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第一狂神江平川;十年前,他遭人陷害,身陷囹吾,爱人身死

2020-11-11 21:51:31美文铺子
第一狂神江平川;十年前,他遭人陷害,身陷囹吾,爱人身死
夜幕降临,夏日晚风依然温热。江州市,万豪酒店。来往豪车络绎不绝,一辆又一辆排着队,停在酒店门前。从车上下来的,无一不是衣着
第一狂神江平川;十年前,他遭人陷害,身陷囹吾,爱人身死
 

夜幕降临,夏日晚风依然温热。

江州市,万豪酒店。

来往豪车络绎不绝,一辆又一辆排着队,停在酒店门前。

从车上下来的,无一不是衣着富贵华丽的社会名流。这些人彼此之间打着招呼,并且谈笑风生,结伴而行。

很明显,这些人都是来这里参加某个宴会的。

江平川站在马路对面,抬头看着酒店十八层的某一个位置,脸上表情平静如水。

他身姿挺拔,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

身上的西装虽然算不上昂贵,但是却裁剪合身,显得他身材修长,挺拔。

仅仅只是站着,却让人感觉有如天神下凡一般,有无穷无尽的磅礴气势,从他周身散发出来。

不多会,一名长相冷艳,身材窈窕火辣的绝色美女,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后。绝色美女身穿军装,肩章上有一杠一星,赫然是少将军衔!

“元帅,我查到了,叶家今天在十八层宴会厅,举办订婚宴。订婚的对象,是苏家的苏妍。”

“不过,苏妍是被*的,她本人并不愿意嫁入叶家。是叶成文让他父亲向苏家施压,苏家无奈之下,这才同意婚事。”

江平川点点头:“知道了。”

在他的眼睛里,原本平静的目光,不由泛出一抹涟漪。

十八层?这么巧!

当年叶家*迫他的挚爱苏茜,从万豪酒店坠楼而亡,也正是十八层!

思绪,有如潮水般涌现在眼前。

十年前,他年少有为,大学刚毕业,就白手起家,成立了平江集团,并且将资产迅速发展成几十亿,成为了江州商圈中的一匹黑马。

商场上得意,情场上更得意。就在公司上市前夕,他宣布和挚爱苏茜举行婚礼。

就在他意气风发,人生最得意的时候,他最信任的副手叶清河,趁他婚礼之际,在他饮料里下了药,并且诬陷他要强暴自己妹妹,还让不少媒体拍到照片。

等到江平川药忄生过去,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被打断了双腿,并且躺在了监狱。后来通过打听才知道,自己被判了十年徒刑!

江平川入狱后,叶清河全面接盘了平江集团,并且让原本只是一个不入流小家族的叶家,从此飞跃成为江州豪门......

江平川的爱人苏茜始终相信他是清白的,于是收集了很多证据,准备替他翻案。可谁曾想叶清河丧心病狂,居然*着苏茜坠楼而亡!

而苏茜坠楼的地方,正是帝豪酒店十八层!!!

收回如潮般的思绪,江平川迈步向前:“走吧,咱们去会一会叶家!”

看着江平川那伟岸挺拔的身姿,朱雀原本冷漠没有感情的双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无尽的爱意。

眼前这个男人,是真正的英雄!

他是神,不败的战神!

西北边境,正因为有他的守护,才能确保强敌无法踏足国境半步!

半年之前,西北百万敌军犯我边境,更纠集了世界最强十名超神级高手压阵。

那一战,江平川一夫当关,不但横扫百万敌军,更是将那十名超神级高手悉数消灭!

自此,敌军元气大伤,至少三十年内无法缓过来。

而江平川也是一战封神,成为建国以来最年轻的元帅,统领全国数百万雄兵,封号“龙皇”!

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护国的军神,保家卫国的英雄!

他,当之无愧的无冕至尊!

只要有江平川在一日,就能威震边境,致使强度不敢来犯!

朱雀有幸侍奉江平川左右,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更是心生爱慕,并发誓永远追随!

此时此刻,帝豪酒店十八层宴会厅。

江州豪门叶家,在这里举办订婚宴。订婚的男主角是叶家未来的继承人,叶家家主叶清河的儿子叶成文。

而女主角,则是有着江州第一美人之称的苏妍!

虽然苏家只是江州一个三流小家族,但能够娶到名动江州的大美人,对于叶家来说,也不算丢面子。

宴会厅内,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气氛相当热烈。

来参加订婚宴的江州豪门名流们,纷纷聚集在一起,小声议论着。

不过,他们议论的话题,并不是有关订婚宴的男女双方,却是另外一件事!

“听说了吗?今天江州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和这件大事相比,叶家订婚宴都不算什么了。”

“我听说是一位不得了的大人物来了江州,光护航的战斗机就有几百架。有几个师的兵力,封锁了前往机场 交通要到,甚至还出动了坦克装甲车!”

“我还听说,江州首富本来打算前去拜见,结果被人用枪顶着脑袋给赶了回来。级别不够,连人家的背影都没看到!”

“江州首富算啥,江州城主唐国富提前好几个小时去机场候着。结果你猜怎么着?唐国富白白在机场等了几个小时,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听到宾客们议论,叶清河点了点头:“我也早就收到消息,说是江州来了位大人物。而且我还特意派人去邀请那位大人物来参加我儿子的订婚宴。”

听到叶清河的话,宾客们纷纷摇头:“基本不太可能!一场小小的订婚宴,根本入不了那种大佬的眼!”

叶清河也只能干笑几声,因为他也和其他人一样,不认为那位大人物会来参加这次订婚宴。毕竟连江州首富都被吃了闭门羹!

就在这时候,叶清河的儿子叶成文,风风火火的跑进宴会厅,用无比激动的语气说道:“爸,重磅消息!那位大人物来了帝豪酒店!”

“什么?”叶清河闻言狂喜,“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这还是内部消息,外界根本不可能知道!”叶成文斩钉截铁的说道。

叶清河激动的双手都颤抖了。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啊!若是能够趁这个机会,和那位大人物结交一番,那么叶家从此便可以平步青云了!

他当机立断,立刻派出自己的得力手下,务必要在酒店内找到那位大人物,并且竭尽全力邀请他来参加订婚宴。

刚刚安排好,就听到宴会厅内突然一阵喧闹。

苏妍身披洁白的婚纱,在父母的陪同下,步入宴会厅。

叶成文看到未婚妻来了,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他今天可以说春风得意,既能有机会与那位大人物结交,又能与这位江州第一美人订婚,可谓双喜临门。

苏妍的父亲苏天雄和母亲萧铃将苏妍带到叶成文面前,并且将女儿交给他。

叶清河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各位嘉宾,我宣布,小儿叶成文与苏妍x j的订婚仪式,现在......”

话还没说完,只听到一个嘹亮的声音破空而入:“等等!”

 

全场所有人,一百多双眼睛,“唰”的一下,全部都朝声音的来源汇聚过去。

只见一名身姿挺拔,气宇轩昂的年轻人,缓缓步入宴会厅。

他虽然只是走路,却犹如天神下凡一般,让人觉得气势磅礴!

看清来人样貌之后,叶清河突然脸色一变,瞳孔剧烈收缩:“江平川?”

江平川?

听到这个名字,来宾们立刻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他就是江平川?十年前那个名震江州的商业奇才啊!”

“我听说过他,他当年白手起家,创建了平江集团。那时候叶家的家主叶清河还是他的副手呢!”

“可惜啊,他成功的太容易,结果膨胀了。最后把自己弄得身败名裂,还判了十年徒刑!”

“在结婚当晚他居然兽忄生大发,想要强暴叶家主的妹妹。”

“哟,算算时间,已经过去十年了。他这是刑满释放了啊!”

“他今天来这里想干嘛?”

一些有些资历的宾客,对于江平川的过往还是记忆犹新。没办法,十年前这个年轻人是那么的璀璨,那么的闪耀!

苏妍瞪大眼睛,用难以置信的目光,两眼一瞬不瞬的看着江平川。

苏天雄和萧铃两人也是脸色一变,两个人四道目光,死死的盯住江平川。

已经回过神来的叶清河沉着脸说道:“江平川,你这个畜生!你居然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江平川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径直走上舞台,看着叶清河意味深长的说道:“自从拥有了平江集团,你叶家从一个不入流小家族,一跃成为江州一流豪门,叶清河你满意了吧?”

叶清河怒哼一声:“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叶家能有今天,是我们家族上下一心,齐心协力的结果!”

“齐心协力?”

江平川冷笑一声:“好一个齐心协力!当年给我下药,安排记者,打断我双腿,以及让我判十年徒刑,这些都是你叶家齐心协力的结果吧?”

叶清河脸色一变再变,怒吼道:“你血口喷人!你以为自己这么说了,就能洗脱自己犯下的罪行吗?我告诉你,这不可能!”

江平川淡淡的笑了笑,不再理会叶清河。

他走到苏妍面前,深深看了她一眼。

苏妍是个气质高冷,身材高挑的绝美女人。

她一头长发飘逸,显得格外成熟,有女人味。一件白衬衫和黑色包tun短裙,以及一双裹着黑丝袜的长腿,让她平添几分诱人的魅力。

只是,她冰冷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仿佛那万年不融化的冰山一般,让人一看之下只能敬而远之。

看着苏妍,江平川一时间居然有些失神,恍若看到了那逝去的亡魂,死而复生。

“妍妍,你......长大了啊!”

听到这句话,苏妍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

她拼命捂住嘴巴,才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思绪,一下子飞回到了十年前,姐姐第一次将这个男人带回家吃饭的那一天。

也就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开始,这个男人的影子,就深深印刻在她幼小的心灵上。

十年过去了,始终没有消失!

江平川有些伤感的叹了口气:“对不起,妍妍,我没保护好你姐姐。不过,我发誓,从今往后,我会代替你姐姐,好好照顾你。”

他的目光,落在苏天雄和萧铃的脸上:“还有,爸妈。”

萧铃脸一沉,尖声说道:“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你个杀千刀的劳改犯,茜茜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个混蛋!”

苏天雄Y沉着脸:“江平川,你还回来干什么?你嫌害我们不够惨吗?我们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

“我说了,我来代替茜茜尽孝。”

江平川看着苏妍:“妍妍,今天我来,主要就是想问你一句话。嫁给叶成文,是你的本意吗?”

苏妍一愣,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她的公司遇到危机,几乎破产。全江州只有叶家才能救她的公司。再加上叶家不断给苏家施压,她迫于无奈才答应嫁入叶家。

江平川露出一抹笑容:“那好,我们走吧。你若不愿意,没人可以*你!”

说完话,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拉起苏妍的手,就要往外走。

叶成文脸都绿了,他一下子跳出来,拦在江平川面前:“站住!江平川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谁让你进来的?这里不欢迎你这个劳改犯,给我滚出去!”

江平川脸上表情没有半点变化,淡淡的说道:“我今天来,主要就是带妍妍走。”

“你也不睁开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叶家的订婚宴,你还想带人走?做你的梦!”

叶成文刚说完话,他的堂弟叶明便跳出来,指着江平川的鼻子,满脸不屑的说道:“劳改犯,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鬼主意!你不就是眼红我们叶家发达了,想趁机敲诈么?”

“虽然你坐牢是咎由自取,但我叶家宽宏大量!念在你和家主大人当年还有些交情的份上,这钱我出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然后“吧嗒”一声丢在地上。

“这张卡里面有十万,平常人一年都未必能挣得了那么多。想要的话,就跪下来,给成文哥磕头认错!”

叶成文非常赞许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戏谑的看着江平川。

宴会厅里的宾客们哈哈大笑,每个人都用嘲讽的眼光看着江平川,就像是看着小丑出洋相一样。

江平川用冷漠的目光看着叶明。

见江平川瞪着自己,叶明暴喝一声:“你倒是给我跪下!”

叶明一边说着,一边冲到江平川面前,按住他的肩膀,想要强行让他跪下。

可是,江平川却像一尊石像一般,纹丝不动。

叶明咬紧牙关,用足了吃n ai的力气,却还是无法把江平川按到。

“滚!”

江平川突然抬手一记耳光,抽在叶明的脸上。

叶明被一个巴掌抽飞出去,然后掉在了十米开外的地上。

宴会厅一下子寂静下来,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看傻了。

一个一百多斤的大活人,居然被一巴掌给扇飞出去十来米!江平川怎么做到的?

苏妍在一旁满脸震惊的看着江平川,她也着实没料到,江平川居然如此强势,如此霸道!

即便是十年前,他也不可能一言不合就一耳光把人给扇飞了。

江平川淡淡的扫了叶家所有人一眼:“本来,我今天是来带妍妍走的。至于我和你叶家的恩怨,还想日后再说。”

“可是,你们一意孤行,非得往上凑,那行!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给你们一个月期限,叶家上下所有人,跪在苏茜的坟前,忏悔自己所犯下的罪行!”

“记住,是所有人,只要是姓叶的,有一个算一个!”

江平川冰冷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在场所有来宾:“其他人若是想替叶家出头,那就陪着他们一起跪在苏茜坟前忏悔!”

“一个月后,若不照着我的话做,那么从此世上,再无叶家!我会亲手,把叶家铲除!”

宴会厅里陷入一阵寂静,每个人都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江平川。

两秒钟之后,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包括宾客在内,宴会厅里所有人全部笑得东倒西歪,捶胸顿足,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这jia huo是不是在监狱里受什么刺激了?跑到这里来发神经!”

“叶家可是江州顶尖豪门,你一个人劳改犯就要铲除叶家?简直就是神经病啊!”

“这人脑子不正常吧?正常人谁会说这种混账话!”

宾客以及叶家的嫡系们七嘴八舌,指着江平川极尽嘲讽。

面对这些人的嘲笑,江平川脸上表情没有半点变化:“我只给你们一个月时间,如果你们想挑战一下我的耐心,也可以想尽一切办法来对抗我。”

江平川说完之后,拉起苏妍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宴会厅。

苏天雄和萧铃两人对视一眼,朝叶清河打了声招呼,赶紧追了出去。

“畜生,你给我站住!”叶成文怒吼一声,就要追上去。

不过就在这时候,叶清河一把拉住叶成文:“儿子,等等!我刚才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说,那位大人物来宴会厅了!”

“什么?”叶成文一下子愣住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