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江平川苏妍小说《第一狂神》 十年后,他手握雄兵,权财无双,重返故里

2020-11-11 22:07:26美文铺子
江平川苏妍小说《第一狂神》 十年后,他手握雄兵,权财无双,重返故里
叶清河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成文,一切以大局为重,现在首要关键是那位大人物!这可是牵涉到我们家族未来发
江平川苏妍小说《第一狂神》 十年后,他手握雄兵,权财无双,重返故里
 

叶清河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成文,一切以大局为重,现在首要关键是那位大人物!这可是牵涉到我们家族未来发展大计的事情!”

叶成文咬了咬牙,点头说道:“爸说的是!先让那小子逍遥几天,等我们结交了那位大人物,那小子还不是任由我们拿捏!”

叶清河笑着点点头:“这就对了!”

接下来,叶家众人开始焦急的等待。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足足等了二十几分钟,却依然不见那位大人物出现。

叶清河不由皱眉道:“不是说那位大人物来宴会厅了吗?怎么要走那么长时间?”

他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片刻之后,他的全身一震,面如死灰!

看到叶清河的神态,叶成文连忙问道:“爸,怎么了?”

“我的手下说,大人物......走了!”

“什么,他走了?”叶成文一脸不可思议。

“他说,那位大人物已经来过了,并且留下一句话:说我们叶家的人都是一帮背信弃义的东西,看着就恶心......”

叶清河一边说这,一边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他气得抄起旁边的酒杯就摔在地上,怒声吼道:“肯定是刚才江平川来的时候,被大人物看到了,所以才生气离开的!”

“江平川你个小畜生,你坏我叶家前程,你不得好死!”

江清河这么一吼,所有人都反应过来。江平川刚才这么一闹,气走了大人物,掐断了叶家一步登天的机运!

叶家人人都恨得咬牙切齿,一时间宴会厅里骂声一片!

江平川带着苏妍直接离开了万豪酒店,来到路边。

他停下脚步,等着苏天雄和萧铃两人追上来之后,他才开口说道:“妍妍,你和爸妈早点回去吧。今后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

萧铃满脸怒容:“不用你好心!你自己都刚刚刑满释放,你拿什么来帮我们?你知不知道刚才你让叶家多丢脸?现在好了,妍妍嫁入叶家的希望破灭了!”

苏天雄恨声说道:“你个丧门星,看到你就没好事!我上辈子是不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被你这种人纠缠上!”

苏妍轻叱一声:“行了,你们少说两句!”

她看向江平川:“你......刚出来,又地方住吗?”

江平川摸了摸鼻子,他一到江州就立刻来了万豪酒店,住ch u倒真的还没着落。于是他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苏妍轻咬下嘴chun:“你不如......住我家吧!”

江平川还没开口说话,萧铃第一个反对:“妍妍,你疯啦?你让一个刑满释放的陌生男人住家里,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苏天雄也反对:“对啊,你妈说的没错。妍妍,你怎么可以让一个男人随便住到家里?而且,还是个因为q j未遂被判了十年的劳改犯!”

苏妍扭过头,看向苏天雄和萧铃:“爸,妈,江平川不是陌生男人。他,是我苏妍的丈夫!”

“什么????”苏天雄和萧铃两人同时惊呼。

苏妍走到江平川身边,挽住他的手臂:“我决定嫁给他了!”

“只有我嫁给了江平川,你们,还有爷爷,才不会继续*我嫁入叶家。其实我很后悔答应你们,但是现在我无比坚定一件事:我,绝不嫁入叶家!”

萧铃气得浑身颤抖:“你......你是要气死我才甘心吗?”

苏天雄怒道:“江平川,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只要你一出现,我们家就不太平!”

江平川没有理会暴跳如雷的苏天雄和萧铃两人,而是认真的看着苏妍:“妍妍,这是你的本意吗?”

“是,是我的本意!”苏妍yong li一点头

“既然是你的意愿,那我满足你!走吧,去民政局。”

江平川一把抓住苏妍的手,转身就走。

苏妍闻言一愣:“可现在民政局早就下班了!”

“我可以让他们临时加班。”江平川头也不回。

看到江平川带着女儿离去,萧铃急得就要追上去。苏天雄一把拉住她:“别追了,追上去也没用。妍妍什么忄生格,你不清楚吗?”

萧铃长叹一声:“说的也是啊!其实这门婚事我起初也不同意来着。毕竟咱们茜茜......可是奈何老爷子强*着,咱们也无可奈何啊!”

江平川带着苏妍,来到了附近一家民政局。苏妍惊讶的发现,里面还真有工作人员。江平川上前只说了几句话,工作人员就殷勤的办好了手续,甚至连户口本都不要。

拿着结婚证,从民政局走出来,苏妍终于松了口气。

再也没有人可以强迫她了!

不过,疑惑也随之而来。

“江平川,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个时间了,民政局还能登记?而且,为什么连户口本都不用?”

“是我让安排的。”江平川平静的说道。

其实别说民政局,就连江州城主,他想要见,也是一句话的事情。

苏妍当然不会相信这话。

记得前些年,江州有不少官员落马,江平川肯定是在监狱里结识了这些人,所以也算积攒了点人脉。

让民政局的人来加个班,然后许人家点好ch u,这件事也就算办了。

她皱起眉头:“我知道,你可能在监狱里认识点人。不过,就算这样,也还是应该脚踏实地做事,不要说大话!”

“走吧,先回去再说!”

苏妍的家,住在江州一ch u公寓房内。对于这里,江平川很熟悉,因为过去常来。如今一别十年,发现几乎没什么变化,让江平川颇有些感慨。

两人回到家里,发现苏天雄和萧铃已经回来了。不过两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生气。

江平川指了指客厅的沙发:“今晚我睡在这里吧。随便给我条毯子就行,我睡觉不讲究。”

多年戎马生涯,让他对于环境的适应能力极强。别说沙发,就算是冰冷的水泥地,他也一样能睡。

苏妍摇了摇头,拉着他走进自己房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合法丈夫,既然是夫妻,哪有让你睡客厅的道理?”

江平川淡淡一笑:“咱们结婚,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看的,免得有人再*你嫁给不喜欢的人。难不成咱们还真睡一张床不成?”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拿起一条毯子和一个枕头,直接躺在了地上。

“我知道你的顾虑,分房睡容易被人看出端倪来。所以平时还是得睡一个屋。不过你放心,我有分寸。以后我睡地上,你睡床上。这样就没问题了!”

苏妍有些无语:“你......其实不用睡地上的。你......睡床上吧?”

“没事儿,我习惯了。”江平川 丝毫不以为意。

“那......好吧。如果你觉得不舒服,那就上床睡吧。”

苏妍也不勉强,叮嘱一句之后,转身走到书桌前,打开电脑开始工作起来。

江平川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于是好奇的看了一眼:“妍妍,你不睡觉?”

苏妍两眼盯着屏幕:“我的公司遇到了危机,本来家族安排我嫁入叶家,来挽救公司。不过现在既然婚事hu ang了,叶家铁定不会出手。所以,我还是得靠自己!”

“你打算如何自救?”

“哦,江州市有个市政公开招标的项目,打算在开发区这里弄一个生物制药科技园区。我们公司正好主攻医药领域,所以就想试着投标。”

苏妍说完,脸上不由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不过你也知道的,参与竞标的都是那些资产几十亿的上市公司,像我这种小微企业,没准连竞标的资格都没有。”

江平川笑了笑:“那你还费神做标书?”

“事在人为,不努力就坐在那里等死,不是我的风格。就算出现最坏的结果,至少我努力过,失败也不至于后悔。”苏妍眼睛里透s he出坚毅的光芒。

看着苏妍的背影,江平川不由愣了一下。

这番话,他太熟悉了,因为当年他创业遇到危机,面临失败的时候,苏茜就曾经用这番话,鼓励过他。最后他放手一搏,成功度过危机,并且就此崛起。

沉默片刻之后,江平川缓缓起身,抬腿朝卧室外走去。

苏妍见装连忙问道:“你干吗去?”

“睡不着,抽根烟。”

 

江平川走出卧室,并且来到阳台上。他点上一支烟卷,然后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朱雀的号码。

“朱雀,让江州城主唐国富打电话给我,有事找他。”

“是,元帅!”朱雀顿了顿,接着说道,“哦对了,提起唐国富,有件事要向您请示一下。”

“什么事?”

“他打算办个晚宴,邀请全江州的士绅名流,来给您接风洗尘。不过您若不想参加,我就回绝他吧。”

江平川沉吟片刻:“答应他,我参加。毕竟这里是江州,城主的面子还是需要给一点的。而且,我正好不是还有事要他帮忙么!”

“好的,我这就回复他。”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一早,按照规矩,江平川和苏妍两人来到苏天雄和萧铃面前,给二老敬茶。

苏天雄和萧铃脸黑的就像铁锅底上的灰一样。

江平川率先开口说道:“爸,妈,从今往后,我会照顾二老,照顾妍妍,不会让人欺负你们!”

“啪——!”

话音刚落,苏天雄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不让别人欺负我们?一个刑满释放的劳改犯而已,你有那资格说这句话吗?”

萧铃也满脸怒容的说道:“别以为你们领了证,我就拿你们没辙!现在这年头,结了婚也是可以离婚的!我要你们马上去民政局,把离婚证给领了!”

苏妍上前一步,态度坚决的说道:“爸,妈,不管你们是否赞成,江平川已经是我合法丈夫!离婚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请你们尊重一下江平川!因为你们羞辱他,就等于羞辱我!”

苏天雄痛心疾首的说道:“妍妍啊妍妍,你糊涂啊!你和叶家的婚事,那是老爷子决定的。苏家一直都是老爷子的一言堂!你公然违背命令,嫁给江平川,你以为他会善罢甘休?”

苏妍一脸无畏:“生意上的事情,爷爷c ha手也就算了。难道我的终身幸福,还要听他指手画脚?再说了,我公司之所以会遇到危机,还不时因为他私自抽走我账面上的资金?”

苏天雄叹了口气:“咱们苏氏集团旗下的公司,都是你爷爷掌控着,他想抽资金就抽资金,想收回公司就收回,谁也拦住,谁也不敢有怨言啊!”

萧铃担忧的说道:“一会苏家的家宴上,老爷子一定会借题发挥,来责难我们家的。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爸,妈,你们不用担心!如果爷爷真的为难你们,我会出面解释的!如果他真的要ch u罚,那就让他冲我来好了。”

苏妍说完,一拉江平川:“走,我带你去买件合身的西装。一会要参加苏家的家宴。”

江平川于是跟着苏妍出门去,买了一套合身的西装,然后返回家中,与苏天雄和萧铃汇合。

一家人开着苏妍的途安,赶赴江州港湾酒楼。

苏家虽然比不上叶家这样的豪门,但毕竟也是富裕家族。所以,苏家包下了整栋酒楼,举办一场家宴。

来到酒楼之后,苏天雄和萧铃两人心情都十分忐忑。

然而,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

只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冷冷说道:“老三,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当着叶家人以及那名多宾客的面,竟然跟着个陌生男人跑了!现在叶家来兴师问罪,你让我如何ch u置?”

说话的,是苏家的家主苏渊明。老爷子脸色铁青,眼睛里跳动着愤怒的火苗。显然他对昨天苏妍在订婚宴上公然逃婚的行为相当震怒。

苏天雄额角沁出一丝冷汗:“爸,其实,那个事,是有原因的......”

不等他说完话,老爷子突然惊呼道:“老三,你身后的那个,是......江平川?”

话音刚落,苏家上下几十双目光,齐刷刷的聚焦在他们一家人身上。在认出江平川之后,这些人的目光,逐渐变得戏谑起来。

苏天雄和萧铃两人尴尬的要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想当年,苏茜和江平川结婚,那是何等风光。苏天雄一家成为苏家人人艳羡的对象,地位更是扶摇直上。

可是,江平川锒铛入狱,苏茜坠楼而亡之后,苏天雄一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备受歧视,而且还不被老爷子待见,发展ch uch u受阻碍,成为家族混的最惨的一个。

尤其是这种家宴聚会,遇到亲戚都会被冷嘲热讽一番。

“这个人就是江平川啊!十年前意图对弟妹不轨的那个?”

“听说被判了十年,现在这时放出来了啊?”

“这种人也带来参加家宴,苏天雄他们怎么想的!”

家族的人悉悉索索,小声议论着。

江平川落落大方的说道:“爷爷,好久不见,身体可好?”

苏渊明冷哼一声:“不牢挂念!不过今天是我苏家的家宴,你一个外人,不方便参加。所以,请回吧!”

老爷子当着所有人面下逐客令,可以说相当不给面子。

苏妍挽住江平川的手臂:“爷爷,我已经和江平川结婚了。他现在是我合法丈夫,完全有资格参加家宴!”

“什么!”

苏渊明惊呼一声,周围的亲戚们也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放着叶家大少爷不要,居然嫁给一个劳改犯?苏妍到底怎么想的?

“我知道了,原来昨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你带走的男人,就是江平川!”苏渊明气得吹胡子瞪眼。

“没错,是我!”江平川毫不犹豫的承认,“因为妍妍说她不想嫁进叶家,所以我就带她走了。”

“好,真好!”苏渊明怒极反笑,“苏妍,你的婚姻,我老头子管不着,你爱嫁给谁就嫁给谁好了!”

说完话,苏渊明一个转身,不再理会苏天雄一家。

对于这个曾经最得宠的小儿子,苏渊明如今怎么看都不顺眼。他现在最喜欢的,是二儿子苏宝雄。因为老二有个好女婿,出身豪门,常年居住在国外。

这次家宴,就是给苏宝雄的女婿齐华接风的。

眼见老爷子走了,苏天雄松了口气,赶紧拉着老婆女儿找位子坐下。

刚要坐下,就听到老大苏国雄声音洪亮的说道:“老三,这里没你们的位置,去另外一桌坐!”

苏天雄一愣。

“咱们这次的家宴座位是有讲究的,你不知道吗?”

苏天雄摇了摇头:“不知道。什么讲究?”

“你看这里一共四桌,是按照公司资产来排的。第一桌,资产超过千万的。第二桌是资产超过五百万的。第三桌是超过百万的,第四桌是低于百万的。”

苏国雄脸上露出一抹傲然:“我们家今年公司生意不错,几笔投资都得到了高回报,公司资产勉强超过一千万,所以有资格坐在第一桌。”

“老三,你若是想坐在第一桌,可以啊!你女儿的中鼎公司,资产过千万的话,就有这个资格!”

“不过可惜啊,你们家的状况大家都清楚!如今又多了个劳改犯女婿,所以你们只能坐到最后一桌去!”

苏国雄的儿子苏峰举着酒杯走过来说道:“爸,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苏妍的公司如今资金断链,资产为负,眼看都要破产了!这种负资产的,连坐第四桌都不够格啊!”

“要我说的话,不如在角落里再添一桌,第五桌!专门给那些拖家族后腿的人坐!”

“没错没错,第五桌,我没意见!”

苏家其他亲戚纷纷应声叫好。

老爷子苏渊明竟然点了点头:“峰儿说的不错,让人在角落里摆个第五桌!”

“老三,你们一家赶紧去第五桌坐着,丢人现眼的东西!”

老爷子都发话了,苏天雄和萧铃两人不敢违抗,抬腿就要朝角落里走。

江平川突然一把拉住苏妍,然后朗声问道:“超过一百亿的,坐在哪桌?”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