,季勇脸色一沉,“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

“听不懂人话是吗?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领导认可的是苏妍x j!除非是她亲自带着策划案过来我这里,否则苏家谁来了都没用!”

苏月将齐华拉了下来,然后陪着笑说道:“季ch u长,苏妍的能力在苏家并不算出色。我和我老公都是海归,论能力论见识,都要比苏妍强百倍。我们有信心,绝对可以做得更好!”

“没错没错!我们可都是在国外见过大世面的人,苏妍可没法跟我们比!我们......”

话没说完,季勇抄起桌上的策划案,摔在了齐华的脸上。

“滚,滚出去!明天早上八点之前,我要是看不到苏妍x j拿着策划案亲自来,那么你们苏家和这个项目半毛钱关系都没了!”

“再不滚,我叫保安了!”

其实就算季勇不叫保安,齐华和苏月也不敢多停留。这里可是市政城建,谁敢在这里撒野?

两人落荒而逃,回到了苏家祖宅。

他们一回来,苏渊明立刻关切的问道:“去了那么久,有结果没?我们有没有过初选?”

齐华闷声不响,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苏月叹了口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说了一遍。

苏渊明张大嘴巴,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你说什么?城建指名道姓要让苏妍带着策划案亲自去?”

齐华也是满脸不解:“季ch u长说得很清楚,这个项目已经内定了,但必须是苏妍!苏家任何人都不能代替,非她不可!”

苏渊明不信邪,又派了苏国雄和苏宝雄前去。可是不出半个小时,他们两个就狼狈的回来了。

他们一说是苏家的人,连话都没说就被轰出来了。

苏渊明沉默下来,考虑很久之后,终于长叹一声:“既然如此,那也没办法了。给苏妍打个电话,让她继续回来负责公司事务。现在不管怎么说,一定要拿下项目!”

齐华补充道:“爷爷,咱们可得动作快点。季ch u长说了,要是过了明天八点,还看不到苏妍带着策划案过去,那这个项目就和我们苏家彻底没关系了。”

“到时候别说吃肉,咱们就连汤渣子都喝不到了!”

“你说什么!”苏渊明这下终于着急了。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了。于是他赶紧让苏峰,苏月以及齐华,前去苏妍家,请她回来上班。

苏天雄和萧铃两人坐在沙发上,正生着闷气。听到有人按门铃,于是苏天雄站起来开门。

看到苏峰他们,苏天雄激动的说道:“你们还来干什么?这次又要来拿什么!我告诉你们,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想要的话就把我这条老命拿去好了!”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苏峰他们三人态度相当客气。

齐华笑着说道:“三叔,别激动。我们不是来要什么东西的,我们做小辈的,来看望一下长辈,仅此而已!”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手里的礼品提了起来。

苏天雄一下愣住了。

他们这是要干嘛?

齐华他们走进客厅,将礼品放在茶几上。苏月看了看周围:“三叔三婶,苏妍妹妹......不在家啊?”

“她和江平川出去了。”

“出去了啊?”苏月满脸和蔼的笑容,“他们去哪里啦?”

“不知道,没说。估计出去逛街了吧。”

“原来是这样啊!那行,我们先走了。要是苏妍回来了,麻烦让她给我打个电话哦。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找她。相当相当重要!”

三人离开之后,留下苏天雄和萧铃两夫妻满头雾水。

“他们这是唱哪出?之前苏峰那么嚣张的来要策划案。这才过了不到半天,居然跑上门来送礼?而且最神奇的是,连苏月和齐华都来了!”

萧铃一拍大腿:“你说,会不会真的像平川说的那样,他们过来求妍妍回去上班?”

苏天雄茫然的说道:“要真是这样,这小子我就有点看不透了!”

而此时的江平川,正带着苏妍在外面逛商场。

江平川让苏妍把手机给关机了,说是要彻底放松心情,不想让她被那些烦恼的琐事打扰。苏妍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所以就关机了。

正如江平川说的,这些年她一直没休息,现在正好有机会可以放松一下。

齐华他们从苏妍家出来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一直等在小区外面,想来个守株待兔。

可是,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夜幕降临,依然不见苏妍出现。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可把他们给急坏了。他们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来回回原地转圈子。

同样焦急的还有苏渊明,他打了不知道多少电话,来催问进展。

齐华等得有些焦躁,地上全是他丢的烟蒂。

“苏月,再打个电话试试!我就不信她能关机一整天!”齐华丢掉最后一颗烟头。

苏月找到苏妍的号码,拨打出去,可是得到的依然是毫无感情的语音提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还是关机......”苏月已经有些麻木了,之前不知道打了多少次,都是这个结果。

苏峰也尝试着拨打苏妍的电话,也是一样。

“踏马的,她是故意的!”齐华恶狠狠的一挥拳头。

苏月摇了摇头:“应该不会是故意关机的。苏妍并不知道季ch u长指名要找她的事!只不过,她早不关机晚不关机,偏偏这个时候......这也太巧了!”

“对了,江平川!”齐华突然想到,“赶紧打江平川的电话。刚才三叔三婶不是说,苏妍一早就和江平川出去了吗!”

“对对对,打电话给江平川!”苏月赶紧找到苏天雄的号码,“我找三叔问问。”

电话打过之后,苏月满脸失望的摇摇头:“三叔说他也不知道江平川的电话。”

“我次奥他大爷的!”齐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刚巧这时候,苏渊明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事情怎么样了?找到苏妍没有?”

“爷爷,我们找不到苏妍!”齐华只能实话实说,“三叔说苏妍一早就和江平川出门了,我们在他们家外面等了大半天了,可他们还没回来。打她电话也是关机......”

苏渊明都要急疯了!找不到苏妍,十几亿的项目就没了!

“找,赶紧找!就算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把苏妍给找出来!”

苏渊明调动苏家全体成员,动用了能用上的所有关系,在江州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大搜寻。

苏妍的同事,同学,朋友等等,能找的全都找了。

可依然没有她的下落。

“爸,苏妍......该不会离开江州了吧?”苏宝雄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什么!”

苏渊明只觉得一阵气血翻涌,差点一口鲜血吐出来。

现在他懊悔无比,早知道苏妍是项目最关键的人物,打死他都不会把公司收回。

眼看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怎么能让他不痛心疾首?

“你们......你们都给我出去找!”苏渊明捂着胸口,咬牙说道,“明天早上八点之前要是找不到人,我......我把你们的公司也统统收回来!一分钱都不给你们!”

听到老爷子的话,所有人吓得腿都不利索了。他们赶紧一哄而散,立刻出去寻找苏妍的下落。

 

就在苏家上下满世界找苏妍的时候,她却已经睡下了。

今天她好好的放飞了一把,逛了好几个商场,买了不少东西。

到了最后,她实在筋疲力尽了,江平川提议不要回去,直接在万豪酒店开了间房,让她先休息去了。

她是真的累了,倒头就睡,完全忘记了手机已经关机的事情。

等到苏妍睡着之后,江平川从房间出来,来到了酒店十八层。

为了防止有客人发生意外,这里的窗户全部都封死了。可是江平川知道,若是有人暗中做手脚的话,窗户依然可以打开。

十年前,苏茜就是这样,从十八层坠楼而亡的!

想到苏茜枉死,江平川心如刀绞。

站在窗户边,俯瞰着江州夜景,江平川的眼睛里,跳跃着仇恨的火苗!

天快亮了,苏家上下几十口人一夜没睡。

他们东奔西走,满世界找苏妍。

苏妍的电话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次,她的家也不知道去了多少回,可是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就是找不见她的踪影!

就差没真的把地给挖开了!

苏渊明急得如坐针毡,坐立不安!

那可是十几个亿的项目,如果就这样眼睁睁的飞走了,那他还不得吐血!

“要是这个项目没了,你们统统给我卷铺盖滚蛋!你们所有公司我全都收回来,以后别想在我这里拿一毛钱!一群没用的东西,平时吹的比什么都牛,关键时刻没一个靠谱!”

苏渊明捶胸顿足,大发雷霆。

苏国雄和苏宝雄两兄弟面面相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爷爷,没准苏妍出去玩了,手机没电所以关机了吧?”苏峰壮着胆子说道。

苏渊明反手一记耳光,将苏峰扇得眼冒金星。

“你踏马的当老子三岁小孩呢?这种烂借口,亏你想得出来!给我滚蛋,看见你就心烦!”

苏峰不敢再多说话,吓得赶紧退了出去。

苏国雄颤颤巍巍的说道:“爸,苏峰没准说的是对的。要不......我再打一个试试?”

“要打就打,这种事还用问我?有问我那点功夫,还不如早点办正事!一个个的,没用的东西!”苏渊明气急败坏的骂道。

苏国雄缩了缩脖子,赶紧再一次拨打苏妍的电话。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话竟然——

通了!

苏国雄狂喜:“通了通了,苏妍的电话通了!”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聚焦在苏国雄的身上。苏渊明更是激动的站起来,两眼一瞬不瞬的看着大儿子。

电话那头,传来江平川不耐烦的声音:“谁啊,有病吧?那么早打电话来?”

“那个,平川啊,我是你大伯!”

“大伯?苏国雄啊?那么早打电话来,别人不要睡觉啊?”

苏国雄听到这话,肺差点气炸了。

他可是长辈,居然被个小辈直呼其名。而且江平川那语气,对自己连一点基本的尊重都没有。

可是他却不敢发作,只能尽量压住火气,心平气和的说道:“平川啊,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那个......苏妍在吗?能不能让她听电话?”

“她昨天累了一天,现在还在睡呢。有话你跟我说,我帮你转达。”

“是这样的,你爷爷回来思前想后,觉得收回公司这个决定有点草率了。毕竟苏妍在这家公司上,也花了不少心血。所以爷爷决定公司还给她,你让她赶紧来苏家祖宅。”

“公司还给她?不用了,我们现在这样挺好。没事我先挂了,就这样!”

不等苏国雄说话,电话那头已经传来冰冷的忙音。

“我次奥,这个劳改犯,我踏马恨不得杀了他!”苏国雄狂吼一声。

苏渊明可不管这些,他在意的是项目。

“老大,江平川有没有告诉你苏妍在哪里?”

苏国雄一愣,摇了摇头:“没......没说。”

“蠢货,你不会问啊!”苏渊明怒骂道。

“是是是,我马上问,马上问!”

苏国雄忙不迭的再次拨通了苏妍的电话,接电话的依然是江平川。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你不睡觉,还不让别人睡觉啦?”

“平川,你听我说!这次是爷爷冲动了,不过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了。你们在哪呢?我立刻派车......哦不不不,我亲自来接你们!”

“你们说开除就开除,说回去就回去,当妍妍是什么?”江平川冷冷的说道。

“平川,这次真的是我们做错了。只要苏妍肯回来,我可以满足你们任何要求!以后爷爷也不会再随便把公司收回了!”

“这样啊?”江平川淡淡的说道,“那行,既然你说什么要求都能答应,那我现在就提一个要求。”

“你说你尽管说!”

“叫苏渊明那个老jia huo,亲自来求苏妍回去。记住,不是命令,也不是请,而是求!明白了吗?态度必须诚恳,否则妍妍哪里都不去!”

挂断电话后,苏国雄把江平川的话重复了一遍。

苏渊明听完之后,抓起桌上的杯子,狠狠摔在了地上。

“江平川,你简直欺人太甚!你......你居然让我堂堂苏家家主,去求一个小丫头?简直就是......找死!”

苏渊明气得双脚直跳,而这个时候在万豪酒店,苏妍正一脸诧异的看着江平川。

她因为睡的早,所以很早就醒了。手机开机,也是江平川提醒的。

她大伯苏国雄打电话来的时候,江平川替她接了电话,还示意她不要说话。

听到江平川竟然扬言让苏渊明来接她,这可把她惊出一身冷汗来!

在苏家,苏渊明是说一不二的大家长,有着无上的威严。苏家子女手中的公司资源财富,都掌控在苏渊明手里,他说给谁就给谁,说要收回就收回!

苏家家主的威严不容挑衅,江平川这样做,无异于火上浇油,这是要把苏渊明彻底激怒!

江平川放下电话,苏妍皱起眉头说道:“平川,你让爷爷来求我回去?爷爷可是苏家的家主,就算有天大的事,他也绝对不可能向一个小辈低头!”

江平川没有说话,反而伸出五根手指。

“五,四,三,二,一!来电话了!”

话音刚落,苏妍的手机就像中了魔法一样,果然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苏国雄难以置信的语气:“平川,告诉我你在哪里?你爷爷同意了,他将亲自来请苏妍回去。”

“是求,你明白么?”

江平川话刚说完,苏妍一把将手机给抢了过去,同时拼命朝他使了使眼色:“别太过分了!”

“大伯,我们在万豪酒店。爷爷......真的要来接我?”

“是的!万豪酒店是吧?我们马上到!”

放下电话,苏妍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从小到大,印象当中爷爷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家族里随便谁,都必须听从他的命令,没人敢违抗!

现在爷爷居然亲自来接自己回去,这种事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