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铺子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网文书摘

萧天默苏佑希小说叫什么名字;雄爸天下完整版,不知节制地索要

2020-11-10 21:36:57美文铺子
萧天默苏佑希小说叫什么名字;雄爸天下完整版,不知节制地索要
这样护她的萧天默,她骂不出口。被打了一巴掌的苏迎美,终于反应了过来。她面目狰狞地怒吼道:“萧天默,你这个杀
萧天默苏佑希小说叫什么名字;雄爸天下完整版,不知节制地索要
 

这样护她的萧天默,她骂不出口。

被打了一巴掌的苏迎美,终于反应了过来。

她面目狰狞地怒吼道:“萧天默,你这个杀千刀的,竟然还敢打我!”

“好,很好!n ain ai,你记住,害死三叔的人,不是你,也不是我爸,而是萧天默!”

“王少,我们走!”

说着,苏迎美就拽起王文远的胳膊,往电梯间走去。

“王少...”

刘蓓上前阻拦,被王文远一把甩开。

打不过萧天默,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苏佑希亲爹的死活,跟他有什么关系?

不,死了才好呢!

就像苏迎美说的,是萧天默害死苏国林的!

这样,苏家人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看到王文远和苏迎美走远,刘蓓直接崩溃了。

她对着萧天默嘶吼道:“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就在这时,萧天默的手机响了。

他掏出来一看,是朱雀打来的,什么都没说,就往外面走去。

银针到了,他要第一时间拿到,然后去抢救室救苏国林。

看到萧天默就这样离开了,苏佑希痛心入骨。

如果说刚才只是失望,后悔,那么现在,她对萧天默,彻底绝望了。

医院大门口,萧天默接过装有银针的羊皮卷,便火速赶往抢救室。

身后的朱雀心潮澎湃。

决定归隐那天,他们的龙帅毅然宣布封针。

万里北境,为之撼动。

更有人预言,百年之内,无人能施天龙神针。

谁曾想,龙帅回到云城的第一天,就为了一个寻常之人,破了自己的誓言。

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龙帅的心上人,才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院长办公室门口,刘蓓坐在靠墙的塑料椅上,一言不发。

她累了,也绝望了。

“这个萧天默,真是害死三弟了!”

“佑希,萧天默这小子不仅没钱,还有暴力倾向,比出身豪门的王文远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儿,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

苏国威趁机把责任全都推到了萧天默身上。

这个舔狗,竟敢当着他的面,甩了他女儿一个巴掌,简直没把他放在眼里。

此刻的苏国威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仿佛已经忘了是他们父女俩煽风点火,让老太太把苏国林一家赶出别墅的。

当然,他更气愤的是,苏佑希死活不愿意嫁给王文远。

苏佑希不嫁给王文远,他和老太太展望的那些,还怎么实现?

这时候,一直没开口的苏老太,突然说道:“刚才王文远离开,肯定是因为萧天默那jia huo在场,他被打了一巴掌,脸上挂不住。”

“现在姓萧的走了,佑希,你赶紧给王文远打电话,跟他道歉求他原谅,让他赶紧把院长请来救你爸。”

心灰意冷的刘蓓突然跳了起来,“对,佑希,你赶紧给王少打电话,你爸能不能活,就看你了!”

“我…”

苏佑希本能地想拒绝。

什么道歉求原谅,其实不就是答应王文远刚才提出的要求吗?

一旦跟王文远发生了关系,她就只能认命,嫁到王家了。

那跟跳进火坑有什么区别?

可是,后妈刘蓓都把话说成了这样。

而且再怎么说,苏国林也是她亲爹,此刻正躺在急救室,生死未卜。

想到这里,苏佑希心一横,掏出手机给王文远打电话。

她决定牺牲自己的幸福,来换得苏国林的康复。

电话一接通,苏佑希的眼眶就红了。

“怎么?跟姓萧的闹掰了?打电话来求我?”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王文远得意的声音。

“王文远,求你快给院长打电话吧,我爸现在的情况很凶险,恐怕等不了太久了。”

苏佑希带着哭腔说道。

王文远眼前一亮,“这么说,你是答应我先前的条件了?”

苏佑希咬了咬牙,“好,我答应你。”

“哈哈哈,你说你早点从了我,不就没那么多事了吗?”

王文远yin笑道。

挂断苏佑希的电话后,他刚准备给院长叔叔打过去,但目光闪烁了一下,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我叔叔刚才打电话来,让你去给急救室的心脏病患者做手术!”

王文远对着一名年轻医生吩咐道。

年轻医生吓了一跳,“王少,别开玩笑了,我才来医院三年,从来没独立主持过心脏手术啊。”

“我叔叔说他有事抽不开身,现在就是你练手的好机会。”

“你要是再磨叽,立刻卷铺盖滚蛋!”

王文远怒吼一声。

年轻医生没办法,只得哆哆嗦嗦地去准备手术要用的工具了。

院长办公室门口。

苏老太等人听说王文远答应把院长请来,脸上瞬间恢复了几分神采。

“关键时刻,还得靠文远这样的大少爷,云城各行各业都有他们王家的人!”

“萧天默那个穷鬼不但帮不上忙,还差点害死了老三。”

“佑希,以后你就死心塌地地跟着文远吧,毕竟人家救了你爸的命。”

“而且,王家也拿到了龙帅的解甲大典邀请函,你要是成了王太太,他肯定会带你一起去。”

“我听迎美说你倾慕龙帅已久,就算嫁不了那样的真龙,能看上一眼,这辈子也值了。”

苏佑希眼眶湿润,心如死灰。

上天给了她绝世的容颜,却拿走了她所有的好运。

也许,她早该认命。

“妈妈,爸爸去哪儿了?”

一旁的苏灵儿,n ai声n ai气地问道。

“爸爸…可能又要去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了…”

苏佑希心中哀叹一声,抱紧了小jia huo。

她以为,从今往后,苏灵儿就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殊不知,义无反顾离去的萧天默,此刻正在急救室里抢救苏国林呢。

二十四根银针,已经有一半刺入苏国林的体内。

萧天默全神贯注,根据苏国林的反应,调整着银针刺入的部位。

就在这时,门口路过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

男子正是王文远的亲叔叔,这家医院的院长。

他刚给一个心脏病人做完搭桥手术,脚步有点虚浮。

当他透过门上的小窗,看到萧天默站在病人面前时,顿时心里一惊。

这个人他不认识!

怎么会出现在急救室!

而且看样子,竟然是在给病人治疗!

 

“什么人,竟敢…”

院长推开门,就要呵斥。

可当他看到萧天默那翻飞的手法,娴熟的动作时,顿时僵在了原地。

“这…这好像是北境传奇,天龙二十四时针法?”

“我…我竟然能有幸,一睹天龙神针的风采!”

院长张着嘴,却眼神狂热地看着萧天默的一举一动。

虽然之前从来没见过天龙神针,但关于天龙神针的传说,他可是搜罗了个遍。

尤其是关于施针时候的描述,就跟萧天默现在的动作一模一样。

随着二十四根银针全部就位,病床上的苏国林慢慢醒了过来。

看到面前站着一位穿迷彩便服的年轻男子,苏国林有些发懵。

因为在苏家人微言轻,先前的饭局,王文远压根就没请他。

所以他没见过萧天默,更不知道面前的这位,就是引发这一连串后果的“未来女婿”。

“请问…你是?”

苏国林问道。

“别动,等针拔了你再起来。”

萧天默赶紧摆摆手。

“你…你在为我施针?”

苏国林瞬间警惕了起来,“这里是医院?你为什么没穿白大褂?”

萧天默还没开口,院长忍不住跑了进来,神色激动地说道:“小伙子,你竟然会天龙神针,太牛了!”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王某人能亲眼见识到天龙神针的风采!”

萧天默笑了笑,开始给拔除苏国林体内的银针。

随着最后一根银针的拔出,苏国林只感觉畅快无比,身体各项机能仿佛年轻了十岁一般。

不一会儿他就能下地走路,行动自如。

“小伙子,你可太厉害了!”

“我仰慕天龙神针已久,想拜你为师!”

“不求您毕生所学,只需指点一二,就够我受用终生了!”

院长一边说着,就要对萧天默行跪拜大礼。

“还有我,我也要拜师!师父,您的医术,简直夺天地之造化啊!”

苏国林竟然也跟在院长后面,也要拜萧天默为师。

萧天默一阵无语。

人家院长原本就是医生,看到天龙神针两眼放光,那是人之常情。

苏国林你一个不懂医术的,凑什么热闹?

而且,你可是我未来yue父。

我喊你爸,你喊我师父,这不乱套了吗?

“别跪了,我从不收徒。”

丢下这句话,萧天默拿起羊皮卷,离开了抢救室。

院长不死心,跟了过来:“师父,您就行行好,满足一下我多年的心愿吧!”

苏国林:“师父,这么神奇的医术,我也想学学!”

萧天默:“……”

抢救室门外。

苏佑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刘蓓等人也心急如焚。

半个小时过去了,院长还没到。

大家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被王文远给耍了。

苏佑希被*无奈,准备再给王文远打电话。

就在这时,抢救室外面的安全门自动打开。

众人立刻看了过去。

就见大门内,走出三名男子。

打头的,竟然是萧天默!

后面跟着的,自然是王院长和苏国林。

刘蓓惊呼道:“那个穷鬼不是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抢救室?”

“难道因为我骂他,他怀恨在心,就跑到抢救室去报复国林?”

苏老太面上一喜:“不用管他!”

“看见没,老三不仅得救了,都能自己下地走路,跟没事人似的!”

“妈,三弟身后的那位,就是王院长,文远的亲叔叔。”

刘蓓满眼欣慰:“原来文远早就给他叔叔打电话了。”

“这孩子虽然表面看上去有些横,但骨子里还是很善良的。”

“妈和大伯给选的女婿,果然比那个穷兵蛋子靠谱多了。”

苏家众人立刻跑到苏国林和王院长面前,嘘寒问暖。

萧天默瞬间被挤到了一边。

苏佑希则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王院长,你可太厉害了啊,我们家国林被你一治,直接就能下地走路了,而且我瞅着,j ing气神比先前还足呢。”

“王院长真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敢跟阎王争口气啊!”

“院长,今天真是辛苦您了,改天我老婆子请您吃饭,谢谢你对我儿的救命之恩。”

王院长赶紧摆手:“各位误会了,救人的不是我,而是我师父!”

“啥?王院长您还有师父?他在哪儿呢?”

刘蓓好奇道。

苏国林点头道:“对对对,是王院长的师父救的我!而且,他也是我师父。”

什么鬼?

苏家众人一脸懵*。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位帅小伙儿,就是我和王院长新拜的师父。”

苏国林走到萧天默身边,躬身一拜,道:“徒儿谢师父救命之恩!”

轰隆!

一道惊雷平地乍起。

苏家众人差点没被雷劈死。

救苏国林的人,竟然是萧天默?

而且,苏国林竟然拜萧天默为师?

我是谁!

我在哪儿!

老天在洒狗血呢?

苏国林看到众人的反应,也懵*了。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刘蓓赶紧骂道:“苏国林,你是不是病傻了?”

“这就是一个穷兵蛋子,怎么可能是他救了你?”

“王院长,您就别推脱了,我们都知道,是您侄子王文远打电话,请您来给我老公做手术的。”

王院长目色一沉:“都说你们误会了,救人的不是我,而是我师父。”

“而且,文远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了?我怎么不知道?”

王院长当场掏出手机,屏幕上一个未接电话都没有。

就在这时,那名被王文远呵斥的年轻医生走了过来。

“小李,你穿着手术服来这里做什么?”

王院长狐疑道。

“院…院长,王少跟我说,您有要事在身,来不了医院,让我代替您给病人做手术…”

年轻医生紧张得都快结巴了。

“你一个从来没上过手术台的人,也敢给病人做心脏手术?”

王院长顿时怒火中烧。

年轻医生差点哭了:“院长,您侄子说,如果我不干,就卷铺盖走人。”

王院长脸色一沉:“行了,这里没你事了,下去吧!”

“是,谢谢院长!”

年轻医生感觉逃过了一劫,飞快地退了出去。

王文远这是想故意害死自己父亲啊!

苏佑希肺都要气炸了,直接拿出电话,给王文远打电话。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美文铺子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